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0章 两桩公案一肩挑!
    切磋是不假,可切磋的结果,却关系到接下来双方谈判的姿态,以及未来许多事情的展方向。㈧┡Δ』ΩΩ㈠┡中Δ文网Ww W.8⒈Zw.COM

    凌云当然清楚周文易是为何而来,所以他一口气递出了一百剑,这其中何尝不是在展示自己的实力给对方看?

    既然你来了,谈什么都可以,但如果你们天组想以势压人,我凌家也不怕你。

    这就是凌云主动攻击周文易那一百剑的潜台词!

    生死决战,天组一共去了六个人,最后被凌云斩杀包括陈敬玄在内的四名天组高手,赶走鲁明举,活捉狄玉堂。

    凌云敢做敢认,没有丝毫隐瞒。

    “确实了解。”

    周文易略显尴尬,他退而求其次道:“不过既然事已至此,我可否了解一下那六人的最后下落?”

    凌云扭头看向凌烈。

    凌烈两手一摊,给凌云解释道:“周先生刚来不久,我们两人只顾寒暄,还没来得及说这件事。”

    凌云点点头,然后对周文易直接说道:“龙虎山烈火真人,昆仑剑派紫羽真人,皆被我斩杀,少林智空大师倾尽全身修为,帮助陈敬玄入魔,乃是自行坐化,陈敬玄入魔之后,被我亲手斩杀。”

    “少林鲁明举大师义薄云天,他是为了偿还孙家的恩情所以不得不出战,最后被我劝走。”

    凌云在那里侃侃而谈,只是轻描淡写叙说结果,却不说过程,但周文易在一旁依然听得眼角跳动。

    由于那天晚上,除了鲁明举和狄玉堂,以及东海散修联盟的百里家族之外,凌云最后把前去参加生死决战的孙陈联盟的人,全部斩杀殆尽,因此,那一场战斗的过程,除了寥寥数人,其他人根本无从知晓。

    然而,百里家族被凌云击败之后,连夜遁走,鲁明举大师如今更是不问红尘事,更是对那晚生之事三缄其口,狄玉堂又被凌云生擒活捉,因此,对于生死决战的具体过程,凌家人不说,整个华夏古武界,除了龙家和叶家,就再没有人能知道了。

    当然,虽然不知道具体过程,可是却有太多人知道生死战前,孙陈联盟做了哪些准备了,不但整个古武界知道,甚至连华夏的一些够得上层面的世俗家族都清楚无比。

    因此,凌家胜出之后,整个古武界把凌家和孙陈联盟的生死决战评定为凌家的崛起之战,并且凌云的无敌锋芒已经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

    很多江湖高手都用尽了自己的想象力,在逆推那一战的过程,几乎把凌云奉为神话传说了。

    毕竟,对手摆在那里,结果摆在那里。

    这也是如今的凌家,为何短时间内没有人敢来捣乱的最大原因!

    但周文易不同,他毕竟是天组的大当家之一,鲁明举离开战场之后,从此不问红尘之事,但他要辞去天组成员职务的话,就必须要通过周文易,因此无论如何他都要跟周文易讲述一下生死决战的过程,尤其是他亲身经历的那一部分。

    所以周文易对那一战的大部分过程,还是有所了解的,他是有备而来。

    何况,他这次来,也不完全是他的意思,主要还是因为龙家给天组放了风,说天组还有一人没死,就是狄玉堂,被凌云生擒活捉,此刻就在凌家!

    狄玉堂身份特殊,因为他的背后,牵连着一个势力强大的修真门派,天山天剑宗。

    周文易原本可以故作不知,对此不闻不问,可既然龙家主动告诉天组了,如果天组还不当一回事,那以龙家的底蕴和手段,肯定能以此事为由,掀起滔天波澜。

    所以龙天行昨天晚上把这件事明确告诉天组之后,周文易思虑再三,最终决定亲自出马,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行。

    可是天组一共有六个人前去助拳,凌云只说了五个人的下落,就闭口不谈了,说完了鲁明举,他就端起茶杯喝茶,周文易只能苦笑着追问。

    “那……狄玉堂呢?”

    “前辈何必明知故问?”

    凌云放下茶杯,微微一笑:“既然前辈已经坐在这里,我想以前辈的神识范围,应该早已看到狄玉堂此刻就在我家地牢之中了吧?”

    气氛瞬间有些尴尬难言。

    凌烈见状,赶紧笑着说道:“周先生请喝茶,我们慢慢谈。”

    “呃……”

    周文易笑着摆了摆手,道了一句不妨事,然后沉吟一番说道:“狄玉堂此人,对我天组,甚至对我华夏古武界和修真界,牵扯干系都比较大,不知道凌云小友可不可以把这人放了,至于这次天组损失之事,我看就一笔勾销如何?”

    周文易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同时也开出了条件。

    他看的出来,凌云这人实在是太聪明,而且不卑不亢,不藏不掖,跟凌云使用什么手段都没用,不如有话直说。

    “不行。”

    对于周文易的提议,凌云当场就拒绝了,没有给对方任何余地。

    周文易涵养功夫再好,此时也不禁脸色一沉。

    孙陈联盟跟凌家生死决战,天组白白折损了六个人,等于一个小队就这么没了,可谓是损失极大,现在周文易亲自出马,苦口婆心找凌云要人,却被这么干脆的拒绝,他脸上当然挂不住。

    可这时,只听凌云又诚恳说道:“前辈,如果是其他人,比如烈火真人,紫羽真人,或者甚至是智空大师,他们被我生擒活捉的话,您此番前来要人,我二话不说一定给您。”

    “可是唯独狄玉堂不行!”

    “这却又是为何?”

    “就因为他是天山天剑宗的人!”

    凌云沉声说道:“我想前辈既然身为华夏天组的席长老,一定知道十九年前,秦家,宁家,以及天山天剑宗生的那一桩公案!”

    周文易心头叹息。

    真是怕啥来啥,凌云终于把话挑明了!

    周文易当然知道,十八年前,牵扯华夏世俗界,古武界,以及修真界的两大公案,有凌家凌啸和魔宗圣女殷青璇之事,另一桩,则是秦家和宁家之事。

    而这两桩公案,此刻竟都系于凌云一身!

    凌云不用看周文易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肯定知道此事,他依旧沉声问道:“那么,看来前辈是知道此事了?”

    周文易艰难点头:“我知道。”

    “刚才前辈问我从何处来,我故意答非所问,但是话已至此,我可以坦白告诉前辈,我凌云是凌家血脉不假,但从小把我养大之人,却是我的母亲秦秋月!”

    这次,虽然当着凌烈的面,凌云却没有把秦秋月称呼为养母,而是直接说是母亲。

    “我母亲一个人隐姓埋名,含辛茹苦十八年把我养大,这份养育之恩,我凌云九死难报!”

    “而我母亲的仇人,当然也就是我凌云的仇人!”

    “所以,天山天剑宗的狄小真必死!”

    凌云斩钉截铁一句话,就把态度表明了,然后他问道:“所以,前辈,您觉得我既然抓了狄玉堂,会因为您一句话,就把他放走吗?”

    凌云此刻眼神冰冷,言辞更是犀利如刀,让周文易感觉有些难以招架。

    他到此时哪里还不清楚,秦家的事情,凌云现在已经是大包大揽了!

    “可是,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狄小真是狄小真,至于狄玉堂嘛……”

    周文易并不想放弃。

    “狄玉堂也一样!”

    凌云冷冷打断了对方的劝解:“既然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凌云就干脆对前辈明说了吧。不要说狄玉堂,就是整个天山天剑宗,都要为当年之事付出代价!”

    说着话,凌云干脆直接站了起来,不想谈了。

    “凌云。”

    周文易此时不再称呼凌云为小友,而是一脸严肃:“你可知道,如果你要执意为秦家报仇的话,整个华夏江湖上又要多死多少人?”

    “前辈,请恕晚辈无礼,刚才我已经说过了,生死有命。”

    该死的人当然会死,不该死的,就算想死也死不了。

    话说到这里,周文易知道再也无法谈下去了,如果他此刻执意要人,那就只能是打架了。

    周文易苦笑着看向凌烈,那意思很明显,想让凌烈说句话。

    “周先生,我早已在凌家讲明,我凌家一切内外事务,都由凌云一人说了算,就连我也只能听从。”

    凌烈说的话很客气,却很坚决,最后他扯了扯嘴角儿说道:“何况云儿说的没错。”

    周文易苦笑不已。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其实凌云小友的话,我也心知肚明,可是……凌老,您大概也清楚,整个天组,可不只是我自己说了算啊!”

    整个华夏天组,一共有一百多名神通境高手,这么多人,分别来自华夏江湖各门各派,当然不是他周文易自己说了算。

    “我已经知道前辈的来意和态度了,凌家感谢前辈的照拂!”

    听到周文易这句话,凌云就知道对方算是妥协了,他也彻底了解了周文易的来意。

    让凌云放了狄玉堂,只要周文易能把狄玉堂带走,那么他就会极力化解天组和凌家目前的矛盾,使得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可如果凌云不放人,天组里面有人会不答应,就算是他这个大长老也压不住。

    想到这些,凌云忽然森然一笑:“还请前辈把我的态度带回去,我凌云放话,狄玉堂此刻就在凌家,不管是谁,谁想打狄玉堂的主意,先请他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就是这么霸气!(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