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重返咀魔岛(二)
    船,缓缓驶入了咀魔岛所在的海域。

    当年被紫色迷雾覆盖的、体积不明岛屿,如今已分崩离析。

    远远看去,可见一片片大小不一的碎土,正星星点点地缀在海面上,暴露在血月的照射之下。

    “船长,前面地形太复杂了,不能再往前开了。”当降帆减速后的女王复仇号靠近那些岛屿的碎片时,瞭望手又高声朝黑胡子喊了句话。

    黑胡子的反应也很果断,闻言后,他几乎不假思索地下达了一个命令:“抛锚。”

    …………

    毕竟是带奖励性质的节日模式,玩家们所面对的难度和当初排“团队噩梦”进本时大不一样。

    上次来咀魔岛时,封不觉和鸿鹄的等级也就比现在的斯诺高一点点,他们的战力也明显不及岛上的高等级np;而且,岛屿上空被有毒的紫色迷雾完全覆盖,不但限制了玩家们的制空能力,还给他们加上了“使人感到不适的体感(如饥饿、口渴、疲劳、疼痛等等)将被高度还原,如不进行缓解则会造成各项数值的急剧下降”的debu;更恶劣的是,系统还不断地发布着“无法完成就直接抹杀”性质的阶段性任务。

    但眼前这回登岛……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且不说觉哥和鸿鹄的战力究竟涨了多少,也不说那毒雾散去能给大伙儿省多少事儿,最关键的一点其实是……整个黑胡子海贼团,现在和玩家们是结盟状态。

    说得再直白一点有一整船的强力炮灰可供觉哥他们利用。

    “蒜头,戈弗雷,马迪。”船刚停稳,舵手台上的黑胡子便朝甲板扫了一眼,随即对着那三位下令道,“由你们三个领头,带十个人,先下去查看一下。”

    “是,船长。”对于船长的命令,蒜头可是毫不含糊,他立即应声,并给了身边的戈弗雷和马迪(直到此时玩家们才知道体毛哥是叫这个名字的)一个眼色;那两位也是心领神会,当即就行动起来……

    他们仨办各种事的效率都很高,三分钟不到,蒜头和戈弗雷已备好了登陆用的小船,马迪则负责从人群中挑出了十名在船上资历尚浅的水手。

    待那十三人尽数上船后,甲板上的海盗们便通过滑索将这艘固定在女王复仇号侧舷的小船平稳地下放到了海面上。

    小船一入水,包括戈弗雷和马迪在内的十二人就抄起船桨开始划船前进了。

    “慢慢划,留神水下。”蒜头哥是唯一一个没有在划船的,不过他的任务更加费神;此时,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头骨形状的探灯,坐在船头,密切注意着前方的风吹草动。

    在这暗礁四伏的地带,选用这种靠船桨驱动的小船航行,相对而言还比较安全,基本上不用担心触礁;当然了,蒜头哥所担心的本来也不是触礁,而是别的事物……

    …………

    “三位。”将探路小队派出去之后,黑胡子便来到了三名玩家的身旁,对他们说道,“有些事情,现在可以跟你们说了。”

    “哦?”封不觉一听就觉得这话里有话,“听这意思……这些事儿……先前不太方便讲呐。”

    “是的。”黑胡子面无表情地回答,“因为你们听过之后很可能会后悔跟我合作、或是借机跟我讨价还价。”

    “嗯……”鸿鹄也从对方的言语中分析出了一些信息,即刻接道,“所以……此时此刻,我们就连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了吗?”

    “呵呵……”黑胡子笑了,那笑容中透出的是一名海盗应有的卑鄙和无信,“那种‘余地’从来就不曾存在过,如果你们觉得它存在,那一定是我出于某种目的……故意让你们产生了那样的感觉。”

    “行啦~我本来也没指望你会多有信用。”封不觉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念道,“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事情还要从几个月以前说起……”黑胡子接道,“当时,我刚回到这艘船上,为了让接下来的行程更有效率,我派了一个有着特殊能力的探子出去……而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在主宇宙各处帮我打听旧部的下落,并确认那些我藏匿宝藏的地点是否起了变化。”

    “让我猜猜……”封不觉道,“你那个探子是不是一个爱跳舞的黑影人?”

    此话一出,黑胡子眼神微变,不过他很快就掩盖了心里的情绪,冷笑一声:“呵……你知道得还真多啊。”

    “还好吧,你接着说。”封不觉仍是语气轻松,给人以莫测高深之感。

    “长话短说……”黑胡子也不想透露太多别的情报给他们,才说两句就搬出了“长话短说”的句式,“最后一次给我捎来消息,便是他来到这座咀魔岛的时候。”

    黑胡子说话间,将手伸进了他那船长外套的口袋,取出了一个银色的、比一般的马克杯还要大一些的海螺:“这是他用来向我传递消息的‘念螺’,你们可以摸一下。”

    “摸?”斯诺当即面露疑色,因为他在看到那物品时,第一反应就是这应该是一个类似录音电荒的装置,只需要“听”就可以了。

    但……黑胡子却说让他们去触碰。

    “是的,用手摸。”黑胡子将视线转向斯诺,如是应道。

    见状,三名玩家立刻交换了一下眼色,并达成了共识;他们几乎是同时将手放到了那个银色的海螺上……

    那一瞬,一段凌乱的信息似电流般涌入了他们的脑海。

    这些内容,既不是“声音”,也没有“影像”,单纯就是“信息”,就好像有人把自己的一部分记忆直接传输到了你的脑内一般。

    “嚯~”斯诺的精神力比较差,在接收完“念螺”的信息后不由得踉跄几步,差点儿摔倒。

    封不觉和鸿鹄都还能站稳,不过他们也没有将手在那海螺上放太久,因为他们已经隐隐感觉到这玩意儿有点儿“精神侵蚀系物品”的特性。

    “舞之影最后一次给你消息,距离现在多久了?”几秒后,封不觉望着黑胡子,抛出了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问题。

    而黑胡子的答案却是:“足够久了……久到我已不期望能再次见到他了……”(未完待续。)

    ...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