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重返咀魔岛(七)
    “你们差不多也该注意到了吧?”在密林中走了一段后,头前带路的疯眼忽然开口念叨了一句,也不知他是在和谁说话。

    “你走你的,我们心里有数。”两秒后,跟在他后面的涅斯鲁顺势接话,随即又不动声色地回头,朝蒜头哥他们使了个眼色。

    蒜头哥也是心领神会,当即放缓了脚步,等着身旁的海盗们经过,慢慢地行到了黑胡子的身旁。

    “船长。”蒜头哥刚开口喊了声船长,黑胡子就直接说道,“无妨,要是遇到什么情况,你们可以见机行事、先斩后奏。”

    “是。”蒜头哥闻言,恭敬地诺了一声,便重新赶了上去。

    在旁人看来,这帮家伙的对话可能有些没头没尾、莫名其妙,但当事人都很清楚,他们在讨论的是同一件事这片森林里,肯定还有别人在。

    折断的树枝、路两侧被翻动过的岩石、拖动重物的轨迹等等,从树林里留下的种种痕迹推断,就在近期,应该有一大群人在这座森林中收集过各种材料、并搬往了某个地方。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想囤积物资还是制造某种设施,但不管是哪种情况……这群人仍然留在咀魔岛范围内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也就是说……海盗们作为“后来者”,随时可能和这些未知的人遭遇、乃至发生冲突。

    …………

    嗡嗡

    糟糕的状况,在五分钟后发生了。

    伴随着一声奇怪闷响,疯眼的脚步停止。

    “是魔法阵。”疯眼倒是淡定,就算他此刻戴着手铐、被限制了战力,但那船长的风范犹在。

    “你先别动。”涅斯鲁很快就看清,疯眼的右脚已经踩进了一个巨大的法阵边缘,因此,他赶紧张开双臂,拦下了身后的同伴们;整支海盗的探险队也顺势停滞了一下。

    “哼……”疯眼冷笑一声,扬了扬手上的镣铐,“你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敢乱缩乱动么?”

    涅斯鲁没有理会他,只是朝左右的林子里张望了两眼,随即再上前检查法阵。

    此时,那被触发的法阵正散发着微光,并不断地传出轻轻的“嗡嗡”声;若是凑近观瞧,便能看出一些符文光流在法阵正上方的空气中呈线性隐隐流动,而在地面上,也有比较清晰的光纹在浮动。

    涅斯鲁顺着那法阵的边缘望出去,发现这边缘的弧度很小,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由此可见,这法阵笼罩住了前方一个非常巨大的范围。

    “你看得懂?”疯眼见涅斯鲁神情专注,还稍稍期待了一下。

    “不,完全不明白。”涅斯鲁也没拐弯抹角,顺势就给了个很实诚的回答。

    “那你装模作样的看个毛?”疯眼也不跟他客气,纵然成了阶下囚,他也是想说就说、想骂就骂。

    “呵……看看也很正常嘛。”涅斯鲁还没回话,封不觉的声音就响起了,“就像那些引擎爆缸的人,明明什么机械原理都不懂,但也会支起引擎盖,站在那儿看上半天……仿佛靠看的就能把车修好一样。”

    说话间,觉哥已从后方走了上来。

    疯眼回头看向他,冷哼道:“哼……瞧你那东拉西扯的悠闲态度,想必你可以看懂是吧?”

    “当然可以。”封不觉回道。

    事实上,封不觉这回是真的能“看懂”这个法阵;就算他不通过数据视角去进行“硬解析”,也能明白个中的原理。

    因为……

    “这是幻魔教会的感应法阵之一。”觉哥一边说着,一边已走到疯眼身边,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就拍了一下疯眼的后背。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疯眼也是措手不及,当即被推得往前踉跄走了几步,整个人都进入了法阵之中。

    “你干什么?”重新站定的疯眼猛然回头,瞪着觉哥吼了一声。

    “我只是用行动告诉诸位,这法阵并不存在攻击性。”封不觉淡定地回道。

    话音落时,疯眼也后知后觉地低头看了看自身,他的确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那你自己进来好了!推我干嘛?”疯眼还是有些郁闷,故而多说了一句。

    “这话说的……万一我判断失误呢?你死好过我亡啊。”封不觉则用行动证明了……和他进行争辩、只会越来越郁闷。

    疯眼一听,那吹胡子瞪眼的,怒气值眼看着就窜上去了。

    封不觉也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调戏这位耿直的俘虏,故而快速地转移了话题:“说白了,这就像是串着铃铛的细线一样的东西,主要是用来通知布阵者……有人进入法阵的范围了。”

    “你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疯眼又问道。

    觉哥耸肩:“我曾经让负责这块的塔利欧姆向我展示和说明过幻魔教会所有常规法阵的图形和作用,其实也不算特别多……一百来个吧,且大部分是有一定规律的,有一些我都能画。”

    “听你这意思……你和幻魔教会有交情?”疯眼试探着问道。

    “有是有。”封不觉说着,自己也走进了法阵,并朝着涅斯鲁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可以继续前进了,“不过,那种交情……在关键时刻也未必可信。”

    涅斯鲁得到其指示,便示意后面的人跟上,于是,队伍又重新走了起来。

    “哼……互相利用是吗?”疯眼也再度迈步上路,边走边问道。

    “差不多吧。”封不觉道,“我的理念是,只要是在原则方面没有绝对冲突的人,当利益一致时,都是可以合作的。”

    “呵呵……听起来,黑胡子和你现在就是处于这种关系中啊。”疯眼也是老辣之人,立刻就道出了真相。

    “这就不劳您费心了。”封不觉也没有对这话产生太大的反应,镇定自若地接道,“眼下,你还是先设法从这种处境中活下来再说吧。”

    两人对话之际,三十人的海盗探险队,已然是尽数走入了法阵的范围中。

    从这个地方开始,封不觉便离开了原本所在的位置,来到了队伍的最前方,几乎与疯眼并排前进。

    因为他和幻魔教会的关系,所以由他在前面“刷脸”,肯定能省去不少麻烦。

    话说这么说没错,但……

    …………

    在一种越发紧张的氛围中,队伍又前进了十几分钟;正当周围的林子越来越密之际,异变……发生了。

    “小心!”涅斯鲁喊出这一嗓子的时候,一支魔法箭已是破风而至。

    这支箭是从众人侧前方的树林中射出的,且不偏不倚,直奔封不觉的面门。

    觉哥倒也不慌,像这种速度的攻击,凭他的反应速度、加上零时差演算的帮助,有无数种方式可以闪过;不过,为了防止身旁那战力受到限制的疯眼被波及,觉哥还是很谨慎地使出了灵犀一指,直接将那魔法箭给夹住了。

    “我说……”在那魔矢消散之际,封不觉已是转头高声朝林子里说道,“动手之前倒是看看清楚啊,你应该认得出我吧?”

    他这句话说完后,等了几秒,但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怎么了?”觉哥见偷袭者没有反应,又接道,“你觉得我是冒充的,不敢确定吗?”

    可第二句问完,林子里还是没动静。

    这一瞬,封不觉便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撤!”一秒后,觉哥神情一变,一扭头就冲着身后的海盗们大喝一声。

    可惜,他这声喊得还是有点儿晚了。

    几乎就在他那个“撤”字出口的同时,一阵强光便从队伍后方爆发出来,直窜天际。

    剧烈的光能如火山喷发一般从地下喷涌而出,形成一道圆柱形的冲天光柱,并迅速扩张,对这个区域内的一切进行了一次无差别的恐怖打击。

    光爆过后,从高空俯瞰北岛,便可见……这块岛上已被炸出了一个正圆形的缺口,缺口中那沸腾的海水,还在冒着滚滚浓烟。(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