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4章 眼里不揉沙
    凌家祖宅。([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凌云离开家以后,凌烈立即传音,把凌岳叫到了自己的小院里。

    凌岳和快到来,直接进屋,然后拿出了自己的通讯器,把它放在了八仙桌上。

    “父亲,这就是昨天我和云儿的所有谈话内容,其中也包括生死决战那一战,委实惊险万分,您听听吧。”

    说着话,凌岳轻轻按动了一下通讯器上的一个按钮,开启了录音播放功能。

    原来,凌岳知道凌烈肯定关心凌云的那场生死决战,他在和凌云谈话的时候,就悄悄把两人的谈话过程,用通讯器全程录了下来,就等着放给凌烈听。

    “恩。”

    凌烈表情沉重,也没有说废话,只是点头嗯了一声,就开始倾听了起来。

    凌岳知道父亲听完之后还有话说,他也不着急,干脆坐下来陪着凌烈一起听。

    大约一个半小时过后,录音终于播放完毕,凌烈又等了一会儿,听到通讯器里再无动静,这才抬手,又摁了一下那个按钮,把通讯器给关掉了。

    接下来就是难言的沉默。

    “就是这些?”

    足足三分钟以后,凌烈才轻轻开口问道。

    “是的,父亲。”

    凌岳起身,把通讯器收起,然后恭敬说道:“昨天我和云儿就聊了这么多。”

    “哎……”

    凌烈突然仰天长叹,然后又低头说道:“云儿他,真不容易啊……”

    凌岳肃然而立,并没有插嘴。

    凌烈感叹完毕,又沉思了一番,这才面带忧虑之色问道:“老二,你说,云儿昨天回来了一天,空闲时间也不少,他为何不来见我?”

    凌岳小心的瞄了凌烈一眼,然后如实相告:“父亲,云儿选择不来见您,应该就是在心里顾虑,生怕您见了他会尴尬。”

    “而且,不只是您,据我所知,云儿自打早晨见过他父亲一面之后,也没有再去见我三弟。”

    凌岳又补充了一句。

    凌烈微微闭目,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我,老三,还有凌勇,他一个都没见?”

    凌岳点头道:“是这样的。”

    “哎……”凌烈又长叹了一声,然后沉声说道:“因为老大的事情,说起来是我对不起云儿,可想不到,却是让这孩子心里为难了。”

    凌岳看到父亲这样,心中不免一酸,不过他还是强作笑颜,宽慰说道:“父亲,你不要这样想,云儿跟我说过的话,刚才您也都听见了……”

    “云儿这孩子,聪明绝顶,是个明白人,他心里敞亮着呢。”

    凌岳察言观色,不住开解凌烈。

    “哼!”

    凌烈一瞪眼:“既然如此,我是他爷爷,他那么多天都不回家,回来之后也不知道过来跟我请安,你说这像话吗?!”

    凌岳听了心中偷笑,知道这是老爷子心里吃味了,并不是真的在责怪凌云。

    于是他笑着劝道:“是不像话,不过,父亲,您别忘了,早晨云儿回家的时候,他已经见过您了,也跟您打过招呼了……还有,他回到家以后,除了下午出去了一趟之外,可是一直都呆在院子里,您不是也没过去找他吗?”

    这话一说,凌烈的脸色顿时有些尴尬,他又冲凌岳一瞪眼,说道:“老二,我说你到底是哪头的啊?!讨打了是不是?!”

    凌岳听了,只好两手一摊,满脸无奈,不再说话了。

    凌烈等了半天,没听到动静,顿时气道:“怎么又不说话了?!你不是号称是咱们凌家的智囊吗?来,今天你就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嘿嘿……”

    凌岳在父亲面前,难得出现这样嘿嘿一笑的表情,然后才说道:“父亲,您要是肯讲道理,那我就说。”

    “哼!”

    凌烈被凌岳的样子逗得难得的一笑,这时候,他想起了凌岳年轻时候的样子,忍不住笑骂道:“哼,凌利那小子从小古灵精怪伶牙俐齿,可是像极了你小时候。”

    “说吧,给为父排解排解。”

    凌岳知道,现在凌烈找他,并不是真的让他讲一番道理,而是就为了找他聊天解闷,同时也是想了解关心凌云的动向。

    “父亲,我大哥的事情……”

    凌烈突然一摆手:“以后就算当着我的面,你也不用称呼他大哥,就叫凌震。”

    “是。”

    凌岳心中一凛,点头称是之后,这才重新开口:“凌震的事情,既然已经揭开了,而且您也已经做出决定了,那我们全家人就应该坦然面对才是。”

    “而这其中最关键的人物,其实有两个,不是咱们云儿,而是您和我三弟。”

    “只要你们两个人的心结解开,我们凌家立即就会一切如常。”

    “十八年前之事,说到底,乃是凌震的错,我们就算是至亲之人,可是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错了就要付出代价,而你们两个,也不能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您和我三弟,您是至情至性,我三弟是义薄云天,可你们的性格,都跟咱们家云儿不一样。”

    “这就是大家的尴尬症结所在。”

    凌岳终于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凌烈本来静静的听着,现在听到凌岳说到点子上了,倏然抬头:“哦?”

    凌岳笑道:“云儿这孩子,可谓是拥有真正的赤子之心,自打他返回凌家之后,对咱们凌家一片赤诚,这一点,我相信咱们凌家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这没错吧?”

    凌烈点头,面含微笑:“是没错。”

    凌岳笑着,突然话锋一转:“可是,正是因为云儿拥有赤子之心,所以他眼里就揉不得一粒沙子,他对凌浩是如此,对凌震当然也是如此!”

    说到这里,凌岳突然神色一正,用似乎是提醒的口吻说道:“父亲,您不要忘了,云儿千好万好,可他毕竟不是我们凌家养大的。”

    凌烈听了,霍然站起,沉声道:“老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岳苦笑,他上前两步,又把凌烈按回到了座位上:“父亲,您看您这脾气,您先听我把话说完嘛。”

    “父亲,我的意思是,云儿虽然正在极力融入我凌家,也跟我们凌家大部分人处的都不错,可是,有一点却是所有人都必须要承认的,那就是云儿跟我们凌家人,并没有感情基础。”

    “说到底,从云儿救我,第一次拯救了咱们凌家那一晚算起,到今天为止,全部加起来,时间也不过两个月而已。”

    凌岳的意思很明显,就算拥有血脉亲情,一个从外面生长了十八年的孩子,要突然融入一个新的家庭,只是区区俩月时间,那能建立起多么深厚的感情?

    凌烈静静地听着,不说话,在沉思。

    “所以说,云儿对凌浩和凌震,跟您,还有我三弟对他们的看法,是完全不同的。”

    凌烈浓眉一皱,突然道:“老二,你的意思是说……”

    “我的意思是说,两个月时间,云儿能对咱们凌家这样,这算是做到极致了!”

    “可是,那只是对他无害的人来说的,云儿一旦他现有人要对他不利,比如凌浩和凌震这样的,那在云儿眼里,凌浩也好,凌震也罢,他们都跟孙陈两家没有任何区别!”

    说完,凌岳忍不住又小声提醒说道:“父亲,您别忘了,一旦云儿确定了谁是他的仇人,他可从来都没留过手。”

    说着话,凌岳冲着凌家地牢的方向努了努嘴,在提醒凌烈,那里关着的,或者死掉的那些人,可都是榜样。

    凌烈频频点头:“确实如此。”

    “在我们眼里,不管怎么说,对凌震和凌浩都有亲情存在的,这是人之常情。”

    “可对云儿来说,那是他的死敌,他必须要杀这俩人,却又要顾及我们的感受,这就是尴尬所在了。”

    凌岳一口气把心里想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点明了凌家最大的问题关键。

    “尤其是凌浩和凌震先后出事,时间相隔才不过半月,云儿考虑到你们心痛难忍,他可以不考虑别人,却要考虑您这个爷爷和他父亲的感受,您说能让他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还能如何?”

    “哎……”凌烈又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道:“所以云儿只能选择逃避。”

    凌岳笑道:“嘿嘿,其实这些,父亲您,还有我三弟,心里都明白,您只是想让我替您把这些话说出来而已。”

    凌烈瞟了凌岳一眼:“切,你小子少在那里给我拍马屁,谁心里有你那么多弯弯绕?!”

    凌岳见凌烈这么说话,知道凌烈的心事已经被他排解的差不多了,于是又趁机说道:“父亲,云儿的眼里不揉沙子,而更逆天的是,云儿的能力,完全能够支撑他做到这一点!”

    “不管是对孙陈,还是对龙家,对叶家,对天组,咱们云儿什么时候屈过膝,在哪件事上逃避过,妥协过?!”

    “所以,云儿这一次主动出去呆了四五天,其实等于是在跟血脉亲情妥协,这对他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父亲,云儿作为一个晚辈,他都能体谅咱们,咱们也该多为他考虑才是。”

    凌烈猛然站起身:“说得有理!”

    “那你说,接下来我和老三应该怎样做?!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凌岳微笑道:“父亲,您和三弟根本不用做什么,只要和以前一样,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想办法让此事尽快过去,不要因此影响了咱们凌家的大好局面才是。”

    “陈敬天那老匹夫临死之前,揭了凌震的老底,就是想让我们凌家陷入内乱争斗之中,我们偏偏不能让他如愿才对啊。”

    “恩,看来是我老糊涂了,还不如云儿考虑的周全!”

    凌烈坦然自责,同时他一挥手:“行了,我心里有数了,趁着云儿他们出去接人还没回来,你也去老三那里一趟,把这些道理也给他讲讲听听。”(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