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宋保军加油
    打了好些年的球,庞宇涵多少能猜到有些手势的意思。比如竖起手指是前插,手臂垂下手掌摇晃是回防等等。

    但是像宋保军搞的这套暗语,简直叫人瞠目结舌,“水纹珍簟思悠悠”!谁知道究竟什么鬼!还能不能好好打比赛了!

    考古队自己也有一套方案,主场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为东南西北,客场则调转过来,哪有那么复杂的。

    比赛重新开始,邓彦林马上把球传给宋保军。

    宋保军转身运球,朝敌方篮下冲去。

    防守宋保军的是考古队十四号球员罗宇辰——这年月的孩子取名字,子、涵、轩、宇、晨几个字及其同音字用的就是多,每班都有那么十来个。

    他身高一米八五,身手非常灵活,虚晃了一个假动作,右手便向宋保军手里的皮球掏去。

    宋保军知道在身体上难以与对方抗衡,急忙传球给龙涯,那家伙正守在内线。

    龙涯刚接住篮球就被眼镜男抢走了,反手传给正在三分线外游弋的庞宇涵。

    庞宇涵运起篮球,正要快速反击,宋保军直冲了过去,喝道:“惜花人,你想耍赖不成?”

    庞宇涵微微一愣,身形不由自主停滞,宋保军冲到面前勾了勾手指。他神使鬼差一般将皮球传给了宋保军。

    罗宇辰、眼镜男等人本来发现庞宇涵突然状态大跌已经觉得很奇怪了,现在见他被宋保军喝呼几句就吓得不成样子,更感到诡异。

    场上局势瞬息万变,容不得大家多想。

    “小兔崽子,机灵点!”宋保军神气活现的说,趁对手都在呆愣之际,运起皮球来了个标准的三步上篮动作,球进了,军哥又一次改写比分。

    裁判哨声响后,才有人走过去问道:“宇涵,你搞什么呢?怎么失误那么大?”

    “没、没什么。”庞宇涵无法解释,只好含糊应对。

    宋保军的进球给中文队打了一剂强心针,谭庆凯索性一边拍手一边吆喝:“都动起来!都动起来!只要有军哥的带领,这局我们准赢!”

    罗宇辰本来感觉还好,听他这么一喊,转身死死瞪了宋保军一眼,跑到对面去开球。

    中文队没能得意太久,经过两波传递之后,罗宇辰来到篮下,撞开孱弱的邓彦林,双手抱住篮球狠狠灌进篮筐里面。

    “不怕死的就冲我来!”罗宇辰重重落回地面,挥舞双拳朝场上大喊。邓彦林倒在脚下半晌爬不起来,成为极好的背景衬托。

    威猛霸道的气势,嚣张帅气的喊话,立即赢得场外观众的欢呼。

    柳细月率领着拉拉队喊道:“宋保军加油!宋保军加油!伟信工种号张君宝,大家快帮忙关注!”可惜淹没在其他观众的掌声里。

    若说观众支持率,惜花人带领的考古队无论从成员英俊程度还是比赛成绩,都要远远超过宋保军的中文队。

    又一次由中文队开球,宋保军从荣川麟手里接到球后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停住两秒钟打量场上局势。

    眼镜男上前拦截。

    随即他运起皮球扔向庞宇涵,同时快速前插。

    这个传球给对方球员的动作让所有人为之一愣,庞宇涵正打算传给眼镜男,宋保军已冲过了中线,举手道:“帅哥,把球传回来!”

    不过片刻功夫,庞宇涵脑子里闪过几个念头,重新传给宋保军,势必被队友们误解。不传嘛,先前的承诺可就要作废了。

    宋保军管不了太多,叫道:“你愣着干嘛?寻死不成?也罢!龙涯,去把你前女友揍一顿再说!”

    庞宇涵咬牙把球传给了他。

    “喂!宇涵!”考古队简直不敢置信,几个正在跑动中寻找空当的队员都呆住了。

    宋保军得意洋洋,抓着篮球朝罗宇辰耸耸肩,抬手投篮。篮球打在框上反弹回来,龙涯先一步抢到篮板球重新投篮,再拿下两分。

    在这个过程中,考古队像是被施了魔咒似的,没一个人去防守。

    眼镜男左手捡起篮球抓住,用力捶了一下,发出咚的一声,以此发泄内心的憋闷,道:“宇涵,你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赤木刚宪也凑过去问道:“宇涵……”

    “我没事,你们别问了。”庞宇涵羞恼的摆摆手,实在无言以对。

    “庞宇涵,你必须做一个解释。”罗宇辰冷冷的道。

    赤木刚宪拦住罗宇辰道:“行了,少说几句,快开球吧。”

    另一边,龙涯也在问宋保军:“那愣小子完成承诺,我真的要向霍彩凤道歉不成?看样子他态度很诚恳啊!”

    宋保军冷笑:“你急什么,惜花人完成不了让十个球的承诺的。”

    “真的?”

    “我有让你失望过吗?”

    不信任的情绪已在考古队之间蔓延,不论球技高低,这是最为致命的。

    当宋保军又接到球时,抬手作势要传给庞宇涵,罗宇辰竟主动挡在庞宇涵面前,防守起自家队友来了。——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信号,说明考古队内部已经开始分裂。

    他很快将球传给绕过对方防守队员的谭庆凯。

    谭庆凯接球,传给龙涯。

    本来与龙涯对位的罗宇辰这时却在分心防守庞宇涵,造成龙涯无人盯防,又进一球。

    支持考古队的观众开始有些不满,惜花人的粉丝也十分不解,不过目前考古队还处于领先,中文队进了一两个球也不能说明太多问题。

    罗宇辰往回跑,经过宋保军身边时放慢脚步,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花样,但是你给我小心点,不然老子在场上不用裁判吹哨就能整得你生不如死。”

    任何竞技类运动都一个样,有人文明比赛,也有人打球特别脏。

    这里的“脏”并非不卫生,而是指小动作多。在你运球起跳时,他会借助身体的掩饰不让裁判看到,狠狠的扯你衣角一下,你就没办法跳得那么高。又或者用其他的方式通过肢体进行骚扰,不胜枚举,叫人难受异常。

    罗宇辰经常混迹野球场,对这一套熟悉得很,还因此打过几场大架。论下脏手,他不输于任何人。

    宋保军根本没当做一回事,道:“你有种试试?”

    “那好得很,老子今天就等你这句话。”罗宇辰深深看了他一眼。

    考古队开球后,几名队员调整了位置,赤木刚宪改去对位龙涯,罗宇辰则换过来防宋保军,庞宇涵依旧在场上梦游。

    机会很快来了,罗宇辰接着宋保军拿球的一个当口,假意阻拦,趁着两人身体紧贴,他手肘隐秘的在宋保军肋骨部位撞了一下。

    这家伙身高马大,常常保持运动,练出一身的肌肉,根本不是宋保军可以匹敌的。

    肋骨又是人体软弱之处,宋保军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当下一屁股坐倒,连球也丢了。

    罗宇辰连忙举起双手,表示没有和对手产生任何肢体接触。

    裁判示意比赛继续进行。

    场外观众一阵聒噪,都在嘲笑宋保军假摔。

    宋保军知道现在不是理论的时候,跑去开界外球,把球扔给距离最近的荣川麟。

    但遗憾的是这位健将被更强壮的赤木刚宪防住,考古队打了一个漂亮的防守反击,最后以罗宇辰一记暴扣得分结束。

    只有侧面的谭庆凯看得一清二楚,趁着没开球的时机跑过去低声说道:“军哥,就这么算了?”

    “回你的位置上守好。”宋保军冷冷的回答。

    中文队依旧保持以宋保军为核心的节奏,篮球很快传到他的手里。

    他看了一眼场上形势,带着球慢腾腾的前跑。

    罗宇辰不动声色的掩杀过来,看似在卡位,其实脚步移过去时便狠狠撞上了宋保军的脚踝。

    宋保军应声而倒,罗宇辰抢走篮球传给眼镜男,还不忘补上一句:“你小子要假摔到什么时候?快起来吧!没体育精神趁早下场!”

    这时眼镜男在篮下得分,裁判示意有效,让宋保军赶紧起来,别赖在地上磨磨蹭蹭的。

    第三次交锋继续来临,宋保军知道罗宇辰在针对自己,不再带球,而是一接球就立即传给别人,这样至少直接减少了身体接触。

    他一传的球让罗宇辰气炸了,不偏不倚传给了庞宇涵。

    庞宇涵有些不知所措,宋保军一边向篮下跑一边喊道:“传回来!”

    罗宇辰飞身扑上,截住庞宇涵的传球,反手扔给眼镜男,气急败坏叫道:“宇涵,你真的不想打比赛了吗?”

    眼镜男射篮得分,向罗宇辰竖起拇指表示传得好,同时也用眼神向庞宇涵表达了恼怒之意。

    校级联赛,通常很少会有专职教练出现,庞宇涵是考古队连续几届比赛的队长了,无论球商还是技巧远超常人,队员们也都相信他。然而现下庞宇涵做出类似临阵倒戈的举止,彻底辜负大家的信任,虽说得分,但同伴们都憋着一股气。

    龙涯看在眼里,服在心头:原来军哥使的是二桃杀三士的计策。

    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一旦敌人之间产生怀疑的情绪,那么他们将很难成为一个整体,从而遭到中文系的反击。(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