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山地部队
    上午十时,欧阳朔召见崖山城诸官员,宣布对田文镜的任命。

    柏30南浦完成交接之后,就将返回山海城,继续任职秘书郎。崖山城的这一段历练,必将成为他最珍贵的财富之一。

    为了表示对田文镜的支持,欧阳朔没有住进府衙,而是前往领主府居住。镇一级的领主府虽然简陋,暂时住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欧阳朔并不是一个贪图享乐之人。

    走进领主府,孙小月、林靖和情丝扣三女恰好都在。

    见跟在欧阳朔身后的四名亲卫,林靖眉头一挑,戏虐地说道:“臭小子,架子越来越大了!”

    欧阳朔闻言,唯有沉默,谁叫她是自己的长辈呢。心底里,欧阳朔还挺享受小姨的“教训”。随着地位的提高,已经少有人在他面前这般“放肆”了。

    高处不胜寒啊!

    情丝扣见此,大感有趣,在旁人眼中高深莫测的廉州侯,此刻也与常人无异,只是一个被长辈呵斥的小辈而已。

    欧阳朔挥退亲卫,坐到小姨对面,问道:“南山洞天还没通关吗?”

    “快了吧!”

    提到这个,小姨也是眉头一蹙。

    想想这两个月的开荒,实在是一段“难忘”的经历。毕竟是三家行会轮流拓荒,跟血煞佣兵团还是不同的。

    虽然过去两个月,南山洞天至今还没有通关。不过,听小姨话中的意思,拓荒已经进入关键时期。

    不出意外,一周之内,就能通关。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三家行会虽然是盟友,在拓荒这块,可是竞争对手,对各自的拓荒进度,保密工作都做得很到位。

    看小姨的神情,倒是非常自信。

    欧阳朔关注拓荒进度,跟他接下来的计划息息相关。

    南山洞天一旦通关,就可以正式向冒险类玩家开放。第一批玩家,还将是以三家行会的成员为主。除此之外,也会挑选一些小团队进入崖州。

    同时,为了加强对崖山城的控制,军情司和黑蛇卫都相继在崖山城设立了情报站,崖山城内的一举一动,都在两大情报机构的严密监视之下。

    欧阳朔转头看向情丝扣,笑着问道:“情帮主,在崖州可还适应?”

    费尽心思地将一丝缕引到崖州,欧阳朔这个主人,却是一个月之后才现身,确实有些不像话。

    情丝扣倒是不介意,点了点头,道:“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一丝缕已经在崖州扎根,利用变卖京都产业筹集到的巨资,在崖山城投资建设了数十间商铺和各类作坊,在城外还经营着四个庄园和两个农场。

    他们在崖山城的投资,比各大商会还要疯狂。

    一丝缕筛选剩下的一万名行会成员,不仅都忠诚可靠,而且都是中级以上的技能人才,整好填补了崖山城技能人才稀缺实的空白。

    现在的一丝缕,实在是崖山城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至于稀有材料,一是从精英团手中采购,二是通过三家行会的总部采购。随着崖山城的持续开放,稀有材料将不再是问题。

    一丝缕,正走在涅槃重生的路上。

    即便跟欧阳朔有交情,情丝扣的神情仍是淡淡的,这位孤傲的女子,实在是不会在人前过多地显露自己的感情。

    情丝扣的冷,比白桦还要更胜一筹。

    奇怪的是,情丝扣倒是跟孙小月成为闺中密友。

    在崖山城建好之前,孙小月是不准备挪窝了。能够主导一座城池的建设,对她而言,无疑非常的有成就感。

    对孙小月,欧阳朔自然不会说什么感谢的话。

    两人之间,已经逐渐形成默契。

    下午,欧阳朔动身前往虎贲军团本部视察。

    崖山城既然已经走上正轨,现在又有田文镜坐镇,欧阳朔自不会过多地干预。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对土著的清剿工作。

    其中的尺度拿捏,他必须找孙膑面对面地谈一谈。

    孙膑是阵法大师,虎贲军团的本部,建设得也是森严有序,暗合阵法。军营中,除了外出执行清剿任务的部队,剩下的都在各自校场操练。

    整个军营,除了操练之声,再无其他嘈杂之声。

    孙膑治军之严,可见一般。

    在前往帅帐的路上,欧阳朔跟一位青年军士相遇,差点撞到一起。

    军士手中提着一大袋黄豆,约莫上百斤,像是要去马厩喂食战马。上百斤的黄豆提在他手中,却毫不费力,依然健步如飞。

    许是因为走的太急,没看到迎面而来的欧阳朔。

    “大胆,竟敢冲撞君侯!”

    亲卫就要拔刀,将军士拿下治罪。

    欧阳朔抬头看去,只见那位军士,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皮肤黝黑,个子不算高,身体却异乎寻常的强壮,犹如一头猎豹。

    他能隐隐地感到,此人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血腥气味和桀骜不驯的野性。这到有趣,军中一位小小的军士,竟有如此气息,实在太不寻常。

    听到亲卫的称呼,军士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就连心跳都加快了不少。

    这绝不是惧怕,而是兴奋。

    黄帝内经修炼至第七层,欧阳朔的感知何等的敏锐。军士的情绪变化虽然隐晦,还是被他准确地捕抓到。

    太怪异了!

    “君侯恕罪,君侯恕罪!”

    直到此时,军士才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求饶。口中说出的官话,却有些不流畅,像是刚学会没多久一样。

    欧阳朔眉头一皱,摆了摆手,制止了亲卫,淡然说道:“起来吧!”

    “谢君侯,谢君侯!”

    军士起身,提起黄豆,快步离开。

    亲卫上前,低声说道:“君侯,此人有异!”

    欧阳朔点点头,道:“联络军情司,暗中追查。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诺!”

    小小的插曲过后,欧阳朔终于来到帅帐。

    “君侯!”孙膑坐在轮椅上,抱拳行礼。

    欧阳朔点点头,在主位坐下,道:“讲一讲土著的情况吧!”

    琼州岛有两大原住民,一是荒兽,二是黎族土著。尤其是在崖州地区,黎族部落如星辰一般,遍布岛屿。

    虎贲军团的到来,自然就惊动了这些部落。

    起初,各部落还试图反抗。可惜,在精锐的正规军面前,还在使用长矛的土著,又是在平原作战,他们实在是毫无招架之力,被打的节节败退。

    眼见事不可为,各部落纷纷北迁,躲入五指山中。

    深山老林,可就是土著的地盘,就连孙膑,也不敢冒险突进。

    战局,就这样暂时僵持下来。

    好在,仅是平原地区,已经足以让崖山城立足。

    因此,孙膑的策略又是一变。虎贲军团现在的任务,就是清剿平原的野兽和荒兽,同时训练队伍。

    当然,对退入五指山的土著,孙膑也没有放弃,频频派出细作,前往五指山侦查敌情,为下一步的军事行动做好准备。

    黎族部落不愧为山林之王,即便是军情司派来协助的精干细作,在五指山也是频频迷路,或是被土著设下的陷阱制服。

    牺牲在五指山中的细作,已经不下三十人,让人心痛。

    按照军中编制,一个师团也就配备一个侦察兵中队。虎贲军团的细作加在一起,也就只有两百人。

    牺牲,不可谓不大。

    五指山,几要成为一片禁区。

    好孙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在此前的草原战场,虎贲军团已经攻陷数十座黎族部落,俘虏三万余黎族百姓,全部被押送之崖山城。

    八成以上的俘虏,都被送到各大庄园或者农场劳作。剩下的一成半左右,共计五千人,全部都是青壮年,被孙膑单独挑选出来,准备整编成军。

    按照孙膑的策略,就是想用黎族青年,训练出一支山地作战的强军来,准备以黎族战士,对抗黎族战士。

    不得不说,此计甚为大胆。

    如果不是临行前,欧阳朔赋予了孙膑临时决断之权,孙膑绝不敢如此施为。要知道,增加军队编制,必须由军务署能提出,报欧阳朔审批才行。

    因为琼州岛孤悬海外,孙膑又是一员神将,欧阳朔才赋予他大权。

    要想驯服黎族青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何确保训练出来的山地部队忠诚可靠,就更是一个大难题。

    既然孙膑成竹在胸,欧阳朔也只有拭目以待。

    欧阳朔突然想到方才遇到的那位军士,不会就是一位黎族青年吧?!

    就在此时,离开的亲卫来到帐中:“启禀君侯,那位军士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是一位新进招入军中的黎族青年。”

    果然不错所料!

    见孙膑一脸的疑惑,欧阳朔将方才的事情,简单地讲了一遍。

    “君侯的意思,是怀疑此人身份不简单?”

    孙膑何等聪明,从君侯的神态,就猜到一个大概。以君侯的气度,如果只是一位普通的军士,断不会如此大张旗鼓。

    “静观其变吧!”欧阳朔不置可否,转头对亲卫说道:“接下来的调查,就交给孙将军负责。”

    这种事情,还难不倒孙膑。

    “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