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孟浣献计

      很明显,敬晖对杨守文的决断很满意。
  
      所以在两人交谈时,他并没有再去谈论那劳什子张寻求,还有柏山沟的几千兵马。
  
      他更多的是谈论弘农杨氏,以及杨承烈回归杨氏之后的变化。
  
      “陛下此前西去西京,其实也是为令尊助阵。
  
      你应该清楚,弘农杨氏如今大不如前,各房之间的矛盾也非常大。令尊当年是等同于被赶出弘农,这里面是不是还有玄机,无人知晓。总之,并非想象中顺利。”
  
      杨守文倒是对这其中的过程不太清楚,听敬晖如此说,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敬晖道:“我与你从父杨执柔有些交情,他对我说过一些其中的事情。
  
      本来你杨家族内并不统一,后来是陛下派人前去和杨家各房进行了交涉。至于交涉的内容,便是你从父也不清楚,反正在陛下抵达长安之后,各房就统一了态度。
  
      这其中,有杨家没落,需有人挺身而出的原因之外,还有便是陛下和太子,对你父子期盼甚殷的缘故……但也正是如此,日后你返回洛阳,势必成人眼中刺,需多多小心。”
  
      敬晖和杨守文并无太深厚的交情。
  
      他能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想必也是考虑很久。
  
      杨守文不知道敬晖为何如此关心,但内心里还是颇为感激,于是拱手深施一礼。
  
      “你心中定然奇怪,为何我会和你说这些。”
  
      敬晖说罢,负手而立,发出一声轻叹道:“你是狄公所看重的人,而我与桓彦范和崔玄暐,都曾受过狄公的恩惠。狄公当初谏言陛下扶立太子,其实也是深思熟虑。
  
      只可惜,狄公去岁突然故去,使得他未能所有事情安排妥当。
  
      想来他与陛下也提过这件事,所以陛下才会不惜亲自为令尊助阵,前往西京,同时还把太平公主和相王带走,实则是希望太子能够趁此机会,在洛阳有所建树……
  
      我也希望太子可以平稳过渡,但是朝中有些人,只怕未必愿意如此。
  
      青之,说这些,也是要提醒你……日后你要面对的危险,恐怕是你从未面对过的。所以你要打起精神,务必要完美的解决那些和蛮叛军,这对你而言非常的重要。”
  
      杨守文听完了敬晖这番话,突然明白了!
  
      武则天此前任命他都督八州兵事的时候,并未想到有和蛮人的介入。
  
      虽然杨守文成功平定了飞乌蛮,但对他而言,这个功劳还不足以让他可以立足朝堂。
  
      杨守文需要更大的功劳,需要更大的名望。
  
      虽然以前杨守文在文坛上有些名气,可一旦步入朝堂,他那些名气并不是很重要。
  
      有唐以来,那些名臣大都有极高的文化素养。
  
      可是他们能够立足朝堂之上,更多的是依靠自身的功勋和能力,而非是几首诗词。
  
      这,是一个资历。
  
      恰恰杨守文就欠缺这个资历。
  
      如果武则天想要提拔他的话,首先要考虑他是否能够服众。
  
      固然,他那些诗词和小说可以让他在士林中享有声望,但想要令那些王公大臣们低头,是需要实打实的功劳才行。
  
      杨守文犹豫一下,轻声道:“那叛军若败,我当如何?”
  
      敬晖笑了!
  
      那双如剑浓眉挑了一下,道:“青之倒是好气魄,连叛军都未见到,便以胜券在握?”
  
      “胜券在握倒说不上,可如果连这些蛮人都打不过,如何立足朝堂?”
  
      听了他这话,敬晖笑意更浓。
  
      他点点头,笑容渐渐隐去,眸光也随之变得凝重起来。
  
      “青之,飞乌蛮虽然也起兵作乱,却与和蛮性质不同。
  
      说穿了,那只是孟凯个人的野心作祟,就整个飞乌蛮而言,其实并无心与朝廷为敌。且在此之前,飞乌蛮一直老实,虽偶有一些骚乱,但却在控制之中……可是安南却不一样。自安南都护府建立,那边的獠子们便三番五次的作乱,影响甚大。
  
      自圣人登基以来,安南大大小小的战乱已有多次,更发生过杀死安南都护的事情。
  
      所以对安南人,绝不可心慈手软。
  
      朝廷对那些獠子优渥,但獠子们却不知感恩……对付他们,必须要让他们害怕,让他们恐惧。所以这次击退和蛮人之后,绝不可就此罢手,必须要给他们些教训。”
  
      教训?
  
      敬晖虽然没有明说是什么样的教训,可杨守文又怎可能听不明白。
  
      他当下拱手道:“如此,青之便知道该怎么做了!”
  
      +++++++++++++++++++++++++++++++++++++
  
      敬晖是个聪明人,知道如何区别对待蛮人。
  
      飞乌蛮,是杨守文一手平息下来,他作为西南典客,只需要将之安抚,也可以让其他的部落蛮人放心。可单只是安抚还不够,必须要有铁血的震慑,否则早晚生变。
  
      好在这个时候,和蛮人凑了上来……
  
      杨守文在普慈稍事休整,吃过了晚饭后,便告辞离去。
  
      这一次,他没有带幼娘同行。
  
      因为冯绍安的两个女儿,如今跟随在幼娘身边。
  
      冯绍安……被敬晖送去了益州,会交给鲜于燕来处置。别看冯绍安走的是鲜于燕的门路,可事到如今,鲜于燕绝不会对他姑息。也就是说,冯绍安去了益州,唯有一死。
  
      可冯绍安死了的话,他两个女儿就需要有人照顾。
  
      杨守文不打算告诉她们关于冯绍安的事情……她们已经失去了母亲,不必要再让她们接受打击。
  
      幼娘要留下来照顾她们,而且杨守文能看得出来,幼娘对她们,也颇为喜爱!
  
      就这样,杨守文只带了明秀、桓道臣和杨茉莉返回龙台镇。
  
      抵达龙台镇的当晚,他就收到了从普慈六百里加急送来的战报:张脩在柏山沟,大败叛军。
  
      那些所谓的叛军,其实都是普州勇壮。
  
      他们奉了张寻求的命令藏身柏山沟,对于具体要做什么,并不清楚。
  
      所以当张脩杀至后,勇壮们只稍作抵抗,便弃械投降。
  
      张脩随后便把他们收拢在一起,并且派人传信,最迟两日内,会抵达龙台镇集结。
  
      这,也让杨守文松了一口气。
  
      毕竟,龙台镇的兵力薄弱,他又如何主持大局?
  
      在收到了龙台镇的战报之后,杨守文立刻命桓道臣持兵符前往安夷军,并命其开拔前往泸川县。泸川县,也就是泸州州府所在,赵师立正在那里望眼欲穿,等待援兵。
  
      “另外,派人前往戎州与资州,命其火速派遣援兵,务必在十日内,在泸川集结。”
  
      杨守文高踞帅府中,有条不紊的发出一条条命令。
  
      不过,这些命令发出后,他并未感到轻松,反而坐在帅案之后,眉头紧蹙。
  
      他还有一件事未能解决,那就是被关在城外的数千飞乌蛮俘虏。
  
      据王君毚说,这些俘虏这些日子以来都很老实,也无人出来闹事……可是,数千俘虏该怎么处置,又该如何安排?总不可能一直关着,那始终都是一个巨大威胁。
  
      可要杀了这些人,杨守文又有些不忍。
  
      不忍杀害,也不可能放走,这也让他感到非常头疼。
  
      天色,渐晚。
  
      明秀带着涂家兄弟,在城内巡查。
  
      杨茉莉就所在角落里打瞌睡,屋外,传来一阵阵蝉鸣。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
  
      杨守文抬头看,却见孟浣从外面走进来。
  
      他看上去蓬头垢面,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清洗过,身上散发着一股骚臭味儿,令人不禁掩鼻。
  
      还是那一身染血的衣衫,整个人更看上去瘦削无比。
  
      他走进了大堂,看着杨守文道:“杨君,我有良策,可以为杨君分忧。”
  
      杨守文听了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顿时愣住了。
  
      “孟浣,你要为我分什么忧?”
  
      孟浣也不客气,在帅案前坐下来,而后长出一口气道:“杨君所虑者,怕无非是城外的那些俘虏如何安置……杨君非嗜杀之人,可若放了他们,又觉得心里不甘。
  
      可留着他们,终究是一个隐患。
  
      接下来,杨君怕是要驰援泸州,抵御和蛮。
  
      这样一来的话,龙台镇将成为一处重要所在……数千俘虏留着,始终令人不放心。”
  
      孟浣仰着头,大声回答。
  
      而杨守文则眯起了眼睛,看着他,许久发出一声轻叹。
  
      “怎么,想通了?”
  
      孟浣道:“想通了如何,想不通又如何?
  
      反正这结果,都是一样……他虽然是我父亲,却与我无半点情义。我杀他,只是为我母亲报仇,并无其他原因牵扯其中。此举,有违人伦,而在我,却不会后悔。”
  
      此时的孟浣,给杨守文的感觉更加阴沉。
  
      杨守文沉默良久,方叹了口气。
  
      “你如此,我越发不想放过你了。”
  
      孟浣道:“杨君不必放过我……我此前曾说过,若杨君助我报仇,我愿为杨君效力。”
  
      “好吧,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那你说一说,你刚才所言良策究竟如何?”
  
      “我之计策,可令杨君无后顾之忧,更能助杨君击溃叛军。”
  
      “哦?”
  
      杨守文精神一振,道:“愿闻其详。”
  
      孟浣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杨君不必担心,我这个条件于杨君而言,绝无坏处。
  
      若我计策奏效,我不求功名利禄,也不求荣华富贵。
  
      我所求者,是希望杨君能够为我家那小十二谋一个身份,一个堂堂正正的官身。”(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