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疯.不.觉(三)
    “这样啊……”听完袁医生的答案,封不觉并没有太过惊讶,他只是平静地接道,“那请问……我的医疗费用是由谁支付的呢?”

    “呵呵……”袁医生听到这个问题,不禁笑了起来,“这个……你就放心吧,对于你这种病例,国家会养你一辈子的,就当投资做研究了。[? ([ ”

    “哦……”封不觉沉吟一声,再道,“方便的话能否再告诉我一下,这些年里有没有人来探视过我呢?父母自不必说,还有同学、朋友……”

    “3232号。”袁医生的表情瞬间变得冷漠,他没等觉哥说完便接道,“这段话我不是第一次对你说了,不过我不介意再跟你说一遍——你的父母,已经在几年前因车祸去世了;即使在他们去世以前,也从没来探望过你;因为,他们俩……也是你十岁时犯下的那起伤人事件的受害者之一。那件案子生后,你的母亲永远地失去了右眼的视力和右耳的听觉。她也是接受了很长时间的心理辅导,才从你造成的阴影中走出来的;当然了,和其他受害者相比,你的父母已经算运气不错了……”

    言至此处,袁医生直起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再将双手手肘放在椅子的扶手上、十指交错在胸前:“……因此,他们是不可能来看你的;至于‘朋友’、‘同学’……呵……”他冷笑一声,“3232,如果你是一名家长或者老师,你会让自己的孩子去和一个不到十岁就因严重的暴力犯罪而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小孩再产生任何的交集吗?”

    “明白了。”封不觉点点头,念道,“这么说来……这些年和我接触最多的人,应该就是医生您了吧?”

    “哼……我可没有那种荣幸啊。”袁医生即刻用讽刺的语气否定了觉哥的推理,并接道,“这所精神病院由国家设立,是专门用来收容你们这种无药可救的级疯子的;为了避免有精神不稳定的工作人员受到你们这些‘病人’……”他说到这儿,还举起双手做了个打引号的动作,“……的影响,这里所有的岗位都会定期进行轮换。简单地说……我每年只在这里工作两个月,而你每年的十二次定期检查中,只有两次是我负责;不过呢……对于你十几年来的检查报告,我倒是非常熟了……”他笑了笑,“事实上,你的检查报告在这儿很有名,看过的医生都表示……如果能将其改编成小说出版,那肯定能大卖。”

    “是吗……”封不觉也笑了,“那为什么没人这样做呢?署名不方便吗?还是考虑到著作权方面有什么争议?”

    “没那回事儿。”袁医生道,“单纯是因为我们有规定,不能把有关病人或者病院内部的信息往外传……”

    “我还以为你顾忌的是医患保密协议和基本的职业道德呢。”封不觉回道。

    “你在开玩笑吗?”袁医生皮笑肉不笑地接道,“连最基本的人性和理智都不健全的你,跟我谈职业道德?”

    “听你这口气,对待我这种实质上已经失去人权的杀人恶魔,你们没有采取虐待的做法……已经算是一种仁慈了,对吗?”封不觉接道。

    袁医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的谈话都是有录音的;虽然这些录音不会外传、尺度可以放得很大,但正面回应这样的提问,显然不太妥当。对袁医生个人来说,这也是一件授人以柄的事儿。

    “行了,3232,我已经说得够多了。”稍稍等待了几秒后,袁医生选择了转移话题,“现在,该轮到我提问了吧?”

    “当然。”封不觉道,“我说到做到……我会配合你的。”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双方开始了一段一板一眼、一问一答的谈话。

    袁医生所问的,皆是些公式化的问题,诸如……“最近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起了什么变化”、“你对于目前的生活状态有什么意见”、“你有没有什么要求想让我们去完成”等等。

    每一个由他负责的病人,都会被问到这些问题。

    此外,也稍微有几个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而设置的问题,比如“你仍然认为‘惊悚乐园’是真实的吗?”、“你能够分清虚拟世界和现实的区别吗?”、以及“你对自己这些年来在‘现实中’的暴力行为还有印象吗?”

    而封不觉……也根据自己的记忆,逐一地、如实地对这些问题做出了简短的、明确的回答。

    二十分钟后,袁医生将准备的问题问完了,他都不用说话,封不觉已经从其脸上的神情看出了一句台词——“是时候结束这次无趣的检查了。”

    “好了……”果然,下一秒,袁医生就开口道,“我看……今天就到这……”

    “知识。”突然,封不觉高声说了两个字,把对方那句话的最后一个“里”字给呛了回去。

    “什么?”袁医生被他说得一愣,本能地道,“什么知识?”

    “关于我的知识储备,我有一个疑问。”封不觉还没等对方阻止自己提问,就用很快的语问道,“在我被关入这个精神病院之后,我有继续接受教育吗?或者……有通过任何渠道了解外界的信息吗?”

    “这个嘛……”袁医生想了想,应道:“反正资料上显示……没有。”

    “也就是说,我的知识储备应该还停留在我被关押前的水平,即……小学四年级水准。”封不觉接道。

    “呃……”袁医生听到这儿,神情微变,他好似也隐隐地意识到了什么,“没错,应该是那样的。”

    “袁医生,如果你是一个从十岁起就与世界隔绝,整整十四年没有获得过任何外界信息、且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的人,你觉得自己有可能编造出我所说的那些‘故事’来吗?”封不觉用对方刚才用过的语气,来了句代入式反问。

    袁医生好像被激怒了,因为这个问题让他无言以对。

    他没有回答,只是按了一下桌上电话的按键,凑到话机旁言道:“检查结束了,把病人带走吧。”(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