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伏击
    甘罗,时年三十有七。
  
      他并非和蛮人,但却甚得和蛮部蛮王的信任。
  
      此次兵犯泸州,也是甘罗向蛮王献策。原本以为孟凯能够制造一些麻烦,可没想到却兵败如山倒。没等他打到泸川,孟凯就已经败了!这,也让甘罗非常的失望。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甘罗也清楚,他无路可退。
  
      倒不是说一定要打下泸州,但至少要在剑南道制造出足够的麻烦,才可以达到目的。
  
      至于那目的是什么……
  
      只有甘罗自己心里清楚。
  
      更何况,傥迟顿人和洞澡人起兵响应,如果他现在撤兵,势必会引来两部蛮人的反水。
  
      按照甘罗的想法,趁剑南道还处于动荡,迅速通过蔺亭,兵抵都宁。
  
      可没想到的是,那日渥木基却节外生枝,竟然在蔺亭挑起了战端。甘罗心中恼怒不已,但也没有办法。日渥木基性子暴烈,手下傥迟顿人也非常凶猛,是一支无法忽视的力量。这家伙在傥迟顿嚣张惯了,甚至连势力比之强横的洞澡人也要退避三舍。所以,他在这蔺亭做出这样的事情,在甘罗看来,似乎又是在意料之中。
  
      所以,甘罗在抵达蔺亭之后,立刻制止了日渥木基。
  
      同时,他又派人前往各蛮部找到大小蛮王与之谈判,并决定在蓝水滩上与众人议和。
  
      蓝水滩,地处安乐溪以西,地势空旷,难设伏兵。
  
      而且这里距离蛮部更近,距离叛军大营则相对较远,可以令各部蛮王放松警惕。
  
      一连串的动作,使得各部蛮王终于同意了议和的请求。
  
      结果,也如甘罗所设想的一样,非常顺利。
  
      其实双方没有什么太大的恩怨,只能说是日渥木基太过嚣张,才引发了这场冲突。
  
      嗯,双方一致认为,这不过是一场冲突!
  
      蔺亭蛮人决定,不再与和蛮人交战,也同意叛军通过蔺亭。
  
      他们会保持中立,即不会帮助官府和叛军作战,同样也不会帮助叛军和官府为敌。
  
      总之,这泸州谁做主都无所谓,关键是这蔺亭,是他们的地盘。
  
      对于这个结果,甘罗也非常满意……
  
      “南波龙,看到没有,其实这些人虽归附唐人,可是却并未心向唐人。
  
      唐人视我等若猪狗,虽口口声声仁义,实则却狡诈无比,欺骗我等为之卖命。其实,如果日渥木基之前能够冷静一些,这些人说不定已归降我等。不过没关系,只要我们占领了泸川,他们看清楚了局势,一定会来投靠。那时候,我们定能实力大增。”
  
      南波龙是洞澡蛮帅,也是此次洞澡人派来配合甘罗的主将。
  
      他闻听甘罗的这番话,露出不屑之色。
  
      “我早就说过,傥迟顿人就是一群无脑莽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如果不是日渥木基,说不得我们现在已经攻破了都宁城,何至于在这里耽搁功夫?”
  
      甘罗闻听,笑了。
  
      如果傥迟顿人和洞澡人齐心协力,他说不定会感到担心。
  
      可是,日渥木基与南波龙显然是互相看不顺眼。南波龙认为傥迟顿人是一群莽夫,而日渥木基则觉得,洞澡人是一群胆小鬼。两个部落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此次若非甘罗出面平衡,说不定早就打起来。所以,对于南波龙的这番话,甘罗并未感到意外。
  
      解决了和蔺亭蛮人之间的矛盾,甘罗的心情很是愉快。
  
      他和南波龙带领亲随离开了蓝水滩,便直奔大营而去。此事,天已将晚,眼看着日头已经堕入西山,只留下天边一片蒙蒙亮的光晕。他和南波龙一边走,一边低声交谈。
  
      只要解决了蔺亭蛮人的威胁,接下来他们就可以长驱直入,兵发都宁县城。
  
      “南波龙,明日我会亲率大军出发,你坐镇后军,等待粮草抵达。
  
      我估计这么一耽搁,那些唐狗一定会有准备……唉,如你所说,那日渥木基还真是……”
  
      他正说着话,忽听得一声弓弦声响。
  
      紧跟着,一支利箭从路旁的密林中射出。
  
      甘罗反应很快,立刻在马上伏身躲避。可他倒是躲避了过去,身边的亲随却来不及躲闪,被那冷箭一箭射中。
  
      “有埋伏!”
  
      南波龙见状,大吃一惊,忙高声喊喝。
  
      未等他声音落下,就见路边的密林中冲出数百蛮人。
  
      他们身穿兽皮甲,头插雉鸡翎,光着膀子,腰间围着一条兽皮裙,赤足飞奔而出。
  
      这些人都披头散发,脸上涂抹着奇异的纹路。
  
      他们一边跑,一边弯弓搭箭。
  
      由于他们大都使用的是短弓,虽然力道不强,却胜在迅速。
  
      加之双方距离并不是很远,甘罗的亲随在猝不及防下,便被射杀了数十人之多……
  
      “给我拦住他们。”
  
      甘罗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厉声喊喝。
  
      他和南波龙手下有三百多亲兵,立刻催马上前。
  
      只是,这距离太短了,没等他们的马冲起来,伏兵就已经到了跟前。这些个‘蛮人’弃了短弓,从后背拔出钢刀,便纵身扑了过来。为首的,则是一个身高大约在六尺以上的男子,他手持一杆大枪,健步如飞。那杆枪在他手里,仿佛有了生命一样,枪头乱颤,幻化出十数个枪花。他大步流星,所到之处,竟无一合之敌。
  
      而在他身边,则跟随着一个雄壮如熊罴的巨汉。
  
      一双铁槌上下翻飞,只杀得甘罗的亲随,人仰马翻……
  
      “是蔺亭蛮子……我就知道,这些蛮子居心叵测。
  
      罗帅,快走!”
  
      南波龙大声呼喊,拔刀出鞘,便迎上那首领。
  
      一个马上,一个步行。
  
      乍看之下,那伏兵的首领并非南波龙的对手,可是就在南波龙战马快要撞上那首领的刹那,对方却脚下一个滑步,滴溜溜旋身躲闪,让过了南波龙,而后径自扑向甘罗。
  
      南波龙马往前行,迎面就遇上了那熊罴巨汉。
  
      只听那巨汉嘿嘿一笑,咧嘴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齿,也不躲闪,轮锤便砸向了南波龙。
  
      刀槌交击,南波龙手中的大刀立刻脱手飞出。
  
      他反应非常敏捷,刀出手刹那,便弃马跳下,在地上打了个滚儿之后,翻身爬起来。
  
      耳边,传来战马希聿聿的惨叫声。
  
      他站起来后就看到,他那匹坐骑,被熊罴巨汉一槌击中脑袋,刹那间血肉横飞,脑浆迸裂。
  
      南波龙啊的一声大叫,扭头就想要逃跑。
  
      只是,未等他跑出两步,迎面就被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蛮人拦住。
  
      “给我去死吧。”
  
      那青年声音稚嫩,手中的刀却快如闪电。
  
      是唐人?
  
      南波龙听到那声音,心里顿时一惊。
  
      想要闪躲,却已经来不及了,就见那口横刀刀光一闪,南波龙顿时人头落地……
  
      而另一边,甘罗已经清醒过来。
  
      他见情况不妙,立刻拨马就走。
  
      “拦住他们!”
  
      他高声喊喝,两个亲兵立刻上前,把那首领拦住。
  
      只是那首领也不出声,见两个亲兵上前,手中大枪唰的脱手飞出,把一个亲兵当场击杀。同时,他身形一转,手中啪的飞出两枚铁丸,正中另一个亲兵的头上。
  
      说时迟,那时快。
  
      首领干掉了两个亲兵之后,便健步如飞,向甘罗追去。
  
      只是一个骑马,一个步行……
  
      眼看距离越来越远,那首领探手摘下后背上的大弓,取出一支利箭,弯弓搭箭,对着甘罗的背影便射出一箭。箭矢呼啸,快如闪电。甘罗在马背上听到了箭矢破空的声音,心道一声不好,忙在马上闪身想要躲避,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利箭正中他的肩膀。
  
      甘罗大叫一声,伏在马背上,便没了动静。
  
      首领紧追几步之后,见却是无法追上对方,这才停下来,狠狠顿足,转身复又加入战团。(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