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骄横跋扈
    得知要整体搬迁至崖山城,星哲之尘气急败坏。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是岂曰无衣在背后搞鬼。

    “贱婢,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星哲之尘咬牙切齿,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来人!”

    “盟主!”

    军师走了进来,招收成员的失败,让他很是忐忑,生恐盟主怪罪于他。实在不是他不用心,而是的号召力太弱。

    星哲之尘虽然生气,但理智尚存,作为世家子弟,基本的涵养还是有的。他叫军师过来,是另有任务安排。

    军师听完,脸上有些惊疑。想了想,还是将要说的话,憋了回去。盟主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劝谏,无异于自讨苦吃。

    谋士者,谋事先谋己,大多精通明哲保身知道。

    星哲之尘却看出军师的异样,淡淡地说道:“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吧!”

    军师闻言,脸上发苦。这个时候,是不说也得说了。

    军师组织了一下措辞,委婉地说道:“盟主,此事与无益,反倒是平白结下一个大仇人,是不是有些?”

    星哲之尘摇了摇头,道:“你错了!岂曰无衣本就是炎黄盟的死敌,也就是我们的敌对方,谈何平白结仇?刚加入炎黄盟,正是要好好表现的时候。明天如果能落下岂曰无衣的面子,岂不可以提升在联盟的地位?”

    军师闻言,虽然本能地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却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好了,就这样安排吧!”

    星哲之尘却是耐心耗尽,摆了摆手,示意军师退下。

    “诺!”

    军师依言退下,按照星哲之尘的要求布置下去。

    **********

    四月一日,京都。

    成员打点完行装,正式告别京都的总部,浩浩荡荡地朝京都唯一的传送阵走去。

    直到此时,京都的行会才得到消息,原来竟是要撤离京都。

    见此情景,玩家唏嘘不已。

    一个位列中国十大的行会,短短两天的时间,就此烟消云散。世事变幻之无常,实乃常人无法揣度。

    一路上,都有玩家对这支队伍指指点点。

    “要搬去哪啊?”

    “谁知道呢,定是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吧!”

    “哎,我等生活类玩家的标杆和精神领袖,就这样消散了。敢问,这游戏还有我们生活职业玩家的出头之日吗?”

    一位裁缝当街长叹,引来阵阵共鸣,心有戚戚焉。

    “弱肉强食,又有何法?”

    路边,甚至还有此前退会的成员。他们的胸前,已经挂上新的行会标志,见着昔日的同僚,也是神情复杂。

    有惋惜的,也有嘲讽和幸灾乐祸的。

    这批没有离开的玩家,自然是对他们这批退会之人最大的嘲讽。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巴不得就此解散才好。

    人心之复杂险恶,可见一斑。

    情丝扣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面对路人的指指点点,面无表情。她只是在心中暗暗发誓:京都,我还会回来的,以更加辉煌的姿态。

    其余的成员,可就没有情丝扣这么淡定。被这样当街评判,实在不是一件让人爽快的事情,一些人已是脸色通红。

    他们只期望,这段“炼心”之路,能够走的再快一点。

    京都传送阵,位于王城最大的广场上,占地极广。相比领地传送阵,王城传送阵就要忙碌太多,时刻都有人进出。

    此刻的广场上,却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只见两万名成员,围成一圈又一圈,将传送阵围得是水泄不通。星哲之尘站在最外围,静等的到来。

    广场东侧的茶楼上,欧阳朔带着四名侍卫,默默地注视着广场,面无表情地看着星哲之尘的“表演”。

    对星哲之尘站出来搅局,欧阳朔是一点都不意外。让他感到无语的是,星哲之尘竟然采取了这样一种无赖的手段。

    没错,就是无赖。

    王城不允许pk,但也不禁止玩家如何站位。成员将传送阵围住,理论上是不犯法的。

    如此一来,无法传送离开,这脸打的可就有点大。打的不仅是情丝扣的脸,更是他欧阳朔的脸。

    想到这,欧阳朔取出一物,交给身边的侍卫,低声吩咐了一番。侍卫点点头,悄悄离开茶楼,消失不见。

    这两天,欧阳朔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成员赶到广场的时候,见到眼前的阵仗,不禁傻眼。

    “星哲之尘,你这是什么意思?”

    情丝扣冷冷地注视着星哲之尘,神情恼怒。

    对这位世家公子,她原本还有些畏惧,此刻见对方竟然做出如此没有格调的事情来,心中的一丝畏惧,是彻底的消散,剩下的只有满满的鄙夷。

    “没什么意思!”

    星哲之尘内心得意,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无辜的神情。

    “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情丝扣怒斥。

    “过分?!”星哲之尘突然炸了锅,就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脸色剧变,大声说道:“贱婢!你竟然还有脸跟我讲过分二字?明明答应了我,却转而投入岂曰无衣的怀抱,不弄死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你!”情丝扣脸色发寒,一时之间,竟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从小到大,她何曾被这样羞辱过。

    此刻的广场,已是人山人海。玩家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闻言,瞬间大哗。

    情丝扣好歹是冒险类玩家中四大女巾帼之一,此刻竟被这样羞辱。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太过分了!”

    “就是,还好没有加入,没想到他们的什么狗屁盟主,竟然如此没有风度,真是垃圾!”

    这些“打抱不平”的好汉,却是只敢低声抱怨。诺大的广场,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见此,星哲之尘越发的得意。

    作为隐秘世家的传人,星哲之尘一生下来,就被要求低调、低调,再低调。即便再如何有钱有势有力量,他也只能装作一个普通人。

    长期的压抑,已经迷失了他的本性,扭曲了他的人格。

    现在,他非常享受这种被万人瞩目的感觉。

    他,世家之子,神秘的练气士,注定要成为全场的焦点。

    相比帝尘这些显实力的子弟,星哲之尘接受的是传统的世家教育,心中根本就没有人人平等、男女平等的观念。

    因此,他才会一口一个贱婢,说的那叫一个顺口,根本就没有觉得有何不妥。殊不知,他已是犯下大忌。

    广场上,不是没有不敢招惹的存在。他们沉默,是在消化星哲之尘刚才说出的另外一个情报。

    岂曰无衣!

    的搬迁,背后站着的竟然是岂曰无衣。这是各大行会,此前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两个根本就不沾边的势力,却突然结合在一起,如何不让人震惊。

    他们意识到,星哲之尘挑衅的,可不仅仅是情丝扣,而是站在情丝扣身后的岂曰无衣,这个笼罩在中国区上方的巨大阴影。

    要想挑战那一位,光是想一想,就足以让人胆寒。

    因此,这些人统统按兵不动。他们才不会认为,山海城会没有动作。既然如此,只要坐山观虎斗即可。

    他们淡定,不代表的成员淡定。见帮主被人羞辱,当即就炸了锅,吵着要上去跟干架。

    “艹,干死他们,嘴太臭了!”

    “踩死他们!”

    好在情丝扣还保持理智,制止了成员的冒进。生活职业玩家对抗两倍的战斗职业玩家,想想也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情丝扣在等,等一个人的到来。

    星哲之尘见对面的成员,个个一脸的愤怒,却不敢冲上来,不禁更加的得意,哈哈大笑:“一群孙子,怂包,回去吃奶吧,哈哈!!!”

    配合着盟主,成员发出肆无忌惮的嘲笑。

    欧阳朔坐在茶楼上,端起已经凉透的茶杯,慢慢饮了一口,淡淡地说道:“星哲之尘,这个人我不喜欢。”

    坐在对面的白蛇,听到这话,心中就是一紧。他太知道,君侯的这句话,具有怎样的分量,基本上等于宣判了的死刑。

    白蛇看了广场上的星哲之尘一眼,眼神闪过一丝同情。到底还是太年轻气盛啊,真以为隐秘世家在游戏中很了不起吗?

    恐怕,星哲之尘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挑衅的是怎样一个巨人吧!

    不说他,就算是背后的炎黄盟,面对君侯的时候,都是慎之又慎。多次交锋失败,有些成员的心中,甚至都留下心理阴影,比如杀破军。

    白蛇实在想象不出,星哲之尘到底有怎样的自信。他只知道,接下来需要他做的,就是彻底渗透,为君侯的行动铺路。

    不仅如此,对京都的其他行会,也要加紧行动。

    ,将是检验黑蛇卫京都情报站的一个磨刀石。

    就在此时,侍卫去而复返,在欧阳朔身边耳语一番。欧阳朔点了点头,起身说道:“我们也下去吧,不能让朋友久等。”(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