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树倒猢狲散
    ps:38oo字大章,满地打滚求推荐票d

    星盟安插在一丝缕的“眼睛”,并没有兴奋太久。

    情丝扣在行会频道,接着宣布一则消息。

    “鉴于行会眼下的处境,我决定,允许成员自由退会,或是成为独行侠,或是加入其他行会,一切全凭自由,行会不再干涉。”

    情丝扣话音刚落,行会频道已是炸了锅。

    十一万行会成员,渐渐分成两派。

    其中一派是行动派,他们听完情丝扣的话,一言不直接选择退会。既然帮主都认输了,他们还留在行会做什么?呆下去是没有前途的。

    与其如此,还不如好聚好散。

    作为技能人才,一丝缕的成员实在不愁找不到下家。

    当然,也有一些成员,已经厌倦行会的尔虞我诈,选择做一位独行侠,在王城经营一个商铺,一边赚钱,一边提高技艺,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另一派则是忠实派,他们在行会频道,出言挽留情丝扣。

    “帮主,不要啊,我们舍不得一丝缕。”

    “是啊,一丝缕是我们的家,我们不要离开!!!”

    “帮主,一丝缕是我们辛辛苦苦建起来的,不能解散啊!”

    “帮主,帮主,你出来说句话吧!”

    “一丝缕解散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一些成员,陷入惶恐无助的境地,就像被母亲抛弃的小狼崽。

    情丝扣的心情,此刻也是异常的复杂。

    一方面,是她耳边传来的一阵阵成员退会的提议音,叮叮咚咚响个不停,不到两分钟,已有上千人退会,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另一方面,则是成员的苦苦哀求。成员的挽留,让情丝扣知道,行会中还是有忠诚之人的,对行会,他们还是有感情的。

    即便如此,情丝扣还是不得不狠下心肠,继续这一场残酷的考验。

    情丝扣在行会频道再次声:“一丝缕不会解散,但也绝不会被任何行会兼并。即便这样,如果还要留下的,我也无话可说。”

    话音刚落,一些所谓的“忠诚分子”,心中开始动摇了。

    经历此次动荡,一丝缕跌落十大行会之列,基本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再不接受兼并,行会未来的处境,可想而知。

    为此,原本还抱有一丝幻想的玩家,纷纷选择退会。

    退会的浪潮,愈演愈烈。

    开始从外围成员,到精英成员,再波及到核心成员。

    情丝扣见此,眼中闪过一丝悲凉。尤其核心成员的退会,对她的打击是最大的。这些人,可都是跟她并肩作战好多年,转战了好几款游戏的兄弟姐妹。

    没想到,关键时刻,他们还是选择离开。

    地球on1ine牵扯的现实利益,实在是太大了。玩家玩游戏的目的,早已不再单纯。太多的利益纠葛,对玩家的忠诚,自然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树倒猢狲散。

    情丝扣突然感到一阵解脱感,但愿,经历这一次的动荡,一丝缕能够在崖州浴火重生吧。

    仅仅一个下午,一丝缕退会成员就达到四万余人,近乎腰斩。一些还没有退会的,并不都是忠臣分子,他们只不过是在兑换行会的资源。

    退会之前,诸成员基本上都会将行会积分,花的一干二净。

    一时间,一丝缕行会仓库内,原本堆积如山的各类材料,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在消失。

    情丝扣作为帮主,可以禁止成员的兑换,但是她没有这样做。成员的积分,毕竟是他们辛苦攒下来的,即便是要退会,也有兑换的权利。

    接下来的剧情,完全出乎“眼睛”的预料,兴奋的神情突然被凝固。他们也只能一边苦笑,一边将最新的情报,传递给上级。

    得知一丝缕成员大量退会的消息,京都的行会一下就炸了锅。

    原本剑气纵横和星盟的联手介入,其他行会已是打消了心思。哪里想到,事情会这样峰回路转。

    既然一丝缕拒绝被兼并,他们退会的成员,可就不再属于哪一家,能够拉拢多少人,就各凭本事。

    各大行会纷纷出动,卖力地拉拢一丝缕退会的成员。

    一开始,他们还是一个一个地去接洽。

    演变到后面,各大行会干脆在一丝缕总部门口,设下招收点。

    一丝缕的成员,刚一退会,收拾好行李,走出行会驻地,就被一群行会“人事主管”拉住,邀请他们入会。

    场面极为火爆。

    一些行会,甚至为了争夺成员,在大街上大打出手,拳脚相向。

    王城内部,是禁止pk的。否则的话,一旦被六扇门的捕快抓到,就要坐牢。他们可不是血刃,独身一人,可以逃之夭夭。

    这些行会可都是在京都备了案的,六扇门是一抓一个准。

    因此,他们也就只能打打嘴仗,了不起就是拳脚相加。即便六扇门的捕快赶到,只要不是械斗,大可解释为“运动热身”不是。

    不仅是一丝缕总部,十大分会的驻地,同样是这样的场景。围在总部门口的,都是大行会。围在分会驻地的,则是大中型行会混杂。

    至于小型行会,庙太小,一丝缕成员是绝不会考虑的。

    这其中,甚至还有剑气纵横的身影。

    既然星盟拿不下一丝缕,一剑西来自然不用再顾忌什么,闷声大财,指示行会人事主管,开始吸纳大量的一丝缕成员。

    如此热闹的场面,甚至惊动其他王城。血煞佣兵团、燕云十八骑、流光阁等行会,闻风而来,纷纷出动,直接派人到京都拉人。

    如此场景,真如一场饕餮盛宴。

    一丝缕这个曾经的十大行会,就是宴会上唯一的一盘主菜。

    盛宴中,最恼火的非星哲之尘莫属。

    得到第一条情报的时候,星哲之尘还在得意,得意自己的第一战,就取得圆满的胜利。如此一来,对家族的反对派,就是一个强力的回击。

    得到第二天情报,星哲之尘心中的滋味,可就不好受。

    峰回路转,一下从云端跌落深渊。

    星哲之尘气得破口大骂:“贱婢!竟然宁肯自行解散,都不愿归附与我。”

    对始作俑者的情丝扣,星哲之尘算是彻底记恨上了。

    试问,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星哲之尘被气得,快要失去理智,就要安排人去报复一丝缕。

    好在星盟当中,还是有能人的。

    关键时刻,星盟的军师站了出来,道:“盟主,炮制情丝扣,以后有的是机会,眼下最关键的,还是尽量将一丝缕的成员拉过来。”

    星哲之尘闻言,怒气暂消,他拍了拍军师的肩膀,赞许地说道:“不错,你提醒的对。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谢盟主!”

    军师转身退下,开始加入到盛宴当中。

    这一场饕餮盛宴,一直持续到次日下午,方才告一段落。

    截止三月三十日下午四点,拥有十一万成员的一丝缕,最终只剩下不到一万名成员,愿意跟着情丝扣,继续经营行会。

    面对这样的场景,情丝扣实在是心痛难当。

    在答应欧阳朔对行会进行一次测验的时候,情丝扣能够预料,会有大量的成员退会。可她完全预料不到的是,退会的成员既然多达九成以上。

    情丝扣不禁要怀疑自己,她这个帮主,是不是做的太失败了一些。

    到现在,一丝缕能够留下来的,全部都是行会的死忠分子。就算是那些“眼睛”,也基本上退的一干二净。

    唯有星盟还在一丝缕插了一个眼,缘由不用说,自是星哲之尘怀恨在心,随时准备报复情丝扣。

    此次盛宴,星盟招到的成员,还不足三千人。反倒是剑气纵横招到近万人,足可以组建一个纯生活职业玩家的分会。

    京都大大小小的行会,都分到一杯羹。

    其他王城的十大行会,也是捞足了油水。仅血煞佣兵团一家,就招到五千余人,比星盟这个地头蛇招到的还要多。

    星盟的影响力,显然没有星哲之尘想像的那般大。三千对十一万,巨大的落差,如何不让星哲之尘愤怒。

    他已经决定,要报复一丝缕,让其无法再京都立足。

    山海盟的三家行会,同样加入了这一场盛宴。

    欧阳朔得到消息,并没有作任何的表示。他是山海盟的盟主,却不会轻易地干涉诸成员的内部决定,犯下大忌。

    下午五点,情丝扣大略统计了一下,一万人中,主行会还剩下三千左右,是退会率最低的。

    得到统计结果,情丝扣心中总算是有一丝欣慰。

    至少她苦心经营的主行会,基本上还是值得信赖的。上百名的核心成员当中,足足有一半的成员留了下来。

    十大分会,就有些惨不忍睹。最多的一个,也只剩下一千人,大部分都降到一千以下。有一两个刚成立不久的分会,几乎走光了,只剩下寥寥数人。

    无奈之下,情丝扣只得将所有成员,全部聚拢到主行会。至于十大分会,仅保留着一个空壳。

    情丝扣整理好心绪,开始在行会频道言。

    “各位成员,我是情丝扣!”

    同样一句话,在行会频道响起,其中的意味,已是大不同。

    行会经历的剧变,让一万死忠变得惶恐。

    这是一丝缕最脆弱的时刻,也是最强大的时刻。留下来的成员,变得无比的团结。他们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抱团取暖,度过这个“寒冬”。

    “患难见真情,关键时刻,我见到了大家的忠诚,让我很感动。现在,我要宣布一个消息,一丝缕的总部将搬迁到崖山城。”

    “崖山城?”

    “崖山城是中国第一领主岂曰无衣,在琼州岛建立的城池。那里,将是一丝缕涅槃之地。有不愿离开京都的,现在依然可以离开,我不勉强。”

    对崖山城,情丝扣没有过多的解释。即便如此,岂曰无衣的金字招牌,还是让诸成员在寒冬中,见到一丝阳光。

    闻言,只有零零星星的成员,因为不愿离开京都,转而选择退会。对这些成员,情丝扣为他们准备了一份丰厚的遣散费。

    毕竟,他们经受住了考验,理应得到奖赏。

    行会仓库中的材料,只是一丝缕资产中的一小部分。毕竟那些材料都是一些普通材料,稀有材料早就被情丝扣收了起来。

    一丝缕真正值钱的资产,还是行会在京都,置办的各式各样的产业,包括上百间作坊以及五六十间商铺。

    有一些商铺,还是在京都的繁华地带。

    这些产业,都是一丝缕一年以来,省吃俭用,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目的就是为诸成员提供一个磨砺技能的平台,同时也是行会的主要收入来源。

    诸成员加工出来的成品,都是通过商铺销售。

    这些珍贵的产业,被情丝扣在一天之内兜售一空。

    唯一保存的,就是总部大院。一则,是情丝扣想留个念想。二则,在京都留下一份产业,未来一丝缕成员回京办事,也有个落脚之地。

    就是十家分会的空壳,也被情丝扣转手卖给其他行会。

    总共下来,情丝扣一共收拢到十六万金币的资金。这笔资金,就是一丝缕在崖山城东山再起的资本。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