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逞凶威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北域原上,有着寒风自天地间吹拂而来,引得无数强者遍体生寒,然而,当他们的视线,汇聚在远处那道年轻的身影上时,那种寒意方才达到极致,令得他们忍不住的有些颤抖。

    在那道人影身后,两具尸体渐渐的冰冷,而在数息之前,那两具尸体,乃是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顶尖大圆满强者。

    可就是这般强大的存在,在那个面色平淡的青年手中,却是连一回合都未曾撑下来,便是生机全消。

    他们甚至连逃命的时间都没有。

    天地间,无数道目光望着牧尘的身影,眼中有着浓浓的惊骇之色涌出来,虽说之前就隐约听说过这个牧府的府主能耐不凡,但唯有当亲眼见识到的时候,他们方才知道,所谓的不凡,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难怪牧府敢在北域争霸,如此实力,恐怕已经不逊色于三位霸主了。”有着强者低声说道,面色无比的凝重,看来今日,这北域原上,必然是会爆发一场惊天之战了。

    在那漫天骇然的目光中,牧尘却只是轻轻拍了拍手,仿佛是想要拍去手掌上并不存在的血迹一般,然后他抬起头来,望着那面色惊骇的七名地至尊大圆满,道:“还不打算一起上吗?”

    伴随着他如今踏入半步大圆满,曾经在眼中还算是强敌的大圆满强者,如今却是显得极为的脆弱,在他的感知中,即便他不使用任何的神通,光是催动圣浮屠塔,他体内的灵力,都将会远胜于地至尊大圆满。

    更何况,圣浮屠塔转化而来的灵力,还有着强大的封印之力,面对着这种封印之力,这些地至尊大圆满,在他的眼中,真是脆弱如鸡狗。

    “你…你竟敢杀了他们?!”那七名地至尊大圆满终于是从骇然中回过神来,当即厉声喝道,他们显然也没想到,牧尘的手段竟然如此的果决与狠辣。

    一出手,便是杀招,毫不拖泥带水。

    而且,那死去的两人,可是他们三大霸主势力之中仅次于首领的人,平日里位高权重,在整个北域都是响当当的存在,可眼下,就这样一眨眼就直接被杀了?

    牧尘微微一笑,道:“不然你还以为我牧府兴师动众的来到这里是和你们做戏的不成?”

    “而且,这才刚刚开始呢。”

    望着牧尘脸庞上的笑容,那七名地至尊大圆满猛的感到阵阵寒意,仿佛是被一头凶兽盯住一般,让人胆颤心惊。

    “唰!”

    然而,牧尘并没有与他们过多的废话,他的身影,再度消失,隐约间,仿佛是有着一道模糊的光影,自空间中穿透而过。

    “一起出手!”七名地至尊大圆满面色骇然的厉喝道。

    这个时候,清楚牧尘恐怖的他们,再没了先前那等跋扈姿态,他们知晓,唯有着联手,方才有可能挡住眼前这个杀神。

    轰!轰!

    所以,七人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催动了至尊法身,当即七道巨影出现,磅礴的灵力犹如是风暴一般肆虐在天地间。

    唰!

    牧尘的身影,却并没有因此有丝毫的停滞,他直接是出现在了一道至尊法身之前,神色漠然,一掌拍出,落在后者胸膛之上。

    掌印落下,只见得水晶之光陡然绽放出来,而反观那巨大的至尊法身,却是直接凝固,原本浩瀚强悍的灵力,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黯淡。

    砰!

    巨大的至尊法身瞬间崩溃,那是因为其中的灵力被尽数的封印,无法支撑至尊法身的凝聚。

    而在至尊法身崩溃时,一道狼狈的身影也是自那漫天灵光中疯狂的暴退,那脸庞上,充满着难以置信以及惊恐之色。

    他怎么都没想到,在催动了至尊法身后,他在牧尘的手中,依旧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那诡异的水晶灵力霸道得无法形容,刚刚碰触到至尊法身,便是将灵力尽数的封印,从根子上破碎了至尊法身。

    不过,他暴退的速度虽然快,但牧尘的身影更快,在其他的那些顶尖大圆满尚还未曾回过神来时,他便是出现在了那道狼狈退后的人影身前,朴实的一拳轰出,落在了后者胸膛之上。

    砰!

    拳光之上,有着水晶之光犹如洪流般的倾泻开来,那些水晶之光,一接触到那大圆满强者的身躯,便是无孔不入的渗透进去,所过之处,后者体内那浩瀚如海般的灵力,直接是迅速的黯淡下来。

    “爆。”

    牧尘神色漠然,淡淡的道。

    水晶之光,犹如万千道利刺,陡然自那大圆满体内爆开,而其身躯,也是在此时,爆炸开来。

    水晶光芒,闪烁在每一块血肉上,将其中的灵力封印,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大圆满强者具备着何等顽强的生命力,一旦失去了灵力,也就如同常人般的脆弱。

    又是一名大圆满陨落。

    然而牧尘却是看都未曾看上一眼,身形一闪,避开了数道爆轰而来的灵力匹练,再度犹如鬼魅般的冲向另外一道至尊法身。

    轰轰轰!

    狂暴的灵力在天地间疯狂的肆虐着,六道巨影爆发着可怕的灵力波动,而在他们的攻击间,有着一道渺小的身影闪烁不定。

    然而,正是这道渺小的身影,当其过处,总是有着一道巨影狼狈而退,而一旦被那道身影抓住机会,水晶灵力渗透而进,便是会有着一道至尊法身蹦碎,其中的那道身影,也是会被立即追上,爆成漫天水晶碎片。

    灵力轰隆的巨声,不断的响彻天地,而周围那无数的势力,都是在此时变得寂静无声,时不时的有着人咽着唾沫。

    眼前的局面,虽然看上去是数位顶尖大圆满围着牧尘的身影疯狂的轰击,但谁都看得出来,这数位大圆满强者的节奏彻底乱了,他们每一次的攻击,都是带着无边的恐惧。

    因为他们知道,那道渺小的身影,只要抓住细微的破绽,他们的下场,就会如同先前的同伴一样。

    但不管他们如何的恐惧,数分钟后,他们便是猛然的发现,身旁的同伴越来越少,原本的七人,不知何时,变成了四人。

    也就是说,从交手到现在,他们已经再度陨落了三人。

    而他们的对手,却是连至尊法身都还没有催动起来。

    这一刻,剩下的这四位顶尖大圆满,心中涌上浓浓的惊骇与恐惧,此时此刻,他们方才明白,他们这一次所遇见的,究竟是一个何等可怕的人。

    他们之间,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快跑!”

    战意彻底的消失,四位顶尖大圆满不约而同的暴射而退,他们知道,继续战下去,恐怕他们全部都得交代在这里。

    “现在才想走,恐怕晚了点吧?”牧尘望着四道暴退的巨影,却是淡淡一笑,笑容之中,没有丝毫的温度。

    他知道,牧府想要一跃而上,跻身进入北域霸主之位,那就必须展露出绝对的震慑力,而眼下,这些自己送上门来的顶尖大圆满,就是最好的靶子。

    于是,他身形一闪,便是犹如鬼魅般的追上那四道巨影,掌心之间,水晶之光犹如烈日般的凝聚而起,散发着无穷威能。

    感受着身后那水晶烈日散发出来的可怕波动,那四名大圆满面色煞白,再也顾不得许多,尖声叫道:“宗主,救我!”

    他们的声音,被灵力包裹着,响彻在天地间。

    他们原本也并不想求救,那样的话,就彻底损了自家的颜面,可眼下,再不求救,恐怕他们都得陨落在此。

    牧尘听到他们的求救声,却是淡漠一笑,速度骤然加快,手中那一轮水晶烈日直接是暴射而出,对着那四道巨影轰击而去。

    “放肆!”

    而就在水晶烈日即将笼罩那四道身影的时候,天地间,终于是有着三道低沉喝声在此时犹如雷鸣般的响彻而起。

    同时间,三道灵光匹练洞穿空间,从天而降,带着莫名的威压,对着那水晶烈日重重的轰击而去。

    砰!

    面对着这三道可怕的攻击,水晶烈日几乎是顷刻间就爆碎开来。

    不过,瞧得爆碎的水晶烈日,牧尘嘴角反而是掀起一抹冷笑,屈指一弹。

    咻!

    爆碎的水晶烈日,忽然分化出四道水晶之光,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绕开了三道灵光匹练,射中了因为有人出手相救而放松下来的四名地至尊大圆满身躯上。

    水晶之光射进他们的身体,他们脸庞上如释重负的神情瞬间凝固,再然后,便是惊恐无比的感觉到,体内的灵力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晦涩沉重起来。

    砰。

    他们身外的至尊法身,也是在此时蹦碎,四人现出身形,一口鲜血喷出,然后便是身躯摇晃着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在大地上,又是喷出数口鲜血。

    看这模样,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也是半死的状态。

    北域原中,一片寂静,各方势力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谁都没想到,三大霸主势力之中最强的九位顶尖大圆满,竟然会在短短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中,五死四伤。

    而且,最重要的是,最后的时刻,紫云宗,雷音山,金雕府的三位首领都出手了,竟然都是未能保住剩下的四人。

    这个牧府府主,究竟是何等的恐怖啊?

    在那漫天的震撼目光中,牧尘漠然的扫了一眼重伤的四位顶尖大圆满,然后抬头看向北域原深处,平静的道:“现在知道心疼损失了?”

    这一次,数位顶尖大圆满折损在他的手中,这即便是对于三大霸主势力而言,也是伤筋动骨。

    北域原深处,有着三道低沉的笑声在此时响起,只是谁都能够感觉到,那笑声之中,蕴含着何等浓烈的杀意。

    再然后,这片空间忽然扭曲起来,无数道视线便是震动的见到,三道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那三道身影仅仅只是静立虚空,周身便是有着极端恐怖的压迫感散发出来,那种感觉,远远的超越了顶尖大圆满。

    那已经是有了一丝天至尊的韵味。

    而牧尘的目光,也是在此时,凝聚在了那三道人影身上,整个北域中,能够拥有着这等实力的人,除了那紫云真君,雷音尊者,金雕皇外,还能是谁?

    “终于现身了么…”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