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 疯.不.觉(完)
    封不觉,顺利地逃脱了。[  BiQuKu  〉

    事情的展比他想象中要容易得多,容易到有一种失真的感觉……

    事实上,按照觉哥原本的设想,这第一次的“越狱”,有9o%的可能是会失败的。

    因为,他目前掌握的情报……依然是太有限了。

    这三个月来,他查到的只是自己“可以接触到”的所有信息;但是对那些“接触不到”的东西,他只能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捕捉到些许而已。

    比如“门的密码”、“病院的完整建筑结构”、“病院的地理位置”、“逃出病院的路线”、“逃出病院以后的路线”等等等等,这些信息他并不是不想去查探,而是实在接触不到。

    因此,封不觉想到的办法就是……先“逃一次”,并通过这次失败的逃亡,获取大量有价值的情报,这样他才能在下一次逃跑时做出更周密的计划。

    然而,连他也没有料到,这第一次的逃跑……居然就成功了。

    且过程简单到难以置信……

    先,觉哥让护工大叔脱下外衣和裤子并丢过来,后者照做了。

    然后,封不觉让张医生保持跪姿,并在保持着对其威胁的状况下快给自己换上了护工制服(如果各位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可思议,我提醒一下……别忘了觉哥这些日子里已经练成了卫生纸换衣**)。

    接着,他便挟持着张医生,一同来到了装有监控的走廊中,并且把护工大叔锁在了自己的病房里。

    再然后,觉哥就遛着张医生,快步穿过了几条走廊,通过了一扇需要刷卡才能通过的大门(护工大叔别在胸口的通行卡也已经被觉哥拿走了),随后就到了公共区域。

    至此,都没有人现任何的异常;因为两名夜班保安一个在休息室里打瞌睡、另一个则在监控室里打瞌睡……

    来到公共区域之后,封不觉稍微看了下楼层示意图,便胁迫着张医生把自己带到了更衣室;他在那里顺了一套便服、还顺走了所有能用的财物。

    最后,他就和张医生一起来到了停车场,并要挟后者开车带他离开这个精神病院。

    事到如今,张医生也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就这么载着觉哥从停车场往外开。

    在通过大门时,门卫只是待在门卫室里往外扫了一眼,看清了车子的驾驶座上坐得是张医生本人,便打开路闸放行了。

    本来嘛……这地方也不是监狱,也没有规定说在这里工作的人员绝对不能外出的;所以,门卫一看是医生自己在开车,自然也不会多问。

    于是,躲在副驾驶座上的觉哥……就这么毫无阻滞、无惊无险地离开了白砂精神病院。

    一切,都显得波澜不惊。

    顺利得让人不安,简单得让人乏味。

    但,却是合情合理……

    坐在车上的封不觉,回想起整件事来,他的感觉就好比……在一篇悬念重重、精彩绝伦的侦探小说末尾,看到了一个类似“前科犯冲动作案,抢劫后杀人逃逸”的结局。

    而这……就是“现实”。

    也许在某些时候,现实会比小说更离奇,但在99%的情况下……现实确是一台冷酷而乏味的机器。

    现实中是没有那么多密室杀人案件的,绝大多数案件都是手法拙劣的冲动犯罪。

    现实中是没有那么多在无聊的岗位上仍然尽忠职守的人的,有的只是一群想着拿工资混日子、无论到了哪个阶层都对生活感到不满的可怜虫。

    现实中也没有那么多的龙傲天和玛丽苏,世间充斥的只是无数庸庸碌碌却又自命不凡的卑鄙之人。

    现实中……更没有那么多的巧合、缘分、奇迹……

    现实中……有的只是“现实”。

    人类创造幻想,在幻想中放纵遨游,皆因现实中有着太多无奈,它冰冷、悲哀……让人举步维艰。

    但,这个世界需要现实。

    冥冥之中,自有一杆天秤,而在其两端——光明与黑暗并存,无限(空间)与永恒(时间)并存,幻想与现实……也必须并存。

    人不能只活在幻想之中,以虚无之梦想为借口,虚度光阴、自欺欺人。

    人亦不能没有幻想,否则即为行尸走肉,生死无异。

    思绪延展,念及此处……

    封不觉茅塞顿开,眼神一变。

    “我明白了……”他的口中喃喃念道,“这里……的确是‘现实’,一个‘现实的世界’,而我……不属于这里。”

    呼——

    这一瞬,觉哥耳畔忽地想起了一声风啸。

    紧接着,他的双眼便被一阵刺目的白光所蒙蔽。

    待其重新睁眼时,他现……自己已然坐在了一张舒适的沙椅上。

    精神病院、汽车、黑夜、车窗外的一切……都似是一场梦境,从来不曾生过、也从来不曾存在过。

    此刻,他的周围光影旖旎、思如雾潮、时空交错……一派幻境之象。

    虽然看起来变化很大,但封不觉依然可以感觉到,这里……是他的思维殿堂。

    “呵……”他望了眼四周的情景,干笑一声,“这倒怪了……我记得这儿总共有七个人来着。”

    “你是指这群人吗?”下一秒,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眨眼之间,封不觉的面前,出现了另一个自己,同时,在他那张沙椅周围的地上,还出现了五具尸体——那是五个穿着紫色长西装的……封不觉。

    “ho~”觉哥看着眼前那个尚且活着的自己,言道,“这又是什么情况?你把他们都杀了?”

    “不。”另一个封不觉回道,“是你……把他们都杀了。”

    “是吗?”封不觉问道。

    “是的。”另一个封不觉回答。

    “那我现在是不是该把你也杀了?”封不觉又问道。

    “你以为你到这里来是干嘛的?”另一个封不觉笑着反问。

    “那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封不觉再道。

    “杀了我,你就全都明白了……”另一个封不觉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往虚空中一抓,即刻握住了一把西式厨刀,“你会明白……是你自己把自己关在了笼子里……”他拿着厨刀,朝觉哥走去,“你会明白……是你创造了我们六个,来看管你……”他将刀柄送到了觉哥手中、单膝跪地,并让刀尖抵住了自己的喉咙,“你也终会明白……那被你自己所埋葬的、遗忘的……真理。”

    言毕,他便抓着封不觉的手,用力一扯……

    同一时刻,封不觉的手,亦感受到了鲜血的温暖。

    沉默片刻后,觉哥看了眼地上的六具尸体,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鲜血。

    接着,他忽地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却又十分迷人的……微笑。(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