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章 海盗归来(4)
    见此情景,斯诺又回过头来,朝觉哥他们使了个眼色。〔御灵世界〕

    封不觉和鸿鹄自然也已看见了门外的状况,下一秒,两人便不约而同地对望了一眼,并在无言中达成了一个共识……

    …………

    五分钟后,三名玩家已然出现在了安娜女王复仇号的甲板之上。

    或许是运气好,也可能是剧本难度本就如此……这一路行来,他们仨愣是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甚至连怀疑他们的人都没有。

    当然了,仔细想想,这也是挺合理的。

    这艘海盗船上少说也有上百人,这其中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在出航之前招募的;这些刚上船的水手,知道得不多,也不需要知道得太多……反正他们只要认得出船长、大副、二副、水手长等职位较高的船员,并能够服从命令……这就足够了。等到下次靠岸时,那些还活着的家伙,愿意留下就留下接着干,不愿意的话就瓜分一份战利品然后走人。

    这……就是贯穿了整个加勒比时代的海盗传统。

    事实上,当年很多商船乃至军方的船只也在使用类似的规则,因为绝大多数船只在出航后都会有人员损失,再加上水手们经常会因为种种原因想换换环境,所以那个年头底层水手的流动性很大……同一艘船上的人互不相识,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毕竟是普通团队本的难度,这展开比想象中还要简单嘛。”来到甲板上之后,封不觉便对两名队友道,“没准……当我们完成这个剧本时,

    那三桶‘枯叶酒’不见了的事情都还没被发现。”

    “那是不是表示……”斯诺接道,“我们先前没去‘偷’那第三储藏室里的东西,其实是种损失呢?”

    “要不然你现在回去拿点儿?”封不觉接道。

    “门都关上了……”斯诺摊开双手道,“我真要进去拿,还得从守卫身上偷钥匙……那可就是两回事儿了。”

    “所以你放什么马后炮呢。”觉哥随即才讲出了他刚才那个问题的重点。

    “呃……好吧。”斯诺也迅速get到了对方话里的点,很识趣地不再提那事儿了。

    “那么……”此时,鸿鹄又对觉哥说道,“在眼前这种情形下,咱们是不是考虑改变一下计划?”

    “怎么个变法儿?”对于鸿鹄要说的“计划”,封不觉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二,但在这里,他还是要明知故问一下。〔修神外传〕

    “既然咱们现在已经被当成普通水手、混在船员中了,那是不是……应该将计就计呢?”鸿鹄接道。

    “你的意思是……”封不觉道,“我就不必去找黑胡子自报家门了?”

    “我也觉得,没那个必要。”斯诺也同意鸿鹄的看法,故而接道,“那三条支线任务的内容,以普通水手的身份去完成也是一样的;但是,你去黑胡子那里刷人脉这事儿……恐怕还存在变数,要是人家不稀罕理你,甚至是对你产生了某种敌意,那可就不好办了。”

    “嗯……”封不觉思索片刻,沉吟道,“那好吧,就先这么混着,若是出了什么状况,我再亮明身份也不迟。”

    “好,那你准备用什么假名字。”得到了觉哥的答复后,鸿鹄即刻问道。

    他考虑问题也是挺周全的,接下来的旅程还很长,他们仨很可能会被别人问起姓名;他和斯诺还好办,但“封不觉”这名儿肯定不能随便往外报……所以,事先准备一个三人皆知的假名是很有必要的。

    “这个我早就想好了。”一秒后,封不觉便正色回道,“我叫乌鸦,男,二百五十岁,是一名哥特海盗,我的座右铭是,无哥特,不海盗……”

    “喂喂……想个名字不就完了吗,后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鬼?”鸿鹄闻言,忍不住吐槽道。

    “越是假的,越是得设定得详细,这样才更有说服力啊。”封不觉理直气壮地回道。

    “行行……随你便。”鸿鹄也懒得再说什么,免得又被带到觉哥的谈话节奏中去。

    “二位。”见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斯诺又开口道,“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那接下来……咱们是不是可以分头行动了?”

    “哦?”此刻,鸿鹄心里想的也是一样的事儿,所以当他听到斯诺抢先把这个主意说出口时,又投去了一道欣然的目光,“你也这么想吗?”

    斯诺点点头,应道:“那当然了,在这种环境下,我们三个一起行动……那就是在浪费资源啊;再者,还会显得很可疑……”他顿了顿,再道,“改为单独去探索,不但能增加搜索范围、提高完成任务的效率,还能解决‘发现物品后难以分配’的问题;最关键的是……万一有人惹上了什么麻烦,咱仨也不至于被一网打尽。〔返真〕”

    “呵……你真的很厉害呢,斯诺。”听完斯诺的回答,鸿鹄微笑着夸了对方一句。

    “你也想到了不是吗?”斯诺也笑道,“这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唉……老子都快吐了。”而封不觉,永远是那个煞风景的人,他在旁边用死鱼眼望着鸿鹄和斯诺,压着嗓子念道,“两位英雄,你们接着聊吧,为了我的胃,我得先走一步。”

    说罢,他转身就走,沿着船舷一路溜达了过去。

    鸿鹄和斯诺见状,相视一笑,几乎用同样的表情和动作耸了耸肩,然后也各自朝一个方向走开了。

    …………

    海上的天气是非常多变的。

    片头cg播放的时候,船外分明还是风高浪急、雷鸣闪电之景。

    但当玩家们从酒桶里钻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风浪便已经减弱了很多。

    过了几分钟,待三人走上甲板,天空已拨云见日。

    而眼下,在封不觉闲逛了一会儿后,周遭竟已是晴空万里、风平浪静的状态……

    水手们在甲板上休息、闲聊、赌博、厮混,除了少数人还在忙活些琐事,其他人都没干什么正事儿;不久前那恐怖的风暴好似一场梦境,唯有衣物上那未干的海水,提醒着他们所见非虚。

    “嗯……这一船妖孽是怎么回事……”封不觉转悠了十几分钟,方才停下脚步。他蹲坐在了一个木箱子的旁边,暗自想道,“本想通过数据强度来判断哪些是‘干部’的,但这船人里强大的角色未免太多了点儿吧……以及……”想到这儿,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投向了船长室的方向,“船长室里还有个堪称‘怪物’的家伙……难怪像兔发哥那种‘短毛神拳拳宗’级别的存在都只能当个小弟了……黑胡子这货的战力明显不在四柱神之下啊。”

    就在觉哥思索之际,忽然,一只粗糙的大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封不觉回头望时,率先映入其眼帘的就是一大片黑毛。

    “嘿,伙计,我瞧你挺面生的啊。”说话的这位,才一米五的个头儿,却有着一身的腱子肉,他那石块般的肌肉仿佛要将其身上的汗衫都给崩开一般,整个就是一人形小钢炮儿;而他最大的特色,还不是这体型,而是他那异常发达的体毛……虽然他的脸上只有比较稀疏的胡渣,但他胸口、腋下、手臂、腿部……全都是大片大片的黑色,乌泱泱让人看着都眼晕。

    “呵……”看清了来者的面目后,封不觉便站起身来,顺势将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毛茸茸的大手给挪开,笑道,“我看你也挺面生啊。”

    觉哥的反应相当聪明,在弄清状况前,他尽量不去表现出明显的态度、也不去说任何容易透露自身情报的话。

    “呵呵……”体毛哥也挤出一个笑容,抬头(身高差)看着觉哥道,“面生没关系,都是一条船上的同伴,很快就会混熟的嘛。”

    “不知这位大哥,想怎么个混法呢?”封不觉听得出来、看得出来、也猜得出来,这种没事儿过来找你搭话的家伙……非奸即盗。

    “嘿嘿……是这样的……”体毛哥露出一个阴险的神色,回道,“我和几个哥儿们在那儿玩牌,但人少玩起来没什么意思,我看你一个人在附近瞎转悠半天了,好像没什么事干,所以……”

    “啊哈!”封不觉不用把话听完,就知道这是个什么套路了,他即刻打断了对方,并摆出了一张标准的鱼腩脸、喜形于色地言道,“那你可真是找对人了,玩儿牌我最喜欢的嘞~不瞒你说……俺在老家就是打牌的一把好手,像什么比大小啊、二十一点啊、抽乌龟啊……俺都是打遍全村无敌手啊!”

    觉哥的表演那可真是由内而外……两句话一说,不止是神态、连口音都变了,而且转换得相当自然。

    再看体毛哥那边……无疑是被忽悠住了,凭他的智商,还真想不到自己会被别人给反套路,他现在已经深深地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一超级水鱼,不用半个小时,这小子就得把裤子都给输了。

    “哈哈哈……好好,那咱就……”两秒后,体毛哥就迫不及待地准备把觉哥往自己的同伙那儿带。

    不料……

    “等等。”就在这节骨眼儿上,封不觉又抢了对方的话,“嘿嘿……”他憨笑两声,才道,“你可别拿俺当傻子,俺才不一个人跟你去嘞,到时候你们输了,仗着人多赖账俺咋办?”他微顿半秒,还没等体毛哥开口解释,便接道,“俺带一老乡一块儿来玩儿,这样你们输了就不好赖账了。”

    体毛哥一听这话,便在心中吐槽道:“切……我还以为你这乡巴佬要说什么呢,你一个只会玩儿比大小、二十一点和抽乌龟的人还挺讲究……”

    想归想,表面上他还是和颜悦色地回道:“瞧你说的……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我还能设局坑你不成?”他摆出一个特坦然的表情,再道,“行行……那你去叫上你的老乡,我就在……”说着,他又抬手指了指十几米外的一根桅杆,“……那儿,对,就是桅杆下面那块地方,我去那儿等你啊……你可快点儿。”

    交谈至此,封不觉已经小跑着离开了,边跑还边回头喊道:“放心,我马上来!”

    他的确是说到做到……

    三分钟都不到,他就来了——带着斯诺来的。

    也不知觉哥跟斯诺说了什么,后者出现在体毛哥他们面前时,整张脸都是一种紧绷的状态。

    “呵呵……各位久等了啊,这是俺老乡。”封不觉拍了拍斯诺的肩膀,笑着介绍道。

    “无所谓,快坐下吧,趁天气好的时候赶紧玩儿两局,一会儿保不齐又变天了呢。”一个头上包着浅蓝色头巾的壮汉扫了他们一眼,用不耐烦的语气催促道。

    “好嘞。”封不觉应了一声,满脸愉悦地坐了下来。

    斯诺没说话,只是坐到了觉哥旁边。

    此时,他俩都是直接坐在甲板上的;而他们正对面,共有三名水手,都是背靠着桅杆,席地而坐。

    那三人,其一就是来和觉哥搭话的体毛哥,其二则是刚才催促他们的蓝头巾,而第三人,是一个留着褐色卷发的瘦子。

    …………

    “嘿,你看见没有,‘蒜头’他们又下手了呢。”

    “啊……刚才就瞅见了,( w.ukanshuco)这次的目标一看就是两条水鱼……瞧他们那白净的样子,八成是第一次出海吧。”

    “诶?咱要不要去跟水手长说说?”

    “有什么好说的,正好让那俩菜鸟受点教训、长长见识……免得他们以后出去给黑胡子海贼团丢人。”

    …………

    以上,是七八米外、两名水手间的悄悄话。

    按理说,在这嘈杂的甲板上,哪怕那两人说得再大声一点,那几句话也是不会传到桅杆这边来的。

    但是,封不觉和斯诺,却是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两位说了什么。

    因为……觉哥和斯诺都已进入了各自的“赌博状态”(注:这不是游戏中的技能,而是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本就掌握的能力);在这种状态下,他俩的集中力、观察力等都会有很大提升……要读取七八米外的两个人的唇语,那简直是轻而易举。(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