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三章 棋语
    六爷齐松脸上肌肉抽动,看上去异常的僵硬,勉强笑道:“他是你兄弟,你你总不能看他去送死。”

    “黑鳞营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兄弟。”齐宁淡淡道:“要让你家福儿真的历练出来,每次厮杀,都要冲在最前面,你要是放心,随时将他送过来,否则以后就不要再提此事。”顿了一下,才道:“还有一句话我要说清楚,他要真是进了黑鳞营,我可以将他当兄弟看,否则锦衣侯府与你们齐家没有什么干系,以后不要说什么家人兄弟那一套。”

    齐松神情尴尬,只能道:“那那我再好好想一想。”瞅了桌上那一堆礼物,终是垂头丧气离开。

    他前脚刚走,顾清菡便已经从侧门进来,到门前瞅见齐松离开,没好气道:“这时候有认起亲来了。”

    齐宁笑道:“趋炎附势,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顾清菡扭着腰肢到边上,轻声道:“当初大将军在世的时候,他们就一直想要进到军营里升官发财,都被大将军一口回绝。这帮人不学无术,吃喝嫖嫖赌样样精通,在军营里都撑不上一天。”

    “三娘放心,他们真要有想进军营,我保证一天就能让乖乖离开。”齐宁哈哈一笑,问道:“段沧海他们去了哪里?”

    “哦,他们说是去招募人手了。”顾清菡丰满的臀儿搁在椅边坐下,“黑鳞营还有好几十个旧部,段沧海的意思,将那些老兄弟全都拉回来,只要能将这些人全都找回来,黑鳞营的魂魄就在。”

    齐宁道:“我听说那些人都被安置到各处,许多都已经升官,愿意回到黑鳞营?”

    “我也不知道。”顾清菡轻声道:“段沧海倒是信心满满,他说那些人虽然各奔东西,但无论到了哪里,心里还惦着黑鳞营,只要黑鳞营重建起来,他们就算丢下高官厚禄,也一定会返回来。”轻叹一声,道:“我琢磨着也没那么容易,黑鳞营都已经已经多少年不存在了,未必谁都会记在心里。”

    “那倒也是。”齐宁微微点头,随即轻轻一笑,道:“不过许多事情也是因人而异,有些人记不住,有些人却是会牢记心里,就像我,有些事儿一旦烙在脑海中,那是时时刻刻想着念着,说什么也忘记不了。”说话间,却是瞧着顾清菡那张都能挤出水的白皙嫩脸。

    顾清菡却觉得齐宁似乎话里有话,瞟了齐宁一眼,见到齐宁正似笑非笑瞧着自己,心下一跳,脸上微烫,但她还是尽力表现没听明白什么,淡淡道:“当年大将军为了设立黑鳞营,耗费了许多心血,你你将心思全用在上面,不要杂七杂八乱想,总能做出一番成就的。”

    齐宁何其聪明,当然也听得出顾清菡话里有话,呵呵一笑,问道:“三娘,今天没什么事吗?好像很清闲?”

    “哟,非要我一刻不停地忙碌你才开心?”顾清菡白了齐宁一眼,风情万种。

    “不是不是。”齐宁忙笑道:“刚好我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咱们下棋吧?”

    这个时代的娱乐自然不可能和后世相提

    (本章未完,请翻页)并论,十分贫瘠,齐宁忽然提出要下棋,顾清菡有些意外,感到十分诧异。

    顾清菡出身地方豪绅,自幼也是锦衣玉食,琴棋书画倒也是样样精通,棋艺也是不弱,只是婚嫁之后,要管理一大家子,还真没有时间闲情逸致,偶尔空闲一些,无非画几幅画而已,已经多少年不曾下棋。

    本来她最近对齐宁一直心存戒备,那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她知道两人的关系已经十分危险,齐宁那晚既然敢那般做,谁也不敢保证再有一丝火星,真要发生无法挽回的事情,所以时刻都是提心吊胆,白天倒还敢和齐宁见见面,要是天色一黑,那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和齐宁单独待在一起。

    这种事儿,偏偏不能向任何人提及一个字,只能自己小心提防着。

    其实齐宁对她的追逐,多少还是让顾清菡心里有些发慌,可是内心深处,虽然明知道不能和齐宁有任何的进展,却偏偏又觉得异样刺激,如有如无地时不时撩动着她的心弦,这让她既感觉有一丝丝兴奋,但更多的却是担心。

    只是她更清楚,自己既然进了齐家的门,齐家三爷既去,自己又没有生下一儿半女,那么后半生也就完全指望在齐宁身上,两人同住一个院子,低头不见抬头见,若是一直闪闪绰绰,关系只怕会越来越僵。

    齐宁自然也是看出顾清菡对自己躲躲闪闪,这样子下去也是不成,有心想要缓和一下关系。

    两人各有心思,顾清菡犹豫了一下,却是嫣然一笑,问道:“你会下棋吗?”

    “自然。”齐宁听到顾清菡语气松动,心下微宽,笑道:“不过我可不敢和三娘下围棋,我知道三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和三娘下围棋,那是自取其辱。”

    顾清菡迷人的眼眸一转,眼波流动:“不下围棋?那你会什么?”

    齐宁哈哈一笑,道:“待会儿和你说。”

    偏厅就有专门的棋室,并不算很宽敞,但布置的十分雅致,古意盎然,顾清菡留了心眼,不敢和齐宁单独待在棋室之内,叫了一名丫鬟在旁边服侍,有这样一名丫鬟陪在旁边端茶倒水,顾清菡心下便安稳许多,寻思齐宁便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丫鬟的面对自己胡来。

    “咱们不下围棋,下五子棋。”齐宁端起黑子盒,将白子盒推到了顾清菡面前。

    顾清菡今天穿着一袭白色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碟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胸前衣襟勾勒出几丝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浅绿色的腰带,贵气而显得身材窈窕,气若幽兰。

    耳旁坠着一对银蝴蝶首饰,用一支银簪挽着乌黑的秀发,盘成精致的柳叶簪,显得清新美丽典雅极致,黛眉轻点,樱桃唇瓣不染而赤,浑身散发着股兰草幽甜的香气,清美而不失丝丝妩媚。

    齐宁眼眸从顾清菡脖子上划过,见顾清菡并没有佩戴自己送给她的心坠项链,有些失望,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顾清菡这样聪慧成熟的美少妇,当然知道一旦佩戴那条项链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含义,若是真的当着齐宁的面戴上那条项链,那心意便不问自明,这种时候顾清菡对齐宁是躲之不及,哪里还可能当面将那条项链戴出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越来越冷还是因为其他的缘故,齐宁明显感觉最近这几天顾清菡的衣着比从前严实不少,不过饶是如此,那凹凸有致丰腴起伏的身材无论穿上什么衣裳都无法掩饰,虽然领口也是紧紧的,但那丰满挺拔的酥胸还是将胸前衣襟撑起。

    “五子棋?”顾清菡嫣然一笑,明艳动人,“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奇妙的想法呢,围棋你不是三娘对手,五子棋照样不成。”

    五子棋发源很早,据说早在尧造围棋的时候就已经出现。

    “我先来。”顾清菡如白玉般的青葱玉指捻起一颗白子,率先就要放在棋盘上,却被齐宁伸手拦住,只见齐宁笑眯眯道:“三娘,你既然棋术比我高,就该让着我,让我先下,男人总应该主动一些,你说是不是?”

    他微笑瞧着顾清菡,顾清菡却不示弱,道:“我是你三娘,你是我晚辈,晚辈自然要听长辈的话,长辈说不行,那就不行。”

    边上那丫鬟有些发晕,心想不就是下个棋吗,有必要争这先手后手。

    顾清菡不由分说,已经将白起按在了棋盘上,齐宁无奈,只能收回手,叹道:“三娘,有些游戏,不分长辈和晚辈的,你看看,我手里的黑子和你手里的白子,只是颜色不同,并无大小,既然对弈,也就不能再论大小了。”

    “谁说的?”顾清菡瞪了齐宁一眼,“长辈就是长辈,晚辈就是晚辈,棋子虽然一样,可是执子之人的身份都要想明白,而且玩游戏,就要守规矩,要是破坏了规矩,游戏就玩不下去。”

    齐宁哈哈一笑,道:“这是咱们两个人玩的游戏,不用去守别人定下的规矩,我们说怎样的规矩,就是怎样的规矩,谁也管不着。”将手中黑子按了下去,“就像咱们落子,我让着你,你就可以先下。”

    顾清菡低头看棋盘,也不看齐宁,淡淡道:“开局谁占先手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该怎么走。你的棋艺还嫩得很,火候还差得远,我下棋除了你三叔,可没有输给别人过。”

    “我知道三娘棋艺很厉害。”齐宁微笑道:“正面进攻,未必能成,不过要赢棋的法子很多,正面进攻不成,还会有其他法子。”

    顾清菡摇摇头,微抬头,迷人眼眸微微一挑,瞧了齐宁一眼,道:“我下棋可不是进攻,以守为攻,我这边是铜墙铁壁,固然金汤,除了你三叔当年赢过我一次,没有人能赢我半步。你要是认输,现在还来得及,否则你无论花多大力气,也只是白费力气。”

    -----------------------------------------------------------------------------------

    ps:感谢书友39287146、剧毒歪歪、yz_lam1975、猛禽出动、 ��@百度、葱花27诸位兄弟的破费捧场!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