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海盗归来(十九)
    较量,仍在继续。√

    斯诺的迫近打法渐渐显露了成效……

    纵然维京人躯干健硕、抗击打能力出色,也无法在这频繁的“肝脏打击”下坚持不受损伤。

    假如维京人选择用和斯诺一样的打法进行贴身对怼,那他可能早就赢了。

    但,他没有这么做……

    正如封不觉所说,维京人要打得是“漂亮的拳击”,他要的不单是胜利,他还要证明自己在技术上比对手强。

    这……是一种自负,但也算不上过分。

    维京人很清楚,自己是一个拳击的天才;即使撇开他那千锤百炼过的技术不谈……单论那“瞬间就能看穿对手‘距离’的直感”,也是常人所无法触及的。

    因此,他一直认为……自己在比赛中适当让步也是理所当然。

    此前,他特意给“镜盾”留出机会,让对手做一次最后的攻击,就是这个意思。

    眼下,他在已经打过一场的前提下,再度上场和斯诺对决;而且在对方使出了如此难看的手段之后,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原则……也是这个意思。

    这是他身为强者的觉悟,是对他来说最根本的理念,即便他今天输在了这里,这种理念也不会动摇。

    噗——噗——

    “挺顽固的嘛……”斯诺贴着对方,其拳头仍在不断地捶打着维京人的肝脏,“从脚步上看,你分明已经受到影响了吧……”

    “呵……”维京人笑了,“那又怎么样?”

    “切……真是让人火大的反应……”斯诺面露不快地啐道,“我这边可是放下了尊严、用上了这种极端的手段、努力到了现在……而你,就用这种姿态来回应我吗?”

    “哼……你还真说对了……”维京人冷笑一声,低声念道,“我对赢的执念,本就没那么强,若不能用我那‘压倒性的技术拳击’去击败对手,那胜利对我来说便没有什么意义了……就比如今天,假如最后赢的人是你,我也并不会介意,因为我不是败在了‘拳击’之下,只是败在了你们那令自己都难堪的‘战术’之下。”

    听得此言,斯诺沉默了片刻,接着,他居然停止了击打,并后撤了几步。

    “嗯?”维京人见状,也没有急着上去进攻,只是疑道,“怎么?你终于准备和我堂堂正正地决胜负了吗?”

    “堂堂正正?”斯诺将那四个字重复了一遍,他的眼神和语气都变得很冷,“你那种拳击就叫‘堂堂正正’,而我到目前为止所做的就是‘偷奸耍滑’么?”

    “哈!”维京人张开双臂,笑着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

    “没错!你这小子就是偷奸耍滑!”

    “亏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啊!”

    “何止是偷奸耍滑,简直是卑鄙无耻啊!”

    周围的海盗们也都听到了斯诺和维京人的对话,一时间骂声四起。

    …………

    “别开玩笑了混蛋!”不料,向来都很有风度的斯诺,此刻却是大喝出声,“贴身消耗战本就是在正规拳赛里也很常见的战术,这能叫偷奸耍滑么?难道只有用你最擅长的模式和你对攻,才叫堂堂正正吗?”

    维京人被问得一愣,过了几秒才回道:“嗯……的确,贴身也是一种技术……并不算犯规……”

    “还有……什么叫‘对赢的执念本就没那么强’……”斯诺不依不饶,接着说道,“你这种怀着‘不管输赢、只要自己能打得漂亮’的想法的人……根本就不配赢!”

    “什么?”维京人也是奇了,“你说我不配赢?”他干笑一声,“呵……那你那种龌龌龊龊的拳击就有资格赢了吗?”

    “当然有!”斯诺言至此处,其摆出的架势亦生了改变,俨然是要展开对攻的样子,“不管你怎么贬低这种拳击……说它‘难看’也好、‘龌龊’也罢……这还是拳击!天才所打的‘华丽的拳击’,和弱者所打的‘实用的拳击’,都是一样的……弱者无法在天才的领域里击垮对方,所以他们舍弃了自己也同样喜爱的华丽、甚至舍弃了尊严……只为用胜利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和努力。

    “你又何曾了解,弱者们的心情……他们穷尽一生也无法实现的目标,却被那些有天赋的人轻而易举地达成;而你这才华横溢之人,却还在说着‘胜利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之类的风凉话……简直岂有此理!”

    “切……尽是些歪理……”维京人啐了一声,“怀着怎样的心情去打拳……是我的自由,看不惯我的话就来赢我好了……”他顿了顿,“遗憾的是……你们这些弱者根本赢不了我不是吗?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拿出些弱者的自觉来呢?与其用那种所谓的‘实用拳击’做些无聊的尝试,不如拿出你那‘华丽的拳击’来,漂亮地被我击溃……还痛快一些。”

    “弱者的……自觉吗……”斯诺喃喃念道,随即冷笑一声,“呵……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弱者的自觉。”

    言毕,其眼中杀机一现。

    维京人也感受到了什么,重整架势、严阵以待。

    那一刻,斯诺身形疾动……

    “连击是吗……而且是出拳数在四次以上的、留有后手变化的连击……”维京人早已试出了对手的“距离”,也在第一时间敏锐地判断出了对方的招法,“嗯……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威胁……”他在心中念道,“不过总归比贴身近战要好,至少化解这样的攻击还比较有趣。”

    他念及此处,斯诺的第一拳已至。

    啪——啪——嘭——

    “两刺……一直……”维京人的心中无比冷静,在那瞬息之间已捕捉到了对手下一拳的动向,“接下来是……由下巴处攻来的上勾拳!”

    呼——

    他的判断没有错,斯诺确是挥出了那一拳。

    维京人后撤半步,轻松避过,心里还在念道:“这拳的度有问题……说明……还没完……最后还藏了一记直拳吧。”

    斯诺的行动完全在对手预料之中,他在那记勾拳过后,便奋力朝后扬起了右手……

    “呵……毕竟是个弱者啊……”面对这最后的一击,维京人显得很轻松,他的思路非常清晰、不慌不忙地想道,“这也是大部分二流拳手永远改不掉的糟糕习惯——每当他们使用出拳数比较多的连击、在出到最后的一两拳时,就会打出‘电话拳’(即不含任何隐蔽性和假动作的出拳;普通人挥出的拳多半如此,在拳头打出去之前,手臂和身体的动作都已经明显预告了自己接下来的拳路……对职业拳手来说这就好像是‘打电话过来’一样,有充分的时间去‘接’),这种几乎是本能的动作即使用海量的训练去矫正、也未必能改过来,因为肌肉记忆是可以练出来的……但有些人的脑子就是跟不上……”

    维京人在看到那记“电话拳”时,便决定要就此结束比赛。

    他的方法也很简单——抢前一步,抡出一次后先至的截击。

    在已经看穿了对方下一拳拳路的前提下,这是最有效、也最具观赏性的破招方式。

    这种游刃有余的“一击ko”,也正是维京人一直在追求和贯彻的获胜方法……

    呼——

    维京人挥拳了。

    他仿佛已经看到斯诺倒在地上的样子、仿佛已经听到了宣告自己获胜的台词。

    然,这一瞬,惊人的异变生了……

    “什么!”维京人在自己的四十七场甲板拳击赛中,第一次喊出了这两个字。

    因为……他那自信满满的ko之拳,落空了。

    斯诺的“电话拳”是真的,并不是什么假动作;也许拥有零时差演算的封不觉可以在多重连击后还跟进这种复杂的“陷阱动作”,但斯诺的能力显然还不足以支持他完成这样的举动。

    但……斯诺还是没有被打中。只因……他在对方那截击拳挥来之际、在自己的“电话拳”已经力的同时,做了一件正常人做不到的事——他后撤了一步。

    听起来好像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实际上……却是无限接近于“不可能”的动作;其难度大概相当于顺时针转动右手的同时逆时针转动右脚。

    也正因如此,他打出了一记“不可能”的拳——后退中的反击拳。

    原本只是一记被人后先至的电话拳,在这“一步”之间,便化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不可思议的好拳。

    如果要拆解这个动作,那便是一次针对反击的反击,由此还可以判定包括此拳的准备动作在内……他之前的所有连击都有可能是陷阱的一部分。

    但……他真的有想那么多么?

    并没有……

    那后撤的一步,那凭着正常的大脑运转几乎不可能达成的神来之笔,其实……是他的“称号能力”所致。

    【追随者】称号能力:

    【名称:必闪(尽力而为型)】

    【特殊能力类型:主动】

    【消耗:体能值1oo】

    【效果:开启期间,身体将自行闪避所有理论上可以闪避的攻击(持续时间五秒,冷却时间一小时)】

    【备注:我并不建议你在面对那种非常密集的攻击时使用它,因为那很可能会导致你受到比承受攻击本身更严重的损伤。】

    斯诺的这个称号,无疑是他长期跟着工作室的带练大哥们升级而得到的,因此,这个称号的能力也有些坑爹。

    虽然这技能的消耗不大,效果也是“看起来很美”,但实际用起来就有点糟糕了……

    举个例子,比方说……斯诺若是在遭到机关枪扫射的时候开启【必闪(尽力而为型)】,能不能把子弹全闪过去另说,反正他的身体多半会自行扭成重伤。

    然而,在眼前这种对决中,这项技能却成了翻盘的关键。

    除了三名玩家之外,没有人知道——早在开打之前,能够看穿队友数据的封不觉便根据这个称号技而布下了战术……

    斯诺这个不咋地的称号技,恰恰才是一切战术的基础。

    觉哥和斯诺都很清楚,光靠“贴身纠缠”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万一维京人恼羞成怒和斯诺对着怼肝,那斯诺很快就会输;即使对方一直忍下去,也不一定抓不到正常的ko机会。

    所以,“贴身战”不过就是一种制造假象的手段。

    斯诺忙活了半天,并不是想用那种“消磨体力”的方法获胜,而是想用这种行为给对方下套……

    普通的圈套对维京人是没用的,在他这种真正的高手面前,一般的花招形同虚设,挑衅之类的行为多半也是徒劳。

    这些……在实战中也一一被证实了。

    要骗过维京人,还得在拳击以外的地方多下功夫,比方说……演技。

    斯诺最后的表演,自是在计划之中;他那热血澎湃的演说,并非有感而(这货自己就从来都不是弱者)……而是为了“改变打法”所做的铺垫。

    在这种情境下,斯诺突然摆出对攻的架势,维京人便会认为他的行为是“情绪使然”,不会感到任何的不自然。

    而此时的维京人……也绝对不会再去考虑“这人能用漂亮的拳击将我击倒”这回事,因为他早已在此前的纠缠中大致了解了斯诺的水准;那无休止的“贴身战”磨去的不止是维京人的体力,更多的是他对斯诺这个人的戒备。

    所有条件都已就绪,斯诺便冲了上去。

    在开启了【必闪(尽力而为型)】后,斯诺的身体相当于被两股力量操控着,斯诺自己的思维在控制身体进攻,而技能的力量则在负责控制身体做出闪避动作。

    正常的技术动作,再怎么高明和隐蔽……维京人也未必看不穿;但斯诺这种类似于“左右互搏(一手画圆、一手画方)”的技术,却是维京人从未领教、也无从预判的。

    于是,四十六战不败的男人,无奈地倒在了这神乎其技的“后撤反击拳”下。

    这一刻,甲板上鸦雀无声。

    而三名玩家也都在屏息凝神地观望着、祈祷着……希望这群npc没能看出斯诺“使用了技能”的违规行为。(未完待续。)8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