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重返咀魔岛(一)
    别看这个称号技的效果略坑,其实严格来说,它还是个“因果律技能”,且发动时也没有任何外放的能量或明显的特效;在维京人倒地后,至少在场的这些npc当中,没有一个人能看出其中的问题来的。

    于是,玩家们就这么顺利地蒙混了过去……

    到这个时间点为止,他们接到的三条支线任务,已完成了两条;而剩下的,无疑是要等登岛之后才能去做的了。

    …………

    拳赛尚未结束时,已是黄昏时分。

    打完之后,夕阳将尽。

    不过,在海上航行,是不存在“晚上睡觉”这一说的。

    混沌之海就好似一位喜怒无常的女郎,无论白天黑夜,你都得打起精神来随时准备应付她的各种情绪,否则就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因此,即便夜幕降临,海盗们也只是略微放慢了航速,其他事物基本都与白天无异。

    就这样……安娜女王复仇号在夜色中继续前进着。

    平静的夜,舒缓的风浪,让人难以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但那些经验丰富的水手,皆从这份平静中感受到了汹涌的暗流……

    …………

    夜色渐浓,但海面上的视野却变得比傍晚时更佳。

    不知何时,一轮血月,已高悬于夜空,将那黑色的汪洋映成了一片殷红。

    这种天象,封不觉和鸿鹄都曾见过,他们也都知道……这意味着他们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

    “伙计们!已经能看到岛的影子了!”很快,瞭望台上传来的一声呼喊,验证了他们的想法。

    此时的瞭望手,已不是白天的那位了,毕竟……在这个岗位上的人几乎是不能休息的,所以得找好几个人来轮班。

    眼下这位瞭望手的喊声也很嘹亮,而且他显然是具备某种与“声音”相关的特殊能力的,其喊声可以穿透整艘船,让船上的所有人都听见。

    吱——

    喊声出口后十秒,船长室的门打开了。

    黑胡子带着他那无形的威压走了出来,满面肃然地走上了舵手台。

    在路过一名干部身边时,他还用一个十分自然的动作接过了对方手上的望远镜。

    “降帆,减速。”接着,黑胡子便用甲板上的船员们正好能听见的嗓门儿,下达了一条新的指示。

    话音未落,海盗们便在命令声中井然有序地忙碌了起来。

    而封不觉他们仨作为“客人”,是不必参与这些工作的——说到底,他们也不懂如何操控这种大型多桅帆船。

    于是,闲来无事的三人干脆就聚集到了船首,利用自己过人的目力朝着远方裸眼眺望。

    “果然……地貌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呢。”鸿鹄毕竟是玩儿箭的玩家,s级射击专精者的视力在某些时刻比望远镜还要管用,他都已经能看到岛上的树木了。

    “呵……经过咱们上次的一番‘游历’,面目全非也是情理之中的。”封不觉颇有些得意地接道。

    斯诺本来想吐槽一句“你们是怪兽吗,来遛个弯儿就改变地貌是闹哪样”,但他想了想褐藻号的下场……选择把话咽了回去,转而说道:“那我能不能理解为,你们俩上次来这儿的‘经验’,在这次的剧本里几乎派不上什么用处了?”

    “应该是的。”鸿鹄回道,“咀魔岛本就是一处‘流放之地’、是类似于‘监狱’的存在;但在我们上次临走前,这座岛上的总设计师、或者说‘监狱长’,已经领便当了……在这一前提下,主世界的时间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年,现在岛上是什么情况,我们实在不好判断。”

    “我倒是可以确定一件事。”不料,觉哥这时又跟了句让人颇为意外的话。

    “哦?”鸿鹄疑道,“莫非你在那次团队噩梦本后又来过?”

    “那倒没有。”封不觉回道,“只是……”他抬起一手,头也不回地指了指天上的血月,“那个……你应该见过挺多次了吧?”

    “你是说……血月?”鸿鹄接道。

    “没错。”觉哥点点头。

    “嗯……”鸿鹄若有所思地念道,“的确……我在很多剧本里都见过血月,而且,那些剧本似乎都是发生在主宇宙中的。”他顿了顿,看向觉哥,“我早就怀疑这之间有什么联系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解开这个谜……”

    说到这儿,他便用一种询问的眼神看向了封不觉。

    觉哥见状,微微一笑,耸肩回道:“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谜,真相就是……但凡出现血月的地方,就代表有‘幻魔教会’的势力在这个区域活动。”

    “哦!”鸿鹄一听那四个字,便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原来是幻魔教会!嗨……原来血月是……”他没有说下去,而是托着下巴、眼神疾动……

    看起来,封不觉给出的这条关键信息,帮鸿鹄解决了一系列的问题,他需要一定的时间把脑中很多支离破碎的线索缝合起来。

    觉哥和斯诺也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鸿鹄的反应意味着什么,所以两人都没有打搅他,只是默默地等待着。

    大约三分钟后,鸿鹄方才尴尬一笑,复又开口道:“不好意思……脑子有点慢。”

    “没事。”封不觉当即接了一句很有其封氏特色的夸奖,“这年头,有‘脑子’已经是难能可贵了,速度上再苛求就没意思了嘛。”

    这句话传入耳中的刹那,鸿鹄久违地虚起了眼、斜视觉哥:“你知道吗……跟你的每一次接触,全都是一次考核自己究竟成长了多少的好机会。”

    “呵……那种隐隐的暴躁和冲动,以及将其压制下去的心性,提醒着你,自己已经比以前更成熟了是吗?”封不觉总结得还挺准确。

    “咱还是聊聊幻魔教会怎么样?”鸿鹄并不准备和对方就那个话题聊下去。

    “可以啊。”封不觉道,“我大致上也算是这个组织的三大扛把子之一吧,有什么不懂的你尽管问,我会按照心情和情报的价值有选择性地回答你。”

    “”下一秒,鸿鹄口中就发出了屏蔽音,看起来是一个激动带出了一些不太和谐的语气助词。

    “怎么啦?那个教会很厉害吗?”不明真相的斯诺见鸿鹄如此失态,也好奇地问道。

    “幻魔教会是由三名实力仅次于四柱神的‘世界级精英’创建的主宇宙秘密结社,其信徒数量、具体目的、总体战力等等统统不明……”鸿鹄解释道,“根据官方放出的情报,以及论坛上的一些玩家总结、猜测……那三名首领应该分别是萨摩迪尔、塔利欧姆、以及夺灵。”

    “夺灵已经被干掉了哦。”封不觉在旁适时地插嘴道。

    “然后你就上位了是吧?”鸿鹄又转头看着觉哥应道。

    “没有啊。”封不觉摊开双手,“他还没被毙的时候我就掺和进去了,嗯……是在s2预赛的时候吧……通过萨摩迪尔的关系介入的;不过……那个时候预赛还没有公开录像,所以这事儿也没什么人知道。”

    “你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隐藏身份……和主宇宙多少高阶存在有勾结……说起来……斗魔你都能叫得动……到底是闹哪样?”鸿鹄扶了扶眼睛,一连问了几个性质接近于吐槽的问题——他也知道,像这种情报,别人是不会轻易说出来的。

    然,封不觉是个难以预测的人。

    此刻,觉哥居然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回应道:“你要这么问的话……”他微顿半秒,接道,“往大了说……现在主宇宙的所有高阶势力,除了‘斗魔’和‘黑胡子’之外,基本都是我的小砸。”

    ...

    ...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