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4章 海盗归来(八)
    一分钟过去,两船之间的距离已然不足二十米,眼瞅着就要撞上了。√BiQuKuWく

    但是,黑胡子却始终没有下令开炮……

    而疯眼那边……虽然摸不清黑胡子在打什么主意,但他并不是那种会因为些许疑虑就改变原定计划的船长,所以……他还是按照原本的设想,在冲撞之前的时刻动了一轮炮击。

    轰轰轰……

    伴随着一阵震耳的轰鸣,十六炮弹分别从褐藻号那十六门船炮的炮管里飞了出来,并无一例外地轰在了安娜女王复仇号的船身上。

    然而,这轮弹无虚的炮击,却是毫无作用。

    那些炮弹打在女王复仇号的船体外壳上……竟连一丝裂痕都留不下,仅仅是给船上的海盗们造成了一点点震荡感而已。

    “切……就连褐藻号的炮都不行吗……”见此情景,疯眼啐了一声,念道,“那船果然是怪物……”

    对于这一结果,他虽有不甘,但并没有感到意外。

    因为……疯眼已不是第一次站在安娜女王复仇号的敌舰甲板上了。

    事实上,他可能是混沌之海上被黑胡子海贼团打败后生还次数最多的海盗……

    …………

    很多年以前,当疯眼还在当船童时,他所在的那艘军舰就被黑胡子海贼团突袭过。那次,他们船上的士兵几乎全军覆没,疯眼躲在了厨房的排烟管道里,才逃过一劫。

    过了一些年,疯眼混成了某知名海贼团的水手长。但他运气不好,某日,他所在的海贼团被黑胡子击败、并遭到了吞并。

    那一回,疯眼被活捉了,但他在船长被杀的情况下仍旧拒不投降。

    黑胡子见他很有骨气,便决定给他一次“机会”。

    至于那“机会”的具体内容,就是——在疯眼的身上留下十几个浅浅的刀口,然后将其扔进一片鲨鱼群集的海域。

    结果,疯眼还真就没死……他从鲨鱼群的攻击中活了下来,并回到了附近的岛屿,以那位死去的船长之名召集了一批旧部,有生以来第一次坐上了“船长”的交椅。

    就这样,又过了很多年,疯眼自己终于也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大海贼,走上了他海盗生涯的第一个巅峰期。

    但……或许是命运使然,结束他那“巅峰期”的,还是黑胡子。

    即使那时的“疯眼海贼团”兵强马壮、风头正劲,但终究不敌那恐怖的海上霸者。

    在一场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的海上厮杀后,疯眼输得一败涂地……整个海贼团里,除了他以外的所有船员无一幸存。

    最后,疯眼抱着带走一个是一个的心情,点燃了自己船上的火药库。

    可没想到……他居然又没死。

    那之后的半年,疯眼都躺在病榻上养伤。

    直到某一天的早晨,黑胡子的“死讯”,忽然传遍了整个混沌之海。

    当时没有人想到,这条消息背后的“意义”有多重大,而当人们回过神来时,“四柱神”的时代已然来临了。

    …………

    砰——

    叱啦叱啦……

    碰撞,生了。

    两艘海盗船的船猛然一触、便立即各自偏向一方,两船的船舷互相摩擦,出了阵阵令人抓狂的蹭响。

    “小崽子们!以疯眼的名义!”

    “以黑胡子海贼团之名!”

    两边的船长几乎在同时喊了一声。

    两艘船上的凶神恶煞们也都在第一时间响应了己方船长的号召,他们每个人都拔出了身上的武器,怒视着敌船上的敌人们,并出了声嘶力竭的咆哮。

    “杀!”

    “给我杀!”

    一秒后,黑胡子和疯眼异口同声地下达了开战的指令。

    那一瞬,杀声震天,杀意炸裂。

    渐渐想衔的船身之间,高低略异的甲板之上,上百名久经杀阵、刀口舔血的凶徒……展开了生死之战。

    绳索、人影……飞掠而起。

    刀剑、枪炮……金铁齐鸣。

    诚然……和“6上战争”相比,“船”这个战场实在太小了,一场战斗下来,双方的参战人数也极为有限。

    但是,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明白……这里,才是真正的修罗之地。

    这是一片无处可逃、寸步难退的战场。

    这是一群无惧生死、近似癫狂的战士。

    海盗间的厮杀是混乱的,没有整齐的队形、没有统一的指挥、没有禁用的手段、甚至没有基本的怜悯。

    但……这混乱之中,却又隐含着一份精巧、一份华丽。

    那每一轮、每一招……人与人之间的交锋,都宛若一段游走在生死边缘的舞蹈。

    其中的每一个舞步,都无法捉摸、且永不重复……

    当这些舞步汇聚在一起,便成了一场无与伦比的表演——演绎着一篇由鲜血和力量汇成的、属于海上男儿的诗歌。

    …………

    “我说……”斯诺手持西洋剑,一边应付着身侧的敌人,一边对不远处的封不觉说道,“你能不能稍微认真一点,顺便过来帮我一把?”

    “哈?”而封不觉这边,手里拿着把厨刀,做着和斯诺一样的事,“有必要吗?”他瞥了斯诺一眼,回道,“我看你打得还是比较游刃有余的嘛。”

    “我的确还有余力跟你讲话,并且能保持语气平稳。”斯诺即刻回道,“但这并不表示我在战斗中有任何的优势可言。”他也不等觉哥回应,顿了一秒后赶紧又接了一句,“说实话……据我估计,我面前这位仁兄最多再攻个十招左右,我就无法招架了。”

    “这样啊……”封不觉闻言,笑了笑,“唉……真没办法呢……”

    道完这句,他便身形一晃,卖了个破绽。

    正在和他交手的那名海盗一看有机会,顺势就追进半步,力斩下一刀。

    这一刀,绝不寻常……那柄水手弯刀的弧形刀刃上,竟迸出了莹莹的蓝芒;这俨然是“技能级”的攻击了。

    当然了,封不觉也早有准备,他本就是想用技能来解决眼前的战斗,才会卖招诱敌的。

    那电光火石之间,觉哥使出了他那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怪诞身法,以一个常人想都想不到的动作,回手朝对方捅了一刀;同时,他又用那只并未持械的、在对方看来不可能用来防御的手……动了【灵犀一指】,稳稳夹住了敌人斩落的刀刃。

    他这异攻妙守的奇招祭出,胜负立分。

    觉哥收回那染血的厨刀后,与他战斗的那名海盗瞪大了眼睛,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口的伤,随即……便颓然到底;其呼吸停止之时,眼中斗志仍未散尽……

    在死亡降临的那一刻,他眼前闪过的是过往人生的走马灯,还是一片漆黑和冰冷?他耳边响起的是天堂的钟声,还是地狱的凄嚎?他心中念着的是尚未实现的梦想,还是了无遗憾的释然……

    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有人再知道,也不会有人再提起。

    无名海盗的一生,并不浪漫,也谈不上悲凉。

    他们就像海里的鱼虾,即使偶尔跃出水面,也未必会被人看到;即使被人看到,也没有人记住。

    浪漫和悲凉,只属于强者,属于那些海盗中的王。即使是极恶之名,他们也乐于被人千古颂扬。

    “我来了!”搞定了与自己缠斗的敌人后,封不觉便转身朝斯诺那边突去,并喝了一声,告知对方自己就要出手了。

    见得这番举动,那个正在和斯诺打斗的海盗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身为疯眼手下的海盗,他的实力跟黑胡子海贼团的人也差不了多少,说得再直白些——很强。

    眼瞅着两名玩家要联手来解决自己,这家伙当即就使出了杀手锏……

    但见,他忽地挺直身体,横刀在腰、刀刃朝外,然后,他整个人就像是陀螺一样自转了起来,并用相当快的度朝着斯诺逼近了过去。

    “嘁——”斯诺见势不妙,神情一紧,匆忙疾退。

    “嚯~这剧本里的npc个个儿都会放技能是吧?而且这货好像是开大了啊。”冲杀而至的封不觉也不得不止住进势,以避免撞到敌人的刀口上,“说起来……这招好像在哪儿见过啊,难道是传说中……mack(街机游戏《名将》中人物)的旋转刀轮?”

    叮叮当当……

    就在觉哥吐槽之际,斯诺已被逼到了甲板边缘,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他只能用手中的西洋剑动了一招【七星光芒剑】来硬顶对方的“旋转刀轮”。

    一时间,高的西洋剑击和那电锯般的刀轮之锋碰出了一连串急促的金鸣,刀剑之间也迸出了一片片凌厉的火花。

    “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吧!”斯诺终究是沉不住气了,技能未尽,他已高声道,“赶紧想想办法啊!”

    “办法啊……”封不觉悠然地念叨了半句。

    就在斯诺的技能放完,被刀轮逼得准备跳船时,觉哥终于又动了……

    叱——

    呼——

    瞬时,红芒一现。

    封不觉瞬开了【灵识聚身术-改】,用一种出了斯诺动态视力的度,抓到了后者的肩膀。

    一秒后,伴随着衣襟破风之声,两人的身形骤然出现在了距离那海盗七八米远的地方。

    “嗯?”被封不觉带着瞬移了位置的斯诺,先是因眼前的景物变幻而愣了愣神;紧接着,他就反应过来,看向觉哥道,“飞沙风中转?”

    “你小子对我研究得挺透彻嘛。”封不觉拉长了嗓门儿应道,“连我的技能名你都记下了,没少看我的比赛录像吧?”

    就这两句话的工夫,方才释放刀轮的那名海盗便已停下了旋转,并重整架势……朝他们俩杀了过来。

    另外,由于位置的变化,封不觉和斯诺又进入了另外三名疯眼海盗的攻击范围。

    此刻,那三位也趁势围了上来。

    就这样……刚刚才有所缓解的局面,顷刻间急转直下。

    “不好办呐……”此时,封不觉心中暗忖道,“周围的友军太多了,用岚脚的话肯定会有误伤……若是我一个人也就罢了,有很多办法可以处理;但现在多了一个累赘,事情就……”念及此处,他萌生了一个不太好的念道,“要不然……我干脆把他给……”

    噗噗噗噗——

    正当觉哥谋划着“卖队友”的时候……突然!

    四支光之箭矢自甲板下方飞窜而出,像是捅破窗户纸一样射穿了厚实的甲板,继而又十分准确地钻入了那四名疯眼海盗的菊……呃……身体中后部。

    零点五秒过去,四道青白色的光芒便顶穿了那四人的天灵盖,四朵由脑浆和鲜血组成的水花也在他们的头顶绽开了……

    “嗯……来得还真是时候。”封不觉不用想都知道这四支箭是出自何人之手。

    果然……两秒之后,一身白衣的鸿鹄用某种光束攻击割开了一块甲板,从底下的船舱里跃了出来。

    “有没有搞错啊……”鸿鹄站定后,便快环视四周,并用牢骚般的口吻念道,“还没解决吗?”他说着说着,就把目光定在觉哥身上了,“你这是实力划水啊……”

    “反正我们什么都不干也会赢吧。”封不觉耸肩应道,“节省点儿体能和灵力不好吗?”

    “你身份都暴露了还装什么大头蒜啊……”鸿鹄用单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也不等觉哥再说什么,就接道,“总之……斯诺小哥由我来掩护就行了,你赶紧去活动活动……”

    说到这儿,他忽然拉开手中的弓,头也不回地朝着自己的侧后方盲射了一箭。

    却见,光矢一闪……紧接着,鸿鹄侧后方三米处,一名隐身的海盗赫然现形。

    那货显然还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恍然间,他用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丢下了手中的刀,举起双手,捂住了自己脖子上那个被光矢贯透的血洞,并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脸朝下栽倒在了甲板上。

    “这剧本的难度比我们先前所想的要高,而且……我还有些意外的现。”而手气箭落、完成秒杀的鸿鹄,却是若无其事的样子,接着先前的话道,“咱们还是谨慎一点,免得玩儿脱了。”(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