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乌利尔之殇(上)
    化光后不久,封不觉便回到了登陆空间中。

    当那熟悉的电梯间再次出现在眼前,觉哥心中颇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从触摸屏上显示的日期和时间来看,他此行所花的“游戏时间”其实也就三十多个小时(即现实时间三个多小时)而已;很显然,黑洞女王将觉哥送入“真实世界”的那段日子,是不计算在游戏时间内的——因为那次“超维体验”借助的并不是“命运”的力量,而是黑洞女王的能力。

    不过……站在封不觉个人的角度来看,他可是在一个精神病院的封闭病房里待了好几个月了;即使他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在心理上……他还是希望赶紧下线洗个澡、吃点夜宵,并且回到床上去睡个半宿。

    因此,觉哥很快就选择了“离线后即刻唤醒”的选项,并退出了游戏。

    不多时,他便于游戏舱中苏醒了过来。

    打开游戏舱、起身的同时,封不觉抬头望了眼墙上的钟……时间是凌晨四点左右;在腊月里,这个点儿基本就是一天中最黑、最冷的时候了。

    “哈……”觉哥随即就哈了口气,其口中也跟着吐出了一团白气来。

    “果然……不太对劲儿呢……”下一秒,封不觉便不动声色地暗忖道,“有什么东西进来了吗……”

    虽然表面上很淡定,但实际上……在他醒来的那一瞬,他就已经察觉到某种异常了。

    “我也就是最近手头松一点儿了,才会开着暖气睡觉的。”觉哥一边翻出游戏舱,一边开口念道,“但你这样……我岂不是白开?”

    他这句话,是在试探,试探着那位“不速之客”的反应。

    此刻,整个客厅只有摆放着游戏舱的这个角落是有亮光的,其他地方都很暗、只能看到些许的阴影和轮廓。然……觉哥却是迅速地锁定了黑暗中的目标,直视着对方说出了那句话。

    “我并没有刻意降低室温的意思,只是……”对方也立即就回应了觉哥,并且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我在一个地方待得久了,就会出现这种效应而已。”

    言毕,说话者也已走到了光照得到的地方。

    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大的白人男孩儿,有着一头褐色的卷发,脸上还长了些雀斑。

    从外貌上来看,他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他说话的声音,却不是童音,而是低沉的成年男子嗓门儿。

    “你又是哪位啊?”封不觉有气无力地接道,“还有……你们这帮家伙能不能试着在来之前联络我一下?或者是来的时候敲个门啥的?”

    觉哥会这么说话,自然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对方不是“人类”。

    “吾名……乌利尔。”乌利尔没有回应觉哥那后两个问题,只是接道,“我想你应该从很多文献上看到过我的名讳。”

    “哦,是你啊。”封不觉随口应道,“话说……你不是玩儿火的天使么?怎么周围没有变热,反而变冷了呢?”

    “正因为我负责控制‘圣火’,所以才需要这种能……”乌利尔话说到一半,忽然神色微变,然后,他笑了,“呵……你还真是名不虚传。”

    半句话出口之后,乌利尔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被觉哥给套话了,故而赶紧刹车,没再说下去。

    “还好吧……”封不觉轻松如故,“毕竟我是主、你是客,由我来带谈话的节奏也是应该的。”说话间,他已走到墙边,打开了客厅的灯,“那什么……既然你不愿意谈论自己的能力,说说你的外表总没关系吧?”他说到这儿,歪头朝对方看了一眼,“你这身体是怎么回事?高地人综合征吗?”

    “这只是个‘容器’,不是我的身体。”乌利尔接道,“我可不会像撒迦利亚那样……蠢到用本体化身前来找你。”

    “这样说你的同胞真的好吗?”封不觉接道,“虽然他的确是不太聪明,但好歹也算因公殉职吧?”

    “哼……因公殉职?”乌利尔冷笑一声,“那是你们人类才有的肤浅概念罢了,不要把我们和你们混为一谈。”他微顿半秒,接道,“撒迦利亚被你这个人类轻易控制住、又被西蒙那个恶魔所杀,他死得毫无荣耀可言,有的只是耻辱。”

    “哦。”觉哥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同时,坐到了沙发上,给自己裹上了一条毯子。

    “看起来……你见到我,一点都不紧张啊。”乌利尔见状,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被轻视了。

    “我有什么紧张的理由吗?”封不觉回道,“你告诉告诉我呗。”

    乌利尔闻言,沉默了两秒,复又开口道:“‘赌局终究是会结束的,但你的人生还远没有结束,我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让你今后的人生过得很凄惨’……”他停顿了一秒钟,再道,“……这句话,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

    “原来如此……”封不觉当然是记得这话的,“你就是希波墨涅斯所说的那位‘大人物’是吧?”

    “你的记性不错。”乌利尔接道。

    “呵……”封不觉笑了笑,“行啊,那咱们就直接进正题……”他将头靠在沙发靠背上,懒洋洋地望着对方念道,“说说你这次准备开什么条件吧。”

    此言一出,乌利尔神色又是一紧,他也试探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来跟你谈条件的?我来……也可能是为了让你对自己此前种种不敬言行付出代价的,不是吗?”

    他自以为,这个问题能套出什么来,然而,回应他的却是……

    “你是烂屁股。”封不觉不假思索地回了这么五个字。

    “你说……什么?”那一刻,乌利尔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你是阴阳人。”一秒后,觉哥又换了句词儿,字正腔圆地骂了过去。

    “你……”乌利尔并没有生气,而是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我现在当面对你不敬了,你准备怎样?”直到封不觉把这句话说出来为止。

    “嗯……”回过味儿来的乌利尔,顷刻间已是怒不可遏,“你这卑贱的虫子……别以为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你是阴阳人烂屁股阴阳人烂屁股阴阳人烂屁股……”面对乌利尔的恐吓,封不觉不以为意,又用极快的语速又骂了对方三遍。

    骂完之后,觉哥好像觉得这样仍不够贱,于是,他又把脸对着乌利尔、伸出舌头,发出了“噗嗞嗞嗞嗞……”一阵喷口水的声音,并做了个鬼脸。

    乌利尔这个时候真的很想召点硫磺和火雨把这整个地区都夷为平地,但是他不能,因为……他就是不能把封不觉怎么样。

    这一点,觉哥也是清楚得很,所以他有恃无恐。

    “我警告你……”花了几秒钟控制住情绪后,乌利尔接道,“你继续用这种态度,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还是那句话……你能把我怎么样呢?”封不觉在沙发上一瘫,嚣张地问道。

    “我本来给你准备了非常优厚的条件,但你若是这个态度……”

    乌利尔的话,又没能说完……

    因为封不觉听了半截儿便突然起身,一把抓住了乌利尔的双腿,将其倒着拎了起来。

    “态度!态度!态度……”紧接着,觉哥一边重复嚷嚷着这个词儿,一边把对方的上半身往沙发上猛抡。

    而被抓起来当枕头耍的乌利尔……整个儿人都懵逼了……(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