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海盗归来(十三)
    这“寄生体”,显然是一只很强的怪物。

    作为一件“生物兵器”,它共有两种形态:其一,是犹如金属球体般的原始形态;其二,则是根据被寄生物的身体而演变出的战斗形态。

    在原始形态下,寄生体具备着相当卓越的“侵蚀”能力。凭借着这种力量,它可以寄生到绝大多数生物的身体上……即使是厄迪尼这种时官级别的存在,一样难以招架。

    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寄生体的能力遇上真正的时官也能奏效……

    寄生体的“侵蚀”行为想要成功,也是需要先决条件的——假如被寄生者的精神和**达到了一定的强度、或拥有某种特殊属性,侵蚀就会失败。

    举例来说,若是萨摩迪尔遇上寄生体,那他肯定毛事儿都没有……精神上,他有幻魔教会的信仰之力做后盾;**上,他一个以“腐蚀力量”为本源的萨特,不去感染别人就不错了,谁还能来感染他?

    可惜,厄迪尼的种族是“人类”,也没有什么特殊属性,而他的精神和**强度值相加也没有达到可以顶住“侵蚀”的地步、最多只能拖延一些时间。

    因此,寄生体在花去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将宿主的意识毁灭,成功地夺取其身体,来到了“战斗形态”。

    而在战斗形态下,寄生体的能力就比较多了。

    首先,它会将被寄生者的全部体液和部分内脏替换成自己的本体——一种银色的半凝固状物质。

    这样一来,这个身体就拥有了无视疼痛的特性以及一定程度的自愈能力。

    其次,它会改造被寄生者的大脑,使其对精神控制系的能力完全免疫。

    其三,它还可以催化宿主的身体,达到“增殖”或“变异”的目的,使其体型发生改变、并大大增加物理层面上的战斗能力。

    总而言之,现在的厄迪尼……或者说,这个侵蚀了厄迪尼的寄生体……除了智慧、意志和经验层面上的一些东西之外,在战斗力这方面,无疑是比原来的厄迪尼要高的。

    像这样的一个怪物,即使是在安娜女王复仇号上,也足以杀死不少人了。

    但……饶是如此,黑胡子依然不打算出手。

    他自然不是怕了……

    也不是为了隐藏实力。

    事实上,黑胡子十分渴望能亲手将这个杀死自己心腹的怪物撕成碎片,也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平复他内心的内疚和愤怒。

    可是,他忍住了……

    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地,让船员们来收拾这个家伙,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比起他一个人的愤怒来,这一船人的愤怒更加亟待发泄。

    再者……身为混沌之海的霸主、安娜女王复仇号的船长、传说中的海盗……他是不会、也不能轻易出手的。

    能让黑胡子刀剑相向的“对手”,也必须有一定的“资格”才行。

    比如……封不觉就可以;曾经的四柱神也可以;疯眼嘛……凑合着也行。

    不过,像寄生体这种由他人制造的“兵器”、这种无礼的“怪物”,肯定没有那种资格……

    …………

    “为大副报仇!”

    “ROAR~”

    “把他大卸八块!”

    事情的发展和黑胡子所预料的一样,在听完他的悼词和那句“宰了他”之后,海盗们的士气瞬间爆发。

    复仇的怒火熊熊燃烧,充满杀意的咆哮此起彼伏。

    在一众“干部”的带领下,船员们一拥而上,向着寄生体发动了如怒涛般的围攻。

    此刻的黑胡子海贼团,比此前与疯眼的部队交战时更加可怕;身临其境的寄生体也明显感觉到了周围这些人的气势和自己登船时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而这惊人的变化,让寄生体……感到了恐惧。

    这种对寄生体来说还很陌生的情绪很快便压制住了它与生俱来的杀戮欲,并让它产生的一个很理性、也很正确的念头——逃跑。

    作为一个“生物兵器”,寄生体没有死战到底的决心,更没有信念或是仇恨之类的东西……因此,当它失去了“杀戮欲”这一原动力后,即便它还具备着“拼死一战、与一部分敌人同归于尽”的战力,他也不会将其付诸行动的。

    呼呼呼——

    就在寄生体急忙转身,准备投海逃亡之际。

    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破风声。

    那……是安娜女王复仇号上的绳索飞掠而起的动静。

    没有人去操控那些绳索,甚至没人去碰过它们……

    这艘船好似有着自己的意志一般,伸出了她的“手”,将那准备逃跑的“敌人”牢牢地抓住了。

    “咳……咳……呃——”寄生体被绳索缠住、并在半空中拉成了一个“大”字型,它从喉咙里挤出了几声挣扎的呻吟,但缠在其颈部的绳索立即就把那声音给压了下去。

    连鸿鹄发出的光阵都能轻易打破的寄生体,竟被这几根绳索缠得动弹不得;很显然……这艘传说中的海盗船,其本身就蕴含着某种强大的力量。

    看到这一幕……鸿鹄和斯诺皆是感到了些许后怕,试想——如果刚才黑胡子跟他们翻了脸,如果他们站在了与这个海贼团对立的立场上,也许……死亡会来得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突然和致命。

    …………

    战斗,没有持续太久。

    或许,这也称不上是什么“战斗”,说是“处刑”更加确切。

    寄生体先前的言行已为它拉到了足够的仇恨,任何看到其死状的人都可以确认……这货是绝对没有再自愈的可能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的“自愈”能力在其被杀死的过程中反而成了一种增添痛苦的负担……

    十分钟后。

    就在船员们差不多“发泄”完毕时,黑胡子再度出现在了甲板上。

    他没有说很多,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满地的银色物质,随即下达了一个“二十分钟后重新起航”的命令,并返回了船长室。

    船长进屋后,除了一些较为年轻的船员还需要留下修理和冲刷甲板,其他的海盗便各自散去。

    就在此时,封不觉想到了一个主意,开口对身旁的两名队友言道:“二位……咱们也去帮忙刷一下甲板吧。”

    鸿鹄和斯诺都明白,这厮肯定又有什么阴谋了,两人不约而同地用一种质问的语气问道:“你想干嘛?”

    “呵……”封不觉见状,轻笑一声道,“我就是想……趁热去采集一点‘样本’而已。”(未完待续。)//天蚕土豆改编的3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请关注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