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 天不藏奸!最大功臣!
    凌岳房间里茶香扑鼻。[?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似乎早就猜到凌云会过来,凌岳一回自己屋,就已经泡好了茶水等着他了。

    茶几上,茶水橙黄明亮,叶片红绿相间,香气馥郁,有微微的兰花香,香高而持久,久弥不散,自带一种岩韵。

    凌云坐在沙上,端起茶杯,放鼻尖下方嗅了嗅,然后一饮而尽。

    “真是好茶!”

    “极品大红袍,是真正从武夷山天心岩九龙窠那几颗茶树上摘下来的,这么多年,二伯也不过藏了一两,今儿咱爷俩尝尝。”

    凌岳看到凌云这样就把一杯茶水给喝了,心中隐隐一抽,却微笑着解释道。

    大红袍虽然是名茶,却很常见,但是天心岩九龙窠的那几棵茶树,最好的年份,茶叶产量也不过几百克,凌岳能抢得一两,着实不少了。

    “嘿嘿,看来我这样喝茶,是暴殄天物咯……”

    凌云放下茶杯,他清晰感觉到凌岳那一瞬间的变化,忍不住取笑道。

    “哈哈哈,那倒没有,这茶既然二伯拿出来,就是给你喝的,随你怎么喝都行。”

    凌岳欠身,又给凌云倒了一杯,坦然笑着说道。

    爷俩闲聊几句,很快把一壶茶说完,凌岳又续了一壶,接下来再慢慢品,然后聊天很快进入正题。

    “云儿,生死决战的过程,爱德华、杰斯特他们回来以后虽然跟大家说了,可他们对我们华夏古武不懂,说的不是很清楚,你跟我详细说说?”

    凌岳对凌震的事情避而不谈,上来就询问生死决战之事。

    于是凌云就打开了话匣子,他喝着茶水,详细完整的叙述了整个生死决战的过程。

    生死决战,凌云是亲身参与者,他口才又极好,因此一番描述下来,纵然凌岳已经知道了大概,却还是听得震撼连连,不时惊叹。

    “惊险……真是惊险!想不到孙陈两家临死一搏,竟然如此恐怖!”

    听凌云说完,半晌之后,凌岳忍不住心有余悸,摇头叹道。

    “不错!所以,虽然已经明知道当年之事,有龙家和叶家在背后捣鬼,进行推波助澜,可一时之间,咱们却也奈何他们不得,暂时大家只能相安无事。”

    凌云直接说出了他的心里话,这是他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

    孙陈两家尚且如此,一旦龙家和叶家的真正底蕴展露出来,那现在的凌家要是跟其中任何一方选择硬撼的话,最好的结果都只能是拼个两败俱伤的下场,毫无意义。

    凌岳正在品茶,听到凌云主动提起了当年之事,他端茶的手猛然凝固空中,久久停滞不动,半晌之后,才微微一叹,放下了茶杯。

    “云儿,事到如今,二伯就跟你说实话吧。其实十八年前那件事,二伯和你爷爷,还有你父亲他们一样,心里早就已经猜到,真正害你父亲,进而害了我们凌家之人,乃是凌震!”

    凌岳开诚布公。

    凌云敏锐注意到,凌岳这次提起凌震,并没有在前面加上“你大伯”这三个字,他心中立即明白,凌家对这件事情,肯定有了一致的意见。

    于是凌云嘿嘿一笑:“嘿嘿,二伯,感谢您肯跟我说实话,不过,在我听到陈敬天揭开当年事情的时候,这些其实我就都已经想到了。”

    凌岳是谁?是凌家的智囊!如果连凌烈都能猜出凌家惨事跟凌震有很大关系,那凌岳肯定早就猜到了。

    区别只在于说与不说而已。

    “哎,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凌岳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看你回到凌家之后,从第一次见你大伯开始,就始终对他不冷不热的,甚至还处处防备,是不是从那时候起,你就已经感觉到什么不对了?”

    “呃……”

    凌云听了顿时心中一震,心说二伯不愧是凌家的智囊,虽然他平时话不多,可这一份察言观色的功力,却是顶尖之流。

    “先是因为凌浩做的事,毕竟他是凌震的亲儿子,俗话说子不教父之过,凌浩敢那样穷凶极恶的对付我,我不信凌震作为一家之主,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其次呢,二伯现在已经知道了,我其实拥有神识,只要在我神识之内,不管他在我身前身后,是面对我还是背对我,做出什么表情,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凌云现在也是坦然相告,他这次回到凌家,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先要把凌震这个影响凌家三代人的最大祸害给彻底拔了,就没打算给凌震留任何余地。

    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待此事,也不管其他人是支持还是阻拦,凌云都会执行到底!

    凌云必杀凌震!

    这个凌家祖孙三代人心里的一个烂疮,必须要拔除!

    他现在要做得,无非是先把凌家所有人的意志凝聚起来,达到想法一致,然后剩下的就是找到凌震,然后把他斩杀!

    至于凌震死了以后,凌烈的丧子之痛,凌啸等人的丧兄之痛,甚至凌勇的丧父之痛,这些情感问题,那就只能慢慢安抚,依靠时间去抚平了。

    “二伯,不瞒您说,我在凌家的时候,不止一次感觉到凌震在背后对我展露出杀机,露出杀意,这样的人,您说我怎能不防?”

    凌岳点点头:“恩,当时知道你在防备着他,二伯其实那时候心里就有了谱,就知道凌震当年的事情迟早会被揭开,会有今天的局面出现了。”

    “只是三弟虽然天纵奇才,却从小宅心仁厚,我没有想到他竟然宁愿自己忍受苦楚,都要把这件事情永远埋在心里。”

    “可是天不藏奸,凌震的事情,家里人还没追究,反而被一个外人给揭了出来。”

    凌岳一口气说完,他不再说话,而起端起茶杯喝茶,同时观察凌云的反应。

    凌云只是淡淡微笑而已。

    “云儿,对于这件事,你心里千万不要怪罪你爷爷,还有你父亲他们,我们凌家人最重亲情,你爷爷恢复功力之后,纵然几次三番想要亲口询问凌震当年的所作所为,可他顾念父子之情,实在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十八年前之事,乃是我凌家人每个人心里的一根刺,如非无奈,谁都不愿意自揭伤疤,旧事重提。”

    “包括你父亲,心里更是如此想法。”

    凌云听了笑道:“二伯,这样的话您就不用跟我说了,我心里都明白得很,祸害咱凌家的人是凌震,我怎么会怪罪爷爷和父亲他们呢?”

    凌岳微笑点头:“你能这样说,二伯就放心了。”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就在孙陈覆灭那晚,你爷爷回来之后,直接进了祖宗祠堂,整整三天三夜闭门不出水米未进。前天晚上,他终于话,把凌家所有人,包括凌勇,全部召集到了祖宗祠堂里,然后当着列祖列宗的面,陈述了凌震的所有罪状,宣布凌震从凌家除名,甚至已经不承认他姓凌,凌家之人今后见到他,人人可杀之!”

    “呃……”

    凌云有些瞠目,原来爷爷已经提前做出决定了吗?!

    “从前天晚上开始,凌家死士已经开始四处追查凌震的下落,现在你回到家,再见过你爷爷之后,他就会让你对凌震下追杀令了。”

    凌岳直接就把凌烈对凌震做出的决定,提前给凌云说了出来。

    “……”

    凌云沉默半晌,遂开口问道:“那,我父亲呢?凌勇大哥呢?”

    “你父亲对这件事还没有表态。至于你大哥凌勇,他随你爷爷,性如烈火,直来直去,自然是深明大义。可这段时间以来,凌浩,凌震接连出事,而且都是他至亲之人,心理上一时接受不了是肯定的,还需要我们慢慢开导,抚平他心里的伤痛。”

    凌岳说到这里,其实已经把凌家最重要的事情都跟凌云说完了。

    跟当年那件事有关的四个最关键人物,凌烈,凌啸,凌岳,凌勇。

    凌烈这个老家主,选择了大义灭亲;

    凌啸暂时没有公开表态。

    凌勇在心里已经认同了凌烈的决定,但心中伤痛在所难免,只能一个人承受这个结果,慢慢的****伤口。

    至于凌岳,根本不用想,只看他在这里淡定的跟凌云说话,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了。

    “相比凌家十八年前凌震的事情,我们凌家崛起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凌家不能重新崛起,我们这祖孙三代人对不起死去的列祖列宗!”

    凌岳目中闪烁出从未有过的锋芒,他说话之时,手上用力,手中的茶杯竟被捏的粉碎!

    “云儿,你单枪匹马,为咱们凌家赢下了生死决战,带领咱们凌家重新进入了华夏世俗大家族的前三,创造出了这三足鼎立的局面,乃是我们凌家最大的功臣!”

    “所以,现在凌家上上下下,没有人不服你,所有人都支持你的任何一个决定!”

    “不管以后你要做什么,你都不要有任何顾虑!我们凌家都会倾尽全族之力,也会为你去做!”

    “以后,你肩上的担子,可就更重了!”

    凌岳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