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神秘的白衣文士
    欧阳朔开出条件,机影狐本能地想讨价还价。

    “对付星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欧阳朔闻言,哑然一笑,机影狐看上去酷酷的,说话却喜欢拐弯抹角。

    “你错了。对付星盟,对我而言,不过是出一口恶气,并无实利。而对两位而言,却是天大的机遇。付出和收获总是成正比的,不是吗?”

    机影狐闻言一滞,他没想到,欧阳朔竟然如此自信。

    欧阳朔当然自信,影子盟不合作,他大可以再换一家。等到那时,难受的可是眼前的这两位。

    他相信,机影狐是绝不会放弃此次合作的。

    谈判嘛,只要抓到对方的底线,什么都好谈。

    机影狐见欧阳朔稳坐钓鱼台,唯有苦笑,被人抓住三寸的滋味可不好受。他也是一个果决之人,眼见事不可为,当即放弃,适可而止,点头同意。

    至此,三方的合作,就此达成。

    欧阳朔并无意将影子盟和一梦楼引进行会联盟,即便要引进,也要等到他们在京都干掉剑气纵横和星盟再说。

    倒是一丝缕,已经在欧阳朔的引荐下,顺利加入山海盟行会联盟。

    事实上,欧阳朔并不指望,影子盟和一梦楼真能干掉剑气纵横,就连干掉星盟,估计都够呛。

    剑气纵横能够称雄京都,岂是易于?星盟背后的隐世家族,既然决定出世,也必然会全力以赴。

    欧阳朔的目的,不过是让京都的行会互相制衡,牵扯住星盟和剑气纵横的精力,让他们疲于应付内战。

    如此,欧阳朔就算满足。

    真要收拾这两家行会,最终还得山海盟亲自出手。

    送走机影狐和梦云吞顶,欧阳朔就窝在庭院,哪也没去。接下来京都即将上演的大戏,他就可以坐山观虎斗。

    当天下午,山海城承诺的一批精锐装备,包括一千张强弓、一千架神臂弩、五百柄重剑以及两千面盾牌,全部运抵京都。

    欧阳朔作价四万四千金币,售卖给影子盟和一梦楼。

    装备的售价,欧阳朔在联盟内部价的基础上,加了十个点。即便如此,也让机影狐和梦云吞顶二人欣喜异常。

    如此精锐的装备,如果放到市场上售卖,起码还要贵五到十个点。

    售卖装备的资金,欧阳朔截留两万金币,填补上次追加黑蛇卫的投资,将手中的资金维持在五万金币。

    剩下的两万四千金币,则划入财政署。

    这笔资金将作为专项资金,用来扩建四大军工作坊。

    按照山海城的规划,东区的军工作坊区将全面东扩,一直延伸到峡谷河道。就算是位于河道的码头,也被划入一部分,作为军用码头。

    扩建之后,军工作坊区的面积足足是此前的五倍有余。经过一年的培育,诞生了数以千计的中级工匠,他们将支持领地军工产业高速发展。

    得到山海城装备的支持,影子盟和一梦楼底气十足。

    四月四日,一梦楼在第三圈突然袭击星盟的练级团队,星盟猝不及防,损失惨重。

    星盟的主力成员此刻还在大牢里蹲着,面对一梦楼的步步紧逼,节节败退,被迫放弃大量的练级点和资源采集点。

    见此,剑气纵横要派人增援,却遭到影子盟的拦截。

    一时之间,京都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四月五日,星盟主力获释,一出来就在各堂主的带领下,展开强势反击,跟一梦楼厮杀在一起。

    一梦楼占据先机,自然不惧,悍然迎战。

    京都的战火,越燃越烈,正式揭开行会混战的序幕。中国区各大行会,正跟此前的领地一样,迎来一轮优胜劣汰。

    强者存,弱者亡。

    受京都战火影响,九大王城纷纷跳出一个个挑战者,试图挑战十大行会,不,现在应该说是九大行会的地位。

    一丝缕的退出,刚好每一个王城都驻扎着一个十大行会。谁将填补一丝缕留下的空缺,玩家们拭目以待。

    借此机会,山海盟行会联盟,正式浮出水面。

    三家十大和一家曾经的十大联手,让刚刚燃起的战火,都停滞了一刻。

    建业、洛阳和大理三城的行会,纷纷偃旗息鼓。

    三城的退出,却是让其他王城的战火,越烧越旺。

    除了已经打得你死我活的京都,咸阳有血色浪漫驻守,尚无人敢打它的主意,襄阳的燕云十八骑有春申君支持,也算是站稳脚跟。

    长安的锦衣卫、泉州的流光阁以及成都的老君观,这三家还没跟领地合作的十大行会,就成为各野心家重点攻破的目标。

    尤其是老君观,排名最后,承受的压力也是最大的。

    成都原本名不经传的一家行会,名叫火华社,会长冥烨,同星哲之尘一样,也是一位隐秘世家的传人,据说祖上曾是帝室之胄。

    火华社的出现,老君观在成都一家独大的局面,逐渐演变成“双雄会”。传闻,火华社已经跟成都区的剑侠县走到一起。

    如此一来,老君观面临的压力就更大。

    火华社的强势崛起,成为这一轮行会混战最好的写照。

    借此机会,黑蛇卫也是大显身手,浑水摸鱼,向各大行会安插密探。欧阳朔则是稳坐钓鱼台,谁又知道,他才是引发这一轮行会混战的导火索。

    四月六日。

    欧阳朔带着白蛇,再次来到茶楼。

    店小二认出欧阳朔,热情地将他引到预定好的雅座。

    “那位白衣公子还未到?”

    “还没。”

    欧阳朔点点头,安心等待。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白衣文士出现在茶楼门口。

    店小二一直守在门口呢,见到白衣公子,立即迎了上来。

    “公子里面请!”说着就往雅座引。

    白衣公子跟在后面,见目的地是雅座,不解地问道:“伙计,我只在大堂寻一位置即可,不必去雅座。”

    店小二笑道:“不瞒公子,有一位贵人正在雅座等您。”

    “贵人?在京都,我并不认识谁啊?”

    “公子进去便知!”

    白衣公子倒是爽快,“好,那我就见一见!”

    推开雅座屏风,只见当中一位青年正在煮茶,神情专注。

    青年听到声音,抬头看来,正是欧阳朔。

    欧阳朔放下茶具,起身,整理衣裳,按照古礼,两手环拱,手背向外,向前推出后再收回至胸前,“鄙人岂曰无衣,冒昧相请,公子勿怪!”

    白衣公子眼神一凝,显是知道欧阳朔的。

    历史人物当中,不知道欧阳朔存在的,实在稀少。

    白衣公子倒也坦荡,回了一礼,道:“草民卫鞅,拜见廉州侯!”

    欧阳朔闻言,心跳都慢了半拍,比卫鞅还要吃惊。

    卫鞅啊,名震战国的商君,法家代表人物,秦国一统天下的奠基者。随便一个头衔,都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他这次“守株待兔”,算是做对了。

    “请!”

    白蛇起身,坐到欧阳朔身后。

    卫鞅坐在欧阳朔对面,举止从容。这时,卫鞅也已认出,眼前的廉州侯,正是上次在楼梯上遇到的年轻人。

    想来,廉州侯是专程在此等他。

    转瞬间,卫鞅已是将前因后果想的一清二楚。

    两人都是聪明人,很多话不用挑明,大家都懂。既然确定对方的身份,欧阳朔倒也不急,陪着卫鞅,兴致盎然地观看楼下的棋局对弈。

    一楼大厅,立下一个巨大的棋盘。对弈之人每下一步,就有专人复盘,将相应的特制的巨大棋子摆上棋盘,供茶客观看。

    对棋道,欧阳朔并不精通。

    前世,他只是一位冒险类玩家,哪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倒是姜尚定居山海城之后,欧阳朔偶尔会陪着老头子对弈几局,虽然每次都被杀的丢盔弃甲,棋艺倒是进步神速。

    因此,见着楼下的棋局,欧阳朔也能看懂一二。至于卫鞅,那可就是棋道中的顶尖高手,精于此道。

    一场棋局,足足下了两个小时。

    坐在欧阳朔身后的白蛇,就有些坐不住。

    天见可怜,作为一名雇佣兵,你让他上阵杀敌也好,刺探伪装也好,都不在话下。可是下棋?天呐,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白蛇见着越来越满的棋盘,就跟看天书没什么两样。他实在想不明白,君侯既然已经认出卫鞅的身份,为何不直接出面邀请,反而看起对弈来。

    这样的低效率,可不是君侯一贯的作风。

    白蛇哪里知道,卫鞅跟其他人的不同。这等大才,除非他自己愿意出仕,否则很难说动。

    以卫鞅的作风,宁愿流连于茶楼酒肆,也不去各地探访。欧阳朔就知道,卫鞅怕是已生出归隐之心。

    因此,欧阳朔表面上看是在观看对弈,实则内心一直在揣摩,卫鞅的需求是什么?怎样才能打动这位法家代表人物出山?

    难啊!

    :厚颜求一荐票和月票,拜谢!!!!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