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节 偷梁换柱
黄承彦亦感觉自己和做梦一样,他本是少有的睿智之人,但这刻脑袋里真的和浆糊一样,自从单飞念咒开始,发生的事情开始带些神秘的魔幻色彩。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黄承彦喃喃自语道:“我清楚的记得,这里是泥浆,绝不是大水。”他真的觉得如做梦一样,一切都变得虚幻而不真实,他不知道泥浆怎么会变成了大水!
  
  单飞如何会有这种神通?
  
  “如今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黄堂唾了一口。他亦不解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但他清楚的知道一点单飞走了,在他觉得是天衣无缝的控制下带着孙尚香走了,顺便还重创了檀石冲。
  
  这简直让人发疯。
  
  长啸声起,黄堂终于传出了讯息。
  
  单飞看到的不过是他们几人,但在这里,他绝对留下了很多援手,吕布就是其中的一个。
  
  眼中闪过恨意,黄堂喃喃道:“单飞,你逃不了,我们既然让你到了这里,就一定能再抓住你!”
  
  见檀石冲气息衰弱,黄堂一咬牙,丢下檀石冲后飞冲入水。他亦想到单飞、孙尚香不是自掘坟墓的人,这二人逆水而走,绝对是因为前方有生机。
  
  说不定那里出现了前往云梦秘地的密道。
  
  一念及此,黄堂面红心跳,感觉必须要亲自查探。他逆水而上,很快到了砌墙坍塌的地方后再向前游。
  
  亦从怀中取出颗夜明珠,黄堂借幽幽的光芒辨别着周围的形势,发现前游数十丈后,前方又出现面石墙。
  
  不对!这里按理说应该是泥浆,那这面石墙如何会出现?怎么没听黄承彦说过?
  
  黄堂心中怀疑,伸手推了下石墙,发现石墙很是牢固,很难撼动。
  
  他没有发力去推,因为他不会犯浑,清楚的记得前方随时会有大量的泥浆涌入,如果把石墙推倒后,这次不再是大水,而是泥浆灌入那怎么办?
  
  单飞到底去了哪里?
  
  若只有单飞一人的话,黄堂倒会猜测单飞使用了无间,可单飞带着孙尚香,他就不会丢下孙尚香独自离去。
  
  黄堂对石墙稍加查探,感觉单飞、孙尚香二人绝不会穿墙离开后,他很快的向回游去,很快在一方石壁上发现个丈许的洞口,大水还在从洞口源源不绝的涌出。
  
  此间水势已降,可那洞口的大水还是源源不绝的涌了出来。
  
  “原来如此!”黄堂瞬间明白了什么,钻入洞口才要追下去,陡然间他闷喝了声,又倒飞了出来。
  
  数支利矢从洞**出,差一丝击中了黄堂的头脸。
  
  汗水淋漓着夹杂着水滴,黄堂握紧双拳,哑声自语道:“好你个单飞,你逃不了的。”洞中居然还有埋伏,黄堂生性谨慎,一时间倒不急于再追。
  
  远处有人趟着几乎没胸的大水过来。
  
  黄堂望见是黄承彦,冷然道:“单飞有帮手!”
  
  “怎么……”
  
  黄承彦失声中,还是将“可能”两字咽了回去,皱眉道:“谁会是他的帮手?咦,这里怎么会有个大洞,而且还有水?”
  
  他毕竟不是傻的,见黄堂默然不语,亦在周围略加查探,等回转后,黄承彦的脸色比黄堂还要难看。
  
  “他好像是有帮手。”
  
  见黄堂仍旧沉默,黄承彦补过道:“你是不是感觉有人居然挖开了这个地方,而且巧妙的用另外一座石墙堵住了大泽涌来的泥浆,再将两面石墙中的泥浆引走,然后从旁侧的洞口灌水蓄积起来,这和用兵中拦截河道蓄水对敌淹城差不多。”
  
  “不是这样吗?”黄堂反问道。
  
  黄承彦喃喃道:“可这绝不可能!”
  
  “我眼睛没瞎!”黄堂冷然望着黄承彦道:“事实就在我们眼前,有什么不可能的?”
  
  “这不是小的动作,我们这段日子多有人在此,谁能干出这种规模的事情,还能不惊动我们?”黄承彦难信道。
  
  黄堂怔住。
  
  他到现在终于明白单飞的手段了,事实就应该如黄承彦所言,有人采用偷梁换柱的方法将他们认为满是泥浆的地方灌了清水。
  
  单飞早知道这点!
  
  他装模作样的查探地形,目标就是要来到这里,趁大水弥漫、众人慌乱的功夫,借助挖好的洞口离去。
  
  单飞的念咒就是在放屁!单飞的一切言语都是在麻痹他黄堂。
  
  单飞成功的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身上,有人在单飞念咒的时候,想办法弄倒了砌墙,让大水冲来。
  
  相对他黄堂天衣无缝的计划,单飞和帮手的计划就如一把剪刀般,一下子就将他黄堂的计划剪出个大窟窿。
  
  单飞有帮手,这是绝对不容置疑的事情!
  
  砌墙不会因为单飞的咒语而倒。
  
  “是摸金校尉,单飞的手下也来到了这里。”黄堂判断道。
  
  黄承彦摇头道:“我们都知道摸金校尉的本事,但以你看来,摸金校尉可能做到这点?做这件事情本来需要不少的时间,而且我们在此,他们躲过我们或有可能,可若说他们还能无声无息的做出砌墙引浆这样的大事,怎有可能?”
  
  “那你说是什么回事?”黄堂怒不可遏道。
  
  见黄承彦无语,黄堂冷笑道:“现在事实摆在我们面前,单飞就是带孙尚香从我们眼皮底下逃走了……”
  
  “你放心。”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却非吕布。
  
  这种时候,任何人的一句话都可能引爆黄堂的怒火,更不要说这种无关痛痒的屁话。
  
  放心什么?
  
  事情失败了,黄堂遭遇前所未有的挫败,心能放到哪里?
  
  不想黄堂扭头望向那人,愤怒的脸上居然挤出些笑容,“看来阁下所言不虚,事情绝不会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眼下能依仗的、只有阁下了。”
  
  那人站在火光照不到的暗处,淡然道:“他们逃不了的,我会帮你找到他们。”
  
  ×××
  
  孙尚香痴痴的望着单飞关切的眼眸,任由泪水滑过无暇的脸颊。
  
  单飞轻轻为其拭去眼角的泪水,舒口气道:“好了,我们暂时离开那帮追债的了……石来,眼下怎么办?”
  
  石来?
  
  孙尚香听到这个名字时,芳心微颤。
  
  借夜明珠幽幽的光亮望过去,孙尚香就看到一个身材矮小瘦弱的男子正默然站在不远处。
  
  那人瘦小枯干,胡子一把,可身材似未发育完全……
  
  和幻境中见到的那个男子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差别。
  
  孙尚香暗自惊骇,不解自己当初为何能想出一个根本没有见过、又确实存在的男人……还是她曾经见过,但真的忘却?
  
  不会的,绝对不会!
  
  她内心否认这个事情后,低声道:“究竟怎么回事?”她比黄承彦还要迷糊。
  
  石来上前道:“事不宜迟,我们边走边说。”
  
  他说话间,当先悄然行去。
  
  单飞见孙尚香仍旧娇弱无力的样子,伸手抱起她来跟在石来的身后。
  
  孙尚香微有羞涩,随即放弃了挣扎。
  
  “我知道你很糊涂。”单飞低声凑到孙尚香耳边道:“我大略和你解释一下。他叫石来……我和你说过他……”
  
  孙尚香“嗯”了声。
  
  她有些好奇的看着石来,隐约感觉单飞能从黄堂眼皮底下溜走,这个石来应该有很大的关系。
  
  单飞居然又成功了。
  
  孙尚香想到这里时忍不住心中叹息,她到现在才发现单飞比她想的还要聪明许多。
  
  “我从山顶通过迷宫的时候,发现石来留下的许多暗记。”单飞低声解释道:“他是曹棺的手下,对曹棺忠心耿耿,我们一直都是兄弟。”
  
  石来默默前行,听到单飞所言并未回头,亦未言语,不知在想着什么。
  
  单飞其实有很多话要问石来,不过他亦关心孙尚香的安危,孙尚香在水中昏迷了片刻,对他来说,却已像一生之久。
  
  知道石来必有安排,单飞任由石来领路,继续道:“他比我早来到这里,亦借暗记对我说明下方很危险。黄氏的人控制了下面。”
  
  顿了片刻,单飞歉然道:“我一直未和你说这些事情……不是要骗你……”
  
  孙尚香轻伸纤手掩住了单飞的嘴唇,半晌才放下道:“你如果早告诉我这些事情,我不会作假,最多是隐瞒。我的表情落在黄堂他们的眼中,他们就会起疑心,一定会对你更加的戒备,我明白你的用意。”
  
  单飞默然片刻,“不错,你如果不知道的话,你的……”
  
  你焦急关切的神色落在他们眼中,会让他们认为大局在握。
  
  不用黄堂说明,我也看得出来……你宁可不要性命也会帮我。
  
  你放心,一切有我!
  
  单飞看着脸色苍白、很是虚弱的孙尚香,心中微痛,转瞬浮出微笑,希望她能轻松些,“你做的一直都很好,让他们放松了对我们的戒备。我知道石来既然听从曹棺的吩咐,让我到此间,就一定会接应我。”
  
  “因为你们是兄弟?”孙尚香低声道,她说话的时候看着石来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很有些忐忑。
  
  石来太过沉默些,也显得难测了些。
  
  对于很多人,孙尚香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用意的好坏,可对于这个石来,她根本看不出什么。
  
  她只看到一个孤独的背影,她亦不知道这人如何能在黄堂等人眼皮底下行事,却让黄堂这等高手都是无法察觉?.
  
  Ps:石来石来,看起来很多人都被迷宫自身困住了,没有想起来我开始就提及石来先一步到此。怎么说呢,是不是该投月票了?哈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