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嚣张?比你更嚣张!
    欧阳朔走下楼梯,迎面跟一位白衣文士遇上。

    只见此人丰神俊秀,神华内敛,眼角带笑,让人如沐春风。

    欧阳朔眼神一凝,没想到,在茶楼竟能遇到如此绝世风姿的人物。因有要事,欧阳朔无法与此人攀谈,略一点头,错身而过。

    广场上,和陷入僵局。

    就在这时,一队六扇门捕快,约莫两百余人,突然闯了进来。带队的是一位中年捕快,头戴五梁冠,身着鱼龙锦服,腰配绣春刀。

    “谁人敢在京都闹事?”

    中年捕快是六扇门的一位堂主,在六扇门的地位已是不低,再往上就是道主、副统领以及大统领。

    眼见六扇门出现,星哲之尘心中一颤,预感不好。见领头的问话,星哲之尘用眼神示意旁边的军师,上前答话。

    军师虽惊,却还镇定,出列对中年捕快行了一礼,道:“大人,我们是成员,今日只是在此聚会,不敢闹事。”

    中年捕快冷冷一笑,这点小伎俩哪里难得到他,厉声说道:“呔,放肆!明明是扰乱传送阵正常秩序,还敢狡辩,来人,将他们全部押入大牢收监。”

    “诺!”

    瞬间,两百名捕快同时取出锁链,就要上前拿人。

    两百捕快,面对两万玩家,却是丝毫无惧。在京都地界,还真没有哪个行会,敢跟六扇门对抗,它代表的可是京都朝廷。

    且不说皇宫中驻守着的数以十万计的御林军,就是六扇门在京都的捕快,也不下上万人。其中,不乏武林高手。

    拿下一个,真不需要费什么劲。

    广场上围观的吃瓜群众,见事情突然峰回路转,不仅亮瞎了眼。

    “怎么回事啊,六扇门的人怎么来了?”

    “不会得罪什么人了吧,这回踢到铁板上了!”

    “嘿嘿,有好戏看了!”

    “这叫什么,装叉不成反被劈?!哈哈~~~”

    “没想到,竟有如此背景啊!”

    “未必,真要这么厉害,情丝扣方才就不会恼羞成怒了!”

    一名玩家出言反驳。

    “兄弟说的有理,那是谁在帮呢?”

    随着这话,周围一群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

    那玩家叫大浪淘沙,还算有些见识,见自己成为瞩目的焦点,不觉得意,故作淡定地说道:“嘿,我说你们傻不傻,没听星哲之尘方才说吗?投靠了岂曰无衣,你们想想,在京都,还有哪位大佬比那一位更有影响力?”

    “不能吧!”其他玩家不信,“岂曰无衣再厉害,他还能调动六扇门不成?”

    在普通玩家眼中,六扇门可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就算是最普通的一名捕快,也足以列入玩家中最顶级的一类。

    大浪淘沙哧了一声,道:“肤浅,不要忘了,那一位跟我们这些**可不一样,人家可是被朝廷正式册封的侯爷,调动六扇门又算得了什么?”

    诸玩家闻言,不觉叹服,纷纷对大浪淘沙投以崇拜的目光。大浪淘沙心中暗爽,表面上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情。

    玩家见此,更是叹服:真乃高人啊!

    一些机灵的,就要上前加好友,套关系。

    大浪淘沙倒是来者不拒,完了还将一群玩家拉到广场角落,神神秘秘的。玩家猜这位高人又要爆出什么惊天大八卦,齐齐露出期待的眼神。

    只见大浪淘沙神情肃穆,缓缓从储物囊中取出一件破旧的铠甲,道:“制式铠甲,白银品质,五金一件。兄弟,要不要来一件?”

    此刻大浪淘沙的眼神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

    众人绝倒,高人的形象瞬间崩塌!

    遇人不淑,敢情这家伙是个奸商啊,一件破破烂烂的铠甲,竟然卖五金币。玩家纷纷摇头离开,一些狠的当场就删了好友。

    “哎,别走啊,白银品质呐,这可是山海城出品,绝对的精品!”

    大浪淘沙表情瞬间变换,露出奸商的笑容。

    “别拉我!”

    见此,玩家跑得更快了,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兄弟,价钱好商量啊,别走啊!”

    一瞬间,一群玩家走的是一干二净。

    大浪淘沙大感遇人不淑,摇头叹气,突然见墙角还站在一位没走,不觉精神一震,换上标志性的笑容:“兄弟,来一件?”

    那玩家倒是看着铠甲直流口水,憨憨地说道:“高,高手,我,我只有一,一金币,成不?”说着取出一枚金币,死死攥着,眼神中满是期待。

    显然,这枚金币,已是这位玩家的全部财产,格外珍惜。

    大浪淘沙闻言也是哭笑不得,他手中的这批铠甲,正是从那倒腾来的,就是想当二道贩子,赚取中间的差距。

    他收购的成本价,都是一金币。

    眼见遇到一位菜鸟,奸商不知怎的,心肠突然一软,卖了一件给他。也许,是大浪淘沙想起来了他当初刚进游戏时的样子吧,也是这样的淳朴。

    可惜,造化弄人,一个纯洁的孩子已经变成奸商。

    那玩家得到铠甲,喜出望外,激动的都快说不出话来:“高,高手,你是好,好人,谢谢,谢谢~~~”

    望着纯洁的小战士,大浪淘沙只得装出高人风范,淡淡地说道:“不值什么,小兄弟,还需努力啊!”

    “恩!”小战士用力点头。

    大浪淘沙不知道的是,他今天的一次心软,造就了一位后来的游戏高手。

    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

    眼见形势不对,星哲之尘赶紧站了出来。

    他走到中年捕快身边,悄悄递上一张金票,低声说道:“大人,多有冒犯,我们这就撤离。一点心意,还请笑纳。”

    天知道,星哲之尘此刻的内心有多憋屈,今天丢人是丢大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六扇门的人怎么会突然赶过来。

    按惯例,只要不是发生重大案件或是刺杀,玩家再怎么闹腾,六扇门这群大爷都是不理会的,今天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竟管起这闲事来。

    星哲之尘不是没想过岂曰无衣,可是即便是侯爷,也无法轻易调动六扇门的人帮忙。在京都地界,侯爷还算少吗?

    六扇门的大爷,可不会任侯爷指使,给他们擦屁股。

    正如星哲之尘所想,六扇门确实不会轻易出动,可欧阳朔不同。

    元旦那天,欧阳朔在京都遇刺,六扇门却没查出凶手。负责此案的,正是眼前的这位中年捕快堂主。

    因此,中年捕快才会对欧阳朔有些亏欠。

    此次欧阳朔求助,中年捕快二话没说,直接答应下来。

    这才有了接下来的剧情。

    见星哲之尘递过来的一张两百金币的金票,中年捕快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廉州侯可是足足赏了他五千金币。

    欧阳朔花重金,自不是为了今天这事,主要还是想在京都搭上一条人脉。往后黑蛇卫和京都办事处在京都活动,也好有个依靠。

    严格来讲,两百金币真不算少,抵得上中年捕快半年的俸禄。

    可惜,一山还有一山高!

    中年捕快冷冷一笑,道:“呔,竟敢贿赂本官,来人!”

    “大人!”

    “将此人拿下,交衙门审理!”

    “诺!”

    两名捕快二话没说,直接用铁链将星哲之尘锁住。

    “啊?”

    星哲之尘还没反应过来,已被拿下,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他按惯例递上好处费,疏通门路,该死的捕快竟然翻脸不认人。

    “带下去!”

    中年捕快却是面无表情。

    见盟主都被拿下,成员也只能乖乖就范。

    六扇门的捕快,用长长的铁链,将成员锁成一串又一串,就这样押着往六扇门衙门送去。

    场面真个壮观。

    广场上围观之人,见此情景,也是目瞪口呆。

    “我勒个去,太他妈牛叉了!”

    ……

    “这是要游街的节奏啊,在京都,算是混不下去了!”

    被当成猴看,成员一个个低着头,恨不得钻到地底下。

    各大势力之人,见此情景,也是心中一紧。

    宁惹阎罗王,莫惹廉州侯啊!

    中年捕快却是不管,转身来到情丝扣跟前,温和地说道:“是情帮主吧?因为京都治安,给贵帮造成不便,还请见谅。”

    换作平时,中年捕快自不会如此客套,这一切都是在给廉州侯面子。

    情丝扣闻言,眼泪快忍不住流下来。她受的委屈和羞辱,欧阳朔是在加倍地补偿回来,这种尊重,比什么都重要。

    成员,此刻也是昂首挺胸。

    “多谢大人援手!”情丝扣躬身行礼。

    中年捕快摆了摆手,带队离开,他能做的,已经全部做完。

    等六扇门的人将成员押走,欧阳朔才现身。虽然大家都猜到是他在后面用力,欧阳朔也不想落人口实,说他勾结六扇门。

    见欧阳朔出现,广场就是一阵骚动。

    说到底,这一场大戏,欧阳朔才是真正的主角。(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