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 海盗归来(五)
    话分两头,且不说封不觉和斯诺作为队友去共赴的那场牌局进展如何,咱们先来看看鸿鹄这边的情况。Wく

    和斯诺不同,鸿鹄对觉哥是非常熟悉的……因此,当他确认了封不觉准备探索“甲板上方”时,他就果断地进入了下层的船舱。

    这是一种信任,一种类似于“对手间”的信任。

    鸿鹄相信,封不觉肯定能把甲板上的相关事件统统搞定,完全不需要他来帮忙……所以,他才离开了那个区域,这样才能让队伍的效率最大化。

    “这剧本的难度的确是比较低的样子……”在甲板下转悠了十几分钟,鸿鹄也摸出了一些门道,“除了武器库、储藏室等地方有人看守之外,其他地方基本都可随意进出;而且,这帮海盗全都穿得倍儿有‘个性’,从外观上来看……我们这三个‘玩家’也没有什么显眼之处;这种条件下……浑水摸鱼的空间很大啊。”

    鸿鹄在思索之余,侦查的脚步一直未停;他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先把这艘船内部的构造和基本地图查探出来,以便自己实施后续的行动。

    然而,就在他第二次经过“酒吧”侧门外的走廊时,忽然……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其耳畔响起。

    “这位……眼镜兄……”

    那是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也没什么特别明显的特点,但鸿鹄知道,自己过去肯定听过这个声音,只是一时想不起是在哪里听见的。

    “你……在叫我?”鸿鹄转过头去,一边打量对方,一边问道。

    这一刻,说话者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鸿鹄的视线中。

    此人上着一件横条纹的汗衫,下穿一条粗布裤子、裤管卷到了膝盖处。看面相,他大概三十多岁……长了一脸的癞疮;虽然其年纪不大,但却像老人一样驼着背,走路时得靠一根拐棍儿撑着才行。

    “呵……这儿也没有别人了吧?”那驼背男子笑了笑,如是回道。

    “那么……你有什么事儿吗?”鸿鹄做出回应时,显得很谨慎。

    因为他已然从“眼镜兄”这个略有些违和感的称呼中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并开始怀疑……对方是一个远比外表看上去更强的nbsp;  “我……”驼背男子不紧不慢地回道,“就是来跟你打声招呼。顺便……提醒你一声……”他微顿半秒,才道,“‘你们三个’混上船的事情,黑胡子已经知道了。”

    此言一出,鸿鹄心中陡惊,但是他表面上还极力维持着镇定之色,用波澜不惊的语气问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不用跟我装蒜……”驼背男子又道,“既然我能说出你们的人数、以及你们混上船的事实,那就表示我知道得远比你想象中还要多;当然了,你也可以认为我是‘看到了什么’或‘听到了什么’,然后跑来这里诈你……这也是你的自由。不过,我还是会把应该告诉你的事情讲清楚……”

    言至此处,他略微沉默了两秒,朝四周看了看,随后再压低了声音、一脸肃然地对鸿鹄说道:“现阶段,据我所知,这艘船上知道你们身份的人……除了我以外,应该还有两个——一个是船长黑胡子,另一个就是第三储藏室门口的看守洛朗……”

    “且慢。”听到这儿,鸿鹄当即打断了对方,问道,“你口中的洛朗,莫非是睡在储藏室门外吊床上的那个胖子?”

    他这话显然也是在试探。

    “哼……”下一秒,驼背男子便冷笑一声,“你真以为……他在睡觉吗?”

    这句话,让鸿鹄的脸色变了。

    驼背男子很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表情变化,继而说道:“想在这儿生存下去,你和你的两名同伴就一定要认清一件事,那就是——在黑胡子的船上,绝没有‘弱者’。

    这一百多人中的任何一位,哪怕只是个‘杂鱼’,其身上也一定有某种过人之处。

    你好好儿地想一想……像黑胡子这样的角色,会让一个只会打盹儿的胖子去看守重要的储藏室吗?再反过来思考……一个奉了黑胡子之命去看守储藏室的人,他又怎么敢在岗位上睡觉呢?”

    鸿鹄被说得哑口无言,不禁为自己的大意而感到惭愧。

    “好了,我言尽于此。”驼背男子说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你们自己掂量。我希望……你们三个都能活着抵达咀魔岛。”

    说罢,他就拄动拐棍儿,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鸿鹄见状,急忙接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事到如今,他也没必要继续装蒜了,直接就抛出了两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的身份和目的,你暂时还不需要知道。”驼背男子没有停下转身的动作,只是用对方堪堪可以听见的声音,轻声回道,“名字嘛……”他犹豫了一下,再道,“你就叫我‘肯(ken)’吧。”

    …………

    与此同时,甲板上方,船长室中。

    黑胡子,正坐在一张椅子上……睡觉。

    说是“睡觉”,其实也不太确切,因为他从来不曾真正地“睡着”过。

    严格来说,黑胡子应该是在“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做梦”。

    这是一种非常微妙、且异常的状态,一般的人类肯定是体会不到的。

    在这种状态下,黑胡子甚至比“醒着”的时候更加清醒;他既可以在虚幻的梦境中听取“洛朗”的报告,又能对自己身体周围的风吹草动了如指掌。

    这……就是黑胡子的“睡眠”。

    有些人认为这是一种优秀的“能力”,但在他自己看来,却是他所背负的众多“诅咒”之一。

    “呼……”

    突然,在一个毫无征兆的瞬间,黑胡子长吁了一口气,并且……睁开了眼睛。

    “非但能不露痕迹地混上我的船来,还出现在了不可能出现的地方……”醒来后,他便用自己那粗糙的嗓子开始自言自语,“呵……我好像闻到了‘异界旅客’的味道……”(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