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 海盗归来(二)
    “嘿!你这混蛋,你以为自己在干嘛?”

    就在那个杂鱼来到木桶跟前时,忽有一个声音响起,将其喝止在了原地。

    “这三桶可是船长留给自己喝的,你想死啊?”

    虽然说话之人身处觉哥的视线范围外,但从其嗓门儿和语气推断,他应该是一名职位比那个杂鱼要高的海盗。

    “呃……呵呵……”杂鱼海盗闻言后,稍稍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对……对不起……我喝糊涂了。”

    “去去去……滚远点儿……”那人也不想跟这种喽啰多废话,只是用一种不耐烦的语气直接将对方撵走了。

    看着那杂鱼转身离去,封不觉也稍稍松了口气。

    不料,他的第二口气还没喘上来了,又有了新情况……

    “沃格先生!”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又一个穿着短褂的水手出现在了觉哥的视线中,边走边喊道,“谁看见沃格先生了?”

    “我在这儿呢,傻帽儿。”很显然,刚才赶走那个酒鬼的人就是这名水手口中的“沃格先生”,他即刻喊着回道,“找我有什么事儿?”

    “噢!您在那儿呢……我刚没瞅见。”短褂水手转过头来,连忙接道,“那个……船长让我给您带个话。”

    “船长说什么?”沃格先生这人说话很不客气,但在念到“船长”二字时,他的语气还是带着几分尊敬的。

    “船长他说,第三储藏室里现在已经腾出地方来了,请您派几个人、尽快把那三桶‘枯叶酒’送进去。”短褂水手回道。

    “我知道了,马上就办,你去回报吧。”沃格应道。

    “是。”短褂水手也不多话,诺了声就走。

    数秒后,封不觉便听到了“咚”的一声,好似是某种重物从高处落到地板上的动静。

    觉哥几乎在瞬间就推断出,这是沃格从某处跳落的着地声。

    “喂,你、你,还有……你们俩,过来搭把手。”沃格站定后,又呼喝了这么几声。

    接着,周围便响起了好几个人的脚步声。

    这时,封不觉又意识到……在他眼前这“一孔之见”的可视范围外,似乎还有不少人在;但他们具体在干什么……就不太好推断了,因为船外那一阵阵的海浪和风雨声过于嘈杂,使得觉哥只能分辨出距离自己较近的那些声音。

    “那咱把桶子侧过来滚着推过去呗?”又过几秒,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不远处说道。

    “放屁!”然后,便是沃格的骂人声,“知道什么是‘枯叶酒’吗?你当是你平时喝的那些破烂玩意儿么?”

    “呃……”对方被他骂得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都给我听好了。”沃格虽然用词粗鲁,但他仍是个讲道理的人,他会把喷人的理由讲清楚,“枯叶酒是以固态储存的、膏状的东西;要喝的时候,得先取几勺出来,放在一个封口的壶或者杯子里,猛烈地摇晃十几下,随后那些膏就会变成液体;所以,在保存和运输枯叶酒时,一定要注意两点……其一,得避免将其放在完全密闭的容器里……你们都看到了,这几个桶上都有孔、那都是通风用的;而其二……就是不能把存酒的容器……滚!来!滚!去!”

    说到最后那几个字时,沃格已经是在咆哮了。

    至于那几名被他叫来的海盗……由于智商和见识有限,其实也没完全听懂他的话;不过,作为普通水手,他们只要照着沃格的话去执行便是了,其他的事他们懂不懂都无所谓。

    于是,那四名海盗很快完成了分工,他们两人一桶,将三个酒桶中的两个小心翼翼地搬了起来。而沃格先生,则是一个人……单臂就把觉哥所在的那个酒桶扛在了肩上。

    就这样,在沃格的带领下,海盗们五人提三桶,快步向着“第三储藏室”进了。

    “嗯……这个状态看不到什么东西呢……”这一路上,窝在酒桶里的封不觉倒也没感到多少不适,只是……那个位于他眼前的小孔,在搬运过程中是朝着正上方的状态,所以他这一路上只看到了船舱的天花板,完全没瞅见前后左右的环境。

    当然了,即使只能看见天花板,封不觉也可以记住自己所经过的路线……

    前文中也多次提到过了,觉哥的记忆和寻路能力都是经过训练的,蒙着眼睛他也能找回去,别说是还能看见天花板了。

    …………

    过了七八分钟,觉哥便被带到了一个堆满东西的、拥挤的房间内。

    那些海盗的手脚很麻利,几下功夫就用绳网将三个酒桶牢牢地固定在了墙边。

    随后,他们就跟着沃格离开了。

    在房门被关闭的瞬间,这个空间陷入了黑暗。

    黑暗,会蒙蔽视觉,而当某一种感官被限制时,其他的感觉自然会变得更加敏锐。

    那原本已被忽略的海浪声,在这黑暗中变得逐渐清晰。

    虽然从片头cg来看,船外的风浪很大,但船舱内的摇晃感却比想象中要小得多。

    “我说……”沉默了一分钟左右,封不觉开口了,“二位……应该听得见我说话吧?”

    毫无疑问,三个酒桶里,各装着一名玩家,且他们此刻的处境是相同的。

    “啊……”下一秒,一个熟悉的声音便从封不觉的左手边响起,“听得见。”

    虽然隔了两层木板,使得说话声有点闷,但觉哥早已看过了游戏菜单中的团队信息,所以他一耳就听出回话的这位是【鸿鹄】。

    “呵呵……乌鸦先生,咱们还真是有缘呢。”过了两秒,另一个声音又从觉哥的右手边传来,“没想到能在这儿遇上你。”

    这个人的嗓音和语气皆带着几分嚣狂,但是……却也不会给人带来那种“盛气凌人”的厌恶感。

    从他所说的话也能听得出,他和封不觉是相识的;事实上,他可能是觉哥最不愿意在游戏里遇上的人之一了……

    如果说,在团队栏里看到【鸿鹄】这个名字时,封不觉想的是:“靠,又是你”。

    那么,当觉哥看到【斯诺】这个名字时,他脑海中蹦出的就只有两个字——“妈蛋”。(未完待续。)8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