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节 水中情
檀石冲神色不屑,单飞说什么,他檀石冲都当作是在放屁。在单飞说要念咒的时候,檀石冲想到的是这小子要用花招了,拆穿他!
  
  可他真的没想过,单飞未有花招时,众人脚下震颤。
  
  身形一晃,檀石冲神情震撼,一时间不知道单飞的咒语是真的有神通,还是正巧蒙上地震了……
  
  不是地震,而更像是墙颤!
  
  在脚下晃动的光景,孙尚香还能留意着单飞的举动。
  
  单飞要有行动,她必须全力以赴的帮手,绝不能再次妨碍单飞。
  
  孙尚香亦没想到过单飞的举动这般诡异,咒语才出三字就已地动山摇。脚下一摇后,她察觉到她面对的那砌死的石墙似在晃动。
  
  怎么回事?
  
  泥浆要冒出来了?
  
  为什么?
  
  “班杂咕噜……”单飞是众人中最镇定的一个,口中咒语不停,缓慢低沉再加上四周的颤动,已有惊天动地之感。
  
  “莫要念了!”
  
  黄承彦放声高呼,他在脚下晃动时亦很快的发现那封闭砌死石墙的异样,暗骇难道真的是单飞的咒语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法力,让这面砌死的石墙就要开启?
  
  如果石墙开启,对这里可说是灭顶之灾!
  
  黄堂一直留意着单飞的举动,只怕单飞找到密道后甩开他们。在单飞念咒的光景,黄堂倒是将信将疑。
  
  这世上本有许多不可思议之事。
  
  他见到的人多了,对什么人都难免怀疑一点儿;他见到的离奇事情多了,对什么事情都难免相信一些。
  
  巫家是神巫世家,单飞说不定真有神秘的咒语,不过这小子绝不是甘心让人摆布的……
  
  在石墙晃动的那一刻,黄堂的注意力终于从单飞身上移开片刻!
  
  嗡阿吽班杂咕噜贝麻悉地吽!
  
  单飞念的慢,但记忆中的十二字真言终于念完。
  
  轰!
  
  石墙立毁!
  
  黄堂、黄承彦闪退。二人均知石墙后就是泥浆,泥浆那侧连着漫无边际的云梦大泽,石墙一倒,泥浆肯定会……
  
  不是泥浆,居然是大水!
  
  有汹涌的大水从坍塌的石墙内汹涌奔出!
  
  怎么会是大水?
  
  黄堂、黄承彦倒退发愣的功夫,就见单飞、孙尚香并肩而起,反向大水涌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二人不要命了?他们要做什么?黄承彦心中困惑。
  
  黄堂却想,这二人有鬼,他们绝不是不要命的人!一念及此,黄堂倏然止住身形,就要向大水的方向扑去。
  
  有一人先黄堂而出,追上了单飞和孙尚香。
  
  是檀石冲。
  
  黄堂老辣,黄承彦圆滑,可这二人和单飞没打过太多的交道,对单飞还是不算了解,唯独檀石冲对单飞的举止了解的最为深邃。
  
  从涉县的不战而逃、到后来废园的诡计恫吓、再到穿越火线时候的耀武扬威……
  
  单飞这个人是打不过就躲、有机会就诈、有胜算就会榨出你全部利益的贪婪魔鬼。
  
  这种人怎会自赴死路?
  
  大水凶悍,却是单飞有机会逆转的时候。
  
  檀石冲猜到了开头,几乎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如今他的武功已是稍逊单飞,但全力以赴下,还能迎上大水,追上了单飞。
  
  大喝声中,檀石冲火剑拔出,水中就要挥出!
  
  可他没有猜中过程,更不要说去预测结尾。
  
  石墙崩塌,大水汹涌而出的时候,最镇静的只有单飞,他如早料到这种情况发生,在众人皆退的时候,携手孙尚香前冲。
  
  孙尚香毫不犹豫的联袂。
  
  她始终信任单飞,这刻更是选择无理由的跟随。
  
  刀山都闯,火坑都跳,更何况眼前不过是汹涌澎湃的大水?
  
  二人堪堪到了石墙坍塌之后……那之后只有无穷无尽的大水,却没有黄承彦所说的泥浆。
  
  怎么回事?
  
  黄承彦骗他们?黄承彦有什么道理骗他们?单飞如何会知道这里是大水而不是泥浆?他肯定知道的,他有一双好耳朵,墙后如是泥浆的话,单飞绝对不会这般作为!那眼下要怎么来做?
  
  孙尚香困惑一个接着一个,但敏锐的感觉到檀石冲追了上来,火剑将挥未挥……
  
  新月刀出!
  
  月色在火光明耀的大水中如层层叠叠的霜色,又似冬日晨起推门望去时,天地有霜华满目、寒意凝结。
  
  檀石冲后悔。
  
  他太急于和单飞叫板,只以为自己和单飞相差不多,暗想只要拦住单飞,黄堂很快就能醒悟过来帮手,那时候制住单飞绝对不难,他却忘记了一件最为致命的事情。
  
  当初在丹阳时,孙尚香只凭新月刀,一刀就击退了他和破军,甚至还伤了破军!孙尚香的刀法,远比看起来要高明。
  
  到此间后,单飞始终和和气气的商量,孙尚香沉默不语的柔弱,看起来二人像是任人宰割的一对儿。但这两人真正的联手后,在天底下能正撄其锋的已然不多!
  
  有孙尚香在,单飞甚至不用出手,他檀石冲危矣。
  
  才要呼喝,大水灌嘴。
  
  将将横剑,寒意至腿。
  
  檀石冲百忙之中还能挥剑格挡住孙尚香劈向他双腿的一刀,瞬间就感觉全身力道已枯。心中大骇时,檀石冲意识到更致命的事情。
  
  这是水里,众人出手难免都会受大水的影响。他檀石冲以火淬武,在水中实力减退的更是迅猛。
  
  水本克火。
  
  他弱了许多,孙尚香又在拼命之下,他绝敌不过孙尚香,可他的敌手还有单飞!
  
  单飞是在水中磨练出来的功夫!他在入水那一刻就抢过孙尚香手中的铁钎,似慢实快的一挥。
  
  有无数崩石好像炮弹般在水中接二连三的砸中了檀石冲。
  
  檀石冲痛哼声中,一口血终喷了出来,但在大水中,如同花朵的枯萎。
  
  绝境中,他只能全力的倒退,眼看一块最大的石头趁着水势就要砸到他的脑袋时……
  
  我命休矣!
  
  檀石冲从未想过会稀里糊涂的死在这里。
  
  一人横冲而来,一掌劈落了大石,抓住檀石冲爆退了十数丈。
  
  “单飞呢?”
  
  救下檀石冲的正是黄堂,他本要冲前,等见到大水冲来、单飞在水中挥舞巨石的场景时,黄堂决定后退。
  
  黄堂常年活在水下,水性的精通不言而喻,可他一见到单飞水中的能力,只感觉此子隐藏了太多的实力。
  
  单飞如同个水鬼!
  
  黄堂不知单飞本事的由来,但见到他在水中的武功不弱反强,心知不妙后,急退中救下了檀石冲,见檀石冲奄奄一息无力回答的模样,黄堂心中暗骂。
  
  “怎么是大水?究竟怎么回事?”黄堂回头喝道。
  
  黄承彦远远的退到了高处。
  
  他们一口气向高处退出了数十丈,前来的水势稍缓,不过还是急流湍湍,似要将整个山腹灌包般。
  
  “那里面绝对是泥浆。”黄承彦难以置信道:“我当年亲手所封,怎会有差?”
  
  黄承彦困惑的功夫,孙尚香亦在迷糊中。
  
  单飞在她一刀逼退檀石冲后痛打落水狗,几乎要毙了檀石冲。不过乱石击出后,单飞不再等待结果,拉着她的手向水中游去。
  
  水势湍急。
  
  单飞逆流而上,居然不比顺流差了很多,孙尚香尽量的放松了娇躯,适当的拍水,尽量减少前行的阻力。
  
  二人溯水而走,单飞早取出夜明珠探路,他并不径直前行,而是不停的观察左近的情况,倏然发现个石壁有个丈许的洞口,单飞眼露喜意,带孙尚香并行而入。
  
  洞道极长,无穷无尽般。
  
  孙尚香反击檀石冲时很是耗费气力,再是逆水前行这久,饶是身手高强,亦是感觉气息渐绝、全身要炸了一样。
  
  道路还有多久?
  
  我能不能坚持下去?
  
  单飞没我会更快一些,他没有我更能逃出去。可他又告诉了我,一定要跟着他,不能放弃。
  
  这是单飞早就筹划好的逃命计划?他始终如此,看似不动声色的做好了一切事情。
  
  我怎么才能不拖累他?
  
  心思烦杂,孙尚香感觉自己头脑开始有些昏迷,她知道自己气息已经不够,再这么下去,她很可能窒息而亡。
  
  恍惚间,孙尚香微闭眼眸,才待咬牙决定……
  
  不等松手时,就听到单飞叫道:“晨雨!”
  
  什么?
  
  单飞遇到了晨雨?
  
  孙尚香精神微振,想要睁开眼眸却已不能,耳边听着单飞声声的呼唤,她心中大急,只想在临终前去看一眼晨雨是怎样的女子。
  
  有人吻到她的唇边,急急的送气。
  
  是单飞。
  
  她知道是单飞,当初水下潜艇中那一吻的感觉,她记忆犹新,永远亦不会忘记。
  
  蓦地有光华亮起。
  
  是油灯在亮?
  
  她早将那油灯系在身上,这刻油灯自然不会燃起,但油灯为何还会明亮?
  
  闭着双眼,她却能看到单飞正俯身为她送气,焦急的呼唤着“晨雨”的名字。
  
  怎么回事?
  
  她那时很是恍惚,脑海中倏然有闪电划过,突然明白了什么她难道又坠入了幻境,不过这一次不应该有荆楚的那些刺客蛊惑,她为何还是坠入了幻觉?
  
  她又看到了单飞和晨雨的往事?
  
  他们是在水中!
  
  晨雨和单飞在一起的时候也曾溺水?为何每当她处于和晨雨相似的环境下,就会看到单飞和晨雨发生过的事情?
  
  她是孙尚香,不是晨雨,哪怕她很喜欢单飞。那种感觉,本来只有她这种自强的女人才能时刻的警觉。
  
  醒来!
  
  孙尚香心中急唤,霍然睁开了眼眸,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单飞。
  
  单飞有些发怔的模样。
  
  他们处于一个幽暗的环境中,水已不见,唯有单飞一双关切的眼睛梦中的清醒,醒来的如梦。
  
  时空似凝。
  
  有水滴顺着孙尚香的额头滑到眼角,又从眼角流淌过白皙的脸庞,清冷如雨、可柔弱无依。
  
  孙家人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她孙尚香亦不会流泪,但在那一刻的功夫,还是有一滴泪水不自觉的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她知道又看到了晨雨和单飞的往事生死相依的一幕,她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清晰、又让人如在梦里;梦里、却时刻有着告诉自己要永生铭记的清晰。
  
  ps:这段时间,身体有点疲倦,来点月票补充体力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