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章 海盗归来(六)
    “抱歉,四条a……”斯诺淡定地甩下牌,随后,抬眼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神情愕然的三人,“那么,我就不客气地……”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伸手去拿眼前的赌金。BiQuKu★网W

    “慢!”这一瞬,只听得一声轻喝,同时,又有一只手……迅地盖在了那些钱上。

    而那只手的主人,正是那个留着褐色卷的瘦子。

    “怎么?”斯诺似笑非笑地望着对方,“你想赖账?”

    “说什么呢?”那瘦子还未话,头上包着蓝头巾的汉子便抢道,“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么?”

    “不知道。”斯诺很平静地回答了这三个字。

    他这也是实话实说,他的确不知道那家伙是何方神圣。

    然而,正是这样一次很“普通”的回应,却让对方的心中窜起了一股子无名之火。

    不得不说,这也是斯诺的一种“天赋”——其举手投足间,都会透出一种无形的优越感;一句很平常的、并不算无礼的话,从他嘴里讲出来,却有可能让人火。而且……越是那种缺乏自信的人,越是容易被他给激怒。

    “你小子很嚣张啊!”蓝头巾当时就不干了,他一把拽住斯诺的衣领,拉着对方一同站了起来。

    “哎哎~干甚麽呀?欺负人是吧?”封不觉的反应也是够快,他噌一下子就凑了过来,嚷嚷道,“你当俺是死人呐?”

    “你又算老几?”蓝头巾不甘示弱,用他的大嗓门儿冲着觉哥回吼了一声。

    瞅他们这架势,似乎马上就要开打。

    不少在他们附近的海盗也纷纷转过头来,准备要看热闹了。

    就在这时……

    “戈弗雷。”瘦子那略显阴沉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放开他。”

    被叫做“戈弗雷”的男人,无疑就是那个蓝头巾;他闻言之后,还恶狠狠地瞪了两名玩家一眼,方才放开了斯诺。

    “二位……”待戈弗雷重新坐下后,瘦子又道,“可否……坐下再说。”

    他讲这句话的时候,还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就是……请你们也注意一下周围的情况。

    “行啊,坐就坐。”一秒后,封不觉抢先回应,并不动声色地碰了下斯诺的胳膊。

    后者也即刻会意,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一声不响地重新坐下了。

    “哼……”待那二人坐定,瘦子便冷哼一声,压低了嗓门儿,言道,“真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上高手,而且……还是两个。”

    “你扯啥呢?”封不觉抠着鼻屎,大大咧咧地念道,“俺一开始不就说了么?俺玩儿牌可棒着呢……你以为输了之后夸俺们两句,就能赖账了?”

    “你还是省省吧……”瘦子沉声接道,“你一开口,我就听出你的口音是故意装出来的,然后我就猜到了……你是打算扮猪吃虎。”他说着,便将视线移到了斯诺的身上,“我本来以为……你找个所谓的‘老乡’来,是想让他做‘饵’,方便你动手。可没想到……你们俩竟然都是‘钩子’。”

    “少废话。”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封不觉也懒得再装;眨眼间,他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用一种比对方更有威慑力的神态、更加阴沉的语气,冷冷回道,“道上规矩……开弓没有回头箭,买定没有回手钱。既然你早就知道我们不是‘点儿’了,那要么就别跟我们玩儿,要么就愿赌服输……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他顿了半秒,摆出一脸狰狞之色,“你现在算什么?非但玩儿不赢,还玩儿不起?”

    觉哥在“黑话”这一块,也是造诣不浅,虽不知系统是怎么给翻译过去的,但除了那瘦子以外,体毛哥和戈弗雷已然是被他唬得一愣一愣了。

    “好……”沉默了片刻,还是那瘦子开口回道,“今天算我栽了……”他把自己那只许久都未移动过的手从赌金上移开了,“钱,你们可以拿走……”

    谁都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个“但是”。

    “但是……”瘦子道,“你们得告诉我,刚才你们是怎么出千的?”

    作为一个老千,瘦子的这番话,就相当于是在认输了。按理说,这个时候,觉哥他们应该给他个台阶下。有道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然……

    “几个意思?”封不觉却是蹬鼻子上脸,用一种教训人的口气、连珠炮似的问道,“懂不懂规矩?有问这个的吗?你小子到底是怎么混到今天的?”

    “你别太过分了!”这回,换体毛哥忍不住了,“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蒜头’哥,你居然敢说他不懂规矩?”

    “什么蒜头芋头的,没听说过。”封不觉白了对方一眼,气焰越嚣张地回道,“还有……你一个‘叠码仔’,插什么话?你以为你那身毛里藏的那几张牌别人真看不出来是吧?”

    “够了!”蒜头哥终于也是忍无可忍,喝出声来,“既然你口气这么大,那我倒是要听听……你又是混哪儿的?人物字号,给我报出来啊!”

    他这一嗓子,嚷得有点儿过了……一时间,附近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呵……这个问题,你还真问着了……”更加出人意料的是,两秒后,一个厚重、粗糙的嗓音,自桅杆另一侧响起,开口接了这么一句。

    咚、咚、咚……

    伴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那说话之人,一步一步绕着桅杆走了过来,边走边道:“他的名号,连我都有所耳闻……”

    此时此刻,除了斯诺之外,所有人都已知道了那个尚未现身的应声者是谁。

    “人称是……笑望沧溟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

    这前两句吟罢,黑胡子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呆若木鸡的“蒜头三人组”身旁。

    “……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

    当黑胡子念完这整段诗号之时,他已站在了觉哥的面前、并与其四目相对。

    他们二人……并不急着交流,相见后,只是默然对视,笑而不语。

    但甲板上的海盗们,可都把心给提到嗓子眼儿了;别看这几十号人凶神恶煞,但到这会儿,个个都连大气都不敢出。(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