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成功的演说家
    “茄子……”

    闪光灯闪过,一张史无前例的照片永远定格在这个19瞬间。

    每一个人笑得合不拢嘴,只有被柳细月紧紧抱住的宋保军满脸僵硬,成为照片中的奇葩。

    庆祝仪式结束后,所有成员均有收获,连面对女孩就会脸红犯结巴的周翔也成功要到几个女孩的电话号码,兴奋得语无伦次,逢人就说桃花运来了。

    在更衣室换好衣服的考古队队员相继离开,庞宇涵洗了个澡,换了一套西装,还仔细梳好头发,喷上发胶,打扮焕然一新。

    走到宋保军身边说道:“既然你们赢了,我办的事也办到了,你们应该完成自己的承诺了吧?”

    “哦,你是说这个。”

    庞宇涵见宋保军表情冷淡,加上自己输了球还被球迷喝倒彩心情也不太好,压低声音叫道:“你不是想反悔吧,我付出这么大代价。你知不知道同学们已经不再相信我了?”

    “稍安勿躁。”宋保军招手让林梦仙过来:“有霍彩凤电话吗?我想在十分钟之内看到她的人,能不能办到?”

    林梦仙看看两人,“哦,军哥放心,霍彩凤那个碧池,十分钟不来我能叫她****!”

    庞宇涵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相当美好的女孩子竟然冒出这么难听的话,顿时脸色超级难看,讪讪的没有说话。

    庆祝的人群渐渐退去,荣川麟等人簇拥着顾老师打算一起去餐馆聚餐。柳细月本来想等宋保军一起走的,见他竟然和林梦仙那死肥婆说话,态度还很亲热,顿时气不打一处去。朝大伙儿挥挥手,豪气干云的说:“都去龙泉酒家,姐姐请客!”

    “姐姐万岁!”

    “跪舔姐姐,义不容辞。”

    龙涯也想回宿舍换衣服,宋保军把他叫住了:“阿龙你在这等着。”

    既然女朋友不走,谭庆凯自然而然留下。

    宋保军给众人派香烟,陪在庞宇涵身边等着。

    宅男微微眯起眼睛,嘴里叼着烟头,手肘搭住庞宇涵的肩膀,不停的抖腿,神态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庞宇涵皱眉道:“你们可以不抽烟吗?”

    “是啊,小涵涵,我也觉得抽烟不好,有害健康,对身体没好处。”

    庞宇涵笑着点头,宋保军马上来了个转折:“但是抽烟有个优点,就是能够去除异味。平时上个厕所、掏个粪、捡个垃圾什么的,抽上一根烟就不会闻到臭味。你身上气味太过浓烈,我不得不抽烟抵抗一下。”

    庞宇涵的笑脸突兀的顿住,“宋保军,你骂谁呢?”

    “我老早就闻出来了,你身上喷的是雅诗兰黛的‘最迷思’系列香水,或许还调配有几滴欧莱雅的‘彩虹’,据说能与人体激素混合,进而产生强烈吸引异性的气味,闻起来似乎很有感觉。”

    庞宇涵大为惊讶:“你当真闻得出来?”

    “这两种香水都挺好的。”宋保军俨然资深专家的气质,“唯一我有问题的地方就是,‘最迷思’和‘彩虹’两种产品目标指向人群都是三十岁至五十岁的中高龄妇女。它们与人体激素的混合作用,是专指雌性激素而言,若与雄性激素混合,则会产生相反效果。你用的剂量已经过多,何况剧烈运动过后激素还处于大量分泌状态,效果更加明显。别人或许不会觉得有什么,我是必须抽根烟掩盖一下的。”

    “胡说八道。”庞宇涵表面不以为然,实则脸已经红到脖子根,尴尬地双手没地方放。

    宋保军见他这般丑态,淡淡笑道:“不过呢,我这人心胸宽广,从不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既然不能改变别人,就只有改变自己。”

    庞宇涵赶忙脱下沾有浓烈香水味的外套,放进远处的椅子里。忍不住向龙涯交代道:“等下霍彩凤来了,你要保证良好的态度,一定要让她觉得你是真诚的,我这人最见不得女孩子的眼泪。”

    “看情况了。”龙涯不咸不淡的说。

    庞宇涵知道女人出门必须化妆换衣服,几套衣服轮流试,不磨蹭一个小时不会完。料想这次可有得等,一时也不着急,坦然坐下,掏出手机慢慢翻看。

    刚刚打开肥鹅通手机聊天软件页面,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急促传来,庞宇涵愕然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女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飞跑,仿佛奔丧一般焦急,脸上是惶恐中带有惊慌的表情,既不化妆也没换什么漂亮衣服。

    那女人奔得急切,高跟鞋一下崴了,噗通摔在篮球场的光洁木地板上,像是经典的饿狗扑食动作,居然还向前滑行数米,正好在宋保军脚下止住去势。

    “军哥,您找我有事?”那女人不顾痛得要死的膝盖,还没爬起便满脸堆笑向宋保军问好。只是反差过于明显,那笑容显得格外扭曲丑陋。

    庞宇涵顿时一跃而起,上前扶住那个可怜的女人,满脸痛惜的问道:“你没事吧?”连神经大条的林梦仙也在心里感叹这娘娘腔不愧于惜花人的称号。

    不料那个女人嫌恶的推开庞宇涵:“走开啦,不要妨碍人家!”又转向宋保军谄媚的笑:“军哥,我没迟到吧?”

    宋保军抬手看看石英表:“已经十五分钟了。”表哥杜隐廊送的梅花表他已经收藏起来,打算放假的时候拿回家孝敬父亲。现在手腕戴着的仍是狂拽霸三人组贡献的破手表。

    庞宇涵忙用轻柔的语音问道:“同学对不起,你就是霍彩凤吗?”

    霍彩凤对身边这个香水男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向宋保军可怜巴巴的哀求道:“军哥,这个点从工商学院宿舍过来根本挤不上公共汽车。我一路就跑,跑到半路才有个同学骑电瓶车经过。军哥,您就原谅我这次吧。”

    “看在小涵涵的面子上,下不为例。”宋保军冷冷说道。

    霍彩凤松了一大口气,连连点头哈腰:“谢谢军哥,谢谢军哥。”

    庞宇涵见状嘴巴张得老大,下巴几乎掉在地上,满脸呆滞,就那么伸长脖子,保持脑袋前倾的姿势久久不能动弹。

    注重自身形象到达变态地步的惜花人竟然如此失态,可以想见他内心该是何等震惊失措。

    宋保军又说:“让仙仙妹子打电话叫你过来,是想向你道个歉……”

    话音未落,霍彩凤惊恐的叫道:“不要啊军哥,小妹妹无论犯了什么错误,您还是打我吧!想怎么打都行!”

    叫得凄惨,一时禁不住跪倒在地,抱住宋保军大腿苦苦哀求。

    “军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宋保军等对方哭喊得差不多了,说:“行了,你先起来,昨天我们家仙仙妹子跟我提了你的事。我觉得嘛,你个人还是可以挽救一下的,那件事就算了。”

    霍彩凤抹去眼泪鼻涕和口水,止住哭声问:“真的?”

    “是的,你先回去吧,那件事就当过去了,我不会再提起,你也好自为之。对吧阿龙?”

    龙涯抱臂胸前冷笑点头。

    霍彩凤抖抖索索站起,嘴皮子嗫嚅着,还带有极度恐慌过后的神经性颤抖,时不时打一下摆子。

    宋保军拍拍石化状态的庞宇涵:“根据约定,我向她道过谦了,从此不再欠你什么。”当先大踏步向门口走去,林梦仙、谭庆凯等人紧紧跟在后面。

    自己费尽心思维护一个女孩的利益,又是跑去别人宿舍刷存在感,又是约好比赛中让分以作利益交换,最后不惜得罪队友,输掉比赛,换来的是什么?

    很久之后,失魂落魄的庞宇涵清醒过来,心中冒出一句话:“就像你喜欢香菜,我独爱吃大蒜,两个人的世界永远不可能交集。”

    他宋保军只需轻飘飘一句话便毁了自己的所有努力。

    ……

    赶到龙泉酒家,酒菜已经上桌。包括拉拉队成员、篮球队队员和顾老师一起,柳细月安排了两桌台面。

    开始大家还有些矜持,宋保军提议男女生混合就坐,每人必须相邻一位异性,气氛就活跃开了。

    酒席上众人谀辞潮涌,争相夸赞柳女神领导的拉拉队加油加得好,大家才会爆发出极其强大的战斗力,勇敢的将强敌考古队斩于马下。至于宋保军什么脸色,美女当前谁还在乎他怎么想的?

    郭俊甚至捧起酒杯声情并茂的说:“当球队零比十四落后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感到了巨大的沮丧。然而我的耳边响起拉拉队几位姐姐的加油鼓劲声,再想起柳班长以前说过的话‘人的一生应该这么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碌碌无为而痛苦,因为他曾经为了自己的理想奋斗过’,顿时我的力气噌噌噌噌从涌泉穴直冲天灵盖,就那么一把拦住赤木刚宪的去路,我知道,我们一定会赢。”

    若非说话时门牙缺了个大洞,这家伙一定是个成功的演说家。

    和柳细月是死对头的谢绮露一伙没有加入拉拉队,郭俊的追求对象邱佳丽自然没来,因此发挥比较正常。

    柳细月笑骂道:“去你的,我有说这种话吗?”(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