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节 绝无可能的可能
单飞见在场几人都是不信的表情,强调道:“我已经找到了通往云梦秘地的关键线索。”
  
  檀石冲嘿然冷笑。
  
  黄堂、黄承彦均是面红心热,黄堂压抑住激动道:“如何通往云梦秘地?”
  
  “我还在推测。”单飞含笑道。
  
  黄堂恨不得一把掐住单飞的脖子,黄承彦见状试探道:“单大人不介意将推测对我等说说?”
  
  “绝不介意。”
  
  单飞摇头道:“都有多人计长,一人计拙,我虽有所发现,但是有黄老丈来参详那是最好不过。”
  
  顿了下,见孙尚香都在若有期待的望着他,单飞道:“我们是在大泽的山腹中。”
  
  檀石冲忍不住道:“我说过这点。”
  
  他不想单飞这厚的脸皮,将他方才讲的原封不动的照抄来说,而且单飞居然还有点洋洋得意,不但没有致敬,连借鉴挂名的托辞都不肯讲。
  
  抄袭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你是说过这点,你还说过,我们眼前这地方已是大山边缘,外边就是大泽,你们以前有人挖穿了这里,引发泥浆的灌入。”单飞认真道,“然后呢?你还说过什么?真正的高手,都是通过这些表面的事情,开始格物致知,推演剩下的、最关键的问题,而不应该流于肤浅。”
  
  看着檀石冲,单飞似乎考虑将“肤浅”的标签贴到檀石冲的脑门,微笑又道:“你如果再没什么想法的话,那我就要继续说了。”
  
  檀石冲握紧了拳头。
  
  单飞不理檀石冲的忿然,接着又道:“黄帝是通过此地开始和外间有了联系。”
  
  这个……老夫也说过。
  
  黄承彦心中嘀咕,不过看檀石冲涨的和茄子般的脸,黄承彦谨慎道:“单大人说的很有道理。”
  
  “这里的山是天然的。”单飞又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黄堂忍无可忍道。
  
  单飞微微一笑,“我想说的是当初我在荆州牧府通过西王母玉瓶看到的那个光环,就是云梦秘地。”
  
  黄堂、黄承彦互望一眼。他们和刘表互通气息,对于使用那玉瓶后出现的情形自然清楚。
  
  “然后呢?”黄承彦虚心道,他很难理解光环如何能成为秘地。
  
  这倒是情有可原。
  
  哪怕黄承彦对机关土木之术再是了然,但你给他个太阳能手电筒,告诉他这玩意不用灯油还能亮个几十年,黄承彦绝对是难以明白的。
  
  单飞体谅道:“你们若是不明白,想想冥数就知道了。冥数那般地方,若论神奇之处,还不如云梦秘地的半成。”
  
  黄堂缓缓点头,他是从冥数所出,对冥数多有认知,暗想单飞此言的可信度极高。
  
  “云梦秘地本是人类智慧最巅峰的结晶,亦是人造出来的。”单飞若对现代人说这种思路,或许不过一句话的事情,不过对于黄承彦这些古人,只能用易懂的比喻,“我亲眼看到云梦秘地在天空飞行后坠落此间……”
  
  檀石冲已是一脸蒙圈,他再高明的武功,也是不懂一个地方如何会飞的。
  
  “我方才查了许久,并没有看到云梦秘地切入山中的情况如一把利刃切入凝结的猪油那种情况。”
  
  单飞的意思是太空船没有坠落在琴鼓山上。
  
  黄承彦沉吟许久才道:“那秘地就切入大泽中,我们先前已说过,这里不过是黄帝出入的通道。”
  
  单飞立即道:“因此云梦秘地和此间山腹是两体,之间有通道联系。”
  
  孙尚香方才听过单飞讲有类似的话语,不过直到如今,她才有些领悟,要去云梦秘地,就是要找出那条密道。
  
  老夫早就想到这点!
  
  黄承彦感觉单飞又不要脸的霸占了他的研究成果,不过听单飞这般说,黄承彦还是恢复点信心。
  
  他实在找了太久的时光。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这里或许不过是黄帝那些人故作的迷局,不然凭借他黄承彦的能力,怎会再无任何发现?
  
  “我们如今要发现密道。”单飞做出了结论。
  
  黄堂差点踢单飞一脚,好在他比檀石冲隐忍太多,皱眉道:“不错,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你的目的。”
  
  扶植单飞掌控荆州是让单飞做事的诱饵,黄堂最想利用的还是单飞的头脑。
  
  单飞微笑道:“我们要找这条密道,就必须要确定有这条密道。如果根本没有密道的话,我们无论如何也是找不到的。”
  
  檀石冲嘿然冷笑,暗想你越来越会说废话了,你小子是在拖延时间吗?
  
  黄承彦却是深有体会道:“不错。”
  
  方向若是错了,无论怎么努力,看起来都是在荒芜时光,他黄承彦如今就是根本没有了方向。
  
  单飞从工具箱中拿出支炭笔,在地上简单的画个大山的立体图,又画了个圆圈代表秘地,接着道:“在水泽中,一根羽毛和一块石头在其中的沉降快慢不会相同。”
  
  他蓦地说了这么一句,檀石冲、黄堂都是一头雾水。
  
  孙尚香看着单飞画的图形,脑海中却有如雷电划过。
  
  黄承彦失声道:“秘地和这座山的沉降快慢亦不同!”
  
  单飞微笑道:“黄老丈举一反三,倒是说的一点都不错。我们必须考虑的一点是如果有这条密道,密道约是在两千年前做出来的……”
  
  黄承彦动容道:“密道在山中,山体若是下沉的比秘地快,那当初的密道就会脱离秘地,反沉到秘地之下。”
  
  他说到这里,长叹道:“那我们就算找到密道后,出口处面对的也是大泽的泥浆,而不是秘地!”
  
  黄堂总算听明白了,“那我们不是一直在做无用的事情,密道已废!”
  
  单飞说的浅显,却是建筑工程上极为重要的实战课题地基的不规则沉降。
  
  沉山和秘地重量不同,依托面积亦不同,地理位置又有差,在大泽中就会产生差异陷落!
  
  在建筑方面,通常都是用夯实地基和打桩来控制主体建筑的下沉,避免地面建筑的倾斜或硬生生的被撕裂。
  
  比萨斜塔建设时,就是对地基的研究不足才产生地表塔身的倾斜。
  
  墓葬也会有这种现象,不过大多的墓葬在选址的时候,都如盖房子般选个地下情况良好的地方。
  
  在风水学中,风水师说什么能保几百年家族气运的墓葬,选址的时候绝对要选在地势牢固的地方,而不是被一场暴雨就能冲垮的地方。
  
  那样的话,风水师无论怎么圆,都难让人相信他的判断。
  
  风水师、倒斗人、考古专家、地质专家在这方面有不同的表达,或用迷信蛊惑人心取利、或用科学解决问题求证,但对地下的根本认知大同小异。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们根本找不到了?”檀石冲嘿然冷笑,心道单飞这小子的借口比别人高明许多。
  
  黄堂脸沉似水。
  
  孙尚香暗自揪心。
  
  檀石冲说的不中听,可若真如单飞所言,那他们无论如何都是到不了云梦秘地。
  
  “非也。”
  
  单飞摇头笑道:“黄帝那帮人若和你檀石冲一般的头脑,我们早就找到了密道。”
  
  檀石冲右手已按在剑柄之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一直看不起的单飞在他面前居然如此的嚣张。
  
  单飞却是看也不看檀石冲一眼,笑望黄堂道:“他若对我出手,你绝不会视而不见的?”
  
  黄堂叹口气道:“最少在剩下的五个时辰,他若动手,我会帮你拦一下。”他提醒单飞离约定的时间已不足半天了。
  
  单飞并不紧张,似乎感觉娶黄月英也不是什么太过为难的事情,他看向了黄承彦道:“我们以常理分析,琴鼓山是逐渐沉入大泽的,黄帝那时的琴鼓山肯定比现在要高大许多。”
  
  顿了片刻,单飞补充道:“黄帝他们从泽中通过山体向上,若只要为了到达地面,他们不必将出口安排在山顶,从山腹任何一点都可出来。黄帝他们肯定是考虑到山体以后会沉降一事,这才将外部出口安排在接近山顶的位置,而不是山腹或者山脚。”
  
  黄承彦赞同道:“不错。”听单飞将结论说起来很简单,黄承彦却知晓,若没有广博的知识、复杂缜密的分析,绝对想不到这点。
  
  单飞微笑道:“黄帝他们比我们要聪明太多,手段亦是高明许多。”
  
  众人被人贬低,难免心中不悦,却都不能不承认这个事实。
  
  他们均有很强的能力,无论黄堂还是孙尚香,调动的资源更是可怖,但只论山腹迷宫的建造,哪怕他们倾尽全力、耗费一生也是无法办到。
  
  很多事情本不是砸钱堆人就能做到的。
  
  黄帝他们轻易做到这点,靠的是真正远超世俗的能力。
  
  “黄帝那些人想的非常长远,他们既然在出口处考虑到山体沉降,没有道理不考虑秘地和山体之间的通道、因沉降引发的剥离问题。”
  
  单飞断定道:“我想以黄帝他们的能力,那条通道不会因为山体沉降而废。只是这条通道建造的很是巧妙,让我等始终无法想到。”
  
  黄堂都是忍不住的点头。
  
  他方才听单飞所言后本是绝望,但如今听单飞分析,又觉得大有道理。
  
  檀石冲嘿然道:“这就是你的重大发现?你说了这多,并没有什么用处。”
  
  单飞摇头道,“在你这种人看来,自然没有作用。”
  
  “你够了。”檀石冲从未被人这般轻视,忍无可忍的喝道:“我们想听的是你这般人才、要怎样才能发现这条连接秘地的通道,而不是夸夸的言语。”
  
  单飞轻叹一口气道:“看来我真的是对牛弹琴,答案就在你眼前,你偏偏还问我究竟在哪里。”
  
  檀石冲面红耳赤道:“你莫要告诉我,这被泥浆灌入后被封死的地方就是通道的入口所在?这绝无可能!”
  
  “那你要不要和我赌一次?”
  
  单飞悠然道:“我如果在这里发现了通往云梦秘地的道路,就砍下你的脑袋,我发现不了秘道的话,我将脑袋输给你?”.
  
  ps:八百多月票了,这周月票总数能不能过千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