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7章 王叹之的“仓库”之旅(中)
    “哦。~,”小叹应了一声,再次回到了这次要说的主题上,“那个……”他很快就想起了此前说到哪里,随即接道,“我跟着张探员通过了一扇看起来很普通的门,又穿过了一条大概是安全检查区域的走廊,然后才到了‘真正的大门’门口。那扇真正的仓库大门乍看之下和一般的防盗门没什么两样;门上有个钥匙孔,还有一个数字键盘,但实际上……这门……”

    “嘿~嘿~干嘛呢?”包青听到这儿,再次打断了小叹,“你说那么细致干什么?”

    “哈?”小叹一愣,回道,“不是你让我‘具体说’的嘛?”

    “也不用具体到那——种地步啊。”包青拉长了嗓门儿道。

    “为什么啊?”小叹疑道。

    这个问题,包青还没回答,封不觉就抢先说出了答案:“因为你现在的叙述方式……其详细程度已经足够我通过推理去掌握一些实质性的情报了。”他顿了顿,笑道,“呵……万一我日后查明了仓库的地址,我就很有可能根据今天所得到的情报,对那个仓库构成一定的威胁。”

    “对,就是这样。”包青接道。

    “哦……”小叹又想了想,“行……那类似的‘细节’我就跳过了。”他停顿了一秒,接着道,“且说……我跟着张探员来到了仓库的内部;一进去,我就吓一跳,里面的空间超级大,显然已经超出了建筑物外部所展现出的体积。虽然在游戏里见到这些不奇怪,但在现实中我也是头回看到这种运用到超空间技术的设施,当时还是相当激动的。没曾想……这还只是个开始。之后那半小时里,我见到了一堆颠覆三观的东西……”

    说到这儿,小叹看了看包青:“对了,关于仓库里的东西我能说吧?”

    “可以。”包青应道,“你现在这样说没什么问题的,不要像刚才那样把出入口的情况说得那么仔细就好。”

    “哦哦。”小叹点点头,顺便喝了口饮料,接着说道,“比方说,我发现整个仓库的供电靠的都是一个人力发电机……”

    “你确定发电的那个还是人?”封不觉才听到对方的第一个例子,就忍不住插嘴吐槽了一句。

    “当然确定了。”小叹回道,“负责发电的是一名看上去和我年纪差不多的探员……哦,就是叫李乐一的那个,我还跟他聊了两句,他说他是新人,今年刚从警校毕业的。”

    “你们九科招人还真是哪儿来的都有啊?”觉哥即刻又看向包青言道。

    “人事这块……基本都是科长大人一手抓的。”包青也是耸了下肩,回应道,“他的标准至今是个谜。”

    “嗯……”封不觉沉吟一声,又看向小叹道,“好吧,不是人的问题……那就是发电机本身的超常咯?”

    “那肯定的啊。”小叹回道,“但那机器的原理他们自然是不会告诉我的,只是跟我说……让一个体能略高于平均值的人在那台机器上脚蹬八个小时,所产生的电力便可供整个美国东海岸用上五分钟。”

    “这帮家伙干嘛呀?直接拿咱们国家的供电量来举例不就完了。”封不觉道,“去扯那万恶的美帝作甚。”

    “我们一般不会用本国的这类数据来举例,因为咱们这儿各个省市的供电数据都是‘经过修改’的,就算是我们内部的人也未必能拿到准确的数字。”下一秒,包青便替小叹解释道,“真正的数字若是公布出来的话……可能会让民众推测出一些不应该让他们知道的情报。”

    “哈?”封不觉一听,随口接道,“什么意思?难不成咱们的城市都是‘第三新东京市’那种可以在必要时沉入地底的设计么?”

    觉哥也没料到,包青听完这句话,当时就怔住了。

    过了两秒,包大人侧目啐了一声:“切……我好像说错话了啊……”

    “喂!猜对了啊?”封不觉瞪大了眼睛,惊道,“真可以啊?”

    “啊……”包青觉得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瞒的了,便回道,“的确是可以的,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建筑和设施都可以‘下沉’或者‘翻转’,毕竟……成本和施工难度摆在那里;因此,现阶段我们还是先保证一些战略上比较重要的城市中的……地标性、功能性建筑能优先完成改造。而改造的主要目的也就是防核,其他的攻击方式嘛……都好说。”

    “其他方式都好说?”封不觉虚着眼道,“那使徒进攻怎么讲?”

    “进攻就进攻呗。”包青道,“据我所知,古科长在接手九科之前,就已经参与解决过好几次次神级目标所造成的危机了,就算有使徒什么的东西攻过来,他也能收拾掉。”

    “呼……”封不觉听到这儿,吁了口气,“知道得越多,越觉得自己生活的世界很危险呢……”

    “是啊。”小叹这时接道,“我在仓库里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感觉。”

    “我也猜到了……”觉哥顺势接道,“那个仓库里,尽是那种类似‘脚蹬式核能发电机’的玩意儿吧?”

    “是的,‘仓库’就是用来‘收容’那些东西的。”小叹回道,“顺带一提,那台发电机被仓库收容时的正式名称是‘特斯拉的午后健身伙伴’。”

    “还‘收容’?”封不觉又转头望着包青,“原来你们九科连‘十三号仓库’(一部关于收容特殊物品的美剧)和scp基金会的活儿都干呐?”

    “那是啊……我们不干谁干啊?”包青接道,“要知道……半个世纪之前,还没有机构去收容这些东西的时候,所有这些足以导致天下大乱的玩意儿都在‘地下世界’直接靠货币流通着呢;那个年头的人,才是真正地‘生活在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危险之中。”

    “呵呵……”觉哥干笑两声,用一种复杂的语气念道,“真可惜,我没赶上那种好光景啊……”

    “好什么呀。”小叹接道,“别说那个年头了,就说现在……就算那些东西大部分都已在仓库里了,我依然深深地感觉到……世界到今天还没毁灭简直就是奇迹啊。”

    “那里边儿还有些啥呀?”封不觉挑眉问道,“牛顿吃剩的苹果?阿基米德的杠杆儿?”

    “你说的那些……有没有我不知道。”小叹接道,“我只是去参观了一部分已经被运用到仓库本身运作流程中的‘安全品’,像什么‘墨家神瓮’、‘天动仪’、‘哈勃显微镜’之类的;至于‘危险品’呢……我在‘危险品区域’行走的过程中,确是看到了不少写有收容品名称的门牌……我也记不住太多,反正印象最深的有——‘猎户座阿尔法之冠’、‘推背图’、以及一个叫‘硫基生物’的东西……好像还是活的。”

    “嗯……说得我都想去参观一下了呢……”接这句时,封不觉的眼中已经闪过了一道足以让人感到不安的眼神。

    “得……就冲你这句话,我今天还得冒着雨夹雪回单位里写份报告。”如今的包青,“卧底”身份早已公开化,所以他也总是很嚣张地在觉哥面前直言不讳地说这些。

    “报吧报吧,我已经无所谓了。”封不觉确也是不以为意,即刻就对小叹道,“你接着说,你去仓库的‘危险品区域’干嘛呢?”

    “这儿就要说到古科长找我的原因了……”王叹之言至此处,忽然神情一肃,“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仓库最近收容了一件和我们王家‘颇有渊源’的物品,需要我去帮忙‘测试’一下。”

    “哦?”封不觉疑道,“什么东西?”

    “塞壬的鳞片。”小叹回了五个字。

    而封不觉也花了五秒钟,到自己那饱藏着各种神话传说、都市奇谈、以及超自然故事的记忆阁楼中逛了一圈,找出了与之相关的一系列知识。

    “就是海妖身上的鳞片咯?”五秒后,觉哥便很有针对性地追问道。

    “我是没看见海妖啦,我只看见鳞片而已。”小叹回道,“但我觉得应该是的。”

    “呵……”封不觉轻笑一声,“怎么着?你们家和塞壬有渊源?难道你有海妖血统?”

    “我觉着不像。”包青也趁机调侃道,“他音乐方面不行啊(塞壬的特点之一是拥有令凡人无法抗拒的歌声)。”

    “咱能不提那个么?”小叹赶紧制止了这个话题,并接道,“还说‘测试’吧……不复杂,就是让我在手上剌一道口子,滴几滴血到那鳞片上,激发其特殊效果。”

    下一秒,封不觉和包青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效果?”

    话音刚落,觉哥便看向包青道:“诶?你不是看过报告吗?你跟着瞎起什么哄?”

    “是看过啊……”包青点头,“报告上就说——‘王叹之去仓库帮忙做了个实验,后来引发了一场是骚动,再后来骚动解决了’。至于实验的具体内容、骚动的过程……全都没有写明;倒是仓库方面的损失清单,列得那叫一个详细……”

    “靠!”封不觉当即应道,“那种报告意义何在啊?”

    “哈!”包青笑了一声,“不懂了吧?”在这个领域,他可是能好好教导一下觉哥的,“写报告和你写小说可不一样,尤其是咱们这种特殊机构的报告,最标准的写法就是:说明前因、后果,最后把账算给清楚……这就算齐活儿了。至于中间的过程,那是能写得多简单就多简单、能多模糊就多模糊……这样做,便可以有效地防止——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些东西成为对你追责的不利证据。”

    言至此处,包青喝了口茶,再道:“举个例子吧……比如说,你是咱们九科的领导,一直以来,你和上级部门的关系都不错;但某天,那些部门忽然有了人员更迭,换了批跟你不对路的人……政客嘛,你懂的,就算以他们的职位没法儿直接干预你,但他们还是有办法通过各种手段来找你茬儿的。那帮人干的事儿,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做法没也什么区别,他们会把你部门里所有陈芝麻烂谷子的旧账全都翻出来,想尽办法给你挑刺……然后以一些迟到了几十年的‘处理失当’为由来弹劾你。

    “而到了那种时候,你就会发现……一份份‘毫无意义的报告’,简直就像是一张张印着‘无懈可击’字样的卡片。”

    听着包青的话语,觉哥一脸“原来如此”的神色,好似受益匪浅;而小叹却是一副完全没往心里去、听过就算的样子。

    “嗯……不愧是体制内的人。”待包青说完后,觉哥念道,“斗争经验真是丰富。”

    “甭夸我。”包青摆摆手,“我也还年轻呢,这些都是咱科长教的,他才真是‘有故事的人’。”

    “他啊……”封不觉冷笑道,“哼……你说他刺杀过美国总统我都信。”

    “那倒没有,不过咱单位里确实有流传着一个他去美国出差的段子。”包青接道,“大体剧情是……有一次美国国会会议,古科长用了个假身份上台发言,而他的开场白是——‘各位下午好,在我开始说实质的内容之前,我得先说几句……想必,诸位的心里也都很清楚,此时此刻,这个房间里充斥着一群保守派的死肥猪,当他们的体重到达一定水平后便晋升为了议员,而这群人继续坐在这里的作用也只是降低空气质量并拉低这里的平均智商而已。在此,我不是想针对谁,我只希望我提到的那种人……自己出去。’”

    “擦……”连封不觉听了都觉得这段子有点夸张,“那结果呢?难道人全出去了?”

    “不,他自己被保安请出去了。”包青摊开双手,笑了笑,“好了,不说他了……”他微顿半秒,再道,“总之,我在报告上看到的内容就那一点儿,咱还是让小叹说鳞片的效果吧。”

    这时,小叹还在回味刚才那个段子,正傻乐呢,过了几秒才回道:“哦……那个……效果是吧……”他也是干笑一声,“哈……说来可真心是个坑啊……在我滴血前,他们全都闪烁其词、不告诉我效果究竟是个啥,后来我才知道……‘塞壬的鳞片’,具有‘引导凡人与冥界建立沟通’的效用。”(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