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 海盗归来(十八)
    “伙计们!我想大家已经等不及了……”数分钟后,一切准备停当,破锣嗓子又再度来到拳台中间,炒热了气氛,“这是自‘甲板拳击赛’被设立以外,第一次由海贼团之外的选手来参与,而他们要挑战的……是我们独一无二的……维京人!”

    一时间,人群一片鼓噪。

    大部分海盗显然还是支持维京人的——在这种“有限制”的比赛中,他那连战连胜的实力毋庸置疑。

    不过,在斯诺身上下了注的人也不在少数;不为别的,只因他的赔率非常高。

    倒不是蒜头哥他们有意想抬高其赔率,实在是斯诺那略显单薄的身形看起来不太经打……

    虽然斯诺的身材和普通人相比也算不错了,一看就是平时有在健身的那种人;但……跟这群肌肉魁梧、胳膊比你腿还粗的海盗们比起来……他还是小瘦子儿一个。

    “两位,请到中间来。”在吸引了观众们的注意后,破锣嗓子便召集了两名拳手,俨然是要宣布开打了。

    按照规矩,他还是不厌其烦地将规则重复了一遍,随后问了句:“都明白了吗?”

    斯诺和维京人也都立刻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得到了答复后,破锣嗓子便后撤几步:“好!那么……我宣布……由‘奥特神拳两千年来最具天赋且拥有最华丽招式的男子’——斯诺,对阵我们‘四十六战、四十六胜、技艺卓绝、令人闻风丧胆的卫冕冠军’——维京人……的比赛……”

    他将登场介绍和开场词糅在了一起,一句话拖得老长……

    “现在……开始!”破锣嗓子每次都能在念完一句话的同时恰好退出拳台,简直就像背后长眼一样。

    “呵……”就在破锣嗓子念出“开始”二字的刹那,斯诺便面带微笑地、慢慢地抬起左拳,向前伸出。

    他的这个动作,在拳台上算是一种“示好”的表现。

    当然了,这不是在求对手手下留情……这只是类似足球比赛前双方队长握手的礼貌性举动。

    此时,作为对手,也应该伸出一个拳头,跟对方伸出来的拳头轻轻碰上一下……然后,才进入“对决状态”。

    像这种常识,维京人自然知道,而且,他是一个颇具大将之风的人,所以,他想都没想,就予以了回应。

    谁料……

    呼——

    就在维京人缓缓伸出右手、准备去轻碰对手伸出的拳头时。

    斯诺却是忽然猛进一步,挥起自己的右臂就冲着对方的脑袋来了一记摆拳。

    “卧槽!”维京人当时就惊了。

    斯诺的这种行径,说得形象一点……就好比是在伸出右手和你握手的时候,趁你一个松懈,就用左手甩你一个耳刮子。

    这么没品的事情,就算海盗们也看不下去了,人群顿时爆发出阵阵“宏里谢特”和“沃德法克”之声。

    但无论如何……这并不算违反规则,所以比赛还是继续进行。

    “混账小子……”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维京人依靠着本能反应低头侧退,堪堪用左肩承受住了这一拳,同时,他心里已经在骂街了,“居然在我面前耍这种小聪明……”

    由于刚才那一拳来得太突然,维京人的防守动作和力量调整都没到位,这便导致他的左臂在挨完那拳之后略微有些发麻。

    好在他经验丰富,根本不给斯诺乘势追击的机会,当即就抬起了左臂,朝对方出了两记刺拳。

    这两拳出去,不为占到什么便宜,只为“以攻代守”,将对手逼退出去。

    “切……和想象中一样滴水不漏啊……”另一边,斯诺的心中这会儿则在念道,“用颇为极限的动作将我那偷袭的损伤降到了最低,并迅速利用起了自己的臂展优势……限制了我的追击、获得了宝贵的调整时间……这种‘拳王级’的对手,真的是靠‘手段’就能攻破的吗……”

    的确,即使是现在,斯诺对这事儿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想归想,既然已经被觉哥整到这个台上来了,他势必得使出浑身解数,设法赢下这场比赛。

    下一秒,但见斯诺双拳并举、护在头部两侧,其上半身向下尽可能地压低,用极快冲向了维京人的怀中。

    “这又是要干什么?”维京人并没有慌乱,他的架势也没有乱。

    呼——噗。

    紧接着,斯诺的左勾拳便绕开了维京人的防御手,从侧面打中了后者的躯干。

    以维京人那壮实的肌肉,躯干被打几拳肯定屁事没有……

    中拳后,他便顺势后退,以稳健的步伐顺时针动了几分,朝斯诺来了发左直拳。

    嘭——

    这拳的力量很足,但斯诺早已摆回了防守的架势,用双拳的外侧牢牢守住自己的头部。

    挡完这一击之后,斯诺便故技重施,再次俯身突进。

    呼呼——

    这次,他又在近距离发动了几次快速的短上勾拳连击,瞄准的是维京人的下巴。

    “原来如此……”维京人连消带退、格闪结合,依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伤害,“这就是你的打算吗……”

    维京人后退着、迂回着,但斯诺如影随形,始终以极低的防守姿态往对方的怀里冲。

    “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和我打‘对攻’的打算,完全无视我的动作,采取这种‘持续近身施压’的方法……”维京人念及此处,已然退到了拳台的角落,并遭到了斯诺的拦腰擒抱。

    噗噗噗——

    在抱住对手的同时,斯诺又是争分夺秒一般……趁机猛打对手的右侧躯干。

    “在近身缠斗中……用这种没什么威力、但也无法防守的摆拳……不停地攻击我的肝脏……”维京人见状,在心中冷笑道,“哼……亏我还期待了好一会儿,结果……只是这种水平的对手吗……”

    “小子……”这时,维京人忽然开口,对斯诺道,“你是不是以为……进入‘贴身缠斗’状态后,就可以把比赛带入你那不入流的节奏里去了?”

    斯诺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默默地继续挥拳。

    “的确,‘甲板拳击’是没有场内裁判的,像你这样贴上来之后……不会有人过来把我们分开。”维京人道,“但你好像忽略了一件事啊……”

    言至此处,他将双臂一伸一攫,反过来将斯诺擒抱住了。

    “什么?”霎时,斯诺肘部以上的两臂和躯干都被对方那粗壮的胳膊以及身体圈住,动弹不得,“这……”

    “喂!裁判!”封不觉一看情况不妙,当即看向了破锣嗓子,嚷道,“搞什么?改古典式摔跤了啊?”

    “抱杀向来就是允许的。”而那破锣嗓子却是十分淡定地道,“正如维京人所说……我们这拳赛不设场内裁判;所以,总得想个办法,防止那种‘动辄就上前抱住对方、企图用贴身消耗战慢慢磨死对手’的行为频发。”

    “切……这种事应该在开打之前告诉我们吧……”封不觉低声啐了一句,但他没有进一步去申诉什么,因为他知道如今再说这些也是于事无补了。

    “呵……”另一方面,正在承受着维京人那“怀中抱汉杀”的斯诺,自然也听到了觉哥和破锣嗓子的对话,他当即是面露苦笑、暗忖道,“还是大意了啊……难怪刚才那两场拳打下来,从没有人使用过‘贴身战术’,四名拳手从头到尾都在‘走打’的原因就是……谁也不想贴上去和对方搞这种拼力气的游戏……”

    思索之际,他的身体已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动静,看起来他那两条手臂的骨头和肋骨差不多已经到极限了。

    “小子……骨折可不算在‘残疾’之列,你要是以为咬咬牙、断几根骨头,就能让我判负……那就想多了。”维京人在体型上的优势很大,“抱杀”分明是个特别耗体力的活儿,他却还能在过程中抽出余力来讲话,“我劝你还是现在投降,可以少吃点苦头……”

    “呵呵……”斯诺笑了,“冠军先生……你好像也忽略了一件事呢……”

    话音落,异变生。

    正当周围的观众们认为维京人已经快要赢了的时候……斯诺一个发力,将对手的擒抱挣开了几分。

    “唔……你……”维京人也很意外,他怀中这个小瘦子儿的力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

    “刚才我只是因为不知道可以用这种动作……防备不足,所以有点儿懵了。”斯诺也是边用力挣开对手的环抱、边咬着牙念道,“真要拼力气的话……我也不算太吃亏啊……”

    他说得没错,在“身体素质”这块,玩家是绝对不吃亏的。

    虽然全程跟着带练冲级的斯诺在专精方面比较差,但……角色的“身体素质”,却只跟“等级”有关。

    而一名四十级玩家的身体素质,早已超出了普通人类的水准……很多。

    “限制拳套”只会把“超出一定值的战斗力限制住”,但不会“按比例削弱佩戴者的战斗力”;举例来说,假设拳套的限定值为“十以下”,那么……战斗力十五的人戴上,会变成十;而战斗力十的人戴上,也是十。

    毫无疑问,维京人和斯诺原本的战斗力都在拳套的限定值之上,所以,不管他们俩原本的战力谁高谁低,反正在戴上拳套之后,他们的力量和速度几乎没什么区别。

    他们的差距……主要体现在身高、体重、臂展、肌肉强度这几个方面。

    但眼下这“角力”的阶段,维京人的这些优势并没有什么卵用……

    “可恶……”摈了大约十几秒,维京人便放弃了,他知道,在这“握”与“挣”的对决中,后者会比较省力,持续下去主机反而会不利。

    于是,他突然一个卸力,朝侧面退出去两步,并趁势朝斯诺攻出了两拳。

    斯诺的反应也不慢,对方的擒抱刚一松开,他就知道会有后招;他也是一刻不停地做出了回避动作……重新摆出超低的姿势、左右摆动身体,再次施展出了不断前冲的压迫战术。

    “你真以为这种拳可以赢吗?”维京人后撤、防守、出拳反压、保持距离,“如果是在正规的比赛中,你的战术大概算是成功的……你那些打在我躯干外侧的、不痛不痒的拳头,都会作为回合结束时的判定依据。”他顿了顿,说话间,动作也丝毫不乱,“但在这甲板拳击赛中……你觉得……是我的体力会先被你的蚕食攻击耗尽、还是你会先被我抓到破绽给ko呢?”

    斯诺没有回应维京人的这段话,他还是按照原本的计划和节奏,继续着那种可看性很差、让双方都不能施展不出什么高等技巧的纠缠式攻击。

    “喂!那个叫斯诺的!你也太无赖了吧!”

    “什么拥有最华丽招式的男子啊!我上去打得都比你强啊!”

    “好好打拳啊混蛋,这不是小孩子打架!”

    “维京人!干掉他!加油!”

    这样的比赛内容,必然是会引起观众不满的,他们的反应已经说明了问题。

    “确是个令人钦佩的对手啊……”站在场边的鸿鹄,此时也是露出了颇为凝重的表情,“即便我们采用了那样的战术,他也没有丝毫的躁进;即使他心里在发火,但对身体的控制还是那般冷静……”

    “简单地说……并没有被带入我们的节奏中。”封不觉接道。

    “是啊……换成别人,可能早已放弃了打那种‘漂亮的拳击’,转而采取和我们一样的战术,在缠斗中反打斯诺的肝脏了吧。”鸿鹄接道。

    “这很正常……”封不觉道,“强者本该如此……若是他舍弃自己最擅长的东西,自降档次去和弱者纠缠……输得风险反而会加大。”他微顿半秒,“当然,这些……也都在我的计算之内。”他的视线移到了维京人的脸上,随即笑道,“就请你堂堂正正地打到最后……光明磊落地输掉比赛吧……”

    .....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请关注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