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宇超联-起源(六)
    同一时刻,飞船的驾驶舱内。BiQuKu

    【已锁定目标位置】

    【正在切换至手动降落模式】

    为了提防地面上的二人做出什么突的异常举动,锡箔纸侠选择了自己手操降落,这样比较方便他及时地做出应对。

    “一会儿我打开舱门的时候,你们可小心着点儿……”锡箔纸侠一边控制着操纵杆,一边对自己身后的两名同伴开口念道,“那是最容易被攻击的瞬间。”

    “放心吧,无论什么攻击我都会挡下来的。”下一秒,站在锡箔纸侠后方的屎星队长便很有底气地接了一句,说罢,他又转头对身旁的永恒博士说道,“博士,舱门打开后,我走在前面,没问题吧?”

    “当然可以。”永恒博士的态度总是那般温文尔雅、谦和有礼。

    三人商量停当,飞船也已降落在了封不觉和本部的前方十余米处。

    不多时,舱门便打开了。

    屎星队长不紧不慢地从阶梯上走了下来,永恒博士则是紧随其后。

    “哦……自己人吗……”

    虽然屎星队长此刻所穿的制服和封不觉印象中的有区别,但后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毕竟队长那三米多的身高、V字形的躯干、壮硕的体魄……全都是非常独特的,就算他的面具和紧身衣有点变化,也不会影响其辨识度。

    至于永恒博士……本来就是个地球人,而且他根本不戴面具,觉哥直接认脸就行。

    “嘿!太好了!”本部也很快认出了这两名宇联最高委员会的成员,他十分高兴地与对方打了声招呼,并走上前、说道,“你们是来接应我们……”

    “请你站在那儿别动,先生。”不料,本部的话还没说完,屎星队长就用冰冷的语气打断了他,还做出了戒备的姿态。

    “嗯?”本部听了也是一愣,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哦……对对,你可能不认识我吧,我是新人啊……”他说着,便想伸手去拿口袋里的英雄Id卡,“称号是公园……”

    然,就在本部的话说到一半、手也只伸了半截儿的时候,他的语言和动作同时停止了;就好像……被某种力量给定住了一样。

    “博士,你误会他了。”见状,封不觉终于是开口了,“他并不是想伸手掏武器。”

    “怎么?你认识我?”闻言,永恒博士从屎星队长的身后闪出身来,应了一句。

    此刻,博士手里的短杖正在出一种蓝色的微光,显然就是这种光造成了本部的僵直。

    “是的。”封不觉回道,“但我看得出来……只有我认识你,而你不认识我。而且,你们好像还对我们抱有一定的敌意。”

    “有敌意也很正常吧……”永恒博士接道,“破坏时间秩序的行为是宇宙中最严重的罪行之一,面对犯下这种罪行的恶徒,我们可没打算能靠着‘讲道理’来解决问题。”

    “你口中的那个‘罪犯’,已经在你们赶到之前逃走了。”封不觉的反应很快,他根据眼前的状况,立即就想到了应对的说辞,“我们是一路追踪他至此的英雄,被你定身的那位……他刚才正打算从口袋里拿出身份证明来给你看。”

    “是吗……”永恒博士念道,“那么……你不介意我们自己过来取出那件‘身份证明’,并确认一下吧。”

    “呵……当然不介意。”封不觉轻松地笑了,“请便吧。”

    他话音刚落,永恒博士便朝着屎星队长使了个眼色,后者当即就点了点头,随即便大跨步地来到了本部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摸出了其上衣口袋里的东西。

    “这是什么?”屎星队长拿起那印有“公园侠”字样的英雄Id卡看了一眼,喃喃念道。

    “英雄Id卡。”封不觉回道。

    “英雄……Id卡?”屎星队长疑道,“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那种东西……”

    “是吗……”封不觉通过到目前为止那两人的反应,基本已经推测出了自己来到的是“过去”,因此,他接着回道,“那我猜……你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宇宙级英雄联盟’这词儿咯?”

    没想到,此言一出,屎星队长和永恒博士却是神色一变。

    当然了,由于屎星队长戴着面具,觉哥看不到其表情变化,只能看到其虎躯一震……

    “你……是从哪儿听说这个名称的?”数秒后,永恒博士试探着问道。

    “我可不是‘听说’而已……”封不觉回道,“我……和这位‘公园侠’,都是宇联的英雄。”他顿了顿,再道,“假如我没猜错的话,我们所处的时代,应该是你们这儿的‘未来’,所以你们才不认识我们、也从来没见过英雄Id卡;在未来,这种卡片是每个宇联的英雄都有的东西。而你们两个,都是‘宇联最高委员会’的成员,联盟里所有的英雄都认识你们。”

    他的话,让永恒博士和屎星队长双双陷入了沉默。

    封不觉并不知道,其实在当下这个时间点上,宇联已经成立了。

    不过,此时的宇联并不是一个公开的联盟,而是一个“秘密组织”,一个仅仅成立了两个月(地球时间)不到的秘密英雄团队。

    这个团队,由十名来自宇宙各处的顶尖级英雄组成,他们分别是——蛤蟆侠、锡箔纸侠、黑洞女王、永恒博士、屎星队长、千眼侠、毒侠、万虫王、幸运侠和差劲先生(mr.Lo)。

    平日里,他们十人都各自在自己原本负责的地区进行活动,只有在遇到B级以上的危机(虽然很多体系都不完善,但危机等级当时已经定下了)时,他们才会集结起来,组成小队对危机进行处理。

    而眼下,他们正是因为探测到了暖洋星上有时间隧道被开启的情况,才就近凑了三个人赶过来的。

    “你叫什么名字?”在足足三十秒的沉默后,飞船上的广播响了起来。

    “你是锡箔纸侠吧。”封不觉听出了那个声音,他先是报出了对方的名号,然后再接道,“我是扑克侠。”

    “嗯……”锡箔纸侠想了两秒,“从现有的信息来看,你和你的同伴的确有很高的可能来自未来,但你们的身份问题……以及你们说的话里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这还需要进一步的甄别。”

    “理解。”封不觉应道,“因为我们来自未来,所以掌握的信息量是有优势的,不能排除我正在通过一些在未来人尽皆知的信息来欺骗你们的可能。”

    “既然理解的话,那么……我想你也愿意配合我们的指示吧?”锡箔纸侠迅接道。

    作为这个宇宙中最聪明的几个人之一,锡箔纸侠自然也很清楚如何在谈判中步步紧逼、从而取得利益。

    “行了,别废话了,快把我们押上飞船,然后赶紧离开这个星球吧。”封不觉也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拉长了嗓门儿应道,“大家都不想耗到引旋爆不是吗?”

    …………

    二十分钟后。

    众人乘坐的这艘“锡粉号”太空船已经脱离了暖洋星的范围,并在一次迁跃后进入了自动航行模式。

    而此时,经过了封不觉的一番详(逻)细(辑)解(强)释(暴),他和本部已基本取得了英雄们的信任,他们的手脚也不再受到限制了。

    “嗯……难怪我在查探你们的能量时现你们出乎意料得弱啊……”在听完了觉哥的叙述后,永恒博士可谓唏嘘不已,“二位这次的牺牲可是太大了。”

    “是啊!”到了这个时候,本部的情绪终于是忍不住爆了出来,“枉我苦练几十年,结果一朝回到解放前……早知如此,我当什么英雄啊!继续睡公园怎么也不可能遇上这种事儿吧!”

    “有什么关系呢……你不是还有天罡地煞匣嘛。”而封不觉却是十分轻松地应道,“我倒觉得,把你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功给散了也不错,你正好可以从头开始练一些上乘的武功了。”

    “呃……”经觉哥这么一提醒,本部才想起来,“对啊!”他激动地高喊一声,“哈哈哈……有道理啊!”

    此处说明一下:那个已经解锁的天罡地煞匣,是可以在魔方和平板状态下任意切换的;而本部早在去参加英雄测试之前,就已经把匣子变回魔方状、塞进了位于自己喉部的储物空间。

    因此,就算本部无法再返回原来的时代,绝学也还在身边;对他这个武痴来说,只要能接着修炼……在哪个时代、睡哪个公园……那是真心无所谓的。

    “我说……扑克侠。”就在本部傻乐的时候,锡箔纸侠却是一脸严肃地看向觉哥,言道,“这样真的好吗?”

    “你说的‘这样’是指?”封不觉问道。

    “指你和我们产生交集的事啊。”锡箔纸侠道。

    “哦……这事儿啊。”封不觉道,“当然不太好啊。”他和锡箔纸侠之间的对话就属于那种“聪明人之间的交谈”,其节奏和一般的对话不太一样,“但也没办法啊……二十分钟前,可是你们主动找上我们的;而当你们通过飞船的监视器看到我们俩长相的那一刻……未来就已经改变了。”

    “嗯……”锡箔纸侠沉吟了一声,再道,“没错,从我看到你的那一瞬起,我在未来与你相见时‘不认识你’的情况就已改变了;因为……以我的脑力而言,是不会忘记短短五十年前的一次见面的。”

    “然而,宇宙也并没有因此而毁灭不是吗?”封不觉笑着接道。

    “是啊……这就有两种可能了。”锡箔纸侠点头接道,“其一,当你们和癫癫博士来到这里的瞬间,我们这条时间线就已经变成了一条与你们所在的时空不同的分支,不管你们在这儿做什么,都不会造成时空悖论……因为,两条线是平行的。”

    封不觉听到这儿,接过了对方的话头,说道:“其二,我们在这里的所作所为,已经导致了未来的改变,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些改变还没有导致‘未来的我们无法来到此地’这个影响;也就是说,未来是可以改变的,只要在形成某种明显悖论的范围外更改就行。”

    “那么……”锡箔纸侠思索了几秒,又问道,“你觉得是哪种情况?”

    “我还想问你呢,你倒问起我来了……”封不觉应道,“这种事情,除非悖论真的形成,或是通过某种‘实验’去验证,否则谁也不知道的吧。”

    “哦……”锡箔纸侠摊开双手道,“我还以为你们未来会有处理这类事件的先例呢。”

    封不觉明白,对方这其实也是在试探和套话,但他也不怎么在意,因为他的确不知道:“有先例的话我还在这儿跟你扯这些干嘛?直接告诉你是个什么设定不就完了。”

    “嗯……”闻言,锡箔纸侠又是一声沉吟,陷入了沉思。

    而封不觉,则乘势取得了对话的主导权:“你现在琢磨这些都没用,反正对癫癫博士来说,两种设定都行……在第一种时间设定下,他只需利用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情报优势,来征服这条时间线上的宇宙即可;而假如是第二种设定,他同样有办法……癫癫博士只要将过去的‘自己’抓住,并将其身体状态、记忆和思想都固定为其穿越前的状态,然后在五十年后的那个特定的时间点上,把这个自己丢进时间裂隙……这样一来,一个以他为核心的‘时间环’就成立了,而其他一切受到他影响而变化的人、事、物……都会在这个双重循环中被修正或抹除。”

    “他说得对。”听到这儿,永恒博士一脸凝重地对锡箔纸侠道,“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想其他的事了……就算癫癫博士在未来世界所造成过的最大危机只有c级(足以毁灭一个星球),但当他穿越时间的那一刻……他所能造成的后果,无疑已是s级(足以导致全宇宙的智慧生命尽数灭亡的灾难**件);依我看……我们应当立即召集其余七人,将全部精力投入这一事件中……”(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