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 疯.不.觉(八)
    第三十二天,封不觉迎来了他的第二次“定期检查”。[〈  <〈

    和一个月前的那次一样,他被护工们带到了袁医生的办公室中,并被固定在了一张椅子上。

    “你好,3232,好久不见了。”待两名护工出去之后,袁医生用不冷不热的态度跟觉哥打了声招呼。

    在封不觉听来,袁医生这句“好久不见”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因为他不想让病人知道晚饭里有安眠药、以及每晚医生都会给他们做检查的事情,才本能地用了这种措辞。

    “是啊,有一个月了吧。”封不觉并没有将真相说破,他只是不动声色地应道,“至少我印象中是一个月了……”

    “怎么?你最近有在计算日期吗?”袁医生顺着他的话题问道。

    “嗯,在算。”封不觉点头回道。

    “为什么……突然就开始在意这些了呢?”袁医生又问道。

    “因为……”这一瞬,封不觉开启了影帝模式,摆出了一副颇为复杂的神情,“我总觉得……最近自己的记性变得越来越差了,所以想去记一些东西。”

    “哦……”袁医生应了一声,但没有将话题继续展开。

    封不觉知道,对方并不在意病人的病情,定期检查也只是走走程序而已。

    但是,相对而言,在这种谈话刚开始的时候……医生的注意力肯定还比较集中,如果要传达什么信息的话,最好就趁现在。

    “还有啊……”觉哥只等了两秒钟,就即刻接上了话头,碎碎念道,“我最近总觉得口渴……全身无力、精神也有点恍惚……哦,最烦的是便秘……”

    在精确地说出这些标志性的“症状”时,他还特意用了不快不慢的说话方式,给对方制造出一种他是在“边想边说”的错觉。

    这样一来,这番话听起来会显得更加真实自然,而不像是事先就编好的。

    “嗯……”袁医生毕竟也是专业的,他们这一行做久了,听到一连串“症状”描述的时候,几乎就会条件反射地做出相关的判断,而他也不例外,“……我明白了。”

    道完这四个字,他的目光稍稍朝侧下方偏了一下;数秒过后,袁医生又抬手在手边的一张记录纸上写了几笔。

    这一刻,封不觉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此后的谈话,便回到了“正常”的节奏,并在一堆常规问题和没有什么意义的问答中结束了。

    封不觉基本上不需要撒谎,也可以做到对答如流,反正……与其“越狱计划”有关联的事儿,他是不会说漏嘴的。

    …………

    第三十三天,午餐时间。

    “缩短了啊……”封不觉愉快地吃着那掺了大麻的中饭,并念道,“很好,进展得相当顺利……”

    他所说的、“缩短了”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记忆缺失”的时间。

    这说明,他在检查时所做的“表演”有了成效——在听到那一系列的典型症状之后,袁医生顺理成章地做出了“药物用量过大、副作用太严重”的判断,再结合觉哥在问答中那“十分配合”的表现,医生便做出了给觉哥减少药量的决定。

    于是,在这第三十三天的早饭过后,虽然觉哥依然出现了“断片儿”反应,不过,其记忆空白的时间缩短了很多。

    封不觉以吃午饭的时间为基准,凭着自己对时间的精确感觉(训练过),很快就推测出了……今天的断片儿时间比以往缩短了将近一半;从三个小时四十多分钟,变为了两个小时不到。

    “那么……只要再‘装睡’个几天,确认了他们每天晚上做的都是相同的检查……在我‘意识不清’的状态下所生的一切,基本就都查明了。”觉哥边吃边想着,“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计划实施时的突状况,这些琐事的确认工作还是不能少的……”

    …………

    第三十五天,晚饭后两小时。

    封不觉的谨慎,得到了回报……

    这晚,袁医生和护工还是按时来到了觉哥的房间,但是,今天袁医生,就不止是给他测量血压、心跳和呼吸了……

    他还给觉哥抽了血。

    抽血用的是针筒,取的量并不多。

    袁医生的手法很纯熟,即使封不觉实质上是醒着的,在被针扎的过程中也没有太大的感觉。

    短短十秒不到,已经完事儿了。

    随后,在旁协助医生的护工也用很娴熟的手法给觉哥处理了出血点。

    等那两位离开病房后,封不觉睁开眼一瞧,便瞅见了自己左手手肘内侧的止血带和消毒棉块。

    当夜晚些时候,觉哥在“真睡”中,又被声音惊醒了一次。

    他知道,这是护工来取止血用具了,所以他也只当不知道……接着睡。

    至第三十六天的早上,封不觉起来“晨练”时,他才低头看着自己手肘内侧那几乎已经消失不见的针孔,自言自语地念道:“终究是大意了啊……”

    到了这会儿,觉哥自然已经推测出了诸多与昨晚之事相关的信息:“昨天是第三十五天,假设他们是以月为周期给病人验血的,那么……上次抽血的时间点,正好是在我开始装睡(从第七天开始)前的一到两天;而当时的我,还在第一波连续的‘宿酸’中挣扎着,由于浑身都有疼痛感,再加上那针孔伤极小、处理得也很好……便被我给忽略掉了。”

    念及此处,封不觉已经做了几十个仰卧起坐,其呼吸也变得稍稍急促了一些:“呼……幸亏我也是以‘月’为周期来进行观察的,否则到我执行逃跑计划为止,可能都不知道这个‘契机’了。”

    …………

    第六十六天,晚。

    张医生,以及觉哥刚来到这里时遇上的那位护工,一起走进了的他的病房。

    这位张医生是五天前调来的,封不觉在四天前的那次“定期检查”,也已由张医生接手,所以封不觉才会知道他的姓氏。

    如果说之前那位袁医生是在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在岗位上工作的话,那么这位更为年长一些的张医生,几乎就是在用一种“尸位素餐”般的方式在上班了。

    通过几天前与张医生的交谈,封不觉已经从其身上获取了许多的情报……

    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相当不愿意来这白砂精神病院坐班的;从张医生的言谈中就能听出,他觉得像他这样的“人才”被放到这个地方两个月,简直就跟充军差不多。

    而他的做事方针基本就是——“只要不是必须做的事情,就必须不做”。

    面对这么个陌生的新面孔,封不觉势必要试探和观察一下。因此,他从四天前起,又一次停掉了自己的安眠药(从第三十七天开始,觉哥就开始正常吃晚饭,不再装睡),以便在检查身体时获取更多关于张医生的情报。

    结果,这几天下来,觉哥连一句有用的话都没听见……

    以前,袁医生偶尔还会在检查病人的身体时顺便问问护工病人的情况,可如今的张医生……完全不管那些;觉哥这四天里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这种事儿找个护士来做不就完了”之类的抱怨,听那意思,让他张某人来干这些,颇有明珠弹雀、牛鼎烹鸡之意。

    不过……今晚,张医生却是很偶然地注意到了一件事。

    “诶?我说……3232他……是不是壮了?”

    这句话一出口,封不觉的心跳和呼吸一下子就上去了,还好此刻对方没有用助听器在听他的胸腔,而是在测量血压;要不然觉哥装睡的事儿非得败露不可。

    “哦!对啊。”那名护工即刻回道,“这几天我也觉着他有点不一样了,经您这么一说还真是啊。”

    前文书也说过了,这间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都是以一定的周期进行轮换的。

    在过去那两个月中负责觉哥的医生和护工,因为天天都有和他接触,难免就忽视了其体型上的变化;可是,眼前的张医生,上次见3232时……大概已是十个月以前了;而那名护工上次见到觉哥的日子,也已是整整两个月前……在他们的记忆中,3232号可是个身体很孱弱的人。哪儿会像现在这样,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胳膊上的肌肉。

    “嗯……奇怪。”张医生道,“前几位医生的报告上,也没说3232号有在锻炼身体啊……”

    “原来你这货还是有看报告的啊……”此刻,躺在地上的觉哥正在心中猛烈地吐槽着。

    “啊?”下一秒,那名护工也是疑道,“您不是基本都不看病人报告的吗?”

    “喂喂……你就这么当着他的面说出来真的好吗……人家毕竟也是医生,职位比你高吧……”觉哥闻言,心里也为那名护工捏了把汗。

    谁知,张医生对此却是不以为意:“啊……是不看。”

    仅从这半句话便可知晓……张医生那“划水”般的工作作风早已是人尽皆知,而且他本人也没有任何掩饰的意图。

    “不过……”半秒后,张医生的后半句话,更是让人崩溃,“唯有3232的报告……我还是会看看的,因为他幻想的那部分相当精彩,可以当做小说来打时间。”

    “娘了个希匹的……”对方话音未落,觉哥就在内心大骂一声。

    “嗯……我也没听跟我换班的老陈说3232有在锻炼的事。”紧接着,护工大叔也是若有所思地念道。

    就在他们对话之际,张医生已经给觉哥量完了血压,准备拿助听器听胸腔了。

    “不妙啊……”封不觉心道,“我现在的心跳有点过快,至少需要一分钟才能调节到接近睡眠的状态,他要是现在听的话……”

    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此时,眼瞅着就要把助听器放到觉哥身上的张医生,忽然做了一件让觉哥也意想不到的事。

    “诶,我们脱了他的衣服看看怎么样?”张医生似是临时起意,转过头对护工说道。

    “哈?”护工大叔听到这个提议后,先是愣了两秒,但他很快便明白了医生的意思,“哦哦,好啊,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在锻炼。”

    “卧槽?”躺那儿的封不觉当时可就惊了,他在心中咆哮道,“你俩这是要干嘛?这光(月)天(黑)化(风)日(高),朗(窃)朗(窃)乾(之)坤(处),还有没有王法了?”

    可惜,封不觉内心的呼喊,并不能改变任何事。

    张医生和护工十分麻利地就将觉哥那病号服的扣子一一解开,并顺势敞了开来。

    “嚯~什么情况?”看了一眼后,护工大叔在第一时间惊叹道,“有腹肌嘿?”

    张医生不仅是看,还捏了捏觉哥的胳膊:“胸肌和二头肌也已经过一般人的水准了吧,这明显是在锻炼啊……而且还是高强度锻炼。”

    就这样,封不觉辛辛苦苦掩饰了两个月的事情,就这么轻易地败露了。

    现在,觉哥就只能祈祷那两位不会由此联想到他计划“越狱”的事情上去……

    可是……万万没想到……

    “话说……他一个神经病,怎么会突然锻炼起身体来来了?”护工大叔的下一句话就是,“该不会是想练得壮实些然后逃跑吧?”

    “你丫简直神了啊!”封不觉的内心再度咆哮起来,“你就是传说中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吧!”

    “啊……说不定他还特意用了某种方法来掩盖自己正在锻炼的事实,让我们放心警惕呢。”紧接着,张医生又用很平静的语气随口接了一句。

    “好好好……有种有种有种……”封不觉已经无语了。

    正当他在考虑是不是应该现在就立刻暴起,提前执行他的越狱计划时……

    “噗……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张医生和护工大叔双双爆出了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医生您可真会开玩笑。”

    “哈哈……彼此彼此……”

    “这要是真的话,那咱这儿关的可就不是神经病了,而是零零七啊……”

    “本来就不是神经病,我刚才就想纠正你了,是精神病才对……二者是不一样的。”

    于是乎,两人在这愉快的氛围下扯开了话题。

    很显然……他们根本就没把觉哥锻炼的情况当回事儿。(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