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8章 王叹之的“仓库”之旅(下)
    “所以……你滴完血之后发生什么了?”封不觉问道。⊥,

    “我听见了水声……”王叹之回道。

    “你可别告诉我那是你或者别的什么人被吓尿的声音……”觉哥接道。

    “当然不是。”小叹道,“我听到的是类似河水流动的声音。”

    “三途川?黄泉?冥河?”包青连着问了三句。

    “这我就不清楚了。”小叹耸耸肩,“不过我知道,在很多宗教和神话传说中,连接人间和冥界的通道都被描述成了‘河流’;我想……当时我听到的就是‘那条河’的声音。”

    “那么……听到声音之后呢?”封不觉又问道。

    “我还看到了很多片段,很多……不属于我的记忆碎片……”小叹说到这儿时,不禁微蹙眉头,“大部分,都是和死亡有关的情景……比如被人谋杀前的记忆、或者被火车碾死前一瞬的景象……”

    “没对你造成什么精神污染吧?”封不觉看着他的表情,出于关心地问了一句。

    “呃……”小叹却是回道,“还真没有……因为那些片段只是‘视觉’和‘听觉’上的记忆而已,对我来说,就好比是看了一堆没有什么关联的恐怖片剪辑;相比之下,《惊悚乐园》里的一些剧本都比这要恐怖得多。”

    “哦……”觉哥闻言,放心地应了一声。

    就在这时,包大人在旁十分犀利地吐槽道:“嗯……在你说出‘还真没有’这四个字的瞬间,我还以为你的后半句话会是‘我的精神早已被觉哥这超级污染源给玷污了,所以对这种程度的片段已经失去了感觉’。”

    “哈哈哈……”小叹听了,爽朗地笑了起来,“你还别说,这也是有可能的啊。”

    “喂喂……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吗?”封不觉虚着眼接道,“还有啊……”他转头看向包青,“什么就‘超级污染源’啊?你定义的啊?”

    “是从小给我做心理辅导的一位专家定义的。”包青回道。

    “哪个专家?名字报出来听听。”封不觉即刻又道。

    “为了他/她的安全着想,我觉得还是永远不要让你知道其姓名比较好。”包青说着,歪过头,避开觉哥的视线、对小叹道,“来来,接着说片段的事儿……”

    “没什么要说的啦。”小叹接道,“那之后测试就结束了啊。”

    “啊?”包青疑道,“就这样儿?”

    “是啊,就这样。”小叹回道。

    “那这个测试的意义何在呢?”封不觉也问道。

    “测试的目的就是想知道鳞片和我的血接触之后会产生什么反应啊。”小叹应道,“其他方面的测试他们自然早就做完了,比如……一般人的血和鳞片接触会怎样、灵能力者的血和鳞片接触会怎样、把鳞片握在手里冥想会怎样、长时间和鳞片待在一起会怎样等等。”他微顿半秒,再道,“而我呢……属于特例,古科长觉得我的血有几率会触发不同的变化,方才安排了这次测试。”

    “但结果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包青接道。

    “嗯,至少他们告诉我没有。”小叹回道。

    “这就奇怪了……”包青摸着下巴沉吟道,“既然测试中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后来的事故是怎么发生的?”

    “哦……那个啊……”小叹颇为平静地应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完成测试后,便在张探员的带领下按原路返回。当时的我们都不知道,在我第一次路过第四收容区时,已经让货架上层的某个灵力感应物起了反应……因此,当我第二次途经此地时,那个东西便因我所产生的‘引力’而从货架上掉了下来;值得庆幸的是,那东西本身是无害的,可是……它落下的时候,正巧蹭到了置于那个货架下方的‘恶作剧镜子’,那镜子翻转一圈后,罩在上面的布就滑落了……就在镜面即将照到我的那个瞬间,张志昂大叔赶紧回身把我扑倒,没有让我暴露于镜子前,可是……”

    “……可是,他自己被照到了。”听到这儿,包青已经明白是什么状况了。

    “照到又怎样呢?”但封不觉还不明白,所以他继续发问道。

    “有人被照到的话……镜子里的‘那个家伙’就会化身成那个人的样子,从镜子里面逃出来。”包青说道,“并开始‘恶作剧’。”

    “听上去……‘那个家伙’是个小妖精什么的?”封不觉接道。

    “不……应该用‘歇斯底里且异常狡猾的妖怪’来形容才对。”从包青接这话时的表情来看,他显然是有故事,“镜子里的那个妖怪,就如同是‘恶作剧’这项事物的具象化体现。它纯粹是为了捉弄人而捉弄人,从它的视角出发,没有任何东西是不能用来恶作剧的,它对于‘后果’、‘责任’、‘负罪感’这类词汇连个概念都没有。虽说它本身不具备什么破坏能力,但你可以想象……在‘仓库’这样的地方,让它出来自由活动,会引发多么可怕的连锁反应。”

    “诶?包大人,你也在仓库工作过吗?”小叹随即问道,“听你这口气,好像跟这镜子打过交道啊。”

    “那是因为……几年前,收容这件物品的全过程,我都有参与。”包青解释道,“当天,科里得到了一条消息:一名自杀未遂的男子,声称有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在冒充他……并把他的人生都给毁了,而不管他怎么解释,身边的人没有一个相信他说的话。

    “这个案子,迅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于是我和几名探员赶赴警局展开调查;在确认了此人没有精神失常、也没在说谎后,我们便把他带走,进行了更详细的询问。

    “随后,我又加入了行动小队,直接去了那个男人的家里勘察……由此发现了‘恶作剧镜子’的存在。

    “事后我们才得知,这面镜子是他从一家正在清仓的旧货商店里找到的;他看这镜子造型奇特、镜框虽旧但镜面却依然清晰,便觉得这件值钱的古董;一番讨价还价后,他就把镜子买回了家中。

    “谁曾想……他带回家的实质上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封不觉听到此处,不禁好奇道:“那你们又是怎么把这镜子以及藏在镜子里的妖怪‘收容’起来的呢?”

    “嗯……这就得好好说说了。”包青念道,“要‘抓住’那个妖怪,着实很难,因为它具备在短距离内瞬间移动的特性。另外,它还有用一定的‘读心’能力,也就是说……当你身处其附近时,它可以知道你在想什么。”

    “呵……都是十分方便实施恶作剧的能力呢……”觉哥笑道。

    “好在……这家伙也有弱点。”包青没接他的话,接着言道,“事实上,有关这妖怪的各种特性……就写在那面镜子的镜框上;但由于用的是一种古代文字,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看懂。”

    “但你们不是一般人。”封不觉接道。

    “对,我们不是。”包青回道,“所以,在我们把镜框上的文字拍下来并传回科里后,不到十分钟就有人把译文反馈过来了。”他喝了口茶,再道,“关于这个‘恶作剧妖怪’从镜子里出来的条件呢……镜框上只说了个大概,不过后来我们通过实验获得了更详细的数据;其基本触发条件是——有一个‘人类’出现在镜子前,哪怕是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就行了。至于这个‘出现’的界限是什么,我们后来也试验过了……若是头部被照到的话,那就立刻触发;而头部以外的部位……需要在二维面层面上有60%以上的身体面积被镜子照到,才会触发。”

    “哦……就好比张探员把我扑倒时一样,只是背影在镜子前闪了一下,就中招了。”小叹应道。

    包青点点头,再道:“而把妖怪关回去的办法就是……让那个把它放出来的人,与其一同出现在镜面中。那一瞬,恶作剧妖怪便会显出原形、被吸入镜内;且在接下来的六分钟里,它都无法再出来了。”

    “等等……”封不觉道,“这货不是会瞬间移动加读心么?那你们怎么达成上述这个条件呢?”

    “这就要说到它的‘弱点’了。”包青说到这儿,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住在恶作剧镜子里的妖怪有两个弱点——其一,它和镜子之间的直线距离不能超过六千六百六十六米;其二,不知道为什么,如果镜面上沾了花生酱,它就必须立刻回来把镜子舔干净。”

    “哈?”封不觉在听到第一个弱点时就想吐槽来着,但他忍住了;然而在听到第二个弱点时,他顿觉前一个弱点还挺正常的,“呃……为什么……花生酱的那部分,让我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

    “我想那是因为你的脑内世界太污秽了。”包青淡定地接道,“总之……后来我们就把镜子运送到了一个方圆几公里内基本无处藏身的所在,并且将受害者的双眼蒙住、带到镜子前,用花生酱达成了封印条件,随即就把镜子盖上、收容起来了。”

    “那么危险的东西……你们只在上面遮块布真的好吗?”封不觉听罢,立刻提出了这个问题。

    “你以为我们想这样啊?”包青回道,“实验证明,除了亚麻布之外,所有暴露在镜面前的遮挡物都会被腐蚀掉,且腐蚀周期难以捉摸……同样的材料,有时能挡一周、有时却只能挡几分钟;另外,用绳子、胶带之类的东西把布固定在镜子上、或是用一块超大的布将镜子直接包在其中,都会触发腐蚀效应——即使我们用的是亚麻布。”

    “哦……这么说来。”封不觉接道,“把这镜子盖上以后放进某个封闭空间也不行咯?”

    “对。”包青接道,“我们试过把它盖住,单独放在一个房间里;也试过盖住以后装进大柜子或是箱子里,甚至尝试过放进有色的冰块中……但是,这样做超过十秒,那镜子就会自行从封闭空间中瞬移出来,出现在附近某个随机的区域。”他顿了顿,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还有,把它放在那种没有人烟的荒地里也不行,在周遭没有人类或其他事物的情况下,它也会瞬移,瞬移的时间和距离根据周围的空旷程度而定……

    “无数次的实验证明了,只有把这玩意儿和其他家具、杂物类的东西堆放在一起,并盖上亚麻布,保证其周围经常会有人类活动,它才能维持在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

    “我也有个问题。”这时,小叹像是小朋友上课提问一般,举起右手问道,“你们有没有试着把这东西毁掉呢?比如把镜子打碎、熔解之类的……”

    “试了。”包青回道,“首次销毁实验,我们拿锤子抡了那镜子一下,结果只留下了一道很小的裂痕;而在同一时刻,或者说同一秒钟……威尔士南部地区突然发生了一次六级的地震……”他停顿了一秒,“再道,第二次,我们换了个位置,拿凿子来了一下,于是南非又震了一发……请注意,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天。”

    “我去……”封不觉听着都惊了,“这玩意儿是要逆天啊。”

    “在那之后,我们就没再做过类似的尝试了。”包青道,“万一我们把镜子拿去熔解,导致美国黄石公园下面的火山喷发,那事情就不太好收拾了……”

    “嗯……原来如此。”觉哥应了一声,随即又看向小叹,“诶?那么……你去仓库的那天,最后就是以张探员往镜子上涂花生酱而收场的咯?”

    “不是。”小叹摇了摇头。

    “什么?”这回,包青倒是惊了,“不是?”

    “啊……”小叹望着包青,言道,“你刚才说的那些关于镜子的详细特性,我可是头回听说啊……”

    “那你们是怎么把妖怪关回镜子里去的?”包青紧张地问道。

    “呃……是这样的。”小叹一脸平静地回道,“那天,镜子被亮出来之后,我也是莫名了半天……

    “我先是看见一个长得和张探员一模一样的男人从镜子里跑了出来,且一眨眼就不见了;然后就听见仓库里各种警报大作,工作人员乱成一团的样子……

    “无论如何……警报响起五分钟后,我被带到了一个‘安全房间’内,探员们让我等在那儿别动,随后就出去了。

    “结果,他们刚走出房间,我就发现……那另一个‘张探员’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了我的身侧;只见他蹲在地上……正在悄悄地把我两只鞋子的鞋带绑到一起。”

    小叹说到这儿,轻笑一声:“于是我就跟他说……‘你能不能住手’,没想到……他看了我两秒,就说‘能’,并立即站了起来,一脸紧张、毕恭毕敬地盯着我看。我一看他好像挺听我的话……便又试着问了句——‘你能不能回镜子里去,暂时别出来了’,他哭丧着脸,又说了句‘好吧’,跟着就消失了……”

    他说到这儿,封不觉和包大人全都听出来了——这种状况,应该和王叹之的灵能力或者血统有关。

    但小叹自己好像还是没get到问题所在:“现在想来……会不会你们都误会那个恶作剧妖怪了,没准它本身是挺好说话的?”(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