第1156章 王叹之的“仓库”之旅(上)
    “那是……一个多月前吧,我曾经去过那个‘仓库’一次。√∟,”小叹的叙述开始了,从他的语速和表情来看,他对那段经历可说是记忆犹新;不过,在描述日期时,他却用了“一个多月”这种比较模糊的说法,可见他是由于某种原因而不便把确凿的时间说出来。

    “也就是说……在鬼骁的绑架事件之前?”封不觉问道。

    “是的。”小叹点头应道,“当时我还不知道东风这号人的存在,我要说的事儿……也和他无关。”

    “这事儿你知道吗?”封不觉随即就转头看向了包大人,问了一声。

    “我看过报告。”包青回道,“至于具体的情况嘛……”他耸了耸肩,将目光投向了小叹,“既然你说起了,我也听听呗。”

    王叹之趁他们俩说话之际,拿起茶几上的饮料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再接着道:“那天,我正好休息,而小灵要去上班……”

    “当你说‘上班’这个词的时候,实际上指的应该是——她到自己家旗下的公司里去打个酱油对吧?”觉哥还没等小叹把第一句话说完,就打断对方并吐了个槽。

    “还真不是……”小叹接道,“最近一段时间,我未来的岳父大人可是亲自在教小灵管理方面的事情,小灵每次回家以后还要一个人啃上几个小时的资料,感觉她的工作比我都要辛苦。”

    “嘿,能别打岔么……”包青这时对觉哥道,“人家才说半句话,你就把话题往远处带。还有啊……我发觉你这个人有点仇富仇官的刻板偏见啊,人家富二代去自家公司里工作,就一定是混日子的么?我们公务员就一定是整天杀人放火无法无天么?”

    “那你有没有杀过人、放过火、犯过法呢?”封不觉反问道。

    “呃……”包青犹豫了两秒,然后用一种仿佛突然失忆了一般的状态,转过脸去看着小叹,“刚才咱说到哪儿来着?那天你休息是吧?”

    “喂喂……看样子答案是有、有、和有啊……”封不觉虚着眼,心中又是暗暗吐槽了一句,不过这句他没说出来,免得话题又被带入抬杠的节奏。

    “嗯。”另一边,小叹也是顺势接道,“那天我刚打算吃午饭,忽然接到个电话……来电显示上冒出来的是‘未知号码’这四个字,这种情况我还真没遇到过;虽然我当时也怀疑过这可能是推销或者诈骗电话,但根据觉哥那个‘凡事要考虑到各种可能’的原则,我还是接起来了。”

    “他那个原则和你接不接电话有什么关系么?”听到此处,包青不禁疑道,“说到底……那不就是在遇到未知情况时立刻建立起一道名为‘以我的运气来说究竟能遇上多倒霉的事儿是很难说的,所以我先假设一个最糟糕的情况吧’的心理防线吗……”

    “是啊。”小叹用很平常的语气回道,“我当时想到的假设就是……说不定我爸妈在国外迷路了,或是遇到了海难山难,又或是被人装进棺材活埋进了地下……而他们手中仅有的,就是一部号码未知、电量只有一格的手机,这种时刻,他们八成会打给我。”

    “唉……”包青听罢,摇头叹息一声,拿起了茶几上自己那杯茶,呡了一口,“没办法,毕竟是从小跟封不觉一块儿长大的,受到精神污染也是难免……”

    “喂喂……你不是也跟咱俩一块儿长起来的吗?”封不觉当即吐槽道。

    “这就是为什么……”包青接道,“从十岁时起,我就向组织上申请了定期的专业心理辅导和精神评估。”

    “嚯~可以啊你。”封不觉挑眉接道。

    “当然~‘可以’咯。”包青加重了语气应道,“再怎么说,我也是天才少年特工啊。换个普通人潜伏在你身边……就算身份不暴露,自己的精神也早就崩溃了。”

    “什么就‘天才少年特工’啊?”封不觉撇嘴道,“我也没见你小学的时候拿麻醉针把大人给biu倒,然后掏个变声器出来破案吧?”

    “废话,现实世界里有哪个小学生身边一年到头出命案的啊?”包青说罢,好似想起了什么,停顿了两秒再道,“呃……就算我身边的确是出过一些命案,但那基本上也全都和你有关好吧?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是你这个监视目标干的了,我biu谁去啊?”

    “嗯……”此时,封不觉也沉吟了两秒,随后他也仿佛失忆了一般,再次转脸看向小叹,“刚才咱说到哪儿来着?接了电话?”

    包青见状,翻了翻白眼,没再接茬儿。

    他们仨聚在一起聊天经常就会发生这种情况,一件十分钟就能讲清楚的事情,他们能说上一个小时,就是因为他们这种间歇性跑题加互相吐槽抬杠的习惯……

    小叹反正也习惯了,今儿要是换成包青在说事儿,那就轮到他和觉哥抬杠……结果是一样的。

    “总之……电话我是接起来了。”小叹又一次拾起了方才的话题,接道,“而电话那头的……是小灵她爷爷。”

    “古尘?”

    “古科长?”

    封不觉和包青在同一个瞬间脱口而出地说了两个不同的称谓,而他们所指的显然是同一个人。

    “嗯。”小叹点点头,“我跟他老人家呢……之前也见过几面,他跟我讲了很多——比如九科的事儿、灵能力的事儿、还有狩鬼者、边缘人等等……”

    “哦……”封不觉听到这儿,表情微变,并问道,“那他有没有顺便传你套功法什么的?”

    “这倒没有。”小叹接道。

    “这样啊……”觉哥摸着下巴念道,同时,心中又寻思着,“莫非‘遁甲天书’有规定得单传?给了我就不能再给别人了?还是说……古科长觉得小叹的资质不够?亦或者是……他不太中意这个孙女婿?”

    “另外……我感觉他好像不太喜欢我啊。”两秒后,小叹便不问自答地解开了觉哥的疑惑,“所以不传我功法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哦?”觉哥奇道,“你这人见人爱、老少通杀的高富帅,他竟然看着不顺眼么?”

    “呃……他倒也没有明确说过看我不顺眼。”小叹用一种若有所思的眼神念道。

    “呵……明白了。”包青当即就用一种过来人的表情说道,“咱科长是用行动来对你表示的吧?”

    “嗯。”小叹应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把我拉进一个审讯室里暴打了一顿,在我感觉自己要死了的时候,他又用灵能力把我治好了。”

    “这是为了让你直观地体会到灵能力的存在,以便之后的说明吧?”封不觉接道。

    “没必要啊,那时候我已经知道灵能力的设定了啊。”小叹回道,“小灵跟我讲过很多了。”

    “那你有没有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封不觉问道。

    “问了。”小叹道,“他丢给我一句莫名其妙的答案,说什么——‘美女和处男就像是衬衫领口上的口红那样显而易见’。”

    “这又是什么意思?”包青也好奇道。

    “啊……我听到这句话之后也是这么问的。”小叹回道,“结果我问完后……他又打了我一顿。”

    “不会吧……”包青也是一脸的不解,喃喃道,“古科长虽然经常做些充满恶意的事,但都是很有目的性的啊……他绝不是那种喜怒无常的性格……这没有道理啊。”

    “我也是至今都没明白那两顿打究竟是怎么回事。”小叹摊开双手道。

    这一刻,在座的三人中,只有封不觉一人……稍加琢磨后,想到了个中因由。

    数秒后,但见觉哥干笑一声,并凑到了包青的耳边,压低了嗓门儿悄悄说了几句。

    “哦——”包青立刻作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嗯……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没错儿吧~”封不觉冲包青言道,“亏你还是当爹的人呢,结果反应还没我快。”

    “诶?”这下,小叹可看傻眼了,“诶诶诶诶?”他连着喊了几声,目视封不觉道,“什么情况?这事儿你居然一听就想通了?”

    “嗯,想通了。”封不觉点头回道。

    “那是为什么啊?”小叹赶紧追问道。

    “呵呵……”封不觉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忽然说起了自己的事,“你知不知道……我和你雨姐之间的进展,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止步不前了啊?”

    “呃……”小叹又是被问得一愣,“知道啊,但这和我的问题有关系吗?”

    “关系就是……”封不觉眼神陡变,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望着小叹,“你要是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我现在立刻就用古科长亲授的武功来爆了你。”

    “你打完了我负责叫救护车,顺便帮你作证是正当防卫。”一旁的包青也顺势跟了一句。

    “哈?”小叹这会儿是彻底懵逼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好在……他向来不是那种对任何事都要刨根问底的人,在很多事情上,就算是吃亏上当,他也就呵呵一乐过去了,只要不牵涉到什么原则问题,他不会往心里去的;所以,这个话题也就到此打住,小叹没再追问下去了。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直到几十年之后,王叹之才把这件事的真相解开;而那时的他……正在用家传的武功暴打封不觉的儿子。

    当然,那些事可能不会出现在这本书中,咱们点到即止。

    “行吧……那我接着说事儿。”小叹继续道,“那天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是中午,我饭都没吃呢,就被古科长叫到了一个奇怪的地址去。”

    “‘一个奇怪的地址’这种说法,就是不能让我知道的意思咯?”封不觉问道。

    “嗯,日期和地点都得保密。”小叹接着道,“反正……我就这么被叫去了‘仓库’。”他微顿半秒,再道,“到了那儿以后,我也没瞅出什么古怪来,因为从外面看,那只是个很普通的建筑;门房那儿坐着个看着挺和善的老大爷,我连车窗都没摇下来,他就打开闸门摆手示意我进去。于是,我就开车进了仓库,找个车位把车停了。下车后,就有一位叫张志昂的大叔过来把我领进了仓库。”

    “且慢……”封不觉道,“时间地点都不让说,探员的全名你就这么报出来了啊?”

    “呵呵……”小叹干笑一声,虚着眼回道,“觉哥,光听一个‘张志昂’,你当然意识不到,我再说几个仓库里的工作人员的名字你就明白了。”他停顿一秒,接道,“这个仓库里其余的员工有——李乐一、周知讴、苏思悟……”

    “卧槽?”封不觉又听了三个名字,便发现了其中的规律,“这名全是姓的拼音发音啊?”

    “其实呢……”这时,包青接道,“咱们那儿的化名,也不全是这个套路。”他解释道,“因为有些姓氏接上拼音念法的名会很怪,比如‘于予玉’这种……”

    “神马?还他喵的‘于予玉’?”觉哥都等不到对方说完,便吐槽道,“原来叫于予玉这个名字的人实际上是特工?诶?不对啊……这么说来,起那种名字的人都是使用化名的特工吗?那刁德一(《沙家浜》中人物)是什么情况?反间谍?”

    “你先让我说好完吧……”包青也知道觉哥在开玩笑,故而没有纠正刁德一是样板戏虚构人物的事儿,只是接道,“正因有些字不太好拆成拼音、或是读出来太怪了,所以我们那儿还有一种化名,是按照偏旁部首来的;比方说,冯二马、刘文刀、许言午等等。”

    “ho……”封不觉瞪大了眼睛,想了几秒,“那么,姓满的怎么办?他是化名‘满摸俺’好呢?还是干脆改叫‘草两三’?”

    “你管那干嘛?”包青斜视着觉哥道,“你放心,你这种魔头绝对不可能被咱们特招的,不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没想到,这时小叹却看着包青道:“包大人……”他的表情分外严肃,“万一我以后被你们诏安了,我可不要叫王干一啊。”

    “跟我说有屁用啊!”包青都惊了,“继续说你去仓库的事儿啊!仓库!”(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