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宇超联-起源(四)
    癫癫博士,本名百雷斯·癫,男性,爆破星人。≯

    爆破星在理工方面的科学水平非常之高,而百雷斯·癫博士,则是该星球上最年轻的‘年度爆破奖’获得者。

    可惜,这位天才科学家的理念实在过于激进,这让他遭到了爆破星社会各界的反对和排挤。

    久而久之,百雷斯·癫的性格变得越偏执,他的研究项目也逐渐失去了控制……

    最终,他在一次非法的、秘密的实验过程中,引了重大事故;该起事故不但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伤亡,还把他自己也炸成了重伤。

    百雷斯·癫体表94%的皮肤被烧伤;部分内脏失去了机能,只能靠仪器代替;另外,他还失去了一整条胳膊……

    然而,这些并没有让他感到悔恨、更没有让他就此罢手。

    在经过了长达六个月(地球时间)的、极度痛苦的、一系列的手术和治疗后,百雷斯·癫的身体基本恢复了独立行动的能力;然后……他就从医院里逃走了。

    那之后,又过了半年(同样是地球时间)左右,一个自称为“癫癫博士”的男人出现了。

    他有着半人半机械化的身体,统领着一支由他自己明的致命机械所组成的兵团;其行事风格狡诈、目的性很强、而且犯罪手段十分残忍。

    很快,他就成了爆破星上的头号级罪犯,并上了宇联的黑名单……

    …………

    封不觉和本部的行进度极快,才一分多钟,他们就已找到了癫癫博士的所在。

    此时,癫癫博士正在一台计算机前专注地看着屏幕上滚过的数据,并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

    而封不觉,也在距离对方百米左右的距离上放慢了脚步。

    “就是那家伙了吧……”觉哥也是第一回见到癫癫博士,不过他在数据库里看到过对方的三维影像,所以认得出来。

    “嗯,没错。”本部压低了声音接道,“和资料里的模样基本一致。”他应完这句,又问道,“那个……你有什么计划吗?”

    “有啊。”封不觉回道。

    “是什么?”本部接道。

    “就是这样……”觉哥回话的同时,身形已动。

    下一秒,但见一道紫色的身影似疾风般掠过,穿过了癫癫博士周围的那一大堆设备,直接出现在了博士的身侧。

    紧接着,便响起了“刺啦”、“砰”、“噗”这几声动静。

    当本部回过神来、转头望去时,癫癫博士已经正面朝下、被扑克侠摁在了地上;而且,博士那条机械构成的左臂……此刻已然与身体断开、落在了五米开外。

    “瞧……”两秒后,封不觉也转头看向了本部,“有时计划越简单就越奏效。”

    “你……”此时,被钳制在地癫癫博士也是刚刚反应过来,他随即开口言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是扑克侠。”封不觉知道蛤蟆侠还在监视自己,所以他也尽力地做出了英雄的样子来,“正朝你走过来的那位……是公园侠。”他微顿半秒,“百雷斯·癫博士,我很遗憾地通知你,你被捕了。”

    “哼……我道是谁……原来是宇联的人……”癫癫博士听罢,当即冷笑一声,“你们两个的名号我没听过,不过……从这身‘可以瞬间将我制伏的战力’、以及这份‘敢于踏上暖洋星来的胆识’来看……至少你这‘扑克侠’绝非等闲之辈。依我推断……你是名星系级英雄吧?”

    “是又如何?”觉哥接道。

    在他接话的时候,本部也已经跑到了两人的旁边。

    也恰在这时,癫癫博士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呵呵……是的话,那就……正合吾意啊!”

    话音落,异变生。

    当癫癫博士把这句话讲完的刹那,一股浅紫色的气体便忽从他的两肋处喷泄而出。

    封不觉和本部的反应也是不慢,在听到气体泄出的动静时,两人皆是立刻闭住了呼吸。

    “没用的。”然而,癫癫博士很快就带给了他们一个坏消息,“这气体可以通过皮肤上的毛孔直接渗透到体内……”

    他这话,绝不是在虚张声势,因为他还没把整句话说完,封不觉和本部就已经双双倒在了地上。

    “岂有……此理……”本部面露痛苦,侧倒在地上,口中不甘地念道。

    而封不觉的状况稍稍好点儿,他虽然也倒了,但还勉强保持着“坐倒”的姿态。

    “看来……我们是中了你的陷阱了。”觉哥看着眼前的敌人,强忍住体内那股足以让人脱力的灼烧感,用语言试探道。

    “呵……”癫癫博士笑道,“你的脑筋好像也不错嘛……扑克侠。”

    他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站了起来……很显然,他本人并没有受到气体的影响。

    “你说对了,这就是陷阱……”癫癫博士几步便走到了自己那条被觉哥生生扯断的机械胳膊旁,并将其从地上拾起,“数个宇宙周前,我是故意被你们宇联的侦测卫星搜索到,将行踪暴露给你们的。”

    “我得承认……你这手玩儿得挺高明。”封不觉接道,“你很清楚,自己跑到暖洋星上的举动……一定会引起宇联的不安。联盟不可能对此坐视不管,至少也会派人过来确认一下情况;但是,由于暖洋星的特殊性,派遣人数众多的小队过来也是不现实的……综上所述,不难推测出——最终赶来逮捕你的英雄人数,八成不会过三个,而在这种人数限制下……来此的英雄,实力肯定会比较强,这样才能保证将你制伏。而这种状况,正是你乐于看到的。”

    “哼……”癫癫博士又是一声冷哼,“非常准确的分析,扑克侠先生。可惜……是马后炮。”他道出这句嘲讽时,已经成功地将自己的那条断手重新接上了。

    “后知后觉总比一头雾水要好……不是吗?”封不觉苦笑一声,应道。

    “行了……自作聪明的小子。”癫癫博士回道,“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但你那种‘已经处于不利境地’中所作出的‘对策’,和我这‘早已考虑到各种可能、并已有了所有应对措施’的‘计划’……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说罢,癫癫博士活动了两下机械臂,在确认了胳膊的性能正常后,他便再度走到了电脑前。

    随着他那双手在操作台上的快移动,三人周围的那些“设备”居然全都消失了……

    “这是……”本部顺势就惊了,“虚拟投影?”

    “呵呵……”癫癫博士得意地笑了两声,“布置这些影像,只是为了让我‘站在这儿’这件事显得不那么违和罢了。”他摊开双手,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觉哥和本部道,“我才不会在‘充当诱饵’的时候,把真正的设备带下来……万一被你们这帮莽夫意外碰坏,那可就尴尬了。”

    话至此处,他抬起左手,打了个响指。

    响声一起,戏剧性的一幕便出现了……只见其头顶的云层缓缓腾开,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球星空隙;不多时,一道光幕从那“空隙”出闪过,揭出了一块巨大的金属物体。

    “是这家伙的飞船吗……”一秒后,本部就出声念道。

    “可是……”封不觉却是面露疑色,“就算那飞船有光学迷彩,也只能逃过光学层面的扫描吧……那它又是如何避过我们飞船上的空间和声波雷达的呢?”

    “哈!可笑!”闻言,癫癫博士大笑一声,“你们宇联中的很多人,好像都想当然地认为蛤蟆侠和锡箔纸侠开的硬件是宇宙第一啊……”

    “哦?”封不觉接道,“听你这口气,你在这方面的技术,才是第一咯?”

    “是不是第一我不敢说,但我能肯定,我的技术并不在那两位之下。”令人意外的是,癫癫博士的语气虽狂,但这回应竟还是颇为谦虚的。通常来说,像他这样的疯狂/邪恶科学家在学术方面应当是不可一世、唯我独尊的态度才对,可眼下,癫癫博士对自己以及对手的定位、评价……都能保持客观;仅这一点,便足可见其名不副实——一点儿都不“癫”。

    哐——叱——

    就在觉哥与癫癫博士对话之际,后者的飞船已经降了下来。

    在一阵支架落地和气压转换的声响过后,飞船的舱门打开了,然后……另一个癫癫博士,便从飞船中走了出来。

    “诶?”本部当时就傻眼了,瘫倒在地的他直勾勾地望着那第二个博士,不知该作何言语。

    “竟然……连‘人’也是假的吗……”封不觉倒是迅就意识到了真相,沉吟道,“还真是滴水不漏啊……”

    “这种程度的准备,是理所当然的。”从飞船上走下的那个博士看着觉哥接道,“我说过了……我‘早已考虑到各种可能、并已有了所有应对措施’。”说着,他抬手指了指身旁那个“自己”,再道,“这个‘替身’内可不仅装了‘毒气’,它体内还备有四种放射性的宇宙矿石、十六种特殊元素、一个声波生成器、并且……在必要时,可以自爆。”

    “简单地说……无论今天来的英雄是哪个种族、哪种类型的,你都已备好了针对其弱点的突袭方式是吗?”封不觉顺着对方的意思接道。

    “正是如此。”癫癫博士回道。

    顺带一提……当博士的真身从飞船上走下来后,此前一直在与觉哥交流的那个“替身”就不说话了,只是像个木头似的站在一旁。

    “可是……你有没有考虑过……”封不觉又道,“要是今天来这儿的英雄根本没打算活捉你怎么办?万一对方在你进入其射程之时,便毫不犹豫地对你释放致命的远程攻击怎么办?”

    “那样……我也不过就是白白损失掉一个替身机器人罢了。”癫癫博士应道,“再说了,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你们宇联的人是不会那样做的;因为……你们是‘英雄’啊。”他顿了顿,接着道,“背负起那两个字的时候,你们便已经把自己放到了一个不利的位置上;至少对我来说,英雄可能是最好对付的一种人了;真正难对付的是那些没有原则的恶棍、以及丧失理智的疯子……”

    “哈……哈哈哈……”封不觉笑了起来,“好吧……我认栽了。”至此,他已经拖延了五六分钟的时间,可是……身体仍然不听使唤,无法从地上站起来,“是我低估了你,导致了这种状况,那么……你接下来想怎样呢?”

    “很简单。”癫癫博士接道,“我需要你们俩为我的‘光锥震动仪’充当电池。”

    他这句刚说完,那个“替身”又动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去把本部扛了起来,往那飞船上带。

    “我说……”到了这会儿,封不觉反而是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情了,故而吐了个槽,“你就不能去五金店买点碱性电池凑合一下么?”

    “不能。”癫癫博士一边回话,一边亲自走了过去,把觉哥扛在了肩上,“无数次失败的实验告诉我,唯一适合驱动这台仪器的能源是生物能量……巨大的生物能量。”

    “呵……”封不觉苦笑一声,“所以,你才在这个星球上布下此局,想依靠着活捉到的英雄来达到目的。”

    “说得对。”癫癫博士回道,“但你依然没有看到我这计划的全貌。”

    “那你说说、我听听……”被对方扛在肩上的觉哥,这会儿是真没什么办法了。即使他用对话拖延了一些时间,但这点儿工夫,既不足以等来宇联的增援、也不足以让毒气的效果退去;就像癫癫博士所说,“临时的对策”,终究赢不了‘周全的计划’……至少在两人的智谋相差不大的前提下,这一理论很少会有例外。

    因此,觉哥现在基本已在用一种类似“让我死个明白”的语气在问问题了。

    然,癫癫博士却没有在这最关键的问题上回答觉哥。

    也不知为何,博士忽地停下了脚步,朝着浓云滚滚的天空中看了一眼,并自言自语般念道:“时间,快到了……”(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