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海盗归来(十七)
    封不觉和斯诺的判断依据很简单,因为他们已经从维京人最近的几次出拳中看出了一条信息“试探已经结束了”。

    在外行们看来,维京人放慢进攻节奏的举动似乎意味着他暂时没有找到攻破对手防御的方法。

    但实际上……他这却是“胜券在握”的表现,他正在用行动告诉镜盾“我已经做好赢的准备了,随时可以结束这比赛,但……我还可以给你一次反扑的机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同样实力不俗的镜盾自然也已明白了这点,他知道……就在刚才、就是那唯一的一记“反击拳”……已经将自己的“距离”暴露给了对手;接下来,他的反击和进攻都将彻底失效,而防守被破……也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种没有教练指导、没有回合间隔的比赛中,镜盾想依靠自己的思考从技术层面上逆转这种劣势……恐怕是不太可能了;所以,他现在唯有利用维京人给出的、这最后的“机会”,使出浑身解数来做最后一搏。

    这是一种冒险,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视为维京人设下的“陷阱”。

    但……镜盾没有选择余地,正因为他的水准不低,他才知道,自己不得不去闯一闯这“陷阱”。

    闯过去了,就还有赢的希望;闯不过去……结果也没什么区别。

    若是他坚持当前的防守态势,或许还能够多支撑一会儿,但……那无非就是慢性死亡罢了。

    两秒后,镜盾打出了他在这场比赛中的第一记有明显攻击倾向的左手刺拳。

    他的步伐和体势也在由守转攻的刹那发生了变化。

    “佯攻。”同一秒,封不觉和斯诺心中在念道相同的两个字。

    第二拳,紧随其后,是右手的直拳。

    和第一拳结合起来看的话,这是一次非常常见的“连击”,以第一拳吸引对手的注意力,第二拳制造打击。

    然……

    “还是佯攻。”觉哥和斯诺都已看穿了,镜盾用的不是那么单纯的手段。

    果然,在那电光石火之隙,镜盾又打出了第三拳。

    “这才是杀招……”这回,封不觉直接将这话给念叨出来了。

    镜盾这第三拳,是一记左手直拳,不过其威力与同为直拳的第二拳有着巨大的差别;在出拳的一瞬,镜盾配合上了膝盖前倾的动作,将拳力提升到了足以“击倒”、乃至“ko”对手的级别。

    客观来说,这套“一刺两直”的连击并不算复杂,技术难点主要集中在第三拳上。

    不过,就“出其不意”的效果来说,还是可以的。因为镜盾是个右撇子,选择这“左右左”的出拳模式,显然也经过了深思熟虑。

    可惜……他的意图,仍是没能逃脱维京人的双眼。

    就在挡掉了第一拳,准备用拍击去应付第二拳时,维京人瞬间洞悉到了这第二拳同为“佯攻”的真相。

    于是,他直接无视了这第二拳,将双手手肘贴紧身体、把头放低,在硬吃下第二拳的同时,以十二分的注意力……盯住了镜盾的左手。

    而镜盾,也切实地挥出了那第三拳。

    一切……都在维京人的掌控之中,他在镜盾的第三拳发力之际,俯身朝前一逼,抢入了镜盾的右侧怀中。

    紧接着,一记势大力沉的摆拳便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镜盾的下巴右侧。

    镜盾那落空的第三拳还没有完全伸直,他便因下巴所遭受的冲击而失去了平衡;而他为了提升拳头威力所做出的屈膝前倾动作,反倒成了维京人这记摆拳的助力。

    k.o没有任何争议的结局。

    破锣嗓子这回连读秒的工夫都省了,因为镜盾倒地后直接失去了意识。

    像这种“选手短暂昏迷”的情况,在各类格斗技比赛中也是经常会出现的……尤其是下巴挨拳的情况下,由于大脑小脑都会受到影响,被打的人很容易就会倒地不起。

    “胜者!维京人”当几名水手将那被打懵的镜盾抬出拳台时,破锣嗓子已然举起了维京人的右手,高声宣布了比赛的结果。

    人群随即也发出了一定的欢呼声,只是……这次的呼声,有些不温不火。

    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把注下在了维京人的身上,这就导致了他的赔率能带来的回报着实有限,赢了也没多少钱。

    过了十几秒,待周围渐渐安静下来之时,破锣嗓子便顺势接道:“好了……今天的甲板拳击赛,差不多就到……”

    “等一等!”突然,自高处传来一声长啸,打断了破锣嗓子的话。

    本已经意兴阑珊、准备散去的海盗们,皆被这一声吼所吸引,循声望去。

    那喊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封不觉。

    “嗯?”破锣嗓子虽然对对方的插话之举有些不爽,但他一看是觉哥,自然也得客气三分,“疯先生……请问……有何指教?”

    这时,封不觉朝身边两名同样搞不清他要干什么的队友使了个眼色,随即从那高处的绳网上跃了下来。

    鸿鹄和斯诺面面相觑,各自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也都跟了下去。

    “指教不敢当。”觉哥落地站定之后,恰好站在了“拳台”边缘的一个木箱子上。他望着数米外的破锣嗓子说道,“我只是想说……今天能看到这么精彩的比赛,很是荣幸;但……遗憾的是,卫冕冠军出场的时间稍微短了点。所以,我希望……这位维京人大哥能再打一场,让我们开开眼界。”

    “这……”破锣嗓子说着,转头朝一边的蒜头三人组看了看,并喃喃念道,“不太合适吧……”

    微顿半秒后,他又朝维京人瞥了眼:“你瞧……维京人刚刚才打完一场……”

    “无妨。”不料,维京人本人已摆出了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开口道,“正好,我也没有打尽兴……”他看了眼躺在场外、正慢慢缓醒过来的镜盾,说道,“镜盾虽然打得不错,但从结果来看……他没能给我制造太多的麻烦。刚才那场打完,我几乎没有受什么损伤、体力也还很充沛……将其当做一次‘热身’,似乎也没什么不妥的。”

    “呵……我也是这么觉得。”封不觉笑了笑,停顿一秒,朝蒜头哥他们望去,“我想……大伙儿也想见识见识吧……维京人和我们这些海贼团之外的‘乘客’比试一番,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他这话,表面上是说给所有人听的,实际上则是在给“真正拥有决定权”的蒜头哥暗示,其言下之意就是这个盘口,你们有的赚。

    “呀喝!好像挺有意思的嘛。”

    “维京人,我们支持你!”

    “是啊是啊,来一场呗。”

    “来一场……来一场……来一场……”

    海盗们可不嫌事儿多,再者……觉哥的话也的确是颇具煽动力。

    短短半分钟不到,周围的人群便开始齐声呼喊着“来一场”,看起来……此战是非打不可了。

    “哼……好啊。”终于,一直坐在那儿默默记账的蒜头哥站了起来,对封不觉道,“但是……你确定自己可以下场打吗?”

    问完这个问题后,蒜头哥便将“拳套”的设定简明扼要地向觉哥解释了一遍,随即再道:“我想……疯先生你的实力,恐怕早已超出这拳套的压制上限了吧?”

    “哦~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呀。”觉哥听罢,却淡定如故,“我本来也没说是我亲自下场打呀。”

    就在他讲到“亲自”这两个字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鸿鹄已经非常机智地后退了一步……

    而江湖经验尚浅的斯诺老弟……还傻傻地站在原地,等待着封不觉的下一句话。

    “这场比赛……”下一秒,封不觉顺势转身,扬手指着斯诺道,“将由这位人称‘奥特神拳两千年来最具天赋且拥有最华丽招式的男子’的斯诺老弟来会会维京人。”

    “哈?”直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句子中,斯诺也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整整五秒后,当所有人都把视线移到其身上之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被坑了。

    “呃……”作为一名绅士,斯诺是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失态的,他只是在心中默默地对封不觉念叨了一句,“法克……”

    …………

    事情的进展相当顺利,海盗们的办事效率高得惊人。

    短短十分钟,定制赔率、下注、清理场地等一系列琐事都已安排停当了。

    而系统也为了配合这条支线任务的完成,给了玩家们一句参与拳赛的玩家可脱去上身衣物的提示,并对斯诺放宽了着装标准。

    于是,被觉哥“暗算”了的斯诺……就这么戴上了拳套、赤膊着上身,准备上阵了。

    “你这是要我死啊……”距离上场还有一点点时间,斯诺一边确认着拳套绑带的松紧度、一边虚着眼对觉哥说道,“而且我还得背负着‘奥特神拳传人’这种听上去就有点蛋疼的名号而死啊……”

    “斯诺老弟,此言差矣。”没想到,觉哥还没反驳,鸿鹄便先对斯诺说道,“我觉得……封兄并没有那个意思即使你不是黑胡子海贼团的成员,对‘不准杀人’的规则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再说了……对方也戴着限制拳套,就算他真想打死你……那也很难。”

    他说得很有道理,然而……觉哥好像不怎么领情。

    “事实上,你死不死的,真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封不觉在鸿鹄说完之后,如拆台一般,对斯诺道,“我把你推出去参赛的原因是……我们三人之中,只有你符合‘比赛标准’。”他微顿半秒,补充道,“我和鸿鹄的格斗专精、体术能力都太强了,妥妥儿地超出了拳套的限定极限……所以,我们俩可没办法参与这拳赛。换言之……从一开始,你就是这条支线任务唯一可行的执行人。”

    “哼……那我只能去怪系统了是吧?”斯诺苦笑着应道。

    “有什么好责怪的。”封不觉道,“你无非就是上去打一场非正规的拳赛而已,最糟的状况也就是被人揍成猪头,你怎么不说……上一个支线任务还是我拿‘刀’搏回来的呢。”

    “为什么你说这句话的语气听上去像是不小心把‘命’说成了‘刀’字呢……”斯诺虚着眼念道,“还有……你到底是有多纠结爆装备的事情啊……打算说一辈子啊?”

    “关你毛事。”封不觉道,“我初步计划把这事儿一直说到这个剧本结束,你有意见?”

    “好了好了……那种事怎样都行。”鸿鹄在他们俩的抬杠升级之前再度开口,试图将话题带回正轨,“咱还是说说拳赛吧……”他看向斯诺,“你有把握吗?”

    “没有。”斯诺回得干脆利落,无论神态语气,皆没有半分说谎的迹象。

    “嗯……”鸿鹄的嘴角抽动了两下,“我还以为……你是内行……”

    “我的确是内行……而且还请……”斯诺说到这儿,差点一顺嘴把某位拳坛知名教练的名字给报了出来,还好他及时想到这么讲不妥,立刻改口道,“……请了专门的教练来指导过我;前后……大概练了有两年时间吧……就算我想去考职业拳击手的执照也是绰绰有余的。”他顿了顿,“但正因为我是内行,我才明白,自己获胜的机会非常渺茫……

    “且不说对手的体重至少超了我三个级别以上、身高臂展也都比我长……单论技术,维京人也是全方面地强于我;更不用说……他在这种比赛中的经验优势以及那种让人绝望的‘拳击天赋’了。”

    “这样啊……”鸿鹄闻言,扶了扶眼镜,“那岂不是说……系统给了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怎么可能呢?”封不觉接道,“你玩这游戏那么久,系统什么时候给过那种impos私ble_迷s私on了?”他摊开双手,“说到底……是你那种‘用正规的拳击技术去击败对手’的想法错了而已。”

    “哦?”听到觉哥此言,斯诺和鸿鹄二人的脸上同时显出了一丝邪恶之色,“你这言下之意是……”

    “哼……”封不觉将双臂交叉在胸前,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是时候让这些天真的海盗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地下拳击’了……”(未完待续。)

    ...--,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