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 重返咀魔岛(六)
    登上岛屿后,海盗们在海滩边收拾一番,擦亮了弯刀、给火枪填上了火药、等完了各种技能的pc们也有类似设定,但他们看不见游戏菜单之类的东西,只是凭感觉……

    总之,整备了五六分钟,他们便列好队,向着岛上的密林进了。网8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人,是疯眼。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当黑胡子提起要带上这家伙的时候,封不觉、鸿鹄和斯诺就全都猜到了疯眼会被当成探路用的小白鼠。

    而紧随疯眼其后的,是黑胡子手下的一名干部。

    这名干部的名字叫涅斯鲁,看面相大约四五十岁,不过实际年龄可能几百上千他穿着很普通的短衫、中裤,腰间也配着很普通的弯刀和火枪,要说他身上有什么比较突出的特点,那应该就是他头顶的“蛋糕头”型了。

    可以想象……在海上,要保持这种“立起来”的头型无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别说是干部了,就算是黑胡子这船长,也难免要被风吹水淋的……因此,某种意义上来说,涅斯鲁的蛋糕头比任何衣着和物品都更能凸显出他的与众不同来。

    随后,跟在涅斯鲁后面的,是蒜头哥他们那三人组作为安娜女王复仇号上的中坚人员,在遇到突情况时,他们的经验和战力都可以给涅斯鲁提供很好的帮助。

    接着,还有五名以战斗见长的普通水手,跟着蒜头哥他们,随时准备做出支援。

    以上这十个人,就是这支“寻宝队”的先头部队了他们是队伍中最危险的一批人,时刻都得保持警戒,要不然很可能被类似“蝗沙”的东西杀个措手不及、性命不保。

    而黑胡子以及三名玩家所处的位置,在那十人的后方,即队伍里最轻松、最安全的位置。

    再往后看,玩家们的后方,还有一名船上的老干部沃格先生。

    这名性格暴躁、说话难听的老水手,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由他在队伍当中坐镇,黑胡子也能省不少心。

    而沃格先生身后那十几人,基本上全是普通水手了,黑胡子带来的另外两名干部,都留在了队伍的最后方断后。

    那两位,是一对半兽人兄弟,哥哥叫马克蹄大,其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弟弟叫马克脖粗,其头部是马、脖子以下则是人。

    两兄弟都属于头脑简单、四肢极度达的类型,大致就是那种……“很适合当海盗、但这辈子都不可能自己当船长、真要当上了也会很快导致船毁人亡”的类型。

    从黑胡子安排的这个队伍和队形也不难看出,这剧本的难度不算高只要玩家们愿意,混在这队伍里一直混到通关都是可以的。

    本来……应该如此的。

    然而,即使系统也无法预料到,会有“不受其控制”的意外因素介入。

    事实上,当那位“大师”出现时,整个剧本的走向和难度就已经失控了。

    如今这剧本的难度,并不是用一般意义上的“普通”或者“噩梦”可以衡量的,因为不管是“普通”还是“噩梦”,终究也是在系统的调控范围内的一系列因果事件的汇总。

    但玩家们现在正在经历的一些事,与“维入侵”一样,并不是系统可以在“游戏规则”之内进行调控的事态。

    所以,接下来会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

    就在封不觉他们跟着黑胡子的人马在“北岛”的密林中穿行时,安娜女王复仇号上,那个自称为“肯”的、一脸疥疮的驼背男子,也有所行动了……

    “那家伙已经在南岛登6了吧,这让人绝望的高能量反应……不知道封不觉现了没有。”但见,肯拿着一瓶酒,坐在船舱的角落,自言自语。

    “现了又怎样?你能保证他会站在哪一边吗?”还是肯在说话,声音没变、但语气判若两人。

    “呵……这倒也是,谁也无法预测那个男人的想法。”肯又变回了之前的语气,笑了一声。

    “封不觉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依我看,我们大可不必将他卷进来,反正我们决定来执行这次任务时,也没有打算借助第三方的力量。”

    “呵呵……那家伙肯定也不希望把封不觉卷进来吧,毕竟那是封不觉啊……把别人辛苦经营的计划变成泡影、让全世界都按照自己的计划走上邪道是他最擅长的事了。”

    “你的意思是,将他牵扯进来反而会增加我们的成功几率吗?”

    “没错……

    “当前的局面下,我们是破坏者,而那家伙才是经营者。

    “论实力,我们处于绝对弱势,根本不可能与她正面交战。

    “我们身为破坏者的唯一优势就是可以主动出击、且不需要太多的章法。毕竟……就算我们对付不了那家伙,收拾一下幻魔教会的喽啰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在这种前提下,封不觉的介入和搅局……势必能极大地增加我们这边的胜算。”

    另一个语气听完这几句,沉默了几秒,再道:“但是……即便假设封不觉会在了解了相关的信息后站到我们这边,论硬实力,他也绝不是二十三的对手吧。”

    “啊……我知道,如今的二十三,算上你、我,再加上那三名玩家,也同样奈何不了。不过……我考虑的,是别的可能性。”

    “那是什么?”

    “哼……你就没意识到吗?”

    另一个语气没有回答。

    两秒后,第一个语气接道:“为什么我们的船和褐藻号接近时,二十三没有直接对我们的船起攻击呢?她毫无疑问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了不是吗?”他顿了顿,“非但没有攻击,还十分谨慎地在一定的范围之外就遁走了。”

    另一个语气思考了片刻:“因为她不想让封不觉现自己?”

    “正确。”第一个语气应道,“她在南岛登6,恐怕也是为了跟封不觉保持距离很显然,她能够非常精确地估算出封不觉的查探范围,故而一直在躲避着对方。”

    “这点……可以利用。”

    “嗯……我们,也下船吧。”

    言至此处,这个在旁人看来“独自在角落里自言自语的驼背酒鬼”……站了起来。

    ...

    ...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