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重返咀魔岛(九)
    “你们应该也察觉到了吧?”又在林中行了一段后,疯眼忽然开口对身后的众人说道,“就算戴着‘镣铐’,我都已经现‘那些家伙’了……你们不可能还不知道吧。”

    “啊,早就知道了。”跟在疯眼身后的觉哥用很轻松的语气应道,“咱们现在还在人家的‘侦查法阵’范围之内,受到这种程度的‘监视’,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那你们为何还能如此若无其事地前进?”疯眼问道,“就不怕对方再给你们来一爆裂阵?”

    “呵……”后面的黑胡子听见这句,冷笑一声,“那按照你的意思呢?”

    疯眼回头看了对方一眼:“当然是去林子里把那些跟踪我们的家伙统统干掉。”

    “干掉他们……倒是不难。”这时,许久未表意见的鸿鹄接道,“只要我愿意,十秒内就能把周围树林里那些跟踪者全部击杀。”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但那样做,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们对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

    “没有威胁是什么意思?”疯眼疑道。

    “这不明摆着吗。”鸿鹄回道,“如果他们想再度对我们动攻击,肯定早就动手了,但是……为什么像这样鬼鬼祟祟地跟着我们呢?理由只有一个……”

    “……此前的那个魔法,恐怕已是这群人所能使出的最强攻击手段了。”斯诺适时地接过队友的话头,对疯眼解释道,“说不定……在短时间内,他们就是想放第二次都放不出来。于是,面对我们这群‘吃了大招照样没什么事儿’的敌人,他们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在暗中尾随而已了。”

    “那又怎么样?”疯眼接道,“即使这群人暂时没有、或者是已经放弃了攻击我们的念头,终究还是敌人,就算你们懒得动手去杀掉他们,至少也该抓起几个活口回来问话吧?”

    “哼……”黑胡子又是一声冷哼,“好,咱们来瞧瞧疯眼船长的主意怎么样。”

    话音未落,黑胡子便缓缓抬起一臂、平举,其手掌朝着自己的侧方张开、一握。

    那一瞬,树林中出一声闷哼,下一秒,便有一道人影飞窜而出……他像是块被巨型磁铁吸引的金属般,被“吸”到了黑胡子的掌前。

    被抓来的那人,一身灰暗的连身袍,戴着罩帽,罩帽下露出一张如僵尸般苍白、似野兽般丑陋的面容。

    “唔——”落入黑胡子之手后,此人口中还在出闷哼,但愣是一个字都没说。

    众人闻声,朝其看去,立即现了一件事——这个人的嘴,已经被缝起来了。

    他的上下唇,被一条像鞋带那么粗的金属线来回穿透,即便是外行人也能看出这缝合技术有多“粗犷”。

    “看这伤口的状态……缝起来不是一两天了吧。”觉哥瞅见那位,就念叨了这么一句。

    “涅斯鲁。”黑胡子也没多话,喊了自己的干部一声,然后一甩手就把手里的那位“俘虏”朝涅斯鲁扔了过去。

    涅斯鲁很轻松地将那人接住、摁在地上;接着,他也不知是从身上的哪个地方掏出了一把小刀,以一种连觉哥都感到“很快”的手、精确地割断了那名俘虏嘴上的缝合线,且丝毫没有伤到对方的嘴唇。

    “想活命,就回答我们几个问题。”涅斯鲁的语气冰冷,杀气昭然。因为……他这会儿的心情很不好;涅斯鲁的长相,配合那西瓜太郎的型,着实是巨锉无比;也许别人对这不是很上心,但他自己十分地介意。

    “啊……rara……bu啊……哈……”然而,当那俘虏张开嘴时,又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展现在了众人眼前——这货的舌头早已不翼而飞。

    “还真狠啊……”就连沃格先生都不禁对眼前的一幕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等等……这不太对劲儿吧。”斯诺很快想到了什么,“为了防止泄密,把部下的舌头割去,这我可以理解,但为什么……割了舌头还要把嘴缝上呢?”

    “嗯……”鸿鹄沉吟道,“的确是有点多此一举了,而且……这样连进食和喝水都……”

    “啊……嘎……哈……”就在他们说话之际,那名俘虏突然就痛苦地抽搐起来,喉咙里还出了一阵阵奇怪的、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

    见此异状,江湖经验无比丰富的沃格先生赶紧上前,把涅斯鲁往后拽了几分,让他远离那个俘虏。

    果然……涅斯鲁刚退出几米,异变即生。

    说时迟,那时快!伴随着不知从哪里出的、越来越高的阵阵怪响,那俘虏的胸腔也以一种极其夸张的幅度鼓了起来,并在达到一定的程度后爆裂开。

    紧接着,在爆散的血浆和碎骨中,一个与犀牛头大小相仿的龙便从那尸体的躯干中探了出来。

    然后……就是一条长长的颈部、再是爪子、身体、翅膀、尾部……

    最终,一头高四米,身长过九米(从头顶算到尾巴尖儿)的龙型异兽愣是从那具人型生物的尸体里钻了出来。

    很显然,它不是自那名俘虏的“体内”出来的,而是将其身体作为了一种类似“门”的媒介,从另一个空间中爬出。

    待那头异兽完全现身时,方才那个俘虏的身体基本也已被扯成了一个血肉碎散的破布口袋。

    “哦~我明白了。”面对那怪物,封不觉竟然还在用一种学术探讨般的口吻念叨,“割掉舌头,是为了在那家伙的嘴里烙上一个触式的小型法阵,而他嘴部的缝合线则是一种魔法材料,一旦线被割断,就会导致……”

    “你有完没完?”觉哥话还没完,疯眼就吼着打断道,“那种事有什么关系啊?你没看见这……”

    呼——

    可能是因为疯眼喊得比较大声,引起了怪物的注意,那龙型异兽趴定之后,当即就抡起尾巴朝疯眼扫了过去。

    烈风声中,疯眼猛然转头,看着那迎面而来、在自己的瞳孔中不断放大的龙尾,他一时间也是惊得不知所措。

    嘭!

    正当疯眼以为自己就要栽在这里的时候,马克·蹄大身形一闪,挡在了他的身前,并用自己那强壮的身躯生生扛住了异兽这一尾的扫荡。

    叱……

    碰撞过后,马克·蹄大的四个蹄子竟在地面上拖出了四道深深的蹄痕,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

    “嗯……”一口气缓过来后,马克·蹄大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行……扛不住。”

    说罢,他就一口老血就喷出,侧着倒了下去。

    “啊!大哥!”马克·脖粗见状,怒喝一声,抄起腰间的弯刀就朝着怪物冲了上去。

    “小心!”另一边,沃格先生边喊着边上前支援,“这是‘妄龙’!”

    听到这句,涅斯鲁二话不说也跟了上去,一时间,三名干部便与那“妄龙”展开了激斗;周遭的密林、土石……以肉眼可见的度开始倒塌、崩毁……

    “妄龙吗……很多年没见过了呢……”此时,黑胡子已然开启了他那“黑色球形屏障”,并退到了安全的距离上,其口中还念念有词,“‘伊迪恩特’还在‘这边’的时候,在他的地盘上倒是有不少,原来还没有绝种吗。”

    “你刚才说……‘伊迪恩特’?”几秒后,挟着疯眼的觉哥也来到了黑胡子附近,并顺势问道,“难道是指……愚妄之神-伊迪恩特?”

    黑胡子的反应显得很平淡:“还能有谁?”

    上次和觉哥一起来过咀魔岛的鸿鹄,无疑也记得这个名字,他也追问道:“船长……你好像……认识伊迪恩特?”

    “谁都认识他们。”黑胡子回道,“在我还年轻的时候,混沌之海共有‘九神’,他们各据一方,互不侵扰,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地盘和信徒,伊迪恩特不过是这人尽皆知的九神之一。”

    “哦?”封不觉听到这句,当即和鸿鹄交换了一下眼色,接着问道,“那……如今他们都在哪儿呢?”

    “我怎么知道?”黑胡子反问了一句,再道,“四柱神的时代来临时,我就离开了混沌之海,我只知道他们没有走……”

    “哈!”闻言,疯眼笑了,“他们可没你那么精明。”

    “怎么?”觉哥挑眉看向疯眼,“听这意思……你清楚那九神的下落?”

    “哼……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疯眼回道,“很多年前……”他看了黑胡子一眼,“就是那货离开之后不久吧,混沌之海的九神和四柱神就起了冲突,一场大战过后,前者一败涂地,当场就有四个殒落……而活下来的愚妄之神、谎言之神、游荡之神、智慧之神和真理之神联手施法,逃进了其他的位面,从此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们了。”他顿了顿,“当然了……这些年来一直有风言风语,说他们几个并没有死心,并在这个位面里留了一些祭坛和文献,期待某一天能够重返此地,东山再起。”

    “哦……”封不觉点点头,心中暗道,“也就是说……上次我们来咀魔岛时烤熟吃掉的那个精灵(游荡之神沃科尔)其实强的?他悄悄在咀魔岛上活动、积蓄力量,结果被我们意外坑掉了……嗯……话说废柴叔那娘化形态的杀伤力倒地是怎么算的,因果律武器么……”

    就在觉哥思索之际,另一边,三名黑胡子海贼团干部与妄龙间的战斗,也到了关键时刻。

    但见……(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  www.37zw.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