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宇超联-起源(五)
    觉哥和本部被扛上飞船后,又被分别关入了两个透明的圆柱形容器中。BiQuKu

    随后,癫癫博士与其替身机器人各自给觉哥和本部套上了容器内的呼吸器。接着,博士便来到一旁的操作台上,用电脑控制着两个容器的舱门闭合,并且……开始朝里面注“水”。

    当然了,那些通过管道流入容器的、看上去很像“水”的透明液体,其实并不是“水”……而是一种作为传导介质的有机液体。

    癫癫博士在大量的研究和实验后现——四形星人(以一个宇宙世纪为周期,四形星人的身体会分别转化为固态、气态、液态和拟光态四种形态,这是该种族的必然生理现象)在固体形态下的血液经过提炼之后可以成为一种“究极导体”,这也是驱动他那台设备的必需品之一。

    “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了。”癫癫博士一边在屏幕前忙碌着,一边对容器中的二位英雄言道,“当我的震动仪成功启动时,供电装置就会自动停止;届时,假如你们运气好的话,有可能还活着。”他顿了顿,“哦……不过,接下来,被榨干了生物能量的你们还得面对引旋……所以……”

    博士说到这儿,朝他们歪了下头,露出一个不以为意的神情。

    很显然,这货早已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儿了;事实上,他要做的事情,对整个宇宙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所以……一两条人命,他的确也没理由看在眼里。

    “切……看来真的要挂在这里了啊……”另一边,已经完全被液体浸没的觉哥暗自心道,“不知道在自由探索模式里死掉之后的复活机制是怎样的……莫非是跟kenny(此处指的自然是《南方公园》的kenny)一样,第二天从存档点那儿醒来,然后周围的人全都不记得我死过的事儿了?亦或者……直接回档?”

    就在想到“回档”这两个字的瞬间,封不觉脑中灵光一现:“等等……这货刚才说,他的设备是叫‘光锥震动仪’吧……”他又立即回忆了一下关于引旋的设定,顿时恍然大悟,“卧槽!怪不得他说‘时间快到了’啊!”

    这一秒,封不觉终于明白了癫癫博士的目的是什么……

    “难怪他说我还没有看到他那计划的全貌……”觉哥心道,“活捉英雄只不过是他计划中的一环而已;今天他布的局,利用到了引旋这独一无二的‘天时’、还有暖洋星这危险地区的‘地利’、以及我们这俩傻缺的配合……”

    从他心里这句“傻缺”就不难看出……此时的觉哥,情绪是颇为沮丧的。

    因为,他是一个习惯于在经历失败时往自己身上找原因的人。

    眼前的局面……虽然看起来责任也不在他,主要还是由于对方有心算无心、防不胜防,但是,封不觉看得还是很清楚的……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受到了“引旋”这个因素的影响,在行动时有些冒进了;若是自己可以再谨慎一些,也是有机会避免陷入这种局面的。

    “嗯……时候,好像已经到了。”

    大约两分钟后,癫癫博士望着屏幕念叨了一句,然后,推动了操作台上的一个控制杆。

    紧接着,那两个容器周围的设备便尽数亮了起来,船舱也被一阵阵噪音所充斥;而封不觉和本部两人……全都明显地感觉都了体内的“力量”正在急流失。

    这种“流失”的感觉,和他们中了毒气之后的那种灼烧般的脱力感明显不同;要比喻的话,后者就像是失血过多,而前者则是被人直接摘走了器官。

    “嗯——唔——”机器才启动了三秒,本部的闷声喊叫就隔着呼吸器传了出来,容器外都能听见他的声音。

    封不觉倒是没有叫唤,因为……此刻他内心的震惊,已经达到了足以让他忽略生理痛苦的地步。

    “喂喂……这不太好吧……”觉哥心里念这句时,他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生存、体能、灵力值齐齐下降,而且……降的还是“上限”。

    好在,“供电装置”并没有工作太长时间,大约二十秒后,周遭突然安静了下来……

    事实上,这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安静”了,而是一种极为不寻常的静谧,就好比……“声音”这种东西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封不觉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引旋”开始了。

    令人意外的是,当这“无声”之境降临的时刻,癫癫博士竟是打开舱门,跑到了飞船的外面去。

    几乎在同时,供电装置也停止了工作。

    正如癫癫博士所说,供电结束后,封不觉和本部也没有死;因为他们的生物能量很充沛,所以还没等他们被“榨干”,震动仪就已经成功启动了。

    非但如此,在“供电”流程之后,毒气的影响也随着他们的能量一同被“抽离”了,这让二人恢复了行动能力。

    只是……此刻的觉哥和本部,身体素质都降到了一般地球人的水准,浸泡在液体中的他们……就连自身周围的容器都打不破。

    再说了,就算他们打破了容器,外面还有个博士的替身机器人在站岗呢;以二人现在的战力,恐怕挨不过对方的一拳一脚。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仅仅数秒过后,便出现了意外的转机……

    在“引旋”的作用下,封不觉和本部身处的容器外壁竟十分突兀地自我分解了。

    接着,满满两缸导体液便流泻到了船舱之内,两名英雄也各自摘下自己脸上的呼吸器,从容器内爬了出来。

    而直到两人站定为止,那个面朝着他们的替身机器人依然是纹丝不动。

    虽然本部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但觉哥已经意识到——替身机器人的这种反应,说明了……癫癫博士本人恐怕已经不在这个时空之内了。

    “跟——我——来——”两秒后,觉哥便拍了拍本部的肩膀,一字一拖地跟对方道了一句。

    由于声音已经无法正常传播,封不觉只能用很夸张的口型配合着手语跟本部交流。

    本部虽是不聪明,但这么短的句子、说得又慢,他还是能猜出来的。

    于是,在封不觉的带领下,两人迅离开了飞船,回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此时,暖洋星表面的景物可说是一片混乱;什么植物逆生长、物体自行化为尘埃(就好比刚才那俩容器的外壁)、云层如活物般高运动……这类违反自然规则的场面,在引旋中都显得很平常。

    眼下真正让人在意的事情是……有一个高十米、宽三米左右,呈枣核状的“光门”,出现在了癫癫博士那飞船的正前方。

    “果然……”封不觉看到那光门时,便在心中念道,“因为无法判断时空裂隙的实际大小,所以震动仪的生成装置造在了飞船的外面……”

    他一边想着,一边已朝着那裂隙走去。

    才走了几步,本部就从后面拍住了他的肩膀……

    封不觉回头看着本部,两人之间虽然无法说话,但是后者的眼神便已透出了明显的疑惑和不安。

    “留在这儿……”封不觉还是用他的口型加手势说道,“……也是死。”

    他并没有说太多,一方面词儿多了对方也整不明白,另一方面是……有这么一句话,其实已足够了。

    本部也看懂了觉哥的意思,他皱眉思索了几秒后,吞了口唾沫,用一种无奈中又带着几分释然的眼神回望觉哥,并点了点头。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走入了前方的“光门”之中……

    …………

    走入时空裂隙中后的状况出人意料得安逸。

    对本部来说这种经历很陌生,但觉哥对此却很熟悉……因为这和“传送”时的感觉差不多;只不过,他也是头一回用自己的脚在这白光里面行走。

    一步、一步……

    封不觉精确地调整着自己的步幅,以此来计算行进的距离,并将其记下。

    在走了正正好好的五十米后,封不觉忽觉前方传来了一股巨大的牵引力……这股力量非常惊人,觉哥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生生朝前拽了过去。

    跟在后面的本部见状,本想伸手去拉住他,不料,当本部的手掌越过了一条看不见的界限时,他同样也受到了那股力量的影响,接着……也一块儿被拽飞了。

    砰——

    当这股引力消散时,一声巨响灌入了两人耳中。

    这对刚才一直处于无声环境中的二人来说简直就是一次残忍的攻击。

    封不觉和本部双双跪倒在地,本能地捂头闭目,承受着由鼓膜直达大脑的震荡和疼痛。

    片刻后,待两人回过神来、重新睁眼时,他们便现……自己已身处一块平坦的岩地之上;从四周的景物以及天空的情况来看,这里依旧是暖洋星,但引旋似乎已经停止了。

    “呼……”本部把呼吸调整停当后,开口道,“你还好吧?”

    “不好。”封不觉也是实话实说,“但暂时还死不了。”

    “嗯……”本部明白觉哥的意思,他的状况和觉哥相仿,虽然死是死不了,但战斗力却已被削弱了七八成,“我也差不多……”他顿了顿,问道,“扑克侠,刚才……到底生了什么事?我们失去听力是因为毒气的影响还是由于机器的作用?那扇光的门又是什么?为什么我们进去走了一会儿引旋就结束了?”

    “我们从来没有失去过听力。”封不觉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开始回答,“没有声音的那会儿,是因为引旋在产生影响,同样的……关押我们的那两个容器会破裂,也是由于引旋引起的物质分解效应。”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再道,“至于那扇光的门,无疑是癫癫博士口中的‘光锥震动仪’所制造出来的,简单地说……那是一道相对安全的、极其微小的(相对而言)时空裂隙。”

    “呃……就像时间隧道?”听得一知半解的本部接了一句。

    “也可以这么说吧。”封不觉回道。

    “所以……此刻我们已经身处于另一个时间点上的暖洋星了?”本部又道。

    “应该是的。”封不觉接道。

    “等等……”本部听到这儿,神色陡变,“这么说来……我们眼前的这个暖洋星,随时随地可能再次生引旋啊!”

    “啊……”觉哥有气无力地回道,“这的确是个问题呢……”

    “喂!这是要命的问题好不好!”本部可没法儿像他那么淡定,“不想办法逃离这个星球的话,不出三百个宇宙周,咱俩就要完蛋了啊!”

    “你着急也没用。”封不觉接道,“莫说我俩现在已经被削弱了身体能力,就算是没削弱的状态下……我们也不是那种可以用肉身进行星际旅行的物种;所以,没有飞船,我们便无能为力。”

    “我们和癫癫博士飞船不是还……”本部刚想说什么。

    觉哥就打断道:“假设我们目前所处的时间点是在‘过去’,那么这两艘飞船显然还从没有登上过这个星球;而假如我们所处的是‘未来’,那两艘飞船肯定也已经在不知多少次的引旋影响下被毁得不能用了。”

    很遗憾,本部才想到一个开头的事情,封不觉就已经有了结论——糟糕的结论。

    “对了!”又想了几秒后,本部再道,“那癫癫博士呢?他也来到了这里吧,怎么不见人呢?”

    “他啊……来是肯定来了。”封不觉歪着头回道,“但我估计他此刻早已飞离这个星球的大气层了。”

    “什么?”本部惊了,“这怎么可能?你刚不是还说……无论过去未来,这里都不可能有飞船的吗?”

    “哼……他可不需要什么飞船。”封不觉道,“你别忘了,癫癫博士是个改造人,他完全可以将自己做成‘能够进行太空生存和旅行’的形态。”他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四周,“事实上,要进行这次穿越,他就必然得进行这样的改造;就算是他,恐怕也无法确定在自己穿越后的位置上……有没有‘星球’存在。”

    “哈?”这句话,本部没有听懂,故而疑了一声。

    “唉……”觉哥叹了一声,解释道,“这是很多时间旅行者都会忽略的问题……一般意义上的时间机器只会改变时间坐标,但不会修正自身在宇宙中的空间坐标……那种情况下,即使我们不去考虑宇宙自身始终在变化这件事儿,那至少也得考虑一下行星本身的公转和自转才行……否则,在时间轴已经改变、空间轴却仍然重合的前提下,99%的时间旅行者的终点都会是外层空间……运气再差一点儿的没准儿会被嵌在地心。”

    “哦!”本部听完,瞪大了眼睛,接下来的几秒内,他先是作恍然大悟状、然后就唰唰地流下了冷汗,“那……我们俩现在能安然落在星球表面,已经算是运气很好了啊!”

    “倒也未必是运气的原因……”封不觉回道,“我认为,有两种可能:其一,的确是我们运气好;其二,癫癫博士在设计仪式时连空间轴的问题也解决了……”他耸耸肩,“只是,前者的概率很低,而后者……不但概率低,难度还极高、且未必会成功。当然了,无论如何,以癫癫博士的性格和智慧……他一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再行动的;所以,外层空间也好、地心也罢,想必他都能应付得了。”

    “那……咱们该咋办呢?”本部念道,“只能等死了吗……”

    封不觉没有回应这个问题,因为,就在本部的话音未落之际,两人头顶的天空中……赫然出现了一艘飞船的巨影。(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