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重返咀魔岛(四)
    这次进本,系统没有给予封不觉什么限制;在漆黑的海底,他亦能凭借数据视角看清很多东西。

    所以,在跃入水中后,觉哥一眼就看清了底下的情景。

    但见,一只体型比非洲象还要大的章鱼正卧在海床上,用它的身体缠住了女王复仇号的船锚;那四名下海查看的海盗,全都被卷在了章鱼的触手中。

    “到底是黑胡子海贼团的船员,竟然都还活着……”在朝下潜的过程中,封不觉心中念道,“从那位‘开瓶器’老兄拉动船锚时的情况来看,这只章鱼的重量应该比整艘女王复仇号还要重,但是,前者的体积却连后者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可见这怪物的身体密度极高。

    “被这种生物缠吸卷住,即使是金属都有可能变形,普通人类肯定会在瞬间就被挤成肉泥的;但是……这几名船员,却能在闭气的状态下支撑至此。”

    虽然不会游泳,但是靠着在水下发动月步,觉哥一样能保持极高的机动性。

    不多时,他已然靠近了目标。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封不觉进入怪物的攻击范围的刹那,一条触角顺势就朝其卷了过来。

    “啊……体型差距什么的,还真是让人没辙呢……”封不觉没有怎么犹豫,在内心短暂地吐槽后,便召出了【马孙】。

    随着觉哥召唤专精的不断成长,这最初只有d级的召唤物,如今已是妥妥儿的a级战力;别说对付个章鱼了,搞定个把怪兽(其实从设定上来讲,《奥特曼》系列中的大部分怪兽都非常强,远不止是体型大、会拆拆模型建筑而已)都不在话下。

    “超……咕……黄金……咕噜……中华斩……嘎啦啦……舞!”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在水下、明明嘴角还叼着烟斗、明明只是面对一只智能有限的无脊椎动物……封不觉依然是近乎执着地一边吐气泡一边念出了招式的名字。

    无论如何,马孙的攻击还是很奏效的,对于章鱼这种动物来说,斩击无疑是相当克制它的一种攻击手段。

    短短数秒,那怪物的一整条触手就被切成了好几十段、碎裂浮散。

    嘭嘭嘭

    下一秒,只听三声连续的闷响乍起……

    或许是察觉到了实力的差距、或许是本能地感到了危险,那章鱼在与觉哥交手了一合之后,便果断地松开了船锚、连喷几口墨汁,旋身欲遁。

    “比想象中更为狡猾呢……”对封不觉来说,那些墨汁根本没有意义,他的观察方式不会受到那种东西的影响,“本来是可以放你走的,但你在这种状况下居然还打算把那四个人给一起带走……这就未免有些贪了吧。”

    思索之际,觉哥已然使出【灵识聚身术-改】,并用连锁月步高速追了上去。

    章鱼这种动物,瞬间爆发出的游速非常惊人,它们还会利用体管喷出水流的方法,来达到推进加速的目的。

    可惜,论速度,封不觉在整个主宇宙中也算第一梯队,没理由输给这种低阶的怪物。

    追、砍。

    马孙的持续时间是足够的,足以让封不觉把那整条章鱼砍死。

    当然了,最终……他还是没有那么做。

    那怪物的智能的确比觉哥想象中更高,在遭到追击之后,它迅速地意识到了自己被追的理由,随即就放开了仍被其吸在洗盘上的四名海盗。

    一看那四名船员得救了,封不觉也就不再深追了,毕竟这也不是那种打死怪物能收到经验、爆出装备的游戏,赶尽杀绝也没有太大意义。

    长话短说……

    五分钟后,封不觉和那四名海盗皆回到了女王复仇号上。

    此时,沃格先生也已经指挥其他人把船锚给收上来了。

    黑胡子像个局外人一样,对整件事冷眼旁观,什么评论都没发表,只是在事情解决后,催了一句:“可以起航了吗?”

    而那四个被救起来的海盗,也只是简单地对觉哥说了几声“谢谢”,听起来还挺敷衍。

    就这样,在平息了这场小小的风波后,海盗船重新扬帆、开始寻找新的登陆地点。

    …………

    与此同时,咀魔岛另一端。

    一个穿着僧侣袍的人影从水面下缓缓行出,踏上了咀魔岛的土地。

    虽然他是从水底出现的,但他的身上并没有沾上哪怕一滴水;虽然他踏在了沙滩上,但他的鞋底和衣摆也没有沾上一粒沙。

    就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和周围的环境隔绝了。

    “比想象中花了更长的时间……”被疯眼称为“大师”的这个男人,在上岸后便喃喃念道,“不过……这个距离,无疑已在封不觉和‘那两个家伙’的探查范围之外了;为了保证‘计划的倒数第二步’万无一失,这种程度的谨慎还是必要的。”

    就在他说话之间,忽然,临近沙滩的树丛中,传来了一阵响动。

    大师对此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意外,他只是默默地站立,等待着变故的来临。

    数秒后,一名身形魁梧、黑髯及腰的壮汉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这个相貌凶恶的哥萨克人,曾经也在封不觉的面前出现过……在《猎人岛》的剧本中,他以福德的仆人身份登场,并且身负着那个剧本的“隐藏波ss”身份;不过,觉哥在那个剧本里并未触发这一剧情,故而没有与其正面交手过。

    “是你啊……”大师看到那人,淡定言道,“我记得……是叫‘伊凡’对吧?”

    伊凡点点头,他是个哑巴,只能用这种方式进行回应。

    “你来这儿干嘛?”大师问道。

    伊凡比划了几个手语。

    “迎接我?”大师冷笑,“呵……我发信号给你们,可不是为了让你们花费人力来做这种无畏之事的。”

    伊凡闻言,思考了一秒,随即单膝跪地,神情紧张地低下了头。

    “行了……起来吧。”大师摆了摆手,“我又不是什么魔头,若是连这种小事都要杀人,我早就无人可用了。”

    伊凡松了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但他脸上的冷汗还是在往下流淌,身体依然是一种紧绷的状态。

    “既然你都来了,就头前带路吧。”大师停顿了几秒后,接道,“‘新祭坛’的建设应该已经完成了吧,先带我去那里看看。”(~^~)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