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 重返咀魔岛(三)
    即使如今已经分崩离析,但咀魔岛依旧是个面积不明的所在,仅从登6的这一侧看来,仍无法判断眼前的这块“碎岛”究竟有多大。BiQuKu★网W√

    另外,岛上那些致命的环境要素也让人大意不得,因此,探路是很有必要的。

    下水后五分钟,蒜头所带领的探路小队已安然驶过了横在女王复仇号前方的那片浅滩。

    因为海面上没有雾气,而且蒜头的手上有灯,所以大船上的海盗们可以直接望见小船上那些人的行动。

    只见,在短暂的停顿和观望后,蒜头便拿着手上的骷髅提灯,第一个踏上了沙滩。

    在海盗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永远不要光着脚踏上一片陌生的6地”。

    虽不是干部,但蒜头好歹也算是黑胡子海贼团的资深成员,这话他不可能没听过;因此,先前准备小船的时候,他便特意去穿上了一双宽松的长靴。

    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这又不是刀山火海,只是沙滩而已,光着脚踩上去又如何呢?

    答案就是……

    呲——

    蒜头刚在岸上站了三秒左右,小船上的众人便齐齐听到了一阵儿类似铁板烧肉的动静。

    蒜头的反应极快,声音刚起,他便转身一扑,回到了小船上……随后只将身体横在船上,两脚则悬在小船的船舷之外。

    “是蝗沙!赶紧拿刀给我挑了!”蒜头人的飞扑动作才做到一半,话已经喊出口了。

    坐在船的马迪也是眼疾手快,当即抽出腰间弯刀,刷刷刷几下,就把蒜头的鞋子削碎;待那沾了沙子的鞋碎成数份儿落入水中后,蒜头又是一个翻身,屈膝入水,用极快的度在海水里涮了涮脚,这才收腿回到了小船上。

    “切……真他妈晦气。”脱离了危险后,蒜头在小船上坐定,啐了一声,再下令道,“回吧回吧,这地儿是没法儿登6了。”

    小船上的船员们也没多话,顺势就拿起桨来,调头返航。

    另一边……

    看到了这一幕的玩家们,自是心生疑问,斯诺第一个问道:“那是怎么了?沙滩上有什么东西吗?怎么还没上岸就回来了呢?”

    封不觉和鸿鹄也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故而没有立刻搭腔。

    “看起来是‘蝗沙’。”不过,见多识广的黑胡子,已经看出了端倪。

    “哦?”封不觉顺着对方的意思,试探着问道,“难道那沙滩上的沙子是某种腐蚀性物质?”

    “不是‘物质’,而是‘动物’。”黑胡子应道,“‘蝗沙’是一种看起来非常像是普通沙子的动物。”

    “让我猜猜……”斯诺不知为何面露微笑,“还是种食肉动物?”

    “不仅是肉,它们连毛皮和纺织品也吃,而被消化掉的物质……会以一定的比例,转化成新的蝗沙。”黑胡子回道。

    “嚯~”封不觉听到这话时,几乎是本能地接道,“好东西啊,完全可以利用啊。”

    “呵……”闻得此言,黑胡子似是想起了什么,饶有兴致地接道,“很久以前,我的海贼团里曾有个搞建筑设计的家伙……名字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他以前是专门帮某个小国的暴君设计监狱和刑具的。”黑胡子看着觉哥,再道,“总之,那家伙的想法和你很类似。在他的建议下,我在船上建了一个‘蝗沙池’,专门用来处理尸体;不得不说……那池子的确是挺方便的。只要把抓来的俘虏扔进去……一分钟不到,连人带衣服都会消失得一干二净,而他们身上的金属、木头和纸张之类的东西都能完好无损的保留下来。”

    “我猜……故事到这儿才一半。”鸿鹄已从黑胡子这段话里的几个“过去式”(对方在讲英语)隐隐猜到了什么。

    黑胡子又笑了笑,接道:“呵……不止一半,因为接下来就是结局了。”他停顿了一秒,再道,“池子建成一个月后,在某个风高浪急的下午,那位搞设计的老兄一个不小心……自己掉了进去;呵呵……他用生命告诉了我两件事——其一,他好像忘记给池子设计一个在生意外时可以紧急施救的装置了;其二,在一艘摇摆不定的船上养殖蝗沙这种动物并不是什么好主意。”

    “ok,故事很感人。”封不觉似乎对黑胡子的故事不怎么感兴趣,“那啥……你应该不介意我过去采集一些动物样本留个纪念吧?”

    “哈!‘留个纪念’吗……”黑胡子觉得这四个字很好笑。

    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很好笑。

    “随你便,要不要我单独给你艘小船。”黑胡子回道。

    “不必,我自己有办法过去。”封不觉说道,“不过,我想问你要一个可以用来装蝗沙的容器。”

    “哦……”黑胡子应了一声,扬手往虚空中一抓,晃眼间,一个玻璃瓶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个瓶子,玩家们此前也见过,正是黑胡子原本准备用来装“褐藻号”的瓶子。

    “嗯……”封不觉从目光灼灼的黑胡子手中接过了那个玻璃瓶,他本来想说一句“你这就有点儿小心眼儿了吧”,但想了想,还是把话给憋了回去。

    …………

    数分钟后,蒜头哥他们的小船回来了,而封不觉则已经用月步去沙滩那儿走了个来回。

    因为觉哥的【踏虚】具有“在半空站立一段时间”的特效,所以他采集沙子时几乎没有什么困难和危险,很快便已完成。

    蒜头哥向船长简单地交代了一下情况后,黑胡子便下令海盗们起锚舵,欲换一个地点登6。

    然而……就在起锚的时候,生了意外的情况。

    “用力啊兔崽子们!都没吃饱饭吗?”玩家们在甲板下方遇到过的那位沃格先生,此时已来到了甲板上方,指挥着水手们起锚。

    多桅帆船上,自然没有现代船只用的锚机(将船锚卷回来的设备),这船上9o%的事儿都是人力搞定,起锚也不例外。

    对黑胡子海贼团的船员们来说,这项工作也并不算困难,有些干部连转轴(可以理解为用人力驱动的锚机)都不用,凭一己之蛮力就能把船锚生生给拽上来。

    但眼下,就在这临岛的、海床并不算深的地带,水手们愣是用尽了力气也不能将锚拉起半分。

    “让我来!”就在负责起锚的水手们陷入困境之时,此前那位在甲板拳赛第一轮落败的“开瓶器”老兄站了出来。

    别看这位在拳赛中打输了,但在不限制实力的前提下,他可是相当强的——尤其在“力量”这方面,开瓶器自信不在船上的部分干部之下。

    “哦,是你小子,来得正好。”沃格一看是开瓶器过来帮忙,赶紧招呼旁边的喽啰们让开,“都起开,让他来。”

    开瓶器也不含糊,待众人让出一定的空间后,他无视了收锚的转轴,直接抓起拴锚的铁链,提起一口气就开拽。

    他这一拽还真有效……

    锚丝毫没有起来,倒是船倾斜了几度。

    “啊——”几秒后,开瓶器显然是脱力了,他叫唤一声,一松手便坐倒在地,“喝~这什么情况?”

    不仅是他,周围的人也都是惊疑交加;连船都动了,锚还是没动……那肯定跟水手们有没有使劲儿无关了。

    “锚在水下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吧。”就在此刻,鸿鹄走了过来,给了海盗们一个可能的假设。

    沃格听罢,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应。

    不过,他还是采纳了鸿鹄的话,随即就对海盗们道:“都听见了没有?还愣着干嘛?下去几个人看看啊。”

    话音落时,靠近船舷的几名海盗面面相觑,稍稍迟疑了几秒后,便有四个人相继翻出船舷,跃入了水中。

    在黑胡子的船上,纵然是最底层的那些水手,也是个个儿身怀绝技;高台跳水(甲板距离水面还是有点距离的)根本不叫事儿,在水下待个三五分钟也是基础活儿。

    只是……在海面下的黑暗中视物的能力,还真就不是谁都能行的了;刚才跳下水的那四位,在水下最多就能看到身边两米内的事物,和白天牺牲的厄迪尼实不可相提并论,但比普通人也强多了。

    …………

    时间,在等待中流逝……

    随着那四人潜入海底的时间越来越久,甲板上那些人的想法和心境也在生着微妙的变化。

    “不能等了。”忽然,封不觉走了过来,开口便道,“我也下去看看吧。”

    海盗们和玩家们的目光瞬时都被他吸引了过去,站在远处的黑胡子也不由得将余光移了过来。

    “嗯……这倒是让人有些意外啊……”斯诺不禁轻声吐槽道,“在这种看起来只有危险而没有利益可图的状况下,居然挺身而出了……”

    “呵……我早已放弃去捉摸他的想法了。”站在他身旁的鸿鹄听到这句,当即轻笑一声,并压低了嗓门儿应道。

    他俩说话间,觉哥已蓄势待。

    却见,他掏出【氧气烟斗】往嘴里一搁,二话不说就爬上了船舷。

    两秒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封不觉在船舷上挺身站起;紧接着,他张开双臂、向前一倒……用一个“信仰之跃”的动作,跃入了前方那冰冷的混沌之海。(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