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 宇超联-起源(十六)
    “交易?”黑洞女王用疑惑的语气将那两个字重复了一遍。

    “你瞧……”博士接道,“眼下,锡箔纸侠、蛤蟆侠和屎星队长他们都还没死……”

    很显然,癫癫博士只对这些宇宙级英雄感兴趣,而觉哥这个来自未来的星系级英雄……直接被他给忽略掉了。

    “我可以立即取走他们的性命,也可以让他们活着……”癫癫博士道,“而你对这件事的态度,有可能会改变我的决定。”

    他说完这句,等了几秒,但黑洞女王没有回应。

    于是,博士接着说道:“也许是我表达得不够明确……”他微顿半秒,又道,“这么说吧……此刻,他们三个‘已经’被我打败,他们的能力,也已经被我获取;在这一前提下,我没有必要对他们赶尽杀绝,当然了,我需要一个留他们一命的动机……”

    “你想让我帮你找到虚无皇帝的另外三件神器?”黑洞女王顺着癫癫博士的意思问道。

    “既然你明白,那么……”癫癫博士说着,便走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屎星队长旁边,并朝着地上的队长抬起了一手,那意思就是……假如黑洞女王拒绝了他的交易,那么他就会立即动手结果掉队长的性命。

    “我真的很疑惑……”然而,黑洞女王的答复却是,“你究竟是基于何种依据才推断出……‘我有可能会和你进行谈判’这个结论的。”

    “哼……看起来,你对这几个人的性命毫不在乎?”癫癫博士冷哼道。

    “所以我说……你对我一无所知。”黑洞女王回道,“你所提出的这种类似‘威胁’的交易,在我看来只是你对‘时间’和‘因果’那匮乏的理解所衍生的愚行而已。”

    “那就是没得商量了……”癫癫博士言毕,一甩手就朝着队长放出了一道能量波。

    然,他的攻击……却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落在队长的身上。

    因为,在他那能量波出手的刹那,队长已经不在原位了……

    “嗯?”那一瞬,癫癫博士的余光好像看见了什么,他随即转过头去,便发现……一道穿着紫色长西装的人影,已然将队长扛到了锡箔纸侠和蛤蟆侠的旁边,并缓缓将其放了下来。

    “蛤蟆侠的身上应该有可以用来急救的药剂吧。”封不觉将队长放下时,顺便对一旁的锡箔纸侠说道。

    “呃……”此时的锡箔纸侠无疑是很惊讶的,一是惊讶于觉哥能够成功救下队长,二是惊讶于觉哥救下队长时那惊人的速度,“应该是有的……”

    “那这里就交给你了。”觉哥说时,已站起身来。

    而就在他起身的当口,癫癫博士的身形已是疾掣而至,一条毒臂攫杀直落。

    博士的这次偷袭,没有再使用远程的能量波了,因为在看过了觉哥刚才的那一手后,他便知道……以对方的速度,任何远距离攻击都是极难命中的。

    所以,他选择了直接用体术来搞定。

    反正如今的博士有着差劲先生的力量、毒侠的毒属性、以及幸运侠的幸运之力,在近战中他也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理论上……是这样……

    但……

    “还真是意料之中的的反应呢……”

    当封不觉那透出懒散之感的说话声响起时,癫癫博士的攻击已经落空了,而且……他眼前的景物也发生了突兀的转换,这让他稍稍一惊。

    “嗯?”两秒后,癫癫博士反应过来,他看向了已经退到数米之外的觉哥,念道,“你居然还有传送能力?”

    “我这招……叫飞沙风中转。”封不觉淡定地回道。

    刚才的那次背后偷袭,正如觉哥所说……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他要闪让的话,也不是闪不过去。

    只不过,为了避免癫癫博士的攻击波及到旁边那三位已经失去战力的英雄,觉哥才变势回身,环臂斜进……抓住癫癫博士的肩膀,发动了技能。

    这样一来,在他躲过攻击的同时,还能把癫癫博士带出五十米的距离,暂时远离了其他的几名英雄。

    “哼……叫什么都好。”癫癫博士接道,“反正马上也会变成我的能力了。”

    “呵呵……”封不觉干笑两声,“这么说来……你还真以为我打不过你是吧?”

    “在你问这种问题之前,要不要先看一下自己的手?”癫癫博士也是成竹在胸,同样用淡定的语气应道。

    “手?”封不觉说这个字时,已将自己接触过癫癫博士的那只手举了起来;虽然从触碰到现在总共才十几秒,但他的那只手……已然被剧毒感染成了紫色,“哦……想用这种毒就把我摆平啊?”

    其话音未落,便有一股黑色的能量如火焰般在他的臂上燃起,魔焰过处……剧毒难生,觉哥的手在顷刻间又恢复了原本的肤色。

    “那是……什么?”这回,癫癫博士是真的好奇起来了,因为封不觉所展现出的能力已足够让他产生重视。

    “和你那些‘生物级’的、拐外抹角的抗毒方式不同……”封不觉也无所谓跟他讲明这些,“多元宇宙中有很多高位的存在是根本不受‘毒’这种东西影响的;我现在所持有的斗魔之力,就可以让我像呼吸一样将这种猛毒无效化。”

    毫无疑问,此时的觉哥已经开启了斗魔降临,这也是为什么……他获得了那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且又能使用其他技能了。

    事实上,封不觉也早就想好了,把斗魔降临当作紧急时刻的救命手段。

    由于这个称号技的消耗并非固定数值,而是“全部生存、体能及灵力值”这样的描述;所以,不管他这三项数值的上限被减了多少、具体的数值又消耗了多少……都可以放得出来。

    而在魔化之后的三分钟里,他那身体素质的限制也就解除了,生存值也突破上限变成了300%,体能和灵力值干脆就是正无穷……

    虽说在这期间他不能享受装备加成和使用物品(灵能武器除外),但对付癫癫博士这样的敌人……那些“形而下”的东西(当然了,剃须刀这种因果律武器不属于形而下的范畴)本来也没什么用。

    “斗魔之力吗……”癫癫博士念道,“从未听说过的力量……但我并不认为会对我构成什么威胁就是了。”

    “为什么?”封不觉道,“就因为你可以无限自愈?”

    “仅仅是无限自愈,还不足以让我有十足的把握。”癫癫博士回道,“毕竟……还是有一些方法,可以把我毁到渣都不剩的。”他顿了顿,再道,“比如……锡箔纸侠那分子塌缩炮,若是将其输出率再提升个几倍,将我的整个身体都笼罩在攻击范围内,就可以将我消灭了。”他顿了顿,“又比如……蛤蟆侠此前给我注射的、针对我那自愈力的‘逆毒素’,若是其毒性再强一些,那也很可能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将我杀死……”

    话至此处,谁都知道他要说个“但是”了。

    “但是……”癫癫博士不负众望地说了,“这些假设并没有成真……锡箔纸侠的能量就是不足以支撑到我被完全焚灭,所以我留下了残余的肢体;蛤蟆侠那毒液的效应就是不够快速,所以我有了足够的时间用万虫王的能力来改变自己的dna结构……”他摊开双手,“这些……‘已经发生了的事’,绝不是偶然的‘运气’,而是由‘运气’这种力量所导向的必然……正是这种超越了概率的‘必然’,让我站在了与‘神’相同的高度上。”

    说出那句“神”时,他还不忘朝黑洞女王那边看了一眼,似乎是在宣告着什么。

    “哦……这样啊。”封不觉道,“那么……曾经拥有着那份‘必然’的幸运侠,又是怎么死的呢?”

    “我刚才跟锡箔纸侠说的话你难道没听见吗?”癫癫博士用略有些不耐烦的语气回道,“我是在另一个次元对他发动了‘来自另一个次元的攻击’,这种情况下,这个宇宙的幸运之力自然不会做出反……”

    “也就是说……”封不觉打断了对方,用总结般的语气言道,“只要找对了方法,纵然是身负‘幸运之力’的个体,也是有办法摧毁掉的。”

    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和神态,让癫癫博士本能地意识到了什么……

    瞬时,癫癫博士的神色陡变:“莫非……你还拥有类似千眼侠和万虫王的能力……”

    有鉴于觉哥现在表现出的能力已经超过了三种,博士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假设。

    “那倒不是……”封不觉回道,“只是……我这个人本身,就来自于其他宇宙……这个理由,足够我无视掉你那幸运之力了吧?”

    癫癫博士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当他听到“其他宇宙”这个部分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次谈话已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想要成为宇宙霸主,眼前这个“扑克侠”就非除不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于是,博士又发动了一次突然袭击,在觉哥的话还没说完之际,博士的双眼已然释放了能量波。

    “都说了你的反应是意料之中了……”而封不觉则是游刃有余地躲避着对方的攻击,一边高速移动,一边用有气无力的口气说着,“下一步是不是要用能量波去攻击锡箔纸侠他们,以此逼迫我去强吃你的攻击啊?”

    觉哥现在在做的事情……就是黑洞女王可以做,但从来不会去做的。

    即将对方在未来会实施的举动说破。

    这种“说破”,有时候不会对未来产生什么影响,但有时候却会改变对方的想法,导致未来也随之改变,然后这句话也就落空了。

    同理,除了“说破”以外,行动上的“干涉”更为直接,基本上百分之百会改变未来。

    因此,类似的行为,黑洞女王肯定是不会干的,因为每一次小小的干涉都可能对将来的时间线产生不可预知的影响,这些影响所带来的后果……有些是能够被修正的、有些则不能。不断的干涉未来便意味着“预知未来”的行为变得徒劳、荒诞,因为你的每一次行动都会造成一个全新的局面,你本身就成了一个不断引发“不可预知”的变量,而这一个变量就足以导致整条时间线上所有的“可预知”事物都变得毫无意义。

    “那我就如你所愿……”另一方面,癫癫博士在听到了觉哥的话后,毅然选择了照办。

    博士就属于那种……“就算你用了激将法,我也该干嘛就干嘛”的类型,基本上不会因为对手的挑衅而改变自己的行动方针。

    “你想多了吧?”结果,博士的脸还没转过去呢,觉哥就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一边说出这五个字,一边发动了熊孩子的下鞭腿。

    “啊呀”下一秒,癫癫博士便在一次令人尴尬的喊叫声中摔了个狗啃泥。

    和此前本部那招“断阳碎玉斩”类似,这也是一个完全不合逻辑的、让博士感到深深震惊的招式。

    “你最好搞清楚……此刻你我之间最大的差距……就是速度。”封不觉说这话的时候,已然祭出了疯魔扑克,并用双手各夹一张牌,在倒地的癫癫博士身上似剁馅儿般飞速切了起来,“我打你,就好比是猎豹扑树懒,快银揍李菁……你还没看见我,我就已经打完两圈儿了。”

    觉哥这倒是实话,他真想上去打,几秒钟就能把事情搞定了。

    但他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和对方扯淡扯了半天,一副想要拖延时间的样子……

    这是为什么呢?

    理由也很简单,虽然封不觉可以很轻易地把博士打趴下、甚至打成泥,可是……要把博士“打到渣都不剩”,他确是办不到。

    因为……他身上带的那十几个技能里,没有气功炮……(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