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重返咀魔岛(十一)
    “那还用问吗。”此刻,疯眼的脸上,竟是闪过了一丝悲怆之色,“每?21??个混沌之海的海盗,都不会忘记的……”

    “介意我问一下……你们在说的是什么事儿吗?”封不觉是个好奇的人,所以他问了。

    但是,那两人,似乎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

    “跟你无关。”疯眼只说了这四个字。

    而黑胡子,此时已抽出了腰间的特里同之剑,并将自身的力量灌注到剑刃之上,一剑劈下。

    这次攻击的威压,就连站在黑胡子后方十几米的一行人都能切实地感受到,那祭坛的防御法阵不可能没有反应。

    可惜……有反应也没用。

    在黑胡子的力量面前,这个法阵中所蕴含的魔能仅支撑了一秒便分崩离析。

    当法阵散去时,这座从物理层面上来说只是由木头和石块堆砌起来的祭坛……自是不堪一击。

    于是,在一阵轰隆隆的倒塌声中,这座智慧之神威斯登的祭坛化为了一片废墟。

    望着眼前的一幕,远处的八人默然。

    他们都在静静等待着……等着黑胡子再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

    不过,等来的却是……

    “你的行动,和我意料的完全一致。”

    一个对玩家们来说十分陌生的声音,从前方那尚未散尽的烟尘中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很快……便看到了一个渐渐成形的蓝色传送门。

    “你们这帮海盗还真是没变……依然是那么粗鲁和无礼。”第二句话出口时,一个身着巫师白袍、头顶杀马特型、手持长杖的老者,从传送门中行了出来。

    “你也没怎么变。”黑胡子望着对方,冷冷回道,“还是那副虚伪又令人作呕的模样。”

    “哼……”威斯登冷哼一声,“黑胡子,我不想和你做什么口舌之争,我只是来请你……”他说着,看了眼后面那八人,“……和你的部下们,离开咀魔岛的。”

    “你什么时候变成咀魔岛的主人了?”黑胡子回这句话时的语气比话的内容更能说明……他不是那种能“请”走的人。

    “众所周知……咀魔岛的主人,是时间之主。”威斯登却显得很淡定,他娓娓言道,“当然,他现在已经殒落了……按道理来讲,应该由某位时官来接管这个岛屿。”他耸了耸肩,笑道,“呵……可惜,他手下的时官也不怎么争气,除了几个被替换的家伙和叛徒之外,其他的时官几乎全被一个叫‘吞天鬼骁’的异界旅客给干掉了。”

    尽管威斯登曾经和几位时官相交甚密,但在描述上述这件事时,他的神态更多是在嘲笑;可见……黑胡子说他“虚伪”,绝非是无中生有。

    “既然时间之主和他的直系部下如今都已死绝,那么……作为他曾经的‘盟友’,由我来接管咀魔岛,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吧?”威斯登说这话时,顺势挆了一下手中的长杖。

    霎时,一股并不算强的魔能荡开。

    数秒后,空地四周的林子里出了此起彼伏的悉索之声,不消片刻,一大群穿着打扮和之前那名“俘虏”一模一样的、嘴被线缝起来的幻魔教会术士……出现在了空地的边缘,将这整块空地包围了起来。

    鸿鹄用最快的度扫视、目测了一下敌人的人数,现竟有一百二十人之多……他不禁心想:万一这帮家伙集体张嘴,那场面恐怕比他们联起手来放个爆裂阵什么的可怕多了。

    “你说什么?”黑胡子对那些杂兵不以为意,他倒是更在意威斯登话里的一些信息,“你是时间之主的‘盟友’?”问出这句时,黑胡子还回头瞅了疯眼一眼,随即再道,“我怎么听说……你和另外八神与四柱神是敌对关系呢?”

    “呵呵……此一时,彼一时。”威斯登道,“的确,在四柱神的时代刚到来时,我们和他们之间就‘权力’的问题产生了一些分歧,在处理这些分歧时,我们这边付出了一些代价……”他顿了顿,“不过,后来,我想明白了……四柱神的崛起,是天命所在,即便是我们九神,也不可忤逆……所以,我选择了顺应时代的潮流。我从异次元归来,与时间之主接洽一番后,成为了他的同盟。”

    “哦~”威斯登话音刚落,另一边的觉哥就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语气,高声接过了话头,“简单地说就是……你和你的八个弟兄,想跟四柱神分地盘儿,结果一场群架之后直接被肛死四个。你和其余四人幸存下来,落荒而逃,躲到了别的次元;过了一些年,你悟出了‘既然无法打败对方就加入对方’的道理,恬着脸溜回来,找上了和你同属秩序阵营的时间之主,跪下当狗……我这么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的确,封不觉的分析没有任何问题,基本和事实相符,只是……他的说法,和威斯登本人那种“粉饰”过的**正好相反——太难听了。

    “你……”威斯登这是头一回和觉哥见面,自然也是头一回当面领教这种强度的“贱力”,一番嘲讽过后,他的手已经在抖了,“区区一个异界旅客……竟敢口出狂言……”

    “哈?‘区区的一个异界旅客’?”封不觉将对方这话重复了一遍,嚣张地笑道,“好歹也是个次等神,看不出我的实力也就罢了,但连我的长相都不知道……看来这些年真心是被人当狗这么养着啊……”

    “啊……”这时,颇为腹黑的鸿鹄也接上话头,补了一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时间之主又不是傻瓜,像这种野心勃勃的败军之将……绝对是不会重用的;以‘收留’为借口,软禁在自己的地盘,并且找人对其进行监视和控制……才是上策。”

    他俩这一唱一和,彻底激怒了威斯登,因为……二人的推理准确无误,字字句句都戳在了威斯登的痛处。

    虽然威斯登自己说和时间之主是“盟友”,但事实却被觉哥一眼看穿——他只是为了回到主宇宙来,才主动去找时间之主,并表示“愿效犬马之劳”;而时间之主的想法呢……和鸿鹄说的一样,他绝不会信任威斯登这样的家伙,但作为秩序阵营的柱神,面对这种“弃暗投明”的主,你总不能把他赶走或者干掉吧?这说出去也不好听啊。于是,时间之主就把威斯登软禁在了“时计城”(时官们所在的城市,和时间之主自己所在的“时域”是两个地方),给了他一个“管事”的虚职,但不分给他任何实际的力量和权力。

    这些年来,威斯登基本都在时计城里打酱油,今天到这个时官家里下个棋,明天去那个时官的洞里蹦个迪……在时间之主的授意下,时官们尽量不跟威斯登提外界的事,以免他得到情报后有所异动……而威斯登回到主宇宙的事,他们自然也不会泄露给外界。

    后来,惊悚乐园开服了,主宇宙开始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在玩家们和衍生者的共同努力下,时官的数量越来越少……终于有一天,时计城成了一座空城,但威斯登依然被时间之主设下的结界所限制,无法离开这个空间。

    直到……诸神的黄昏那天,结界消失了,威斯登明白……这是时间之主殒落的信号,而他也从那一刻起,真正地“重回”了这个世界。

    “放肆!”

    还是说回眼前,威斯登被两名玩家揭穿之后,多年来郁结的怒气被勾了出来;当一个人隐忍多年、好不容易熬出头后,揭他的旧伤疤……是很容易使其暴走的。

    只见,随着那声“放肆”出口,威斯登举杖一指,一个直径三米有余的大火球便瞬间凝成,朝着觉哥他们飞了过去。(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手机版 m.37zw.co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