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 疯.不.觉(四)
    当门被关闭时,狭小的病房内,又只剩下了封不觉一人。

    他就地坐下,开始了思考。

    “虽然把要说的话给说了,但也不能对这个医生抱太大的期望……”封不觉心道,“从他的态度不难看出,他可没打算要‘治好’我……他想的只是完成基本的工作要求,混完两个月的轮班,然后在此后的十个月里,他就不用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觉哥一边想着,一边就挪到了墙边,慢慢卧了下来。

    “不止是他,其他的医生,恐怕也都是这样的心态吧……

    “先,这间精神病院是国家机构,他们来这里轮班的薪水肯定是固定的;也就是说……没有什么额外的油水可捞。因此,利益这方面的动机……已经可以排除了。

    “其次,我们这些被关押在这里的‘病人’,基本就是一群枪毙上两回都不算误判的家伙;按照一般人的逻辑,能在这儿关一辈子已经算是便宜我们了……在这种前提下,假如真的有人从这里‘康复出院’、重新进入社会,那势必会引来很大的舆论压力。

    “简而言之……从医生们个人的角度出,即使认真地对待每一个病人也不会有任何好处。相反,万一把病人‘治好’了,那接下来要面临的麻烦、承担的责任……都是难以想象的。

    “嗯……如此想来,把离开这里的希望放在医生身上,八成是在浪费时间了。

    “那整整写了十四年的报告,但凡有一个医生认认真真地去研究过……也不可能现不了‘知识储备’的疑点。

    “至今都没人提出来的原因无非两个——其一,根本没人认真去看那玩意儿,他们只是将其当成故事随便看看、或是出于工作需要草草扫上一遍;其二,的确有人从中看出了一些疑点,但是……他们什么都没说,因为他们不想为了我这么个‘无药可救的级疯子’付出时间和劳动、更不想为了我而背上不必要的巨大风险。”

    念及此处,封不觉伸了个懒腰,沉吟一声:“呼……看起来,要离开这地方,只能靠自己了啊……”

    …………

    一个多小时后,午饭时间到了。

    今天来送饭的人连话都没说,只是在外面用某种硬物(护工身上配有电击棍)敲了两下房门,然后直接把餐盘从门的下段挡板处塞了进来。

    “啊……又到饭点儿了吗……”封不觉见状,一边念叨着,一边爬到了门边,“平心而论,这儿的伙食倒还是可以的……”

    他把餐盘拿到面前,纵览一番后,便开始制定进食攻略。

    这里解释一下,所谓的“进食攻略”,其实就是——先吃什么、后吃什么、怎么下饭、大概多久吃完之类的事儿。

    一般来说,小时候家里比较穷的小孩,只要脑子不算太笨的……很容易会养成这么个习惯。

    因为穷人家的孩子,没有“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条件,也没有“剩饭”或“挑食”的资本。

    他们坐上饭桌的那一刻,通常在考虑的问题是——“我怎么才能用眼前这半块老肥肉和两口咸菜疙瘩把这一碗隔夜饭给干了,顺便还能让我的嘴和胃产生一种吃饱吃好了的错觉”。

    而这……无疑是一门学问;是一种“通过方式方法来提升生活质量”的技巧。

    正所谓环境造就人,也就这么回事儿……

    每个月拼死拼活、赚个两千多块工资的人在过日子;从来没上过班、但家里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两千多万的人也在过日子;这两种人的想法、习惯、眼界等等……自然都会有很大的差异。

    在此,我们不讨论什么贵贱、善恶、对错、因果……就说“在有限的条件下节省成本、提升生活质量”这方面的学问,那肯定是前者掌握的更多。

    像是租西装去面试、专挑上午时段买机票、将旧的生活用品二次利用,大晚上的再去市买打折蔬菜之类的事儿……对前者来说是常识或者常事,但对后者来说就是不知道、或者没必要去知道的事情。

    封不觉,显然也是个“穷过的人”,当然了,他还不曾穷到得去学习流浪汉的生活技巧(捡破烂和要饭也有很多套路,这里我就不详写了)的地步,但“进食攻略”这种程度的习惯……他是从小就养成了的。

    “这样的搭配啊……”封不觉望着那盘饭菜,心中念道,“炸猪排可以先吃一半,剩下的一半放在米饭上既可以保持热量,又可以让米饭沾上点油水;然后就是烤麸……看起来没有采用常见的偏甜的做法,而是做成了咸的,不得不说是个败笔,因为这个咸味和咸鱼的口味冲突了,需要配合紫菜蛋花汤的……”

    就在觉哥思索这些连我都觉得是在凑字数的破事儿的时候……忽然!

    “诶?”他现了一件事……一件让他不禁疑惑出声的事,“这是……什么?”

    自言自语之际,封不觉半张着嘴,活动了几下舌头,然后……他干脆把手伸进了嘴里。

    数秒后,他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从自己的牙缝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这个是……”盯着那食物的残渣看了几秒后,封不觉迅得出了结论,“橘子?”

    的确,此时他手里拿着的,正是一小撮橘子筋。

    “难道……”也不知他想起了什么,下一秒,他将手上沾到的口水在衣服上擦了擦,随即就把两只手的十指都凑到了自己的鼻子前,仔细地嗅了几下。

    “嗯……还真有啊。”封不觉念完这句,侧目思道,“可是……我怎么不记得自己吃过呢……”

    除了眼前这一盘饭菜之外,觉哥来到这里之后总共就吃过一顿饭,而他记得很清楚……昨天的晚饭是没有橘子的。

    “手指上残留着橘子味,说明我不但吃过橘子,而且还是我自己剥皮吃的,并不是有人趁我意识不清时塞进我嘴里的……”封不觉随即又念道,“但我却丝毫没有吃橘子的记忆,就好像……”

    这一瞬,他的脑中灵光一闪:“好像……有一段记忆被抹去了一样。”(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