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宇超联-起源(二)
    本部的外表虽然看上去和人类很像,但他终究不是地球人。△↗,

    所以,当他从自己的喉部取出东西时,封不觉也没怎么感到意外。

    “嘿嘿……扑克侠。”本部将一个体积和实心球差不多大的木制物体拿了出来,并看着封不觉、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封不觉很随意地扫了那玩意儿一眼,回道:“木头做的十二面体魔方?”

    他的描述,还是颇为准确的……

    的确,本部拿出的东西,从结构上来说基本就是一个十二面体魔方;而其材质,似乎也和木头没什么区别。

    “哼……表面上看是这样没错。”本部接道,“但实际上……”说着,他便用自己的双手握住那木魔方、猛然发力。

    霎时间,他的手掌间便传出吱吱嘎嘎的怪响,其手臂也因出力而颤抖起来。

    很明显,本部这时所用的力道很大……至少大到可以捏烂一团金属了;可是,他手中的这块“木头”、这个周围嵌满旋转槽的魔方……却丝毫没有损坏的迹象。

    “哦……”封不觉看了几秒后,应道,“表面上是用来锻炼智力的道具,但实际上你用它来练了握力是吧……”他点点头,“好的,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睡公园了,你还有别的事吗?”

    觉哥这会儿只想快点将这货打发走,然后再去找个高级别的危机刷刷装备和技能。

    “哎~扑克侠,你误会了。”然而,本部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这话里的不耐烦和嘲讽意味,继续接道,“这可不是锻炼用的道具……而是我的传家之宝。”

    “让我猜猜……”封不觉顺势接道,“你的祖先是不是留下了这样一条组训——如果某个后人的智商不足以还原这个魔方,就不允许他继承家里的产业,并把他轰出去睡公园?”

    “噗……”他这句玩笑着实有点儿意思,连性格比较沉稳的跳蚤侠听到后都不禁笑了一声。

    “不对不对。”可本部依然没听出这是笑话,他很认真地回道,“我的祖先留下的话是——此乃‘旁门大仙’所赠的‘天罡地煞匣’;解开此匣者,便可获得盖世神功、纵横寰宇、所向……”

    “拿来我看看。”在听到“旁门大仙”这四个字时,封不觉的神情便微微一变,还没等本部把话说完,他就伸出手去,说了这么一句。

    觉哥的这句“看看”,指的当然不仅仅是“看”而已,他是要本部把魔方交到其手上再看。

    这个要求……本部可就不会轻易答应了。

    毕竟这是人家的传家之宝,拿出来给你看可以,但“交到你手上给你看”就是另一回事了。

    “干嘛?怕我拿了不还啊?”封不觉何许人也,一眼便看穿了对方的想法,并接道,“这儿可是宇超联的大本营,你旁边还站着位很有资历的星球级英雄,就算我要抢你东西,也不会选在这种时机和场合吧?”

    “呃……”经他这么一说,本部觉得也对。

    于是,公园战神在犹豫了几秒后,便将他家的这件传家宝递到了封不觉的手上。

    “哦……原来如此……”封不觉接过那魔方后,凑到眼前仔细地端详了片刻,便道,“那么……匣子里的神功现在在哪儿呢?你已经学会了吗?”

    “哈?”本部被他问得一愣,吞吞吐吐地回道,“呃……那啥……这匣子还从来没被打开过呢。”

    “你解不开?”封不觉很干脆地问道。

    “呵呵……”本部又笑了起来,“扑克侠先生,你可能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匣子的解法可比一般的十二面体魔方复杂多了;你也看到了……匣子的十二面颜色全部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并不是像魔方一样依靠颜色去分面的装置,而是需要根据那132块拼图上所刻的文字……”

    “既然你没有解开,那你把东西拿出来给我看是要干嘛?”封不觉没等本部说完,便打断道,“想让我帮你解?”

    “呵……非也~非也……”本部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态,言道,“实际上呢……经我们家族世代研究后发现,这个‘天罡地煞匣’即使不打开也没关系,因为其‘外层’也是暗含着武学之理的;只要将匣子表面的那些文字拼图转成一定的组合,并随其形意而动,即可从中参悟出相应的招式来。而这样组合出来的招式,几乎无穷无尽……”他用颇为自豪的语气接道,“不瞒你说,我那‘超实流’当中的很多‘必杀技’,就是通过匣子悟出来的。”

    “哦……”封不觉一边心不在焉地回话,一边用灵活的手指高速旋转着手中的魔方,“如此说来……你是想和我一起研究这个咯?”

    “呵呵……没错。”本部接道,“我已经听说了,你是来自平行宇宙的地球人吧?”他也没等觉哥回应,便自顾自地接道,“对于地球人在格斗技领域、或者说在‘武学’方面的造诣,我一直都有所耳闻——由于地球人本身的战斗力很弱,故而发展出了无数的技击手段和流派。

    “然而,我又不可能去和那些地球的武术家门进行切磋;当力量、速度、反应这些东西差得太多时,便无法在实战中推断出对手使出的招式是否高明了。

    “而仅仅建立在理论层面上的‘论武’……意义又很有限,不会对实际的水平有太大的提升。

    “好在,我现在遇到了你……扑克侠先生,从你在公园星上的表现来看,你显然是个高手,而且你有着远超一般地球人的身体能力,正是个理想的武友。”

    本部说到这儿时,封不觉的手,忽然停下了。

    紧接着,便听得“嗡——”一声响,觉哥手中的“天罡地煞匣”自行浮起,其旋转槽中也发出了微微的亮光。

    “好了。”下一秒,封不觉便用很平常的语气念叨了一声,“解开了。”

    他的这句话,让本部和跳蚤侠二人呆若木鸡,半天没反应过来。

    而就在那两位发呆的时候,匣子已像是一朵花般从内部展开……

    但见,这宝物悬于半空,缓缓变成了平面状,那132块拼图以边贴边地移动、使整个平面变形、重组……最终,那“天罡地煞匣”变成了一块五角星形的平板,板上的文字也凑成了一整块。

    “呃……发生了什么……”直到觉哥把那块板递回了本部的面前,后者才回过神来,问了一句。

    “我不是说了嘛,我把匣子解开了。”封不觉淡定地重复了一遍。

    “怎……怎么做到的啊?”本部话都说不利索了,其眼中尽是震惊之色。

    “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吧……”封不觉随口应了一句,然后才解释道,“你这个‘天罡地煞匣’的解锁……真正的难点并不在于其表面的每一块都有着独一无二的图案,而在于……如何找出那‘唯一正确’的原始排列方式。”

    他顿了顿,再道:“我刚才确认了一下,那一百三十二个小的表面,分别刻着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以及二十四节气的名称;考虑到匣子是个十二面体、而这三大类型的拼图数量又互不相等,所以我的第一种还原思路自然就是将这三个大类的东西各自平均地分到各个表面……这样算下来,就是每面三个天罡、六个地煞、两个节气,刚好凑满十一块。

    “另外,我在检查时还发现……每个面最中心的那块轴心拼图,全部都是天罡,而除去那十二块之外、剩余的二十四个天罡全部都是‘角块’,这也让我对‘平均分配’的推测有了更大的把握。

    “于是,我就以此为目标,开始了尝试……

    “转魔方这部分,反而是最简单的;因为五魔方(即十二面体魔方)的解法我本来就会,事实上……像这种每一块拼图都有着独特图案的魔方反而比那种以颜色分类的更加容易解。

    “所以……”

    觉哥说到这儿,已经把解锁后的“天罡地煞匣”交到了本部手里,并耸了耸肩,露出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

    “困……困扰我家族上百个世纪(注:本部所说的世纪是指‘宇宙世纪’)的谜题终于解开啦!”两秒后,对于觉哥的解释听得一知半解的本部,干脆将那些话抛诸脑后,当即高举起了那块五角星形的板子,仰天长啸。

    “嚷什么呀……”此刻,封不觉就站在他正面一米不到的地方,两人之间仅隔着一个门框,所以觉哥被对方喷了一脸唾沫星子,“要嚷也走远点儿嚷去……不要在我的门……喂!”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本部就抬起一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肩膀,并满含热泪地言道:“扑克侠先生!此番恩情,我本部泰三当以死相报!”

    …………

    一个小时后,宇超联总部,甜酒公园。

    此时,公园的一张长椅上,坐着两个人。

    其中,全身正在闪闪发光的那位,是锡箔纸侠——克塔斯·尼托。

    当然了,他会发光,并不是因为他使用了什么特殊能力,只是因为这个公园里的光线很好而已……

    而另一个与锡箔纸侠并肩而坐的男人,却是满面愁云,整个人看上去都是灰暗的。

    就连他说话的语气,也是阴沉无比:“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了。”

    “呵呵……”锡箔纸侠听完封不觉的叙述,当即笑了起来,“所以……本部就去参加英雄等级测试了?”

    “是的。”封不觉应道,“他说要成为我的助手,并期待有朝一日能成为我的搭档。”

    “那你意下如何呢?”锡箔纸侠又问道。

    “我当场就婉拒了他。”封不觉回道。

    “你是怎么跟他说的?”

    “滚蛋。”

    “我问的是……你用了哪种‘委婉’的说法,来表达‘滚蛋’这个意思的。”

    “滚蛋。”

    “嗯……”锡箔纸侠决定绕过这个问题,转而念道,“其实我觉得这是好事,本部这个人呢……的确是具有星球级英雄的实力,除了对格斗技有异常的执着之外,身上也没什么不安定因素;他若是真心想成为英雄,我们宇超联肯定是十分欢迎的。”

    “他要加入我不管。”封不觉道,“我只是不需要什么助手。”

    “这你放心。”锡箔纸侠回道,“英雄助手和英雄搭档的确立,都是需要双方共同提交申请、并通过了审核才算成的。”

    “听起来有点像结婚啊……”封不觉闻言,张口就是一槽。

    “呵呵……对,差不多。”锡箔纸侠笑道,“事实上,有很多英雄搭档最后都发展成夫妇了。”

    “是吗……”封不觉虚着眼道,“那我就更不能让本部得逞了啊。”

    “那是你的自由。”锡箔纸侠道,“不过……换成我的话,就不会这样打击他的积极性。”他用很有亲和力的口吻道,“我呢……会先接受本部成为我助手的提议,然后引导他走上属于自己的英雄之路。当他真正地成为了一名‘英雄’后,我才会找个合适的时机,解除他的助手职务,这时,他自然也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哦,这样啊……”封不觉听罢,翻起了死鱼眼,“那联盟里有没有和你抱着相同觉悟的美女英雄……你懂的,就是那种颜值很高、穿着露胸露腿的紧身衣、身材超级惹火的类型……有的话你列一份名单给我,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需要她们的引导。”

    “哈哈哈哈……”锡箔纸侠当即就被觉哥逗乐了,“行了,扑克侠老弟……”他顿了顿,“玩笑归玩笑……说实话,你和蛤蟆侠真的很像……纵然会与别人组队行动,但始终对私人空间非常重视……因为,你们都有着太多的秘密了。”

    锡箔纸侠这一句,显然是话中有话。

    封不觉也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他选择了用冷漠的态度进行否认,并丢出了一个交易的建议,“不过……带着本部这个‘新人’去做几个任务什么的,我想我还是可以接受的。”(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