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海盗归来(九)
    “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封不觉考虑了几秒,然后,用一脸贱贱的表情对鸿鹄道,“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稍微‘认真’一下好了。BiQuKuW ”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那副欠揍的样子,鸿鹄脑中浮现的却是以下四个字——“这回稳了”。

    而觉哥也没有让队友失望,其话音未落,身形已动。

    开启了【灵识聚身术-改】之后,封不觉的身影便骤然化为一道赤芒。

    他在甲板之上横冲直撞、往返穿梭、无人能挡,所过之处……尽是血雾乍起,人头横飞。

    原本还算均势的战局,在封不觉一人之力下,即变为了碾压……

    “呵……虽说是意料之外的展,但似乎是好事呢……”站在高处望着这一切的黑胡子,此时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另一边,疯眼的反应则与黑胡子截然相反。

    “该死!那是什么?那是谁!”疯眼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急火攻心,他一边嚷嚷着,一边就抓起了身边的一名船员,恶狠狠地朝其吼道。

    “我……我不知道……”那名船员无故躺枪,完全不知所措。

    “嗯……”疯眼气得直磨牙,但仍未失去理智,所以,他在稍稍抑制了一下情绪后,便放开了对方,接道,“快……快去请大师出来!告诉他……再不来咱们就要全军覆没了!”

    “是……是!”那船员连滚带爬地应声,并转身朝着船舱跑去。

    就在那个喽啰踉跄跑远之际,忽然……异变又生!

    说时迟,那时快。

    赤芒闪,人影现。

    晃眼之间,方才还在甲板上收人头的封不觉……竟已来到了疯眼的面前,挥刀便砍。

    “哼……不自量力!”面对这奇袭,疯眼却没有显出半点恐惧和慌乱。

    原因很简单——作为一位能与黑胡子一争长短的海盗船长,他本人的战斗能力也是非常出色的;即使是开着技能的觉哥,也没能达到摆脱其动态视觉的度。

    啪——

    下一秒,只听得一声掌鸣。

    疯眼竟对觉哥来了招“空手入白刃”,而且……还成功了。

    “卧槽?”这会儿身边没有队友,封不觉的脏话脱口而出,“可以啊你。”

    “小子……”疯眼没有接觉哥那话,而是自顾自地问道,“这刀……是篆颉尊给你打造的吧?”

    “哦?”封不觉有些意外,对方竟一眼就识出了这把厨刀的出处,“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哈!”疯眼干笑一声,喝道,“那老东西的附魔咒印……就算隔着几十米我也能认得!”

    伴随着他那逐渐加大的嗓门儿,一记蹴击冷不防地杀至。

    由于疯眼的双掌死死夹住了【必须破防之刃】,封不觉无法抽刀回身,情急之下……觉哥只能放开了手中的武器,旋身回闪。

    这样一来,虽然疯眼那一脚落空了,但他却成功地夺走了觉哥的武器。

    “看来……”封不觉尚未站定,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早在我接近你以前,你就已经知道了这把刀的特性了……”

    这一秒,觉哥才后知后觉,对方正是为了规避【必须破防之刃】的特效,才选择了“空手入白刃”来接招,并且……从一开始就有了夺刀的打算。

    “那当然了。”疯眼轻巧地将夺下的厨刀一甩一接,握住其刀柄道,“你当着我的面,杀了我那么多手下,我要是连这点事都看不出来……”

    话才说到一半,他便忽然做出了一件让觉哥也大吃一惊的举动。

    但见,疯眼将厨刀一横,两手各钳一段,力一拗。

    紧接着,刀刃处传来“乓”的一声,那完美级的装备……就这么应声而断。

    “……那我还是疯眼么?”花了两秒钟,完成了这断刀之举后,疯眼的后半句话也恰好说完。

    而站在他身前三米开外的封不觉,非常罕见地……愣了两秒钟。

    两秒后,觉哥好像回过味儿来了,他虚起眼,摆出一副痞相,用一种笑中带怒的语气说道:“你居然……拆我装备?”

    …………

    与此同时,安娜女王复仇号的某个船舱中。

    “啊呀呀……”自称为“肯”的驼背男子望着一面墙壁,似笑非笑地念道,“疯眼那家伙……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呢……”

    …………

    “哈!”另一方面,疯眼还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他还在用挑衅的态度对觉哥道,“拆你的刀算什么?我还要取你的命呢……”

    “少啰嗦!”封不觉当即喝道,“命有个屁用!”

    他这微妙的台词,让疯眼的脑筋有点转不过来了,后者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呢。

    “你小子神志不清了吗?”疯眼也没怎么纠结这事儿,他很快就抽出了自己腰间的佩剑,准备动手杀人,“呵……也罢,既然你觉得自己的命还不如一把刀值钱,那我就尽快送你上路好了。”

    说完,他提剑就削,剑锋直取觉哥颈侧。

    封不觉见状……不假思索,顺势抬手,用两根手指就把对方的剑刃给夹住了。

    “哦?”疯眼本以为,眼前的男人只是个度型的高手而已,依靠着篆颉尊的武器才能大杀特杀;未曾想……对方竟能在手无寸铁的状态下,仅用手指就接住自己的攻击。

    虽然疯眼这一剑只是“随便一挥”罢了,根本不是技能、甚至没用上全力,但他毕竟是个Boss级的角色,基础力量就相当强悍;若换成是一个一般的海盗喽啰,别说用手指防御了……就算拿着兵刃去格挡这一剑,也会被震退数米的。

    因此,觉哥这手【灵犀一指】,着实让疯眼吃了一惊。

    “看起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一些。”不过,这种程度的惊讶,依然不至于让疯眼害怕,“我就在杀你之前,顺便问问你的名号好了。”

    “疯……”说出这第一个字时,封不觉甩手放开了剑锋,并后跳了一大步。

    “不……”说这第二个字时,他二指一并,插进了自己的肋下二分之处。

    “……觉!”第三个字他是吼出来的,与吼声一同迸的是他那伤口中的血。

    听到那三个字,疯眼的表情就变了。

    他显然听过“疯不觉”这个名字,而且耳闻的次数还不少。

    “原来如此……”停顿了数秒,疯眼沉声念道,“假如你不是在冒充他,那还真是人如其名啊……”

    此刻,他的确是猜不透觉哥的自残之举意欲何为,只能用“疯狂”来解释。

    “你……喜欢拆装备是吧……”封不觉没有理会疯眼的话,他用杀气腾腾的目光瞪着对方,并将自己那只沾满鲜血的手高高扬起,“我就跟概率之神一起……再给你一次机会。”

    说话之间,其伤口处流出的鲜血竟是飞聚而起,来到他的手中……汇成了一柄兵刃的形状。

    看到这里,想必各位也都明白了——封不觉捅伤自己的行为,就是为了动【贪婪邪典】。

    在付出了“一品脱鲜血”以及“最大体能值和灵力值的35%”后,他便可以从虚空中召来一柄“品质至少为完美的武器”。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用了自己的血,这一回,“概率之神”很给他面子……

    【名称:魔剑·阎帝】

    【类型:武器】

    【品质:传说】

    【攻击力:???】

    【属性:闇】

    【特效:使用者的灵术系技能变为无冷却时间(在适当的动条件下),且消耗减少为原本的四分之一】

    【装备条件:该武器由“贪婪邪典”召唤,持续时间尚有1:39】

    【备注:死国至高无上之神器,开启“末日天罚”之魔武。】

    此剑,通体紫红、剑镗如翼;剑身镶有无数宝石,点点缀银。

    当这【魔剑·阎帝】出现在封不觉手中时,原本晴朗的天空……竟陡然变色。

    一时间,乌云蔽日,日月无光。

    就连那海上的风……也在这时悄然停息了。

    “这是什么!”疯眼是识货的,所以他一看到这柄剑就大惊失色。

    事实上,远在另一艘船船尾的黑胡子,这会儿也是一脸的凝重。

    要比喻的话,眼前的情形就好比是……两支冷兵器时代的军队正在火并,但突然间……战场上出现了一台高达。

    “问得好!”虽然疯眼那句话根本不是提问,但封不觉还是大声接道,“这叫做……魔剑……”

    话还没说完,剑已经落下。

    就连封不觉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剑的后果竟是……

    …………

    十分钟后。

    天空,又一次放晴了。

    此时,三名玩家皆已站在了安娜女王复仇号的船长室里。

    倒不是他们三个想站着,只是……船长室的空间并不宽敞,里面总共只有一张椅子、且已经被黑胡子占了。

    “混沌之海上,有三艘被誉为‘传说’的海盗船。”黑胡子说这话时,十分舒坦地坐在椅子上,对于客人们只能站着的现状,他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妥,“其一,是黑珍珠号;其二,是飞翔的荷兰人;其三……就是我这艘安娜女王复仇号。”

    言至此处,他顿了顿,再道:“而在这三艘船之外,还有十一艘船,是仅次于‘传说’的存在,它们被称为‘e1even’……”

    “让我猜猜……”斯诺耸肩接道,“褐藻号……就是‘e1even’的其中之一?”

    “嗯……”闻言,黑胡子从鼻子里呼出了一股气,然后,转过脸去,透过船长室里的舷窗朝外望了一眼。

    透过那圆形的窗口,刚好可以看到海面上那尚未完全沉没的、已折断成两截的褐藻号海盗船残骸。

    “曾经是……”黑胡子把斯诺那句话里的is纠正为了as,并趁势朝着房间另一边的觉哥投去一道埋怨的目光。

    “干嘛?”封不觉脸皮多厚啊,他毫不畏怯地迎上了黑胡子的视线,还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怪我咯?”

    “此刻你身后架子上的那些玻璃瓶里,装的都是过去被我征服的海盗船。”黑胡子换了一种方式来回答觉哥的问题,“更确切点说……是我认为‘有收藏价值’的海盗船。”他抬手朝那个方向指了一下,“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在那两个写着‘黑珍珠’和‘飞翔的荷兰人’的瓶子下面,有两排……共十艘船,以及一个空出的位置。”

    封不觉没有回应这句话,他站在那儿东张西望,假装没听见对方说什么。

    而鸿鹄和斯诺则是在一旁尴尬得直翻白眼。

    “拜你所赐……”黑胡子等了四五秒,见对方不说话,便自己接道,“那个位置恐怕得永远空着了。”

    “我要是你的话……”封不觉歪着头,用非常随便的语气回道,“就换个新的架子。”

    “你可真会聊天。”黑胡子面无表情地接道。

    “还好吧。”封不觉应道,“哦……对了,趁着你现在心情不好,我再告诉你个坏消息……你那三桶枯叶酒已经没了啊。”

    这句话出口的时候,鸿鹄和斯诺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远离了觉哥的身旁。

    他们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这么做,大概……是担心黑胡子从桌子那头翻过来砍人吧。

    “呵……呵呵……”这下,黑胡子也有点怒极反笑的感觉了,他抽动着嘴角,言道,“我只听说过‘趁着别人心情好的时候宣布坏消息’的做法,你这种套路我倒是头回见啊。”

    “那是啊……像我这么会聊天的人,一向是尽量避免在人家心情好的时候去破坏别人情绪的。”封不觉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态、万贱归宗级的措辞、以及无懈可击的流氓逻辑……着实是令人三观动摇、反应不能。

    “那我还得谢谢你咯?”连黑胡子自己都在惊讶,为什么自己还没翻脸。

    “不用客气。”封不觉继续大言不惭地应道,“正所谓大恩不言谢,像我这种淡泊名利的人……你用行动来回报我就行了。”

    “嗯……”黑胡子的手在抖、肩在抖、连身体都在抖……但和他内心深处的震颤相比,这都不叫事儿。

    若是在以往,他这时应该会开口骂一句“妈德尔法克儿”(请自行领会这个词的英文原意),然后冲上去把觉哥给撕了。

    但今天,黑胡子的反应却是:“那么……你想怎么样?”(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