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海盗归来(十五)
    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但凡是去打擂比武之人,好像都得取个绰号。

    “开瓶器”和“三角龙”,自然也都不是真名。

    当然了,这也是好事,因为……如果这类比赛报真名的话,观众们很可能会听到——“让我们欢迎,‘约翰·史密斯’,以及‘詹姆斯·布朗’”这样的开场介绍了,那显然是相当无趣的。

    言归正传……

    在周围那群海盗的鼓噪声中,两名参赛者慢慢地走向了“拳台”正中。

    破锣嗓子很有经验地站在了那两人的中间,防止他们俩在比赛正式开始前就产生肢体接触。

    而那两名参赛者也利用这最后的准备时间,各自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拳击手套(拳套由甲板拳赛的那几位组织者提供,为了保证比赛的安全性和观赏性,选手必须佩戴拳套才能参赛)。

    当气氛炒热得差不多时,破锣嗓子便开始宣读规则:“规矩就五条,第一,不准使用任何形式的道具;第二,不准使用特殊能力;第三,不准打腰部以下;第四,不准恶意致对手残疾;第五,不准杀人。”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再道:“违反前四条者,立刻判负,至于违反第五条的……呵呵……”

    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出杀人究竟会遭到怎样的处罚。

    不过,所有的船员,都对那后果心知肚明……

    在安娜女王复仇号上,“故意杀害同伴”这件事儿,属于“原则问题”;做出这种行为的人……哪怕逃到天涯海角,黑胡子也会找到他,并将其“明正典刑”。

    “好了,二位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数秒后,破锣嗓子分别向那两名“选手”望了一眼,如是问道。

    “没有。”

    “快开始吧。”

    那两位的回应也是快而坚决,他们就像两头正处于情期的雄性野兽,显得斗志昂然、精力过剩。

    “那么……今天的第一场比赛,‘开瓶器’对‘三角龙’……现在……开始!”

    破锣嗓子念这句话时的断句也是十分熟练,他边说边后退,当他说完最后那两个字时,也正好退出了“拳台”的范围。

    噗——

    仅一秒过后,一记拳拳相撞之声已然响起。

    此处需要说明一下:这“甲板拳击赛”中所使用的拳套,是用魔法材料特制的;除了普通拳套应有的那些保护功能之外,其最关键的作用就是“限制使用者的体术上限”。

    由于黑胡子海贼团的这帮成员普遍都很强,若是让他们赤手空拳地对打,就算不用“特殊能力”也很容易形成“三拳一打,一个皮开肉绽、一个骨碎筋连”的局面。

    那样的比赛,只要一个不留神……就会出现误伤、甚至误杀。

    因此,蒜头哥他们就想出了“拳击手套”这个办法——戴上了这种拳套的人,其力量、度、体力、抗击打能力等等与体术相关的基本属性……都会被压制到一定的水准之下;这样一来,才能保证这“甲板拳击赛”以技术层面的较量为主,而不是单纯靠战斗力碾压来争胜。

    当然,这拳套本身的“限制力”也是有极限的,一旦佩戴者的体术能力出这件物品的作用极限,那戴和不戴便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也是为什么……船上的干部们没有一个能来参与这项比赛的。

    噗噗噗——

    就在我解释设定的时候,开瓶器已经占据了比赛的上风。

    但见,他靠着一轮快、且有力的连击,逐渐将三角龙逼到了拳台边缘……或者说……一个木桶的旁边。

    “嘿!顶住啊你这混蛋!”

    “加油!把他打倒!”

    “老子可把这一个礼拜的酒钱压上了!赶紧把他揍趴下!”

    那些站在战圈之外、下了注的“观众”们……可说是毫不吝惜自己的声带;他们个个儿都在扯着嗓子大声喊叫,赤/裸裸地表达着自己的立场以及动机。

    或许这不算是最佳的赛场氛围,和运动精神也沾不上什么边。

    但……对于这种野路子的比赛来说,正是这样的气氛才对味儿。

    “你们觉得怎么样?”此时,正攀附在高处的一张绳网上观看拳赛的封不觉,开口对身边的两名队友说道,“谁会赢?”

    鸿鹄和斯诺这会儿也都挂在绳子上,用他们远常人的视力观察着拳台那边的情况。

    “我不是很懂拳击。”闻言后,鸿鹄用一种不置可否的语气回道,“但看场面……那个‘开瓶器’已经快要赢了吧?”

    “呵呵……”这一瞬,斯诺的脸上显出了一副老司机的神情,轻笑道,“鸿鹄兄,这回你可是看走眼了……”他微顿半秒,自信满满地念道,“依我看来……虽然这两人的拳击水平都不咋地,但相对而言,还是‘三角龙’稍微懂一点基础常识,所以……”

    “哦?”鸿鹄如今也是颇为老辣之人,他一听这话里的意思,就明白斯诺这是准备借机吹一波,于是,他也顺水推舟地接道,“斯诺老弟,好像对拳击颇为了解啊……不如,你来给我们分析分析……”

    “嗯。”封不觉也顺势接道,“我也想听听。”

    尽管在他们仨对话之际,拳台上的三角龙仍在挨打,不过,斯诺还是用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娓娓言道:“其实对内行来说,都是些一目了然的事儿……

    “先,要看身体的姿态、手的架势、以及……步伐。

    “你们注意看……从开打到现在,即使是被一直被对方往后逼退,三角龙的整体姿态也没有太多的变化,脚步的移动也保持着快、稳健的节奏。

    “其次,再看防守……

    “职业拳击的防守是非常高等级的技巧;很多人认为拳击就是两个人互殴的简单运动,但实际上……其技术含量比起很多看似花哨的运动要高得多,而‘防守技术’又是这一块的重中之重。

    “那些认为这种运动简单的人,如果和职业拳手对上,别说是过招了……就算对方不出拳任打,他们都赢不了……因为在职业的防守技巧面前,普通人的拳根本连对方的身体都碰不到。

    “当然了……我们眼前的三角龙并没有那么厉害,他最多算是入门级罢了,饶是如此……到目前为止,他依然是防守得‘滴水不漏’。”

    “且慢。”鸿鹄这时打断道,“说‘滴水不漏’不太对吧?”他用手指了指拳台的方向,“三角龙可是一直在挨打啊。”

    “然而,‘有效拳’一下都没有不是吗?”斯诺接道,“‘职业级’的出拳还另当别论,至少这个‘开瓶器’的拳头……像现在这样打在手臂或身体外侧、或是被拳套给挡住的话……造成的伤害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不但没什么伤害,相反……还导致了他的体能下降度比防守方更快。”这一刻,封不觉忽然接过了斯诺话头,来了这么一句。

    “呵……”斯诺当即一笑,“原来你也懂啊……又装蒜是么?”

    “是的。”封不觉不以为意地承认了,“刚才我提出问题,只是想趁势在你们俩面前秀一下知识。没想到……你也是明白人,所以,这个逼我就让给你装了。”

    “呃……在听到这番恳切的粗鄙之语后……”斯诺虚着眼,吐槽道,“我究竟是该佩服你的坦诚,还是去惊叹你的脸皮厚度呢。”

    他们聊到这儿时,拳台之上……风云突变。

    却见,开瓶器在连番猛攻、又连攻不下的局面下,渐显力竭之势;他的拳头已没有了不久前的那种力度和度,他的呼吸声也越来越粗重。

    见状,三角龙知道时机已到,他抓住一个对方出拳的间隙……以一记刺拳的反击打中了开瓶器的下巴。

    别看只是一拳而已,“有效”的一拳,比起被防守阻挡的十次“无效拳”还要管用。

    开瓶器当时就是一个踉跄,失去了平衡;连退数步后才找回了平衡……姑且没有倒地。

    而三角龙则是冷笑一声,追击而上,一套组合拳招呼了过去。

    开瓶器在方才的进攻中已耗去了太多体能,反应已经跟不上了,顿时节节败退。

    三角龙却是步法轻快、灵活地运用场地宽度,迂回变招、虚实结合,很快就打乱了开瓶器的脚步和姿态……如此一来,防守出现破绽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鸿鹄兄,看出二者出拳的差别了吗?”此刻,斯诺又开口了。

    鸿鹄也迅回道:“啊……对比之下,还是挺明显的。开瓶器的拳主要依赖蛮力、以本能的挥拳姿势进行击打……而三角龙的拳依靠的是‘爆力’,不止是手臂和肩膀……从下盘、到腰背的力量他都有用到;在打出一拳后,其身体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恢复平衡、准备好做出下一个动作。”

    “没错,这就是‘进攻’层面上的差距了。”斯诺点头接道,“想在这种没有‘回合间休息’的拳赛中胜出,掌握正确的出拳方式可说是必须条件……否则,就会像那位开瓶器先生一样……即使是抢到了先手进攻的机会,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耗尽体力,陷入不可逆转的败局。”

    嘭——

    斯诺话还没说完,拳台那边……开瓶器那壮实的身躯已经倒在了地上。

    “倒地!”破锣嗓子在第一时间高声喝道,并开始数数,“一,二,三……”

    适才,就在斯诺跟鸿鹄讨论出拳方式的时候,拳台上的开瓶器又吃了三角龙五六下“有效打击”……而这五六下,已经足够结束这场较量了。

    “四……五……六……”虽然破锣嗓子一眼就看出这货已经站不起来了,但为了节目效果,他还是在那儿数着、并有意识地越数越慢。

    “快起来!混蛋!”

    “该死……老子的酒钱泡汤了。”

    “耶~干得好!打得漂亮!”

    眼看胜负已分,观众们的反应自是喜忧参半;有赢家、就有输家……好在这赌局的下注金额是有上限的(这项规定是黑胡子通过干部之口授意的,也正是此举,才将甲板拳击赛这项活动始终控制在了“小赌怡情”的范畴内,至今也没有闹出过什么乱子),赢的人不了什么大财,输的人也不至于跳海自尽。

    “……九……十!”破锣嗓子花了将近二十秒,终于把那十个数给数完了。

    他随即就跳入场内,抓住了三角龙的右手手腕,猛然举起:“胜者!三角龙!”

    结果被宣布的那一刻,欢呼声、嘘声、失望的叹息声……交织着响起。

    接下来,就是给第一轮的下注者们“结账”、并给第二轮“下注”的时间了。

    这事儿,还是由蒜头哥他们仨搞定;结账所需的时间不多,因为只有赢了钱的那部分人才需要去结。而第二轮下注的时间也不怎么长,因为在第一轮里,肯定会有人“输光了”或者“赢够了”,从而不参与到后面的下注中去。

    总之,七八分钟过后,第二轮的准备工作便已就绪。

    破锣嗓子又一次站到了拳台中央,高声道:“伙计们!今天的暖场赛结束得好像有点儿快了是吧?”他顿了顿,笑道,“没关系……早点看完菜鸟互啄,我们就能更早地看到正戏了!”

    作为海盗船上的主持,他不用太在意自己的言行和措辞,完全不必担心得罪人;比如说眼前这句“菜鸟互啄”吧,搁在外界的正规比赛中,主持人说这话肯定是不妥的;但在海盗船上,别说是喊一声“菜鸟”了,就是骂娘都没关系……出口成脏的海盗们可不会因为几句不中听的话就互相记恨。

    “现在……有请……”数秒后,破锣嗓子的语调又升了几分,“甲板拳击赛的现役卫冕拳王……”

    与此同时,体毛哥居然还抱着个倒扣的铁桶,用两截折断了的扫帚把儿打出了紧密的鼓点。

    “四十五战……四十五胜……”破锣嗓子没有报ko次数,因为甲板拳击赛所有的胜利都是ko,“至今无倒地纪录……每场皆以绝对优势轻松取胜的绝顶高手……

    “他是来自北方的巨人……

    “他是爬出深渊的海怪……

    “他是痛苦的制造者、自信的践踏者……

    “他就是……‘维——京——人——’”(未完待续。)8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