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地下馆
    街头,密集的霓虹招牌广告林立在人行街的上头。远处几栋没有生气的高层大楼。旧街区的扎堆建筑像是个人口密度极高的巨大蜂巢,挤去了所有不必要的空间。政府会担心,蜂巢改造时会不会涌出太多无家可归的人口。永和街边的全天便利店旁,有一条通往地下的台阶楼道。尽头是一个装潢在地下的酒吧。

    “心脏移植?我从没做过那种手术。你一定是搞错了。”卫哲迫不及待地从一个密闭橡胶口的小瓶医用液剂中抽出些许。溶液和他一样性急,在注射器中就等不及反应起来,开始变成浑浊的颜色。丁一皱起眉头看着他,卫哲又把这看似剧毒恶心的溶液注入到他的杯子里,然后仰头一口全喝了下去。丁一看明白了,费了那么大劲,他只是合了一瓶饮料。

    “你好像买了些药。”丁一转过高脚转移,朝着卫哲,些许打探地问道。地下酒吧的灯火昏沉,被调成昏黄的灯光下,浓妆的长发女孩在舞台上唱着爵士乐伴奏的情歌。扶着墙从厕所出来的醉汉两眼发红。地下的空间有种特别的沉闷感。

    “一些抗排斥反应的强效药。如果不是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应该是用不到那个量吧。”生物黑客一般都反感有人掌握到自己的行踪。不过出于曾经的职业,丁一不管这些,仍然继续补充说明道。本土帮的生物黑客,卫哲,是他从平金的名单里找出的其中一个可能遇到过自由基的人。另外,平金还告诉他,最近有一个叫奇虾的家伙在和他竞争生意,并且实力不俗。

    “医药饮料”所带来的快感正从卫哲的脸上退去,所以他脸上的反感表情显得越来越明显了。这是种与女人性.**几乎一样强烈的东西,连出现前后的生理反应都相似的药物。生物制药科技的发展让男人十分便利地享受到了自然界原本不允许的享受,而用不着跑去变性。不过用在卫哲这种用药成瘾的黑客身商,多巴胺效应就只能快速递减了。

    “恕我直言,丁一,这关你什么事?就算我嗑药嗑死了我也记得,你已经不再是特勤组的人了。干嘛还问这个,更何况我干嘛要告诉你?”

    “我是不干了,不过又有人雇了我做兼职。”丁一笑道,“就当帮我个忙,告诉我最近有没有人找你做过心脏移植手术。”

    “你这混蛋是从哪里得知的,没错我是买了些违禁药品,如你所见。生物黑客总有些自己的小爱好,我只是做了些不太常见的药而已。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从来不做器官移植手术。”

    “的确没有。”昆杰这时从丁一身旁走过。“就算本土帮参加了淡云市的器官地下交易,可是我们不提供售后服务,没必要骗你丁一。”昆杰备考着吧台,坐在两人中间。“我听说了你的事,你上新闻了。”

    “哈,淡云市还有谁不知道。”丁一自嘲道。

    “有人陷害了你?”昆杰把他杯子里的白开水倒在一边,又替丁一满上了芝华士。

    “那当然。可是陷害我的家伙,他远在云里,近在雾里,看不到摸不着。”丁一现在连证明四十七体人存在的证据都找不到。

    “这口气是遇上大麻烦了?”

    “哦说起这个,你们的老板,李森正,他绝对有份。”丁一拿起杯子饮了一口道。昆杰和卫哲一脸无辜地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只知道邮寄过来的导弹最后装上了无人.机。

    “那就抱歉了,丁一。”昆杰莫名其妙地道了个歉。

    “关系不大,反正我也不喜欢系领带穿皮鞋地上镜头的日子。不用为其他人考虑毫不值钱的荣誉。其实像现在这样,谁也找不到我也还不错。就算他们拿雷达和显微镜都找不到我。”丁一抹了抹眼睛,“昆杰,你们真的没有给谁做奇怪的器官移植吧,如果有,我得找到那个人,这很重要。”

    “丁一,虽然我没法告诉你,我拿这些抗排斥放应的药物用在哪里。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没动过那样的手术,也从来不做手术。那不是我作为生物黑客的专业。本土帮的器官贩卖交易里,到目前为止也没碰到过什么特别的器官,都是一些人工制造的昂贵器官。”卫哲坦然地给他打包票道。

    “我懂了。”丁一看着本土帮的两个家伙,点了点头,“在我的脚下五米处,地下车库三层,c区卸货区。停着一辆被帷幕盖着的货车,车牌尾号739,左前车轮上已经有一层灰尘,说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移动过。从车型和车厢大小看来,正好能装下一架可拆翼的无人.机吧。”

    昆杰与卫哲相互看了下,了然于心。

    “你学生物黑客技术,是在特勤组的时候呢还是在那之后?这算是以彼之道,还治其身吗?”卫哲不由摇头笑道。他猜想丁一一定是通过地下车库的监视器视角所扫视到的画面。

    “而那里面,正好装着一架军用彩虹7无人.机。”

    “你见识过的。”昆杰默认了李森正的玩具。

    “所以.....”丁一边说着边点点头。他已经明白了卫哲从平金那里买抗拍吃药的目的,那是给李森正使用的。李森正曾说过,他的年纪和身体已经没法再适应新的大型集成神经芯片技术。所以他可能是一直靠着药物才维持下来的。而很久没有再用无人.机,肯定是他的身体状况所不再允许。

    “代我向你们老板问好。”丁一想了想,还是截去了中间的那段想法道。

    “很不好。”昆杰明白地告诉他。“如果是你去找他的话,老板或许会很高兴,会很欢迎你。上次你出现在新闻里的时候,他就提起过你,好像是很认可你丁一。”

    “没时间,我得走了。”丁一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直截了当地拒绝道。“等我摆平了所有的事,会去找他算账。”

    “有需要的时候,就来找我。”昆杰仗义道。

    丁一转身扬了扬手算是回应。当他走出门口时,与一个面色苍白的瘦弱男子擦肩而过。他的身后带着两个头发像菠萝叶一样的黄发男,身杆奇瘦,眼神怪异。完全是一副经过生物黑客操作过的“基因朋克者”的相貌。只是在淡云市,追求这种新奇的年轻人被广为接受,不在少数。

    “这家伙又来了。”卫哲转过身去小声说道。他见过这些人来本土帮的酒吧,卫哲怀疑这几人应该是黑盐毒品的晚期变异状态。

    “热开水,谢谢。”男子坐了下来,看都没看招待道,低着头一脸拘谨。他的手臂与桌子同温,没起任何液化。奇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